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归来

这群二十几岁的年轻人都成长于实业起家的富裕家庭。留学归来自主创业,无论做的是珠宝加工、代理奶粉,还是管理私募基金,为的都是证明自己“不沾父母的光”也能干好;也曾因为谈过“只想着要买包”的女朋友,困惑于姑娘们“究竟为了什么才对我好”。不过,目前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课题绝不是姑娘。因为他们的野心不仅仅在于占有资源,还在于改变父辈们的生意以及生活方式。

image

七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年轻人

七个勤劳创业改变家族生活方式的故事

image
image

张铧镔

年龄:25岁

广东潮州人现在深圳

留学经历

英国莱斯特大学,金融与会计硕士。学费18万人民币/年,生活费10万人民币/年(自己做饭)。

家庭背景

医药原料制造业。规模可观。

创业情况

帮家族管理医药公司同时,在投行上班,开设私募基金为朋友打理总额两千万的资金。

未来计划

帮家族公司装上更先进的金融工具,引进新的技术工艺,同时了解更多行业知识,尝试更多投资和融资经历。

座驾

宝马X5。打算将来再换一部更好的车。

住房

目前独住在父母所购的住所。希望将来能买一套总价在千万以内,性价比高的房子。

消费

一张信用卡,主要用于请客户。

名牌与奢侈品

阿玛尼和D&G的西装。

爱好

健身、跑步。

理想的生活方式

已达到自由自主的状态,憧憬着能有独处、思考、自省的可能。现在太匆忙,没法停下来。

揭开富裕民企家庭的面纱,各家的故事并不相同

25岁的广州人张铧镔从白色游艇纵身跳下南澳的大海,游向一公里以外的小岛。一路没有安全网,腹部冰冷,少许的恐惧感和疲劳感很快袭来。中途他有点想放弃,但离船和离岛都有几百米远,除了游过去,别无选择。

等他游到岸边,已经筋疲力尽。但他却有了再游的欲望。“虽然害怕,却有莫名的喜欢。”

乘游艇海泳是张铧镔的日常娱乐之一。从英国留学归国后,他开始管理父亲资产过亿的西药原料制造企业,同时在一家规模不小的本土风投公司做投融资经理,还为几个朋友打理着两千万的私募基金。他不觉得自己能归到“富二代”里。“深圳有钱人太多了,有的家里房子5000平米,三个儿子一人一层,我这根本算不上什么。”

就像游泳时的坚持到底,每次在家附近的东湖山跑步,张铧镔也会给自己设定跑三圈、五圈的目标。“如果完不成,一整天的心情都会非常受影响。工作也是这样。”

在广东,张铧镔身边还有一群“爱较劲”、停不下来的朋友——他们大多二十出头,都有着靠实业起家的老爸老妈,家族资产在八九位数以上;都有过留学经历,目前最大的心愿莫过于摆脱家族的光环,成为自己。张豪开了建筑公司,和父亲同场竞技;陈萃参与家族相框贸易公司之外,还有意做海外仓储;林晓白天打理家里的导航产品企业,晚上在微信上卖印尼燕窝;朱书雄对家里的印刷业兴趣寥寥,更乐意经销刚刚打入中国市场的进口奶粉。昵称“阿勉”的漂亮女生石惠勉跟做超市、房地产的父亲“南辕北辙”,办起了会所,经营高端定制珠宝品牌。

最忙的还是这群人中的核心人物李时珍。因为父亲做的是药材生意,大伙儿给他起了这么个别名。他管理一家黄金首饰加工厂,一家幼儿艺术培训中心、商业设计公司,还和朋友合开了婚庆工作室,最近又刚刚入股了家族的珠宝定制品牌。

