杜江:一个演员的幸福感

杜江在电影里塑造了一种全新的硬汉形象。他身材挺拔,给人一种值得信赖的感觉;浓眉大眼让他看起来充满正气,与饰演的那些当代英雄相得益彰。几部戏过后,他成为新时代主旋律角色的代表。

image
ELLEMEN

大银幕上很久没有这种类型的演员出现了,这意外地让杜江正义凛然的脸显得稀有和不可替代。显然,时代在特定的时刻赋予他机会,但是,对于一个自称“天赋不够”的演员来说,长期的坚持与努力才是抓住机会最关键的因素。而这样的特质,也刚好成为他作为演员获得幸福的源泉。

image
ELLEMEN

粗棒针高领套头毛衣 均为Bottega Veneta

幸福感

毫无疑问,杜江是近三个月来观众最熟悉的面孔。

《我和我的祖国》与《中国机长》在9月30日同天上映,他既是香港回归时的升旗手,又是在危难时刻保证乘客安全的第二机长。两个月前,他也是《烈火英雄》中的消防队长马卫国,还因为“吃鸡腿”的哭戏上了热搜。

角色之间有着相似之处:他们都有现实中的原型,都是和平年代的英雄,都代表着一种使命和责任。杜江对每一个角色都全情投入,即使某些网友说他“已经被定型了”,也并不在意。

“定型”在他的眼里不算是一个贬义词,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甚至可以解读为一种进步,“一个演员能找到某种类型的角色被大家认可,已经非常不容易。”

事实上,备受喜爱的好莱坞演员,大多是凭某一种类型的角色深入人心。比如:汤姆·克鲁斯的《碟中谍》系列,或威尔·史密斯的《黑衣人》和《绝地战警》系列。他们只要演,观众就想看,没有人因为这些固定风格的角色,而拒绝走进电影院。观众也没有拒绝杜江,看着他从消防队长,演到民航机长,又化身三军仪仗队的升旗手,历史一次次地通过电影在眼前重现。

做演员的幸福感,在杜江的体内逐渐蔓延,直到满溢出来,成为外在表达的真情流露。他总是在谈论角色时,展现出的一种憧憬;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闪烁着光芒,透出抑制不住的表达欲和兴奋感。

他还说:“作为一个演员,能被定型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杜江所描述的幸福,是一种心无旁骛投入表演的满足感。一方面 ,角色本身已经具备足够的故事性,经过戏剧加工所产生的魅力,更能激发演员的潜能;另一方面,他在表演时,体会到了一种小人物与大时代之间的奇妙联系。

image
ELLEMEN

灯芯绒西装外套、丝绸衬衫和拼接长裤
均为Dunhill
皮质短靴 Hermès


1997年,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交接仪式,是杜江最深刻的童年记忆。学校里,新闻里,全都在讲与香港有关的事情,他知道一件大事正在发生,却因为年纪小而懵懵懂懂,从而产生了很多有趣的幻想,“我一度以为,回归后会有香港小朋友住在我家。”

那一年的6月30日晚上,12岁的小学生杜江获得了一项特权——可以与家人一起熬夜看电视。以往,这是只有在除夕夜才会被允许的事情。他看到查尔斯王子在讲话,看到驻港部队在维多利亚港边准备就绪,直到零点,看着现场直播中的五星红旗伴随着国歌升起。“那是我第一次感知到祖国和个人命运交织在一起。”

儿时的爱国情愫一直埋藏在体内,终于等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发芽。他的外形酷似香港回归时的升旗手朱涛,又有着足够的表演经验,杜江成为《我和我的祖国》之《回归》升旗手的扮演者。

杜江感知到这分幸运,也承受着一种自豪带来的压力。他对自己的要求很明确:“不能给角色的原型丢脸,更不能让观众看完以后,觉得自己不够格。”

他通过剧组联系到了朱涛,前往基地开始新兵一样的训练。从站军姿、齐步走、正步走,到升国旗的流程和体态,完全按照仪仗队的标准来完成。朱涛也是电影拍摄时的指导老师,在现场对杜江进行一对一的严格教学。

《回归》的预告片一经发布,迅速成为刷爆网络的视频。二十二年前的瞩目时刻被重新还原,当年被香港媒体称作“超级美男子”的朱涛,在“一秒都不能差”的时代背景下,通过大银幕映衬在杜江所扮演的角色上,完成了一次精神上的相通。

