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洋×忻钰坤:如何拍好一部黑色电影?
2018-04-20
TAG: 黑色 电影 宋洋×
分享到:
“底层失语、中层失德、上层失态、人间失格”


上映半个月的《暴裂无声》收获了5000万票房,在现在的电影市场上不算好,但已经是这类影片目前最好的成绩。


有人用“底层失语、中层失德、上层失态、人间失格”总结这部作品,也有人把《黄海》中的河正宇与宋洋相提并论。无论忻钰坤还是宋洋,为了这部电影可谓倾尽心力。


640-10

• 忻钰坤(左)

黑色西服 Dior Homme

圆领麻质衬衫 Canali

休闲长裤 Giorgio Armani

• 宋洋

双排扣西装 Berluti

白色T恤 Dior Homme

牛仔裤 Gucci

 

2014年导演忻钰坤30岁,拍摄了自己的电影长片处女作《心迷宫》。这部总投入不超过两百万、没有启用专业演员的小成本电影在数个影展上斩获颇丰。次年电影上映,收获了1000万票房,成为当年华语影坛最大的“黑马”。

 

《心迷宫》上映后,宋洋是去电影院看的。“能看出导演受限于成本,也能看出这个导演讲故事的功力。”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能有机会和这位导演合作。2016年8月,看完电影《暴裂无声》的剧本,宋洋惊讶于其丰富远超《心迷宫》,他在其中看到了忻钰坤对人物复杂性的深度挖掘。

 

《暴裂无声》的故事远早于《心迷宫》。拍完《心迷宫》后,忻钰坤获得了更多关注和机会,于是又回到了这个心心念念的寻子故事。《暴裂无声》由父亲寻子开启,多线叙事下,矿工、律师、矿主相继登场,三个不同年龄段、不同阶层的人物,与不时出现的生肉和风沙一起,构成粗粝的隐喻。

 

有人用“底层失语、中层失德、上层失态、人间失格”总结这部作品,也有人把《黄海》中的河正宇与宋洋相提并论。无论忻钰坤还是宋洋,为了这部电影可谓倾尽心力。

 

640-11

皮质编织上衣

Ermenegildo Zegna Couture

 

640-12

亮面金丝西装和长裤 均为Givenchy

白色T恤 Dior Homme

 

这是宋洋第一次尝试农村题材,为此还特意去体验生活。他去了北京周边的工地,发现大多数农民工都在向城市形象靠拢。到包头乡间的拍摄地后,化上矿工妆的宋洋被来看热闹的村民围住。“看我穿那样,他们就问我说你是演员吗?我说我是外地的农民,他们就信了。他们拿你当自己人,真的是家长里短地跟你聊。”那几天让宋洋感到自己身上城市的光芒迅速隐退了。

 

“一呼一吸,一坐一卧都改变了。”

 

直到现在,宋洋仍然得意于自己的“伪装”可以让所住酒店的门童侧目。受伤后去医院检查伤口,“如果不是我们制片人去了,他们要是问起,我可能会说是开拖拉机撞伤的,继续骗他们。”


这次被宋洋轻描淡写的受伤曾经让忻钰坤“吓得腿一下软了”。拍摄一场在树林里的打斗戏时,一名演员手中的弓打到了宋洋脸上。宋洋鼻骨断裂,眉毛处缝了13针。回到北京治疗,躺在病床上的宋洋开始想象剧组里乱成一锅粥的景象。大雪即将落下,如果无法按计划完成外景拍摄,也许要等到来年开春。

 

对于导演忻钰坤来说,这并不是拍摄过程中的唯一一次波折。在内蒙古拍摄期间,剧组需要面对未知的天气、地形、路况等各种突发状况。电影上映之后,陆续发布了制作特辑与花絮,又勾起了忻钰坤关于那段日子的惨痛回忆。

 

“我从来没有把拍电影当成一件简单的事。”在《暴裂无声》开机前,忻钰坤一直不断向同组工作人员灌输,一定要绷紧每根神经,在前期把能想到的任何问题都尽量解决。“拍电影就是这样,开机那天就是大堤决口的日子,你要趁这天到来之前,赶紧把堤垒高,把能看到的漏洞补上。即便如此,水还是会不断涨上来,如果没有准备充分,可能瞬间就全盘崩溃了。”

 

和《心迷宫》一样,《暴裂无声》同样将人性暗面赤裸裸地呈现在观众面前。忻钰坤觉得,人性中自私的部分是凌驾于善恶的分野之上的。这是大家都相信、都认可的,但是却不愿意去讨论的问题。忻钰坤原本设计,在影片最后让一直压抑的张保民发出含糊而释放的喊声。他与宋洋数度商讨,又数度犹豫,最后还是选择了另一套方案:用一场剧烈的山崩,为张保民的内心发出声响。

640-13

 

ELLEMEN:《心迷宫》成功后你又重新打磨了《暴裂无声》的剧本,其中改变最大的地方在哪?