“我在温州见过大冷天开着敞篷兰博基尼到处飙车的年轻人,把车调到Sport挡,巨吵的模式。也在北京的朋友婚礼上看到过,二十出头的男人穿着Burberry、系着爱马仕的皮带,蹬Tods豆豆鞋,玩牌的时候把Prada的包一打开,你们尽管玩儿,我来买单!可没有多少人理他。太张扬了。”朱书雄这样描述他眼里的“土豪”。

不过,这群年轻人并非对物质不屑一顾。张铧镔游泳时的游艇属于李时珍的家族,平日里用来接待客户。好友们经常会在周末乘船出游、办烧烤派对。在街上瞧见酷酷的超跑或是哈雷,几个男生也会赞叹,或者拍个照片分享一下,“好帅!”不过没有人会冲动到跟老爸老妈说,给我来一辆吧。“要买也不是买不起,但刚开始创业,有什么必要呢?何况那些车也很不实用。”李时珍和朱书雄说,他们日常开的奥德赛和别克君越足够用了。

image

张铧镔

年龄:25岁

广东潮州人现在深圳

留学经历

英国莱斯特大学,金融与会计硕士。学费18万人民币/年,生活费10万人民币/年(自己做饭)。

家庭背景

医药原料制造业。规模可观。

创业情况

帮家族管理医药公司同时,在投行上班,开设私募基金为朋友打理总额两千万的资金。

未来计划

帮家族公司装上更先进的金融工具,引进新的技术工艺,同时了解更多行业知识,尝试更多投资和融资经历。

座驾

宝马X5。打算将来再换一部更好的车。

住房

目前独住在父母所购的住所。希望将来能买一套总价在千万以内,性价比高的房子。

消费

一张信用卡,主要用于请客户。

名牌与奢侈品

阿玛尼和D&G的西装。

爱好

健身、跑步。

理想的生活方式

已达到自由自主的状态,憧憬着能有独处、思考、自省的可能。现在太匆忙,没法停下来。

揭开富裕民企家庭的面纱,各家的故事并不相同

25岁的广州人张铧镔从白色游艇纵身跳下南澳的大海,游向一公里以外的小岛。一路没有安全网,腹部冰冷,少许的恐惧感和疲劳感很快袭来。中途他有点想放弃,但离船和离岛都有几百米远,除了游过去,别无选择。

等他游到岸边,已经筋疲力尽。但他却有了再游的欲望。“虽然害怕,却有莫名的喜欢。”

乘游艇海泳是张铧镔的日常娱乐之一。从英国留学归国后,他开始管理父亲资产过亿的西药原料制造企业,同时在一家规模不小的本土风投公司做投融资经理,还为几个朋友打理着两千万的私募基金。他不觉得自己能归到“富二代”里。“深圳有钱人太多了,有的家里房子5000平米,三个儿子一人一层,我这根本算不上什么。”

就像游泳时的坚持到底,每次在家附近的东湖山跑步,张铧镔也会给自己设定跑三圈、五圈的目标。“如果完不成,一整天的心情都会非常受影响。工作也是这样。”

在广东,张铧镔身边还有一群“爱较劲”、停不下来的朋友——他们大多二十出头,都有着靠实业起家的老爸老妈,家族资产在八九位数以上;都有过留学经历,目前最大的心愿莫过于摆脱家族的光环,成为自己。张豪开了建筑公司,和父亲同场竞技;陈萃参与家族相框贸易公司之外,还有意做海外仓储;林晓白天打理家里的导航产品企业,晚上在微信上卖印尼燕窝;朱书雄对家里的印刷业兴趣寥寥,更乐意经销刚刚打入中国市场的进口奶粉。昵称“阿勉”的漂亮女生石惠勉跟做超市、房地产的父亲“南辕北辙”,办起了会所,经营高端定制珠宝品牌。

最忙的还是这群人中的核心人物李时珍。因为父亲做的是药材生意,大伙儿给他起了这么个别名。他管理一家黄金首饰加工厂,一家幼儿艺术培训中心、商业设计公司,还和朋友合开了婚庆工作室,最近又刚刚入股了家族的珠宝定制品牌。

