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明:迷时师渡 悟时自度

演艺圈是一个新人辈出的江湖,42 岁的蜕变,会不会更痛苦呢?这样的疑问,不禁让人想起好莱坞曾经做过的一次盘点,那些过了40岁的演员,往往并不是走下坡路,而是进入演员的黄金时代,无论男女,更具备生活的厚度,驾驭角色也更加游刃有余,比如粗犷野性的金刚狼休·杰克曼,《斯巴达300勇士》里的杰拉德· 巴特勒,《加勒比海盗》里的约翰尼· 德普,还有无论在角色里是王子、胖子、骗子还是疯子的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以及与观众分享着钢铁侠“ 最好的时光”的小罗伯特·唐尼。

image
ELLEMEN

长袖圆领衫为Giorgio Armani

而黄晓明的回答很简单:“想它干吗?你坦然去面对每个男人该有的年纪就好了。”

这天的拍摄,持续了五个半小时,黄晓明在灯光聚拢的小舞台中间,笑着,跳着,沉浸其中。拍摄结束时,众人鼓掌,黄晓明则弯腰合十一一感谢。

他回到化妆间,盘腿坐在沙发上,他见我搬了把椅子放在沙发对面,拍了拍沙发说:“你坐那舒服吗?要不坐沙发,都已经留出来了。”

他眼睛睁得很大,闪烁着如同孩子般的目光,直视着你,不躲闪,也并不让人感到唐突,42岁的黄晓明,依旧一副青春的模样,但言行间,又没有少年人那种不羁,而显出岁月磨砺后的温和谦逊。

image
ELLEMEN

棕色格纹西装外套、长袖圆领衫和灰色长裤均为Giorgio Armani

幸福于每一次的体验

黄晓明刚刚结束了两部戏的拍摄,其中一部是电影《烈火·英雄》。

当初接到剧本,一看是演消防员,他“心里咯噔了一下”,“他们是在和平年代离牺牲最近的人。”

为了体验消防员的真实生活,他一头扎到北京亦庄某地消防队进行训练,一待就是一个月。

我问他:“那一个月很辛苦吧?”他笑笑:“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作为演员,有机会能去体验一下角色的真实生活,你会觉得很幸福。”

刚到消防队,黄晓明第一次穿全套装备,用了一分钟,带他的消防队老师直言不讳,太慢了。十多斤的装备服,平时都摆在着装室地上,火警随时响起,消防员都是争分夺秒。每快一秒,就可能从火场里多救出一个人。

老队员给黄晓明演示了一遍,动作极为熟练,上前一步,一只脚压另一只脚尖直接穿进裤子和战斗靴,这一步很关键,必须一步到位,双手同时快速将裤子的背带拉到双肩位置。然后穿上衣,并拉好拉链,系上腰带。在系腰带的同时,单膝跪地,做好背负压缩空气呼吸器准备,这个步骤控制在三到四秒。压缩空气呼吸器需要从头顶越过到后背,所有步骤需要一步到位。然后收紧背托肩带,随后系上腰带。再带上面罩,双手向后方收紧面罩,使面罩紧密贴合于面部,将面罩和空气呼吸器供气阀连接,打开气瓶开关。单手拿头盔带上并将帽带系好,确保头盔稳定不晃,完成后立正喊好。

黄晓明不服输,练了几天,“我也能十几秒穿好”。

image
ELLEMEN

针织毛衣、搭扣背心、西服长裤和Logo胸针 均为Dior

皮靴 Ermenegildo Zegna

这差不多是新兵合格水平。最后熟练到你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拉锁在哪个地方,你手一放就知道那个扣子该怎么扣,你的手已经习惯了衣服的每一个细节。

