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博:我以自己意志为转移
2018-06-20
TAG: 意志 张博
分享到:
Polo衫是男士夏日穿搭里的常备单品,许多人都对它有着老气或是不时髦的刻板印象,张博告诉我们,只要选对搭配单品,Polo衫依然可以变化出各种不同风格的时尚风貌!

Polo衫是男士夏日穿搭里的常备单品,许多人都对它有着老气或是不时髦的刻板印象,张博告诉我们,只要选对搭配单品,Polo衫依然可以变化出各种不同风格的时尚风貌!

 

05 copy

■ 假两件针织Polo衫 直筒牛仔裤 均为Lacoste

 

张博喜欢熬夜,这次拍摄安排在一早,刚进门时,他看上去还有点懵,几口咖啡下肚,竟然热络地聊了起来。“ 我的表达欲特别强,有很强 烈 的 要诉说的感觉,对表演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基础。” 朋友形容他 “随时有一种要爆开的能量”。北京话形容起来就没这么文雅了,不绕弯子,“侃爷”,张博算是。

 

“侃”在他身上是褒义,听他讲话有意思,直接又形象,“我火不火不一定,我是一个职业演员,就跟职业杀手一样,拿钱办事。”但讥诮的话锋一转,“我演的别人未必演得了,我有时候开玩笑,说兄弟,《大秦帝国》,这台词一字别差,你给我念。”

 

02 copy

■ 条纹Polo衫/ 针织背心/ 休闲长裤 均为Brooks Brothers 系带鞋 Lacoste

 

三言两句,背后是他十三年的演艺经历。2017年年底上映的《琅琊榜2 》是他出演的第一部虚构历史剧,之前他演过《大秦帝国》中的赢稷《 苍穹之昴 》里的光绪、新《三国》里的孙权,全部是历史正剧,被戏称 为“皇帝专业户”。有些人知道他,有些人看他脸熟,但更多的人会 说:“ 张博,哪个张博?”

 

正如他所说,张博不算火,但网络上对他的演技几乎都是正面评价,也没有八卦绯闻。他说自己是个三观特别正的人,演艺圈不清净,道不同不相为谋,但他又特别包容,不愤世嫉俗。这和他很早就阅尽社会百态的经历有关,特别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刚考上中戏的时候,导演赵宝刚找他演电视剧《别了,温哥华》的男一号,因为去国外拍,前后要走六个月,中戏不批,说最多给三个月的假,三个月以上没有先例,只能退学。他想了想,决定去上学。

 

01 copy

■ 短袖Polo衫/ 条纹真丝棒球夹克/ 尼龙运动长裤/ 高帮运动鞋 均为Ermenegildo Zegna

 

再后来,赵宝刚要拍都市剧《给我一支烟》,找他,恰又赶上他代表中戏参加国际戏剧节,在《图兰朵》中演男一号鞑靼王子卡拉夫。他还错过了“谁演谁红”的电视剧《奋斗》中的角色。“反正你也不靠我火。”赵宝刚调侃。

 

“荀飞盏敢对皇上说不干了”


03 copy

■ 黑色拉链式Polo衫/ 白色短袖Polo衫/ 棉质休闲长裤 均为Dunhill

 

“我改行是为了学专业,到时候我火了,我都不知道为什么火,挺可怕的。”他在一档电视节目上坦露。

 

这可不是一般的改行,张博之前读的是职高,学调酒,本来他想学厨师,但考官看他太瘦,觉得他颠不起勺,没让他过。毕业后到香格里拉酒店实习,领班看他不顺眼,给他排最差的班,处处排挤。终于他急了,把盘子扔在领班脸上,“我再干这个、就 是你孙子”,张博撂下狠话。

 

失了业,不知前路,有朋友支招让他去当演员。“我家祖祖辈辈连个拉二胡的都没有,家族里没有一点艺术‘细胞’。” 但张博上中学的时候喜欢唱歌跳舞,和同学组队参加街舞海选,偶像是韩国组合H.O.T。于是他成了在北影厂门口等活儿的群众演员,一天挣个三五十块,偶尔有八十块的。他忘不了,第一次当群演,被 导演都骂晕了。每天就是上各种车,张博记忆里都是副导演的声音:“里边儿里边儿。”。前后一共八个月。 八个月里他和家里人闹翻了,他爸觉得他疯了,干调酒师一个月至少挣一万多,最多的时候加小费能拿到三万,2000年的时候,北京四环的房价是每平方米4000元 。“说实话,迷茫。穿一军大衣,拿 一 箱啤酒。当时想也没有路了。”

 

