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谨言:“幸运”是累积的谦辞

吴谨言的人生偶尔会被不知情的人简化为“一夜爆红”,连她本人也只把自己的故事简化为“幸运”,但只要稍作了解,便知道,在真正进入大众视野之前,她经历了长达八年的等待。

image
ELLEMEN

两根串串,一瓶雪碧,一杯新品星巴克,是吴谨言的午餐,“太饿了”,她边吃边进入了拍摄场地,此时的她刚参加完上午的活动。“串串”,听起来是女明星该远离的高热量食物,但“两根”串串,从数量上看又合理了许多。

image
ELLEMEN

八年

2018年,吴谨言凭借热播剧《延禧攻略》中的魏璎珞一角,荣膺华鼎奖中国古代题材电视剧的“最佳女演员”,这是她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荣誉。这部戏刚播出的时候,吴谨言在一个新剧组,口播广告是吴谨言每天必做的事,直到剧组的工作人员们拿着手机开始看起这部戏时,她都处于一种很“懵”的状态。

杀青的那天,补了一场戏,镜头里呈现的是魏璎珞穿着蓝色的衣服刚进宫的形象,而那天的最后一场戏正是以魏璎珞成为皇贵妃之后以大妆形象出镜。那场戏之后,吴谨言自己抱着一束花,在宫里的甬道一直走,走到候场的地方,边拆着自己的头饰边哭,她没有回复朋友们发来的祝贺杀青的信息,缓了大概两个小时之后,才稍微脱离了“魏璎珞”。

image
ELLEMEN

主持人李静称吴谨言是“影视圈里的一颗小炸弹”,《外滩钟声》的导演管虎说“她永远有着不确定感”。第一次见到于正,刚好是在《外滩钟声》某一个收工后的夜晚,于正当时说“吴谨言是我想要的角色的样子”,很简单的一句话开启了一个吴谨言长达“八年”等待之后的回应。

吴谨言的第一部戏,是在《延禧攻略》开播的八年前,这八年里,她不停地跑组、面试、见不同的导演,七八年的时间里,北京剧组面试的地儿她走得熟门熟路,但仍旧好长地一段时间没戏拍,偶尔客串的角色也无法让她真的进入大众的视线。或许大众只把她的故事理解为“一夜爆红”,然而,每一个充满坚持和累积的故事,若只被简单处理为“纯粹幸运”,便是切实地愧对了当事人。

image
ELLEMEN

乐观

“幸运”是吴谨言谈到魏璎珞这个角色的时候经常提到的词,“大家都在讨论她,当你演的那个角色被大家讨论的时候,作为演员来说,是很幸运的。”这八年里,不断跑组面试的失败,最穷的时候兜里只剩二百块钱的打击,哪怕是角色爆红之后面对部分“恶评”时的微妙感受,被越多人喜欢时越想演好角色的压力,到她这里,只用“幸运”两个字就冲淡了。

用“幸运”描述自己人生所得,或许很大程度上源自她口中的缺点“乐观”。10岁的时候离开家来到北京在舞蹈学校上学,17岁的时候进入中央芭蕾舞团,19岁的时候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转行当演员。“我真的觉得我是一个在能扛和乐观这方面比较有天赋的女演员,觉得很多东西不太重要,心态比较乐观,或许是个天赋吧。”

她身上有一股劲儿,仔细看她的脸,这副面孔看起来不那么“成熟”,略显单纯,但又很难忽略她那股古灵精怪的劲儿,说话的时候,总在“懵感”和“清晰感”之间切换。“你知道什么是‘滑滑梯’吗”,提及她的首个常驻综艺《青春环游记》的时候她这么问我,“魏大勋和范丞丞说我的‘鼻子上能滑滑梯’,我当时就不懂,我说,什么叫‘鼻子上能滑滑梯’啊,后来我补了补课才知道。”

“焦虑”是“乐观”的她鲜少体会到的情绪,但当角色大火之际,焦虑感也随之而来,“你不可能只演这部戏,又不可能只到这儿。”还会有什么样的角色能够和“她”一样,或者比“她”更好,“难道还是同样性格的吗?”也许大家能够接受同样人设的角色,但角色之间的“比较”,是难以避免的。

“万一将来没有任何一个角色超过魏璎珞的话,你有过这样的设想吗?你会害怕吗?”源自骨子里的“乐观”体质又出现了,“其实有想过,但是那怎么办呢。把每一个接到的角色都演好就可以了,不要想得太多。”

image
ELLEMEN

“拼”

吴谨言在目前的作品当中,一直都在塑造那种特别“拼”的女孩,上进、努力、认真、追求事业、敢爱敢恨。她正在拍的一部戏叫《青春创世纪》,吴谨言在其中饰演靠电商创业的主播“钱希西”,开机后的第一场直播,是“钱希西”的第一次卖货直播,也是吴谨言本人的第一次卖货直播。她在《皓镧传》里饰演因被继母陷害而家破人亡的御史女儿李皓镧,这部戏当中有一个场景,二十多条活蝎子爬在李皓镧的背上,从现实视角看,是二十多条活蝎子爬在吴谨言的背上。

“害怕,超级害怕”,吴谨言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恐惧,但除了情节需要之外,这也是“皓镧”这个角色的需要,“不管是哪个镜头,都是你这个角色的表达。”如果是拍技术上的镜头,必须要靠专业老师去完成这个动作,那么确实需要替身演员来出镜,但“像一些文戏我是要坚持自己上的,如果我收工了走了,有替身帮我去做这些事,我觉得挺不放心的,我不知道别人演的会怎么样。”

每一个角色的性格都很独立拼命,这和吴谨言的现阶段非常地像,一个努力工作的状态,“她(角色)能给我自己带来很多的力量和一个新的视角吧,相互地给予力量。”这股正面的能量也适当地传递给了周围的工作人员,一旁的助理顺了一嘴,“特别乐呵,特别开心。”

image
ELLEMEN

八年的沉寂不曾让她起过离开北京的念头,她在一次访谈里说道“我就要留在这儿”,她有意识过自己是在“吃苦”,但从她嘴里说出“苦”的时候,都少了一点真切的苦味,哪怕到了今天,“没时间休息”是她最大的苦恼,“没时间调解”是她最好的调解方式。从花大把的时间去面试到现在的“没时间”,或许这只是她意识中的“幸运”。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