“我在温州见过大冷天开着敞篷兰博基尼到处飙车的年轻人,把车调到Sport挡,巨吵的模式。也在北京的朋友婚礼上看到过,二十出头的男人穿着Burberry、系着爱马仕的皮带,蹬Tods豆豆鞋,玩牌的时候把Prada的包一打开,你们尽管玩儿,我来买单!可没有多少人理他。太张扬了。”朱书雄这样描述他眼里的“土豪”。

不过,这群年轻人并非对物质不屑一顾。张铧镔游泳时的游艇属于李时珍的家族,平日里用来接待客户。好友们经常会在周末乘船出游、办烧烤派对。在街上瞧见酷酷的超跑或是哈雷,几个男生也会赞叹,或者拍个照片分享一下,“好帅!”不过没有人会冲动到跟老爸老妈说,给我来一辆吧。“要买也不是买不起,但刚开始创业,有什么必要呢?何况那些车也很不实用。”李时珍和朱书雄说,他们日常开的奥德赛和别克君越足够用了。

image

石惠勉

年龄:25岁

广东惠州人现在深圳

留学经历

英国考文垂大学国际商务学士,英国拉夫堡大学金融硕士。本科和硕士学费分别为10万、12万人民币/年,生活费30万-40万人民币/年。

家庭背景

父亲从事了15年的零售业,三四年前开始经营房地产业。

创业情况

开创了个人珠宝品牌,从事高级宝石定制和销售。目前每月营业额几百万。

未来计划

明年开始发展地方经销商。希望在珠宝的基础上,实现理财、个人形象设计等增值服务。

座驾

我是路痴,不会开车。公司用路虎、奔驰等接待客人。

住房

自己在深圳买了80多平米的房子。将来有孩子以后,200多平米就可以。

消费

就一张。已经忙到没时间逛街。

名牌与奢侈品

非常喜欢高跟鞋,Valentino和YSL分别有几十双,因为这两个牌子很注重舒适感。也买过梵克雅宝的四叶草项链。

爱好

深圳湾骑自行车、爬山,亲近大自然。

外头小打小闹,不如家里干得大?

在企业家的家庭氛围里长大,经商理念的承袭,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别人说到情人节,就是个约会的日子。我却会从里头看到商机。”阿勉告诉记者。

但在阿勉的记忆里,小学时,即便再平易近人,同学都不会找她玩。专车接送让她和县城里的同学们格格不入。做零售业的爸妈对她学习要求高,基本上没有假期。放学后要上书法班。同学生日聚会,她不可以参加。因此“不开心的感觉持续了好几年。”

李时珍母亲的工厂产值数千万,但她每天回家还要坚持在天台种菜到凌晨。她为人和善,员工生病她会掏钱买药。父亲相对严肃,常说“大人不华,君子务实。教育我凡事都要谨慎低调。”除了潮州老家的三层老屋,父母只因为出差去过火车站和机场,他们从未喝过星巴克,进过电影院。

一次,李时珍在北京买了杯咖啡给父亲,被他训斥。“38块,是四个货柜箱的利润!”父亲的话言犹在耳。这么多年父亲只在吉之岛买几十块一条的裤子。头发就在路边剪,五块。

“生活品质更重要,爸妈他们哪里有?钱是赚不完的。我很爱我的家人,但也想改变他们闭门造车的思想和生活方式。”李时珍对父母又敬又疼。

张铧镔的父亲是潮州普林县人,“曾经贡献了整个普林GDP的70%。”

十三四岁时,家境贫寒的父亲就知道捡拾狗粪卖钱。第一次人家教他早上5点去集市捡,第二次他独立去捡,三四点便起床“抢占先机”。高中毕业时,父亲听说江西一块四一斤的尿素拉到广东能卖四块一斤,遂只身坐火车去闯世界。