04 copy

■ 长袖Polo衫/ 针织背心/ 条纹长裤 均为Marni

 

“还可以再回去干调酒吗?”我问。 “我不是说了吗?再干我是他孙子。” 所以张 博早就想好了,要是为了钱,何必干演员。他记得特别清楚,2004年,他和张嘉译 、颜丙燕一起打台球 ,“嘉译哥说我,你为什么这么打,你可以打这杆啊,我说,问题是球进了。”张嘉译说从打球就知道他是个敢想敢干的人。

 

他喜欢历史上或武侠里不按常理出牌的狭士,最想演的角色是令狐冲 。新《三国》前后筹备了五年,第一任导演让他演孙权,他说不,想演赵云,导演苦口婆心,他才老大不情愿地去试了孙权的妆,后来换了第二任导演,说让他演赵云也行,但又黄了,到了最终的导演高希希手里,他还是演了孙权。所以《琅琊榜2》里,他能饰演禁军大统领荀飞盏,也算满足了心愿 。“ 但还是有缺憾,中规中矩、高大全的一个角色,不像令狐冲,放荡不羁 。”他最喜欢这个角色的部分是,荀飞盏敢对皇上说,这个事他不喜欢,不干了,然后就真不干了。“就像我不干调酒师一样,我都是以我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

 

“你能对着汉堡包发情吗?”


07 copy

■ 拼色Polo衫/ 格子西裤/ 均为Canali 

麂皮镂空背心Ermenegildo Zegna

 

考中戏的时候,他听旁边考生的家长闲聊,说自己的孩子不是学表演,就是学跳舞的。而他,半年的实习调酒师和八个月群众演员的履历像个笑话。然后他竟然第一年就考上了。中戏老师说他是一张白纸,社会阅历和生活感悟又为在这张白纸上作画做好了无限的准备。

 

从职高到大学,张博不但不吃力,反而拿了三年专业第一名。他归结为从小爱看书,尤其是人物传记和稗官野史,“每个人都有一颗八卦的心,我对历史也是。我想进入一个真实的历史。”

 

他喜欢日本作家浅田次郎的作品,浅田次郎是电视剧《苍穹之昂》的原作者,张博在剧中扮演了光绪。他觉得外国作家讲中国历史更客观,不带有政治色彩和民族色彩,只是作为一个人在看世界,或者像小孩看电影。“历史是成功者的卡拉OK,我想怎么唱就怎么唱,因为我成了。”张博不忘进行张博式的总结。

 

当演员后,有了更多行走世界的机会,他发现书本里的东西是可以被印证的,有时候是颠覆。“比如书里描写俄罗斯鱼汤,那个味道,又放了葱和什么,读着就香,但真去俄罗斯,你闻那是臭的,并不是想象的那样。”

 

张博从美国探索发现频道看来一句话,特别喜欢——艺术是人类留给这世界的唯一印记,代表人类活着,有人类存在。他在西班牙塞维利亚印证了这句话,当时他偶遇了一场现场音乐会,乐手即兴演出,把“生日歌”的旋律玩出无穷花样,他看得投入,拿着一杯酒站了五个小时。他明白了,这就是艺术,特别简单。

 

06 copy

■ 针织Polo衫 Burberry

 

现在他读剧本,每句话能琢磨很久,“这人当时什么想法呢?怎么他这样想呢?”别人觉得他有毛病,但他知道是因为读到好东西,真正有文学性的东西,才越读越来劲,“你能对着汉堡包发情吗?不可能,永远不可能。”

 

“每个演员都希望自己火吧?”我问 。

 

“我是小鲜肉的时候,流行的是葛优和姜文,现在我已经奔着这两位老艺术家 去了,又开始流行小鲜肉,有人说生不逢时,其实也没什么。你还存在,就代表有存在的价值,市场还需要你。”他更看重身边朋友的意见,“至少有80%的人觉得我现在的状态是对的。”

 

张博2017年试水网剧《迷·途》,除了主演,又客串了艺术总监和导演。这次把他累坏了,才知道当年一心想学的导演有多难。在意大利和日本取景时,每分钟都是真正意义上的“烧钱”,然后各种不可能发生的事都发生了,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虽然折寿,但少了别人的约束,张博获得了更大的快乐,就像他心中的英雄令狐冲。

 

有一次他向老师抱怨时间过得特别快,“他说你在重复自己,无聊无趣,就觉得时间快了”,张博永远记住了这句话。

 

摄影 王海森

造型 SHERRY/编辑 陈晞

采访、撰文 SEAN

化妆 SHERWIN/发型 森森/助理 小云

场地提供 单向空间

陈坤:情绪落地
陈坤:情绪落地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