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潇肃:大家喜欢给别人贴标签,是因为想象力太局限
2018-04-09
TAG: 想象力 标签 凌潇肃
分享到:
“该高兴高兴,该悲伤悲伤,反正最后都是八宝山,你想想这个结局?”


他演了十几年的戏,却因为登上一档综艺节目一战成名。他认为人们喜欢给别人贴标签,只因为想象力太局限了。“所以估计我也不会太火,不过无所谓”。


640-4

红色印字母棒球衫外套/紫色直筒阔腿裤/白色系带球鞋 均为Dior Homme

紫黑条纹针织短袖开衫 Ports 1961

 

凌潇肃突然就火了,在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中,他表演了15分钟,比他超过十五年的演艺经历更令人印象深刻。此前他唯一一次被推上舆论的浪尖,并非由于作品,而是出于一段情感八卦。

 

在化妆间的采访被来电打断,有人要和他谈谈新剧本,他们约在了附近一家咖啡馆,时间是给杂志拍完照以后。节目火了以后,他已经陆续接到几十个找上门的剧本,而此前传言,离婚事件后他事业跌落谷底,几年无片可拍。

 

640-5

灰色短袖圆领T恤/棕色麂皮系带休闲鞋

均为Dunhill

藏青色长袖夹克外套/橘粉色V领针织背心 

均为Brunello Cucinelli

 

凌潇肃突然就火了,在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中,他表演了15分钟,比他超过十五年的演艺经历更令人印象深刻。此前他唯一一次被推上舆论的浪尖,并非由于作品,而是出于一段情感八卦。

 

在化妆间的采访被来电打断,有人要和他谈谈新剧本,他们约在了附近一家咖啡馆,时间是给杂志拍完照以后。节目火了以后,他已经陆续接到几十个找上门的剧本,而此前传言,离婚事件后他事业跌落谷底,几年无片可拍。

 

“实际上我一直在跟大家说,每次采访我都在说,这些年我一直在拍戏,忙得不行。他们不相信,说不可能,你已经被人们淡忘很久了,是从低谷又翻上来的那个。”他说人们喜欢这个人设,“好吧,随便。”

 

或许正是这个随便耽误了凌潇肃十几年,他可以和给家里装修的木工瓦匠互加微信,却一直抗拒社交网络,他喜欢呼朋引伴喝酒掏心窝子,却一直被外界贴上内向不善言谈的标签。“我跟不熟的人实在是......”后半句话化为一声叹息。

 

640-6

蓝白条纹长袖夹克外套

粉蓝条纹长袖衬衫/蓝白细条纹直筒长裤 

均为Brook Brothers

棕色帆布高帮鞋 Loewe

 

 

一个“世家子”的“清高”


导演陈可辛问凌潇肃最大的理想是什么,他说希望死去的时候,人们会评价他是一位好演员。陈可辛看得明白,反问他:“你不当明星,怎么当好演员?”

 

他承认,这种清高,很大程度上来自家庭的影响。

 

凌潇肃是生在西安电影制片厂大院的 “世家子”,大爷爷是拍过《骆驼祥子》的凌子风,爷爷是西影厂的摄影师,母亲是西影厂的导演。“ 在这样的家庭中,没人会教给你什么表演绝学,绝学只有武侠小说里有。就是平常心,对自然、生命有一种敬畏,你得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艺无止境。踏踏实实做好你的事,至于喝彩不是你该求的。”

 

凌潇肃出生的上世纪80年代,西影大院里晃来晃去的都是后来中国影坛的大人物。当时西影厂聚拢了中国最优秀的影视人才,陈凯歌、顾长卫、腾文骥...... 张艺谋的《红高粱》获得柏林电影节金熊奖后,西影厂达到了声誉的巅峰。他也亲眼见证了国有体制的西影厂从上世纪80年代的巅峰,如何在上世纪90年代一下子陷入困境。陈凯歌1993年拍出《霸王别姬》时已经去了北京,利用起海外的民营资本。西影厂的大多数人才,也转移到了经营模式更先进的首都。

 

640-7

白色皮质拉链夹克 Gucci

几何图案刺绣饰黑色针织背心 Ports1961

蓝色牛仔裤 Dolce&Gabbana

 

“如果说演艺世家带给了我一些什么,就是看到太多的沉浮。”

 

