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乐:有心有力
2019-01-31
TAG: 余文乐 有力
分享到:
喘口气,继续上路。

即使在内地和香港合拍片大量出现之前,香港电影最低迷的时候,余文乐还保持着穿梭于三个片场的节奏。如果日后他回顾人生,2018年就像高速公路上的服务区:喘口气,继续上路。


640

灰色麂皮夹克和细条纹与灰白条纹拼接衬衫 均为Dior

翻边牛仔长裤和白色尖头船鞋均为Bottega Veneta


余文乐描述过何为惬意的一天:好天气,不用工作,和家人朋友在海边,晒太阳、潜水、烧烤。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他的一天会以疲惫收场,就像他完成ELLEMEN的拍摄和采访,走回保姆车时留下的背影。当天上午他还完成了一场广告拍摄,从早上六点半到现在,工作超过13个小时。

 

他这次来澳门是作为新濠影汇打造的世界首个室内全电动的特技汇演《狂电派》的代言人,我们的拍摄就以这些造型酷炫的道具车作为背景。1月开始,技艺高超的表演者将驾驶它们进行一场场惊心动魄的表演,余文乐说这次的代言合作本身也是自己寻求自我突破的一次尝试,等到开演之时,还要带孩子一起来看一看。

 

做《狂电派》的代言人,参加真人秀节目,2018年余文乐仍然保持着出镜率,但相较往年,已经算相当轻松。就连他自己也记不清到底拍过多少部电影,况且这个数字还在逐年大幅上升。这次他说的是一百多部,前两年他对媒体说的数字还是七八十部。其实这个数字对他来说并不重要,就像他不介意自己是男一号、二号,还是男十号,开始时是因为没学过表演,不如多拍,在工作中学习,现在是觉得只要人物好,角色小点无所谓。

 

说起他上两部主演的电影,都是2017年的事了,2018年的情况是有些片子还在准备中,要第二年才能出来。对余文乐来说,这种节奏简直不可思议。他曾不好意思地告诉别人一年“只”拍了七部电影,还说过休息一年这个计划太疯狂,疯狂到不可能实现。即使在内地和香港合拍片大量出现之前,香港电影最低迷的时候,他还保持着同时穿梭于三个片场的节奏。

 

就在几个月前,他当了爸爸。

 

一直有面对责任感

 

untitled

麂皮翻毛领外套 Bottega Veneta

 

看过志明和春娇系列,人们总觉得张志明就是余文乐,余文乐就是张志明,其实他早就澄清过,张志明这个角色更贴彭浩翔一点,但没人相信。

 

倒也不奇怪,他总是打扮得很入时,还经营着自己的潮牌,而且市场反馈很不赖。淘宝卖家喜欢把他的图放到首页,然后写上“余文乐上身”或者“余文乐同款”,以证明自己的货走在潮流之先。而电影中的张志明花了九万块买了个迷你版的达利雕塑,并振振有词地宣称,“你知道每个男人都需要买一个达利吗?”却忘了上次已经说过“每个男人一辈子怎样也得买一块电动滑板。”——一个有点恋物癖,喜欢给自己买玩具的大男孩,正如很多人对“港男”的刻板印象。

 

基于这种人设,很自然会问他,当了爸爸以后,会不会多了很多责任感。“其实我身上很早就有责任感,因为我是家里经济的来源,所以比较早成熟。”

 

余文乐的职业开局很不错,甚至能用幸运来形容,好似电影中的桥段——高中时走在尖沙咀街头被模特公司的星探发现。之后周润发的前经纪人张国忠觉得他眉眼间有点周润发的影子,把他签下带入影视圈,第三部戏就接了香港电影史上最佳之一的《无间道》,出道五年就拍了三十多部电影。

 

untitled

刺绣背心 Dior

翻边牛仔长裤 Bottega Veneta

尖头西部牛仔靴 Givenchy

Santos de Cartier卡地亚山度士腕表 Cartier

 

他觉得自己的成熟分阶段,刚开始工作是为了家庭,过了一段时间开始为了自己,结婚之后又为了家庭,“不一样的责任感,但一直以来都有面对这个东西,只是性质会有改变。”过早成熟也带来些副作用,他觉得周围人都比他开心,而他的责任比较大。

 

偶尔能在微博或者Instagram上看到他晒娃的照片,他自己还是那副酷酷的样子,只是多了温柔。余文乐喜欢数字6,6在粤语里与“乐”发音差不多,粉丝称他“六叔”。昭告结婚的时候,“六叔”伤了不少女粉丝的心,其实家人和朋友对他来说一直无比重要。大概在两年前,余文乐完成了“花臂”文身,左手大臂外侧最明显的位置是姨妈和外婆的人物肖像,小时候爸妈忙生意,他在姨妈家长大,哥哥住在外婆家,那也是他最常去的地方。到现在他经常联络的朋友还是中学同学,只有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余文乐才是最放松的状态。

 

