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图鉴》好看吗?罗海燕这么说
2018-05-28
TAG: 图鉴 上海 女子
分享到:
“放弃很简单,但坚持一定很酷。”

穿着简洁的白衬衫,站在办公室的窗前仰望着城市里的高楼,罗海燕的眼中有疲惫,但更多的是欣慰。

 

“放弃很简单,但坚持一定很酷。”电视剧《上海女子图鉴》是小城姑娘的奋斗史,王真儿饰演的罗汉燕来到大城市上海,从住在破旧的老公房里,到与别人合租公寓,再一步步过上更好的生活。

 

W4

红色丝绸吊带长裙

Salvatore Ferragamo

 

“ 我不也是这么一步步走过来的吗?”因为这部剧,王真儿有机会回望自己一路走来的时光,对独自在大城市打拼的生活,她感同身受。认准了演员这条路后,王真儿来到北京。“虽然没有像很多文章里写的那样住地下室,但也曾经住在五环、六环,也曾经与别人合租,赚很少的钱。”从这一角度看来,女演员的生活,似乎与普通白领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W5

白色无袖衬衫裙

Loro Piana

 

和演艺圈最俗气的传说故事一样,王真儿踏入演艺圈的经过,用“机缘巧合”四个字足以概括。二十岁时,在南京财经大学就读国际贸易专业的王真儿被发现有成为演员的潜质。在此之前,她从未觉得自己与“演员”这个行当有什么交集:家人里没有从事相关工作的,自己也没有文艺经验。

 

“如果要说沾边儿点的,体育课上跑步快算吗?”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对演戏一无所知的王真儿参演了第一部青春剧《孔雀蓝》。同组的都是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女孩,导演秦竞虹被他们亲切地称为“秦妈”。第一次拍戏,王真儿毫无经验,顾不上看摄像机在哪,常常是自己演得认真,却身在画面外。如今回头看,她在那个剧组学会的第一课并非表演,而是关乎人生。“秦妈说,不管你们今后是不是还继续演戏,都要记住,演好戏首先要做好人。”

 

王真儿不断重复自己的“幸运”。被人发现踏入这一行,是幸运;一路走来,也跑过组、等待过机会,但从来没有受过骗,也是幸运;虽然作品不算多,但是每一部都算能立得住,更是一种幸运。娱乐圈鼓励欲望与野心,不争不抢的性格常被埋没,但王真儿觉得知足。“虽然以我们这行的人的看法来说,我作为一个演员还没有到最好的时候,但我觉得已经挺好了。”

W2

白色双排扣西装阔腿长裤

均为Max Mara

 

《中国合伙人》是让很多人认识到王真儿的开始。她在电影中饰演孟晓骏青梅竹马的女友良琴。良琴的名字里有琴字,也是弹钢琴的高手。她与爱人共赴理想,又在异国陷入困境时瞒着爱人挑起了生活的重担。

 

她记得很清楚,最初试戏的时候,并没有拿到《中国合伙人》的剧本,而是试演了电影《武侠》中的一段。“汤唯饰演的阿玉正在那里切菜,金城武饰演的捕快在一旁捕捉着关于她丈夫的蛛丝马迹。”这是王真儿第一次遇到剧组用其他电影来试戏,但她很快明白了陈可辛导演的用意。

 

“两个角色有相似之处,默默无闻,宛如男人的背影。”

 

王真儿并没有在贤妻良母的戏路上停留太久。《武媚娘传奇》里,她饰演的春盈是韦妃的贴身丫鬟,为了帮助韦妃稳固地位而陷害各宫妃嫔,被网友戏称为“重返20岁的容嬷嬷”。接到春盈一角也出乎王真儿的意料。试戏的时候,她分到的剧本是与武媚娘义结金兰的徐慧,却在后来得到了一个迥然不同的角色。其他演员因而与王真儿开玩笑,“导演一眼看出了你歹毒的一面。”然而王真儿找出了这个角色的“纯粹”。“她做一切的动机都很简单,都是为了韦妃,一切都是因为爱。”

W

黑色西装和百褶短裙

均为Givenchy

 

与“单纯的恶人”春盈相比,《记忆大师》里的李慧兰可怜又可叹。作为影片的线索人物,李慧兰是家暴案件的受害人,她长期饱受丈夫的拳脚,又身陷为人妻子的纠结与矛盾。

 

无论是剧情还是拍摄过程,《记忆大师》都堪称是王真儿拍过最“苦”的一部电影。李慧兰在丈夫的暴力相向下跪地哭饶,还被人掐着脖子推下楼,最后落得一个惨死。她的死才揭开了对家暴案的调查,并串联起几个角色的线索。由于剧情中记忆重载的设定,“李慧兰案”在不同情境、不同角色的记忆中有不同的发展走向。因而往往同一个场景,王真儿要与黄渤、段奕宏、杨子珊三个人分别拍三遍。

 

王真儿记得很清楚,陈正道导演特别按照情绪把她的戏份做了划分。刚进组,就是连续四天的大哭戏。她每天要与三个不同对手拍摄十几段哭戏,更要被三个人分别推下楼梯,不停嘶喊、挣扎。按照黄渤的说法,那就是:“我的天呐,那孩子可真受苦。”

 

哭到第三天,她就已经哭晕过去了,但补充了葡萄糖,稍事休息一下,还是得继续拍。在泰国拍摄期间,王真儿觉得自己流尽了所有的眼泪,更感受到一种真实的崩溃和心累。“我每天都要保持着戏里人物的状态。这可能也是我表演方法上的一个劣势,我并不擅长跳进跳出,所以在表演上很辛苦。”

 

W3

皮质百褶抹胸和拼色短裙

均为Giorgio Armani

 

沉浸式、体验式,这是王真儿在实践中为自己找到的表演方法。从黄渤、段奕宏到《无证之罪》里的秦昊,王真儿在连续几部作品里都与影帝和公认的老戏骨演对手戏,却从来没有发怵。“一开始到现场见到演员确实会紧张,但是演起戏来,从来没有紧张过。”在王真儿看来,无论对手是谁、演绎什么角色,都需要百分之百的准备,这事关演员的职业感与专业度。

 

虽然并非科班出身,但即使在入行之初,王真儿也从来没有在拍摄现场被导演否定,更不像很多演员抱怨的那样,经历过信心完全崩塌的绝望。“如果我都做到完美,让人挑不出问题,为什么会受到打压?”

 

《上海女子图鉴》的导演程亮说,在为这部电视剧寻找女主角的时候曾经犯了难,但看到王真儿,一切似乎都成立了。他觉得王真儿的身上“有一股倔劲儿”,但又很优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大城市奋力打拼的罗海燕,也许就是平行世界里没有成为演员的王真儿:虽然并不咄咄逼人,但一定会让自己做到极致。

 

摄影 王海森(TRUNK STUDIO)

造型 高雅 

采访、撰文 水母/ 文字编辑 陈晞

发型 森森(东田造型)/ 编辑助理 Yino / 场地 Trunk Studio

新青年 | ONER:我们不是偶像练习生,我们会说相声
新青年 | ONER:我们不是偶像练习生,我们会说相声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