在上世纪70年代初期,这是很犯忌的“投机倒把”行为,没有官方证明根本无法坐长途客车。“父亲便从普林坐到揭阳,再到梅州,一趟趟换乘短途避开检查,路上单程便要花费三到四天时间。瘦弱的身子一趟要用竹竿挑上百来斤的尿素回老家。”

在张铧镔眼中,父亲精通印刷、铸造、化工,什么新闻都爱看。“他常跟我说,做生意什么都要懂,而且一定是要懂得原理,谈判时才不会被骗。”

在江西井冈山,张铧镔见识了父亲当年住过的防空洞,领会到父亲现在依然住普通旅馆、买打折机票的缘故。“是他们这代人的意志成就了他们的今天。至于我,多好多差的环境也能适应。不过我们现在不一定要这样吃苦了。现在拼的是精神,还有面对压力的能力。”他指指脑袋。

去年底,张铧镔从印度的国际药品原料大会回来,有留学背景的他运用语言和专业优势和当地专家会面,有望拿下某款西药的新工艺。他对改革家族公司颇有信心,比如使用一些新的金融工具,不过要说服父亲并非易事。

“他们连抵押、借债都没有。我告诉他们,好的金融工具是催化剂,能加快公司发展。但他们始终不太接受。”

对他做私募这件事,父亲开始也不太瞧得上。“觉得小打小闹吧,还不如在家里干得大。”但现在,父亲也在转变,和儿子有了更多交流。

“奶爸”朱书雄明确告诉父母,给他五年时间,如果奶粉做失败了,收益低,他会好好思考自己的未来。但他对家族事业没有兴趣,只有义务。“他们听了会有点失落。但我妈知道人都有野心,不放我出去,我还是会不甘心。”在朱书雄奶粉项目的一百万启动资金里,除开自己出国挣的三十万,和朋友借了二十万,剩下皆出自父母。“他们用这种方式来表达支持,其他就全靠自己了。”

和我们的想象略有差异,在温州这样一个全民皆商的环境里,不少传统的商贾之家依然羡慕从政者。“他们觉得很安定。不用考虑明天。做生意,可能一夜之间就倾家荡产。可公务员不是我想要的。”朱书雄形容自己是个屁股抹油的人,坐不住。

image

朱书雄

年龄:25岁

浙江温州人现在温

留学经历

英国考文垂大学,金融会计学士。学费近9万人民币/年,生活费20万人民币/年。

家庭背景

家里从事印刷业。年产值60多个亿。

创业情况

某进口奶粉品牌的江浙地区三省代理,每省涉及1000余家门店。启动资金100万。

未来计划

会增加其他母婴保健品项目,继续坚持做省级代理。预计年销量超过1亿人民币。

座驾

别克君越。实用就行。

住房

和父母同住在老家一幢盖了多年的老宅,500多平米。在温州市已有一套100多平米的住房。将来可能离开,因为更喜欢杭州的环境。

消费

此前没办过信用卡,目前因为公司需要,正在申请一张额度略大的卡。

名牌与奢侈品

也就是LV和Prada吧。

爱好

打篮球、喝茶、聊天,上网买爱吃的零食,比如泡椒凤爪。

理想的生活方式

像在丽江那样平淡安逸,每天足够吃喝开销就行。

在英国扫坟场,在美国搬运工

在美国特拉华州念书的陈萃给亚马逊中转仓库当过搬运工,也在学校里当过教人写作业的tutor,还做过美规车的采购,成绩好到曾调去德州达拉斯当经理。不过对他来说,打工的乐趣远大过赚钱。

张铧镔就读金融硕士的英国莱斯特大学,马路对面就是绿意葱葱的Victoria坟场,从学校附近蜿蜒伸展到市中心。多少作古的灵魂栖息在此,斑驳的墓碑却被盘根错节的荆棘藤条覆盖。等待毕业的日子,张铧镔申请到了打扫坟场的工作。“简单地说,就是去除那些藤条。腰酸背痛是肯定的,而且藤条很粗,刺手。有些墓碑颇有年头,打扫时还得注意别碰坏了。”