几乎所有的训练项目,黄晓明都体验了,包括最让他腿软的高空索降,他曾经在拍戏的时候因为威亚断裂导致左脚粉碎性骨折,打那之后就有点恐高。但为了演好消防员,高空索降必不可少,硬着头皮也得上,黄晓明第一次站在训练塔台上,几十米高,风呼呼的,穿上安全背带,扣上安全锁扣,浑身冒汗,“腿也抖,手也抖,哪都抖”,每次索降下来,将身体蹬出塔台边沿的一瞬间,整个人就像失重的石头,急速下坠,这时需要双手轻握绳索,每下降十几米就得紧握一下缓冲,避免速度太快失控,每一次紧握,尽管带着防护手套,剧烈的摩擦依旧让手心感到巨烫,每次降到地面,都得往手套里灌水降温。

“索降其实挺危险的,靠自己来进行保护措施,完全依赖于双手,操作不当有可能就直接掉下去了。”黄晓明说。尽管是拍摄现场,也会真的放火,周围熊熊大火,黄晓明直言,真的是会害怕的。“你会觉得它像魔鬼一样,瞬间吞噬一切,那种炙热感,也是你完全抗拒不了的。觉得每一寸皮肤都在燃烧。而如果是冬天,扛着水枪上阵,双手也有时候会先被冻伤,再被炙烤二度伤害。消防员真的是很苦!”

训练期间,每天都累到散架,天又热,人闷在防火服里不透气,每天最幸福的事儿,就是中午和晚上收工,黄晓明买十几个西瓜,分给大家。一起拍戏一起训练的消防员们,此刻从火场硬汉转换到大男孩状态,一个个谈笑着,简单,直接,单纯。黄晓明比他们年长,但那时那刻,觉得自己与他们浑然一体,内心男孩的灵魂都出来了,特别放松。如今再看到有关消防员的新闻,就会更扎心,“如果听到他们牺牲,就感觉像自己身边的兄弟战友牺牲了,很难过。”

image
ELLEMEN

针织毛衣、搭扣背心和Logo胸针均为Dior

穿梭平行的世界

42岁的黄晓明此前拍戏,有时陷于负面喧嚣中,各种难听的话纷至沓来,他感到做一个好演员,比自己想的要难。

他常常有不安全感,就像《烈火·英雄》里的那个消防员,“每一个强大的外表底下,都会藏着一个没有安全感的脆弱的灵魂。”这两年,不安全感似乎越来越强烈。黄晓明盘腿坐在沙发上,抬手扶着头,他看起来温和,平静,甚至有点慵懒,但又透出某种男人的笃定,但与他交谈久了的朋友,还是会感到,他内心像个孩子,裹在一副强大的外壳里,不深交的人一般看不出来。

黄晓明说:“我曾经有这么一个过程,就是老想突破。等我回过头看,我发现突破成功的角色也跟你身上有共同点,突破不成功的角色也不是跟你身上没有共同点。”

六年前演《中国合伙人》里的从土鳖青年到高富帅的成东青,至今还经常被人提起。成东青掀桌子的那段戏,原剧本是没有的,是黄晓明自己加的。他当时提前一天跟导演说,明天可能会真喝酒,也许会有一些不同的处理,你不要停机。后来那场戏,三个好朋友,在筵席散后,坐在那争吵,他们想散伙,埋怨彼此,黄晓明演的成冬青,坐在椅子上,一脸醉意,嘴角颤抖,他不能接受最好的朋友此刻的翻脸,他仰起头,伸出手指,做了一个很夸张的嘴型,骂了人,然后咆哮:“难道我是为我自己吗?”随手砸掉桌上一个杯子。然后三个人哭着,喊着,扭打在一起,滚在地毯上,狼狈不堪,失意满满。

image
ELLEMEN

麂皮外套、灯芯绒长裤和长袖圆领衫均为Ermenegildo Zegna

那段戏,三个人都很释放,镜头就像纪录片,在游动着抓拍他们的表情、动作和情绪。六年后的今天,黄晓明回忆那一幕,坦言那就是当时内心里的自己,某个阶段的释放。“无论你的外表表现得多么高大,多么坚强,多么不在乎,其实大家都会有那样的一面。”他说。