对于2018年能慢下来,余文乐给了一个挺“佛系”的回答:其实忙很多年了,不忙也不觉得奇怪。他说有了孩子以后私人时间大幅减少,生活的重心更偏向于家庭,但他不抗拒这种改变,因为是“不同的快乐”。问他,如果早十年是不是适应起来会更难一点。“也许吧。”

 

从被选择到找回自己


untitled

烟草绿皮夹克 Bottega Veneta

Santos de Cartier卡地亚山度士腕表 Cartier

 

人总会随着时间改变的。

 

和很多演员不同,余文乐是被选择的那个人,懵懵懂懂间走上了改变人生的那条道路。提起自己在《无间道》中的表现,尤其是离开警校时那个慢动作回眸的经典镜头,他坦诚自己并不了解当时在做什么,那个角色对他来说已经很模糊了。

 

他对ELLEMEN说,自己对电影的理解和喜爱是“一点一滴慢慢积累出来的”。

 

1

麂皮翻毛领外套 Bottega Veneta

 

在《志明与春娇》系列登上荧幕前的好几年,提到余文乐,人们普遍的印象是这个人一直都在,名气也有,但只能用“不温不火”形容。角色张志明成了余文乐的代表作,这么说好像对演了十几年戏,历经无数角色的余文乐不公平——最值得一提的是角色竟然出自一部都市爱情片。

 

经纪公司最初对他的定位是模特、歌手,偶像型,是刘伟强的《无间道》把他一下拉进动作片的世界。他在《军鸡》中扮演嗜血暴力的格斗少年,在《男儿本色》中扮演恃才傲物的督察,后来余文乐又主演过一系列惊悚类型片,《错爱》、《第一诫》、《荒村公寓》,压抑阴郁,神鬼出没。

 

那一段时间他对媒体说,演太多激情角色,累了,只想演爱情小品。没想到,日后的命运被他说中了。虽然彭浩翔说是电影公司向他推荐了余文乐,但无疑余文乐借助这部电影扔掉了加在身上的条条框框,他曾说做演员很被动,没得选,这一次他得到了找回自己的机会。

 

2

灰色麂皮夹克、灰色麂皮夹克、

细条纹与灰白条纹拼接衬衫均为Dior

 

《志明与春娇》上映那年他29岁,离30岁一步之遥。余文乐认为大概在入行十年后,自己进入30岁,学会了在勤奋的同时多思考,想的和做的在精力上平均分配。《志明与春娇》也许就是那个引子。

 

《一念无明》完全是他的选择,这部小成本电影预算只有200万港币,他明白参演的话很可能收不到片酬,但如果自己推掉,导演很难再请到优秀的演员,但他真的爱这个故事。他还向我们提到看《我不是药神》时被感动到,有了拍社会题材电影的念头,因为它真实,引发关注,应该是演员使命感的一部分。

 

看过这部电影的人,对主角阿东情绪崩溃,冲进便利店把嘴里塞满巧克力的一场戏,都会留有很深的印象。某种程度上,余文乐对这个躁郁症患者的角色感同身受。他的家乡香港就是世界上节奏最快、居住密度最大的城市之一,虽然没亲身住过劏房(相当于内地的群租房),但那种逼仄得让人透不过气的滋味,他再熟悉不过。他身边就有很多抑郁症或者躁郁症患者,轻重程度不同罢了,这个圈子压力大,工作时间特别长,他自己就曾差点崩溃过,“人一下变得特别情绪化”,他也见过好几次导演崩溃了,直接罢拍,“你很难想象一个人要控制几百上千人,每天都有很多双眼睛在看着你,等着你,同时背负着几千万、上亿的投资。”

 

3

拼接毛呢徽章夹克和条纹针织毛衣均为Gucci

黑色牛仔长裤 Bottega Veneta

尖头西部牛仔靴 Givenchy

 

已经接近采访的尾声,我们希望他“描述一下现在的自己”。一两年前有人问过类似的问题,当时余文乐笑笑说没想清楚之类。看着他疲惫的面容,本来没期待什么,忽然听到他很坚定地说:“有心有力,还有力气。有时候你还有精力,可体力上会应付不了太多事情,现在还是一个想到能做到的年纪,对于演员来说是蛮黄金的时间。以前就是纯粹精力,没有思考,没有经验。现在算是经验和体力还都可以的一个阶段。”

 

2018年只是一次蛰伏,余文乐不可能停下来。虽然现在他的一些兴趣爱好在商业上也做得不错,他最看重和尊敬的还是演员这个身份,因为带着一种香港这个商业社会特有的契约感:“这是余文乐的终身职业,我今天的所有东西都是演员给我的。”

 

摄影 Dean

策划 董江威

造型 Sherry

采访、撰文 Sean

编辑 陈晞

场地 澳门新濠影汇

道具 澳门新濠影汇

《狂电派》

化妆 Jenny Tziong/发型 Ben Yeung

助理 丁欣然

 

新青年 | 胡先煦:分裂的00后
新青年 | 胡先煦:分裂的00后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