忻钰坤:《心迷宫》有一个标签是讲了好故事。经过这部电影,我明白了讲好故事真的很重要,所以在确定拍《暴裂无声》之后我就不断磨剧本。故事的起因是孩子丢了,父亲去找孩子,观众观看的过程中肯定会预设结局。怎样让观众很快进入故事,怎样增强合理性,怎样在同样的类型中有不一样的故事情节出现?一稿一稿磨,就为了解决这些问题。

 

ELLEMEN:《心迷宫》启用的都是非专业演员,而《暴裂无声》使用的是职业演员,感受有什么不同?

忻钰坤:更多是自己的调整。《心迷宫》用的几乎都是地方剧团演员。当时时间紧任务重,完成是第一位的,没有时间跟演员慢慢磨表演。遇到演员不在状态或者没有理解人物的时候,我就要亲自示范,演一遍给他们看。而这次是启发式的,会写人物小传,和演员一起分析人物的内心,让他们觉得这个人物可信。我能做到的工作只有50%,剩下50%是演员对于角色的理解,也提供了一种更好的可能性。

 

宋洋没有乡村经验,虽然去体验生活了,但是短期也不会改变太多东西,

 

那我就跟他说不用做更多处理,从内心认可人物,心里有苦难的东西,在眼睛里呈现出来就够了。进了组之后,我会让宋洋去山里走一走。因为他的角色是一个从小在山里面长大的孩子,这样一个人在山里找孩子,走过每一条路心里都有一种与初来者不同的感觉。

 

ELLEMEN:你是不是对人性持有一种很悲观的态度?

忻钰坤:有一点吧。但我觉得有些事情是辩证的,善恶也不是那么界限分明,你最后发现,从自身出发、为自己考虑这件事是超越善恶的。一个人如果内心有些欲望没有达成,那就会专注在自己的欲望上,而不会管别人。

 

640-14

条纹西装、马甲和牛仔裤

均为Gucci

白色T恤 Dior Homme

 

ELLEMEN:促使你接下《暴裂无声》这部电影的原因是什么?

宋洋:导演、对手演员、剧本,三个原因都有,综合起来就是没有理由不接。我看过《心迷宫》,对导演本来就很有好感。这个故事里每个人物都有复杂的一面。张保民有特别恶的时候,昌万年也心存愧疚,特别像孩子的那一面,律师曾经也有热血的一颗心,他为张保民挡了一刀,剧中的三个人物都非常丰满、复杂。

 

ELLEMEN:拍摄《暴裂无声》最大的难度在哪?

宋洋:最大难度就是我如何把自身的城市气息完全丢掉。我一切习惯的动作,都要完全改变。这个对我来说是一个难题,甚至可能对目前我们这一代的年轻演员来说都是难题。如果你的形象偏偶像,或者你之前演的一些角色相对有一些偶像化,可能就更难了。


ELLEMEN:有人说看到了《黄海》里河正宇的影子,有刻意借鉴吗?

宋洋:恰恰相反,我和导演在开拍前拉了一些片子,比如《黄海》、《老无所依》,当时导演就说千万不要像《黄海》里的“酒精男”。在拍摄现场我不看回放,因为这部电影对我来说完全超出掌控了,所以我把一切交给导演。

 

有一天在现场,导演拍了几张监视器的照片给我看,他说你看像不像河正宇。当时我说怎么那么像,然后就笑了。那个时候我们反而挺欣慰的,因为我们并没有去借鉴,而是自然演成这样了。但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可能有几个瞬间类似,两个人物的整个走向其实完全不一样。

 

640-15

黑色长款皮衣 Berluti

白色无领衬衫 Cerruti 1881

黑色长形墨镜 Oliver Peoples

 

 

摄影小刚 / 造型 高雅 

采访、撰文 水母 / 文字编辑 陈晞

化妆 万诗君(东田造型) / 发型 森森(东田造型) 

编辑助理 Yino、步高兴 

场地提供 隐世*叠院儿

 

凌潇肃:大家喜欢给别人贴标签,是因为想象力太局限
凌潇肃:大家喜欢给别人贴标签,是因为想象力太局限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