这是杜江心中一次无法复制的经历,“只有演员这份职业,才能有机会让一个人以亲历者的视角,重新体验历史瞬间。”

image
ELLEMEN

连帽拉链皮衣、纱质高领内搭、
廓形长裤和靴子
均为Bottega Veneta

韧劲儿

杜江总是说自己不是一个“天赋型演员”。他不是演艺世家出身,也没有在小时候表现出过人的才华和表现力。他不仅没有明星梦,还是一个会在人多的时候害羞的人。

报考上海戏剧学院之前,他甚至不知道还有专门学习表演的大学。最终去读表演系,更像是在没有很多选择的情况下,进行的一次不知道结果的尝试。直到大学二年级,他都觉得自己在做着一件极其不擅长的事情。

然而,随着专业课程的深入,杜江渐渐地喜爱上了表演,他深深地被影视艺术的魅力所吸引。虽然他还是带着一点钝感,不太懂得所谓的演技,但是他认定了要走演员这条路,并相信勤能补拙是这个世界最通用的法则。

2007年,杜江大学毕业,因为出演个人首部电视剧《钻石王老五的艰难爱情》而正式出道。他运气不错,初出茅庐就一直有戏拍,但只能算不温不火。

几年之后,大众对他有了认知,却不是通过影视作品,而是通过妻子和儿子。

2012年,杜江与霍思燕的恋情曝光,并在第二年结婚生子。人们提到他,更明确的称谓是“霍思燕老公”。2015年,他在观众口中又变成了“嗯哼爸爸”。与儿子杜宇麒(小名“嗯哼”)作为固定嘉宾参加《爸爸回来了》第二季的录制 ,成功以萌爸的身份圈粉。

然而,杜江并没有继续走综艺这条路,而是在人气最高的时候,退了一步,重新回到电影当中寻找方向。

image
ELLEMEN

黑色双排扣西装、衬衫和长裤 均为Boss
皮靴 Hermès


2016年,他有两部电影上映,《高跟鞋先生》和《罗曼蒂克消亡史》。也许正是应了“成家立业”这句老话,家庭幸福的杜江,终于开始在事业上有所突破。

《罗曼蒂克消亡史》中,他饰演的童子鸡虽然戏份不多,却因为前后性格反差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人们第一次发现,杜江的演技可能被低估了。电影上映期间,杜江发布了一篇微博长文《罗曼蒂克消亡》,他在文中讲了朋友的故事,也写了自己的故事,都是很罗曼蒂克的想法,他还写道:“当罗曼蒂克可以量产,罗曼蒂克就消失了。”人们依然是第一次发现,杜江是一位爱动脑子的演员,无论角色大小,他都对作品有着深刻的思考。

对于每一个角色都毫无保留地全情投入,是杜江的习惯,也是他能使用的“最笨的方法”。他不相信所谓的“一秒入戏”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我觉得灵光一现的表演,都是在非常扎实的准备之后才会出现的。”

这是杜江一直以来的工作态度,总是带着一种韧劲儿,像那种耐力超群的长跑选手,可能平均配速并不是最快的,但只要能坚持同一节奏一直跑下去,结果总会取得不错的成绩。

image
ELLEMEN

拼色皮衬衫、高领内搭、
皮裤和皮质短靴
均为Hermès


他对表演有着极高的积极性和专注度。“我是一个喜欢在相对较长的时间里,做固定一件事的人。这让我觉得人的状态很好,你会知道自己在干嘛,每一天朝着目标前进一点点,是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

我们总是喜欢在采访时,问一个演员有没有倦怠期,但在杜江这里得到的回答却是意外的干脆——“没有”。“负面情绪肯定会有,但中间的痛苦、苦恼和疲惫,也是有价值的,都是可以放在表演当中去吸收和学习的。”这有些不可思议,做演员十二年,杜江竟然能一直保持着新鲜又旺盛的表演欲望和创作力。

《红海行动》是杜江这种韧劲儿最好的回报。他想尽办法,向林超贤导演毛遂自荐,导演却嫌他的形象奶油而不满意,于是他推掉其他工作,每天七八个小时泡在健身房,终于将自己的体脂率从14.6%降到了6.2%,最终争取到副队长兼爆破手徐宏的角色。林超贤导演是一个格外爱惜羽毛的人,对作品充满了热情和渴望,而杜江打动他的,恰恰就是这样的气质。徐宏的角色没让林超贤失望,更没让观众失望,杜江因此获得了第34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


