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恺:先人一步

即使在刚开始“ 北漂”那几年,郑恺也没有他说的那么惨。但是他当时是真焦虑,他把生活比作煤气管道,你知道它老化了,提前换一换,明天就不会被爆炸吓一跳。

image
ELLEMEN
image
ELLEMEN

绿色皮质贴袋外套 Bottega Veneta

牛仔衬衫 Brunello Cucinelli

郑恺2018年没拍电影,上映的那部《影》是2017年拍的,电视剧也只拍了一部,习惯一年到头总能看到他的观众恐怕要失望了。但这部电视剧对他的意义有点不一样,按郑恺的话说,2018年是不一样的忙,从影十一年,他第一次有机会成为制作人兼主演,打造一部属于自己的刑侦剧《也平凡》。

这次郑恺前前后后亲自跟了大半年,开始他也没想管那么多,但真拍起来又放心不下,每个环节都要过问,他自己也是好奇心极重的人,不管出了什么事都要问一嘴。 既然是自己监制的第一部戏,利润会考虑,但保证口碑和品质是首要任务。

image
ELLEMEN

黑金色西服和黑色丝质衬衫 均为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llo

收腰长裤 Hugo Boss

提前准备的人生

2006年,导演尚静见到了正在排演毕业大戏郑恺,被他身上“典型的大城市男生气质”吸引。与尚静合作了四部情景喜剧后,郑恺很快成了荧幕上的“熟脸”,但他身上最被导演看中的特质却成了一柄双刃剑,为他带来诸多角色机会的同时,让他的戏路被定了型,好像郑恺只能演吃穿不愁的都市富二代。

聪明的郑恺马上发现自己被局限住了,不过他不打算即刻让自己在大家心中的形象来个大反转,他在微博上写“演员不怕被定型,就怕没型”,或者回答问题时说“上海人嘛,算数比较好,讲究性价比,一停下来那不就没收入了。”

从2008年大学毕业到声名最火的2016年,郑恺几乎每年都要接四五部戏,这也是他毕业时为自己立下的目标。多年过去,郑恺已经参演过几部名导的电影作品,尤其是在张艺谋的新片《影》中,主公沛良的角色为他搏得了“演技好”的名声,早从2015年起,他就为自己增加了CEO、投资人的角色,创办了自己的影视公司,同时进入时尚、游戏、电商等领域,俨然成了“郑老板”,但打开电视、播放网剧,仍然能看到快33岁的他熟稔地扮演着都市青年和公子哥。

了解他的人肯定不会为这种选择和工作节奏吃惊,郑恺在大学时已经是接演广告的专业户,四年间拍摄了一百多支广告,每次的酬劳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绝对是同学眼中的“土豪”,大学室友杜江有一次在访谈节目中说经常“偷”他的名牌衣服穿。就像现在身上的“富二代”标签,当时他纵横广告圈的形象气质是“阳光男孩”。

image
ELLEMEN

红色渐变棒球外套、高领毛衫和西服长裤均为Hugo Boss

网上流传着一张郑恺、杜江、陈赫大学时的合照,他们三个是室友,郑恺剃了寸头,另外两个有点爆炸头的意思,脸上都流露出只有人年轻时才拥有的自信和睥睨。毕业后,三个人很快签约了经纪公司,陈赫留在上海,一年后就凭借《爱情公寓》进入公众视野,而杜江成了“模范老公”,走上了另一条人生道路。当时郑恺还在跑剧组,带着笔记本电脑用PPT向导演推销自己。他有一次对媒体坦言说当时自己挺羡慕他们的,拼命工作也是为了对抗焦虑。

回过头看,郑恺并没有他说得那么惨。作为“北漂”,郑恺的确是隔三差五地搬家,睡遍了朝阳区,但毕业后郑恺马上签了华谊,一直不缺戏演,相比很多戏剧学校的毕业生,已经算顺风顺水。何况他家里虽然不是传说中的富豪,也至少是典型的上海中产,郑恺从小没缺过钱,爸妈也攒够了钱送他出国留学,“北漂”前,爸爸特意留给他一句话:“没必要和自己较劲,实在不行你就回来。”但他身上总有一种说不太通的危机意识。郑恺说大家都觉得他顺利,“为什么顺利?是因为咱有提前量。”

郑恺认为这种行为习惯是与生俱来的,“如果你是一个毫无警惕和防范意识的人,一定会被生活的转变而搞得大吃一惊。但如果你提前准备,当它改变的时候你并不会觉得很奇怪。”他用煤气管道打比方,管子老化了,你把它换掉,就不会爆炸了,“绝对当中也有相对,偶然中有必然嘛。”

大学时拼命接广告就是为了早早进入这个圈子,经验上先人一步,“大学的时候才刚起步嘛,离我现在这个样子还要很久,可能要十年,可能要二十年,在大学的时候还不开始踏出这一步,你啥时候才能到这儿?”他回忆,2012、2013年的样子,算是混出来了,“出来了之后干嘛了?那赶紧多拍一点吧,多拍一点为什么?要挣钱,挣了钱之后被金钱砸晕了脑袋。有了这样的过程之后,你才会想是不是挣钱是唯一目的还是怎么样,你到底要干嘛。”