生活和时间让黄晓明变得越发内心强大,宛如一块岩石,质地坚硬,充满厚度,他能更从容地进入角色,呈现出角色的复杂感,也让旁观者更加信服。最近的另一部新戏《鬓边不是海棠红》,黄晓明饰演了一位爱国热血商人程凤台,杀青的时候,剧组很多人也都说,黄晓明就应该是二爷(程凤台),内心的某一个角度被发掘出来了。

但日常的生活,毕竟不是剧情,所以杀青后,黄晓明还是需要走出角色,将发掘出来的内心的那个角落,重新埋藏起来。

image
ELLEMEN

毛呢大衣和西服长裤均为Dior

做好人但也要棱角

有一句俗话,人慢慢长大,最终变成自己曾经讨厌的那种人。42岁的黄晓明说:“我并没有。”

他一直在抗拒。曾经在一次拍戏时,一个制片人对黄晓明说,你就是人太好了,能不能变坏点?

“我也想坏,你告诉我怎么能坏?抽烟、酗酒、打架?”黄晓明问。

制片人说:“不是那个意思,你就是太好了,在演戏过程中也会显现出来这些东西。人物有时候就不够丰富,你知道吗?”

“好好好,我尽量,我尽量。”黄晓明说。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到了今天,黄晓明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坏起来。

“坏”是什么呢?黄晓明还真的想过,可能就是每个人对于这个社会的认知、理解和处事方式的不同,有些人是按照游戏规则来,有些人则不是。没有绝对的好,也没有绝对的“坏”。

最近一次饭局上,又一个人在酒过三巡后,拉着黄晓明说,你好啊,老好人。

“在这个年代,这似乎是在骂人。”黄晓明觉得,老好人的潜台词,可能是没棱角,可能是傻,好骗。实际上,“自己确实比较好骗,事实也是真的被骗了好多次,好多次。”在这个过程中,他付出了、学习了、成长了。

今天的黄晓明依然“不拒绝好人这个词,但是所谓的老好人,对不起,我还要学会做一个有棱角的好人”。

image
ELLEMEN

饰拉链毛衣 Dior

面对男人的年纪

黄晓明属蛇,他觉得自己每过一段时间,也会像蛇那样蜕一次皮。

42岁似乎又将有一次蜕变,这一次,或许是在内心和工作之间,寻找某种更好的平衡。

就像他喜欢的日本漫画《七龙珠》里的超级赛亚人,《城市猎人》里的寒羽良,《北斗神拳》里的健四郎,哪个不是历经挫折,一次次蜕变。

面对嘲讽和谩骂式的网友言论,黄晓明内心还是很痛的,但他知道得扛住,有时候甚至在低谷里也想过,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他说自己内心藏着一分斗志,逼着他往快乐的方向去走。

“那其实不是真的快乐吗?”我问。他沉默很久,认真地说:“不是的,也是真的快乐。有时候一觉醒来,会有点难过,可是之后又告诉自己,这一切都会过去,很多事情会越来越好,只要坚持,你还是会有结果的。”

熟悉黄晓明的人都知道,出道二十一年,他一直是个工作狂。身边助理也都说,晓明哥能熬,最长一次,连熬几宿,每晚只睡三四个小时,助理调侃,这是熬鹰的节奏,都扛不住。

工作狂人黄晓明也意识到要开始放缓节奏,他不止一次地跟朋友说,自己想去旅行,背包客那种徒步旅行,行走在山巅荒野,只听风声。如今,他试着给自己更多放空的时间,工作的节奏能慢点就慢点。拍戏之余,除了健身,看电影,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了家人。平日因为忙碌工作,照顾不到孩子,不过还是惦记着给孩子做一些特别的早餐,有一次还精心学着把鸡蛋做成皮卡丘的样子。“在家里待着,看着孩子在那玩,经常忍不住的傻乐,也不会觉得累。”也只有在孩子面前,看他不停玩耍,精力旺盛,黄晓明觉得自己是有点老了。

摄影 KAI Z FENG 冯志凯

采访、撰文 炎迅

造型 Sherry

编辑 FUFU

动作指导 陈居铭

妆发 马海超

助理小塔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