这个差事并无薪酬,张铧镔却觉得饶有意趣:拂开尘埃,从生卒年月和墓志铭里默读出一个一个沧桑的家族故事,是体力支取之外的另重收获。而且,英国人对工具的讲究也令他心生感佩。“有扒开藤条的耙子和铲子,有手心部分很硬的厚手套。”

朱书雄最有趣的一段经历,是曾经在网上卖过同性情趣产品。一个国内最贵成本也才28元的产品,在欧洲能卖到一两百欧。“利润通常在80倍,很有市场前景。只是因为我从国内进货,宁波的卖家直接递到学校,英国的买家就很认localproduct,其实他们也不知这些货哪里产的。”

只用上网、发货,轻松做了三个月,朱书雄卖了二十来款产品,每月销售收入十来万人民币。他很看好这个市场,但被家里果断阻止了。“他们怕我也变成……”

不像他俩这么有“传奇色彩”,更多同学做的是短平快的买卖。“送外卖啊,接机啊,大家都干过,还有卖淘宝货啰。在英国,脚垫只有黑色的。从淘宝上买来HELLOKITTY图案,十倍价钱都有人要。”

在市中心炒面,炸豆浆。卖家和买家都是留学生。李时珍说在国外很容易混饭吃,和中国比起来,英国小城房价物价低,送外卖两年就能买幢不小的房子。

国外那么安逸,干嘛要回来?李时珍笑了。“英国下午五点就全部关门。老外只会喝啤酒,看足球。没了。人生的乐趣哪儿去了?更何况,我们根在中国。”

念书的时候,他们身边也有人在伦敦血拼,有人在赌场把家当输光。但也有家境优越却毫不懈怠的例子。“后面这帮人,都觉得家里条件好是压力也是动力。”

即便得到了精贵的英国工作签,张铧镔也和另外几个朋友一样,还是决定回国。“年轻时不搏一下,等老了不成?

image

陈萃

年龄:24岁

广东广州人现在广州

留学经历

美国特拉华州立大学,数学与经济专业学士。学费近20万人民币/年,生活费18万人民币/年。

家庭背景

父亲从事相框制造业多年。目前年营业额2亿多人民币。

创业情况

帮助父亲打理相框贸易,同时在启动广州管理、美国运转的仓储服务公司。后者的启动资金为10万美元左右。

未来计划

希望美国的仓储公司将来也可以存放相框以外的其他商品,提供更多元、更符合本地人需要的服务。预计两年内做到120万美元的销售额。

座驾

现在开的是路虎越野车。这两年看发展,努力给自己争取一部更好的车。

住房

不是独住,也想跟家人多沟通。130多平米,有时也会住另一处的别墅。房子多大合适?说起来好像越大越好啦。这是个无底洞。真要住的话,两个人如果生两个孩子,有200多平米足够了。

消费

两张信用卡,额度很低。也不想在办成一点事情之前大手大脚。

名牌与奢侈品

没有特别喜欢的名牌,不是名牌控。看上去喜欢就好。我和女友都喜欢上淘宝买东西。奢侈品,无非就是LV、GUCCI的包。手表,感觉还没到可以玩的阶段。

利益共同体

我们拍摄的这几位年轻人得以相识,都是在李时珍搭建的网络商会“荟萃”里。“荟萃”目前拥有近400名成员,散布在全球各地。所有的成员都由他和几位管理者挑选,会费全免。“这就是一个很大的交际关系网络,一个非常实用的交流和互助平台。你可以通过微信和大家见面、聊天吃饭得到很多一手资源,甚至是最直接的投资和获利信息,因为荟萃有许多成员都是实业家,在整个产业链的最上游。”