现在自己出钱拍电视剧当监制,别人劝他说还这么年轻,别着急转型,郑恺却觉得,只有现在就开始,到了40岁、45岁,才能算比较成熟的制作人,“多犯点错误,多积累点经验,这不是什么问题。”

image
ELLEMEN

蓝色暗纹针织衫、红色斜纹马甲和西服长裤均为Giorgio Armani

编织系带鞋 Bottega Veneta

电影梦还在那里

从2000年到2018年,中国电影年度票房增长了70倍,2018年最终的数字超过600亿。与此同时,在高速增长了近二十年后,中国电影界第一次遇到“寒冬”,低迷的市场大环境、史上最严格的资本监管,波及到几乎所有的影视公司和从业者。郑恺说最近在公司里开会,和朋友聊天,讨论的都是未来要怎么走,“以前还真没有时间静下来想想自己想做什么。”

其实从2017年起,郑恺已经有意识放慢自己的节奏,当年5月,他接受了腾讯《星空演讲》节目的邀约,上了台,演讲的主题叫“差不多先生”。“差不多精神不是不奋斗。而是当你努力了很久很久,却依然达不到你想要的那个遥远目标时,是不是可以换个方法再试试?或者先缓缓,咱不要那么急。”

“你会发现,好多次开会开会、聊聊聊之后,聊电影的时候是最畅想的,是头脑风暴最激烈的。电影就像是做梦一样,如果你不能带着观众去电影院做场梦,说明你的电影还不够成功,但是如果你自己在创作阶段都已经觉得这东西很好玩、很high,我相信观众也一定会有同样的感受。”

image
ELLEMEN

条纹衬衫 Ports V白色无袖棉马甲和条纹棉麻长裤均为Brunello Cucinelli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是郑恺的大银幕处女之旅,他饰演的角色原本已经定了其他演员,那个人出于健康原因退出了拍摄,剧组临时找来郑恺试镜,导演赵薇当场拍板将他定下。同年他又拍了冯小刚的电影《私人订制》,已经能在海报上赢得一席之地。郑恺当时的想法很简单,角色有趣,而且可能是个机会。

直到跟张艺谋拍《长城》,郑恺第一次体会到电影原来是另一个层面的创作。他的角色很小,算客串出演,但为了一个短短的写毛笔字镜头,就练了十几沓纸。他记得特别清楚,有一场戏在整个制作周期中重拍了三次,每次的台词、调度、灯光都不一样,演员有充分的时间去琢磨一句台词到底应该怎么念,既是压力和煎熬,又有一种推敲创作的快感,让郑恺想起在戏剧学院的日子。

《影》是郑恺和张艺谋的第二次合作,这次他已经是主角之一。他饰演的沛王表面上卖风卖癫,实则城府极深,心中早已对全盘谋略布局。面对胡军、王千源、邓超一众实力派演员,郑恺的表演事后被媒体形容为“演技大爆发”,也让很多人改变了对他的看法——“富二代专业户”终于成了以演技赢得尊重的演员。

翻到之前的新闻,刚拍完《私人订制》,有媒体在群访环节问郑恺,之前怎么没看过他演戏,他回答,别着急,我还会继续演。

image
ELLEMEN

红色渐变棒球外套、高领毛衫和西服长裤均为Hugo Boss

幕后纪录片《张艺谋和他的<影>》里,郑恺嘴里塞满加了糖的西红柿酱,表演受伤后口吐鲜血,张艺谋说要这样像“表情包”似地演一两个小时。导演喊停之后,旁边的人问他都咽了吗,他说“咽了,好吃”。还有一幕,郑恺和邓超演对手戏,他满口鲜血躺在地上嘟囔:“早知道这么辛苦,你问我要不要御医,干脆我不要了,‘干’死我得了。”逗得满腔悲怆情绪的邓超都笑了。看得出,他享受这一切。

不过,很多时候,郑恺不得不面对参演影视剧获得过多负面评价,有的片子他期待很高,很尽力,结果却并不如意。这时候,郑恺会分析自己当初做决定时到底哪出了问题。2018年郑恺花了很多时间去做《也平凡》,出于为电影梦做铺垫,也出于希望能获得更多对作品质量的控制力,“演员能带给我的都带给我了,出道这么些年,看到这个行业有好的地方,也有不好的地方,我们未来要干的事,是让它变得更好一些。”

商业成功对他来说一直很重要,“迪士尼每年拍这么多电影,都赚钱吗?不是。但是能摆在迪士尼乐园里面的,它一定都赚钱,《哈里•波特》也好,《侏罗纪公园》也好,《变形金刚》也好,《速度与激情》也好,它一定是成功的,才能够成为那里面的一部分。商业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商业是衡量一个行业是否足够好的标准,你要在票房上、在数据上得到认可之后,才能够证明这件事干得是对的。”

摄影 王龙伟 采访、撰文 Sean 造型 Sherry 编辑 Fufu 妆发 武鸣 / 助理 小塔、Yuki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