家里的长辈给他讲战争时期如何在延安的田间地头搞创作,敌人来了就跑,停下来就给战士表演节目;后来到了不打仗了,又赶上各种运动,人的命运如浮萍般随波逐荡。

 

他不愿意讲具体的人和事,只说看过太多英雄迟暮——年轻时意气风发、人瞩目,现如今岁数大了,身体也不好了,再也得不到人们的关注。“就像那首歌里唱的:多少人曾经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火不火最终都是烟火,必将过去。”

 

思想上的早熟让凌潇肃喜欢以不变应万变,他知道观众的喜好就像流行时尚一样捉摸不透,而且很可能最后是个螺旋,又回到原点。“ 你永远赶不上时髦,本本分分做你自己就可以了。”

 

他认为自己秉持了中国道教的一些精华,比如无为而治。因为从小跑得比别人快,他在陕西体工队训练了一年,拿到国家一级运动员后不久就退出了,理由是职业体育比的就是好胜心,他做不到。

640-8

刺绣装饰长袖棒球衫外套/灰色做旧背心 

均为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知道结局,才高兴地活


一聊起表演,很快会发现他确实痴迷于此。他不时让发型师停下,扭过头看着我,手里比划着,确保我真正理解了他。“在舞台上要表现思考,你得这样。”他用右拳抵住头额,做出著名的雕塑“思想者”的动作。“可是在镜头前,一个大近景,你垂下眼帘就是思考。”

 

他像一名戏剧理论的布道者,解释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中派生出的“方法派演技 ”:“ 不去所谓塑造一个人物,而是寻找自身与角色之间共通的情感经历,调动自己曾经拥有的情感。这个人物是从自己内心剥离出来的另外一个自己,跟这个角色无限地相近、相似,但实际上还是自己。”

 

通过演戏,凌潇肃不断增进对自己的认知,知道自己可以多么善良, 也可以多么邪恶。每一次表演,对他来说都是一次自我催眠,用自己的肉体和灵魂作为创作材料,并且让自己无比相信,这个角色就是自己,让缥缈无形的角色借尸还魂。

 

640-9

金色褶皱面料长袖拉链夹克

白色短袖翻领衬衫/棕色花纹束脚裤 

均为Giorgio Armani

 

“每一部戏你都会这么做?”我不相信。“每一部。” “要是那些明知道制作水平有限,不会出彩的戏呢?” “我已经练就了拿到一个只有20分或者30分的剧本,把它演及格了,有可能最后达到80分的本事。我觉得特别有成就感。” 正是这个念头,支撑他一路走到现在。

 

凌潇肃之前出演的一些戏,一拿到本子就预感播不出来,但还是同样投入地演,他觉得演戏是自己享受,而不是去取悦别人,“首先得悦了己,才有可能悦别人。” 对于一名演员,一生中成名的机会可能只有一次,但凌潇肃并不打算趁热打铁,因为他相信生活和演戏一样,是一场不经排练的即兴演出,并且极为迷恋这种未知。就像他不可能预测到在《演员的诞生》上收获了从未有过的赞誉,也无法预料“戏霸”、“抢戏”的批评同时而至。

 

“该高兴高兴,该悲伤悲伤,反正最后都是八宝山,你想想这个结局?”

 

“但总得给自己点动力,有点热情吧?” “热情一定有的。我不会因为知道结局,就很悲悲戚戚地活着,不是,正因为我知道结局,才要高高兴兴地活,对不对?” 突然他话锋一转:“你觉不觉得我今天超常发挥了?” “我也不知道你平时的水平是多高。” “ 平时不这样。”然后他露出西北汉子憨直的笑容,“喜欢你呗。” 他觉得人们喜欢给别人贴标签,是因为想象力太局限了。

 

“但这需要很强大,很多时候必须卖人设,因为大家不可能坐在这里和你聊个天。” “所以估计我也不会太火,因为实在太不在体制内了,不过也无所谓。”

 

640-10

藏青色丝质刺绣夹克 Louis Vuitton

深蓝色修身牛仔裤 Dunhill

白色系带运动鞋 

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摄影 王海森

造型 SHERRY

采访、撰文 SEAN

编辑 陈晞

妆发 王逸铎 / 助理 NAOMI

黄晓明:我们山东人很真诚,我们天蝎座很纠结
黄晓明:我们山东人很真诚,我们天蝎座很纠结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