就在我们进行采访的这一个多月里,对投融资感兴趣的陈萃和张铧镔私下交流心得;朱书雄经由荟萃朋友介绍,和某全国连锁餐厅老板结识,接下对方一年的菜单印刷业务;一两百位荟萃人在李时珍的邀请下,给阿勉的会所开业庆典站台,也给某工厂的白血病员工募捐,还建立了一间海洋之心主题的魔法教室给山区的孩子们上课。年轻的“富二代”们,开始利用网络、微信和派对,搭建属于自己的信息源和社交圈,结成了一个有相似价值观的利益共同体。

“会长”李时珍则像个永动机,他在广州听著名的翡翠专家讲解宝石知识,在潮州的古巷学习砖厂的工序,“许多人以为我很闲,他们看着我的朋友圈,成天飞来飞去,总会说好羡慕,而我会回复,你要不要试着跟我走一天?”

image

林晓

年龄:27岁

广东揭阳人现在广州

留学经历

英国考文垂大学,国际商务学士。学费、生活费不便透露。

家庭背景

父亲经营十余年导航产品,是广东当地龙头企业。

创业情况

帮父亲打理公司的同时,自己开始在微信上销售自创品牌燕窝。3个月利润达到40余万。

未来计划

会招一些业务员,发展更多销售燕窝的渠道。

座驾

上班很近,一般骑车。工作时会使用别克商务车,沃尔沃。偶尔开家里的奥迪A6。

住房

目前跟家里住200多平米的复式。希望30岁的时候,买得起90-120米平的房子。

消费

一张回国后才办的信用卡。月花费不到3000块。

名牌与奢侈品

有两块万宝龙手表,家里送我的阿玛尼西装是最珍贵的礼物。

image

张豪

年龄:25岁

广东湛江人现在湛江

留学经历

英国考文垂大学,国际商务学士。学费+生活费20余万/年。

家庭背景

父亲从事建筑行业。

创业情况

参与了父亲的公司,同时自己也成立了一家建筑公司。注册资金200万。回国后一共管理的项目资产在3000万以上。

未来计划

还想做酒店管理,也许还有餐饮行业。

座驾

奥迪A6,是做了第一个项目后对自己的奖赏。

住房

目前住家里的房子。90来平米。成家后,120平米就可以。

消费

使用一到两张信用卡。每月个人花费1万以内。

名牌与奢侈品

有LV的皮带和钱包。

爱好

和朋友喝茶,聊天。

理想的生活方式

现在对生活方式没有更多想法。

“她是喜欢我,还是喜欢钱?”

如果实在忙到晕头的情况,李时珍会高调宣布“闭关”。

“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拿本空的笔记本,把问题写下来,好好理顺,但是时间绝对不会很长。最多三天。”他说,自己只是在闭关期间不会去公司上班,和参加任何聚会和饭局,让头脑沉静下来,好好想想怎么解决问题。

刚从印度赶回深圳的张铧镔,貌似没有他们那么夸张。他说已经到了可以自由支配时间的时候,但他憧憬着能有独处、自省的可能。“现在太匆忙,没法停下来。”

同样在忙碌中的朱书雄,曾经交过一个上海的女友。但两人不在一个频道。不光是不理解朱书雄的创业理想,“那女孩到了商场,便指着这个包那个包让我买。我自己吃饭,经常二三十一顿,和她一起,至少四五百。一到周末,她都要求坐飞机去别的城市旅行。我现在刚起步,哪受得了?”

等奶粉事业有了眉目之后,身边的异性多了起来,表示好感的也大有人在。“她们是喜欢我这个人,还是觉得我符合她们心中的成功人士标准?我拿不准。”

对于社会上的仇富而又羡富的心态,在陈萃那里有一套解说:“家庭条件不好的人确实会在成长中遇到较多阻碍。但是,在经济状况不好的情况下,有些可贵的精神反而会变得扭曲,甚至消失。如果带着仇富的心态出发,即使能力强也很难前行。”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