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尧:长在身体里的少女

拍摄的时候黄尧说,想在造型上有点变化,我们问她,“你是一个期待改变的人吗?”她回答,“我挺期待,期待有新的东西进来,会能够冲击一下我平淡的生活。”

image
ELLEMEN


导语:拍摄的时候黄尧说,想在造型上有点变化,我们问她,“你是一个期待改变的人吗?”她回答,“我挺期待,期待有新的东西进来,会能够冲击一下我平淡的生活。”

image
ELLEMEN

黄尧在争取《过春天》这部电影的女主角时,并没有想到这个机会真正到手之后是何等的压力,一看到好作品就上头的她满脑子只有“要抓住机会”这个念头,但开机之前,在片场排戏时,她也曾度过迷茫的坎。

大多人对演员黄尧都不熟悉,入行三年的她作品并不算多,在饰演新锐导演白雪的处女作电影《过春天》中的女主角佩佩之前,她并没有演过戏份这么重的角色。巨大的压力沉下来,她“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能力能做到,再加上大学那几年积累下来的自卑的感觉,就更加的没有自信。”排戏的阶段,和剧中的角色阿JO和阿豪的松弛状态相比,她根本放松不了,整个人处于紧绷状态,完全找不到感觉。“我就觉得很崩溃。心想这部电影一下子砸到我手上了怎么办?我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白雪导演,压力很大。”

image
ELLEMEN

后来有一回监制田壮壮来探班,所有人都在开会,不难察觉到黄尧脸上挂着不舒适的笑容,田壮壮对她说,“丫头你怎么了,我给你‘治治病’。”黄尧是骨子里比较硬气的女孩,也一直没敢说心理压力大,但那天她把心里所有积压的情绪都说了出来,“一说出来瞬间感觉好像就心里有一个泄压阀一样,阀门就打开了,哗一下,我不是一个爱当众哭的人,结果就当着全剧组那么多人的面哭了,止不住地哭。”哭完之后,田壮壮抛出了一个关键性问题,“丫头,你是想当演员还是明星”,黄尧想当演员,这毋庸置疑。“那不就得了,你把你的注意力放到演戏这件事本身就好。你不要想着对不起谁,也不要想着演这个戏能带来什么,或者带不来什么。这些都不是演员应该考虑的问题。”这么一席话,黄尧算是听明白也听进去了,“我觉得他说得对,所有的情绪当时确实倾泻出来了,开机之后就感觉一切都好。”

image
ELLEMEN

黄尧是导演白雪还没正式筹备前见的第一个女演员。黄尧的朋友告诉她有这么一个角色挺适合她,需要演员会说粤语和普通话,她在看了剧本之后被这特殊的题材打动了,一晚上看了两遍,“我特别激动,想写点什么,我就想见到这个导演的时候,我一定要表达些什么,于是就写了一些对这个角色的想法,第二天就约了导演见面。”这之后,导演公开选了六个月的角,黄尧在惶恐和期待之间等了六个月,她在没有跟白雪断了联络,也没有停止探究佩佩这个角色。等待回应的这六个月里,黄尧更多地在体会佩佩的人物关系,她跟爸爸、跟妈妈、跟闺蜜阿JO、跟闺蜜男友阿豪、跟学校的关系,很多条线需要捋清楚。“这样我就知道在每一场戏的时候,我面对对方是个什么样的态度,态度对了,自然而然你的戏就对了。”也因为这种对角色的熟悉度,在片场的时候,黄尧一次都没有拿出过剧本。

image
ELLEMEN

女主角佩佩是一个16岁的跨境学童,她的家庭残缺,爸爸是香港的底层卡车司机,妈妈是爸爸过去在深圳包养的情妇,至今也没有一个固定的伴侣。佩佩拿着香港身份证在香港上学,但每天却要过关回到深圳家里睡觉。夜里偶然去探望爸爸,开不了口表达想和朋友一起去日本,却听到爸爸在跟家人通话中说要给原配买七百万的房子。她找不到自己的归属感,不属于香港,不属于深圳,不属于爸爸,也不属于妈妈。富家女闺蜜阿JO带着她见世面,上游艇,哪怕佩佩偷了妈妈的烟去讨好大家,也掩盖不了她在人群中的无措感和疏离感。

image
ELLEMEN

父母都是北方人,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带着她去了广东佛山,粤语是在学校里和朋友玩耍间不知不觉学习上的,回到家里还是跟父母说普通话,哪怕粤语说得溜,她的普通话也没有一点广东口音。在广东的时候觉得自己是异乡人,上了大学,去到北京之后,人家一问起来,“你是哪人”,她却下意识说自己是广东人,“就感觉说出来的时候挺奇妙的,发现自己身上已经不知不觉地带了一些南方城市的气息,所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属于哪里。”这一点和佩佩有些相似,“我能够明白她的那种没有归属感是一种什么样感觉,能够明白她在人群中无所适从的样子是什么样的。”

黄尧演过的角色都有让她心疼的地方,《过春天》里佩佩的孤独迷茫、无依无靠的状态,《转弯之后》里的香港女孩沈晴天,表面咋呼大咧,却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自己脆弱的内心和尊严。每个角色都是在挖掘她身上的某一面,将其放大,自卑感,疏离感,倔强感,每一种情绪她都能找到共鸣。

image
ELLEMEN

很难去说当时23岁的黄尧是在“演”一个16岁的少女,她不用刻意去营造这种少女感,她的身体状态、眼神、心态,都不太像一个成人。她喜欢待在家里看书,看电影,做点自己喜欢做的手账,“我还挺喜欢那些学生会喜欢做的事情,我永远都在看动画片,也没有刻意地去保护自己保持这样的心态,而是说只是在做着这些事情。”

image
ELLEMEN

对角色的透彻理解让佩佩这个女孩仿佛就长在她的身体里,“当你一直在往她身上靠近的时候,有一天你就会不知不觉地使她成为你身体中的一部分。”白雪称黄尧是个“表演天才”,毫不吝啬地表示喜欢她眼神里的东西,说她的眼神是属于佩佩的眼神。黄尧在转述的时候,很含蓄又抽象,就好像她喜欢的影视作品《花样年华》和《阳光先生》中表达情绪的方式,克制、隐忍,她喜欢这种含蓄美。

我追问她,“她(白雪)描述的佩佩的眼神是什么样的?”“可能是比较倔强,坚毅,但是同时又很纯真的那种眼神。” “这是她描述的眼神还是你自己从剧本里领悟到的眼神?”“是她觉得从我的眼睛里能看到的。”

摄影:小刚

造型:高雅

采访、撰文:Duir

化妆:Valentina

发型:周学明

编辑:陈胤萱

服装助理:陈楠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