拍摄《烈火英雄》时,杜江的韧劲儿则表现为,一定要与真正的消防员到达同一水平。演员们一起参与训练的故事被反复提起,每个项目都要花很长的时间和极大的体力才可以掌握,训练内容却不一定在拍摄中派上用场。可杜江却认为这是完成角色所必须经历的过程:“每一次对工具的触摸、每一次穿上、脱下消防服的过程,都是接近这个人物的过程,点点滴滴都会生长在一个演员的心里和身体里,拍戏时会自然而然地心里有底、踏实,相信自己就是消防员。”

image
ELLEMEN

灯芯绒西装外套和绸丝衬衫
均为Dunhill

转变

《红海行动》是杜江第一次主动开口争取角色。作为一个山东人,“不麻烦别人”是他从小接受的教育。“父母总说不要给别人添麻烦,哪怕自己吃点亏也不要让别人吃亏。做好自己的事情,机会自然会选择你。”

现实让杜江的想法发生着改变,“后来发现这是一种所谓莫名其妙的自我保护,总会把一些不如意推卸在别人身上,是别人没有选择你,没有发现你的眼睛,是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实际上这不是一种积极的态度。”

想成为一个好演员,参与拍摄优秀作品是必要的,主动争取则是必不可少的。“难以启齿”成为杜江努力克服的障碍。如今,他已经明白“心仪的工作也是要靠自己争取的,争取的过程是让对方看到你积极态度的过程,也是给对方信心的过程。”

出演《中国机长》也是杜江的主动选择。电影根据2018年5月14日四川航空3U8633航班机组成功处置特情的真实事件改编,杜江饰演第二副机长梁栋,人物原型就是当时川航机组的第二机长梁鹏。

“去年我看到这条新闻时,就非常震惊。飞机已经成为城市人最常用的出行方式,朋友圈每天都有人因为晚点而发牢骚,然而危险就在我们身边发生了。”杜江从各种报道中了解到背后的故事,“那时就想,如果搬上银幕的话,是有感召力在里面的。”

杜江觉得,梁栋这个角色,与他饰演的爆破手、消防员和升旗手都不一样,同样是英雄事迹,但他并不是标准意义上的英雄。梁栋更像是我们生活中的普通人,开朗、健谈、阳光,还会做一些看起来非常离谱的事情,比如在飞机上和女乘客搭讪。

他没有像饰演升旗手时绷得那么紧,而是用一种相对轻松的状态来处理电影前面的戏份。本来这就是一次普通飞行员的日常飞行,在危险来临之前,谁都无法预料会发生什么,只有在生死攸关的时刻,平凡人才能触动英雄的按钮,完成一次进化。“一个人是否能够成为英雄,要看你本身是不是有这样的素质,以及命运是不是会给你这样的机会。”

他善于从不同的人物性格和职业背景中,发掘出不一样的闪光点。《中国机长》最为明显,角色虽然看起来类似,杜江却不会重复自己。他在电影中,通过与其他电影中差异化的表演,令观众意识到,即使是“定型”的杜江,也并非千篇一律。

image
ELLEMEN

连帽拉链皮衣和纱质高领内搭
均为Bottega Veneta


他所有的转变都是为成为一个好演员而做的准备。比如,私底下他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却乐于把人物背后的故事滔滔不绝地分享出来。还比如,他的社交媒体极度活跃,一波波地围绕着他的作品发布不同的影片物料。

杜江的朋友圈,也成为他的电影宣传阵地。他会与朋友们互动,或是发起有奖小问答,但一定与电影有关。《中国机长》上映前夕,他就在问:“机长肩章四道杠,副驾驭三道杠,请问,多出来的一道杠象征什么?”他还会在微信中,与拍摄《烈火英雄》时结识的消防兄弟们讨论剧情。他也会在路演时,用直接的方式与观众进行面对面的交流。

与此同时,演员杜江也在有意识地把本我跟观众隔离。

“一切对外的窗口,都是希望能为我的工作服务的。”他并不想展露真实的自己,虽然他清楚地知道那是获得更多关注的捷径。但他仍然想保持一定程度上的神秘感,“对演员本人了解太多,会影响观众对角色的相信程度。”

在杜江看来,作为演员的另一种幸福感,就是永远通过角色来与观众建立联系。

摄影 李奇
造型 高雅
采访、撰文 阿走
编辑 Fufu

妆发 梅少波 / 摄影助理 东坡 / 编辑助理 阿拉塔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