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超:比春天冷,比喜剧轻
2018-03-06
TAG: 喜剧 邓超
分享到:
在一个凛冽的冬天,拍摄一个关于春天的故事,邓超显然是最合适的主角。

在一个凛冽的冬天,

拍摄一个关于春天的故事,

邓超显然是最合适的主角。

大雪纷纷,犹如冷酷仙境,

而他所表现出来的跌宕自喜的精神,

瞬间点燃了我们的内心。

z1

■灰色西服双排扣套装和V领白色衬衫均为Cerruti 1881

黑色系带皮鞋 Berluti

 

2018年上海初雪,气温降至冰点,拍摄地在上海远郊一座异地迁建的赣派古宅。华屋古树,雕栏玉砌,邓超一袭黑衣倚在老树旁,如黑猫般贴近枝桠,朝向镜头,目光灼灼如岩下电。

 

初雪悠然飘落庭院,古木虬枝寒意凛冽,池塘深井水雾蒸腾,整个情景犹如村上春树笔下的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室外严寒的拍摄条件没有让邓超变得寡言,他反而像个孩子一样兴奋,“这里真美!待会儿我们就在这里采访吧。”邓超冻得直哆嗦,一边和记者开着玩笑,一边招呼助理打开手机,说是要给太太孙俪发工作照,“看,这么冷的天,男人正在辛勤工作呢。”

 

传奇过剩的年代,喜剧总是一字千金,更显珍贵。即使冻得直哆嗦,他也要从骨子里给自己和周围的人一点乐子。邓超诠释的正是这样一个世界,他的生活,他的表演,似乎都能用一种独特的“轻喜剧”调性来标注。

 

下午的拍摄,大雪越下越紧,纷纷扬扬,青砖灰瓦的赣派古宅,犹如冰封的远古世界,邓超安静下来,倚着石栏,好像沉浸在雪天的另一种思绪里。一会儿,他突然自言自语道,“太像我小时候在奶奶家被狗追的日子。”

 

没人知道,这位昔日的“文艺青年”何出如此感叹。尔后他解释说,“那是在南方出蜜桔的地方,我们的建筑都是这样。有小小的祠堂,奶奶家也是那种几进的祠堂。”而显然那一只狗,绕着祠堂,穷追一个不安分男孩的过程,早已注定了它牵引出来属于这个男孩的戏剧人生。

 

总

■ 灰色西服双排扣套装和V领白色衬衫均为Cerruti 1881

黑色系带皮鞋 Berluti

 

邓超对自己这种不安分的思维,有自己的解释。他说,“后来,我渐渐也想明白了,我就努力去做那块篝火里的木炭。我对这个世界是善意的,我希望呈现出来的东西和结果是温暖的。”

 

这场拍摄,也注入了诸多巧合。邓超是江西人,这个拍摄场地是一座犹如冷酷仙境般的远古赣派古宅,此外,摄影师梅远贵也恰是他的江西老乡。室外寒冬凛冽,屋内笑语不断,此情此景,一行人马又恰合了邓超所说的“世界是温暖而充满善意的”。

 

多年合作拍摄,邓、梅早已成了好友,镜头捕捉,情感释放,甚至寒冷中一个玩笑的诞生,都暗合了他们之间的自然、默契与“天意”。摄影师梅远贵的名字还被邓超用到了自己之前那部电影《分手大师》里,这位不苟言笑地大施魔法的摄影师却成为了他喜剧作品中那个癫狂近乎精分的男主角,由邓超亲自演绎。邓超解释说,“梅远贵就是我们会碰到的一个人,就是大家身边的小伙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梅远贵’”。

 

粉丝说,“邓超的好是他有种劲儿,毫不在乎的内在的劲儿,所以他演绎‘少年天子’中的‘顺治’,除了痴情,还多了一种要掌控自己命运却不得不低头的宿命感,这种处理手法在言情剧中是少见而独树一帜的,之后的‘甜蜜蜜’、‘幸福像花儿一样’等都有同样特征。”

 

z3

■黑色头像影像夹克、黑色衬衫和长裤均为Dior Homme

黑色牛仔靴 Givenchy

 

纵观邓超的演艺轨迹,无论是话剧、电影还是电视剧,无论是演员还是导演,他可以搞怪幽默,也可以深沉,唯一不变的是他从不间断地尝试颠覆与创新。而其中最明晰的特征,自然则是他的这种轻喜剧风格。相识近二十年的死党俞白眉评价他说:“一直都疯。”而实际上,邓超从小时候的江西叛逆少年到如今在娱乐圈各体兼工,他一直都在疯,疯得有理有据。

 

随后也被“喜剧之王”周星驰邀约到了他的《美人鱼》作为主演,并创下了33亿的票房纪录,成为当时最卖座华语片的男主角。

 

蔡康永有句话总结得很到位:幽默像走路,讲笑话像翻跟斗。邓超总能激活生活中那种愉悦的情绪。去年春天,在湖北咸宁,张艺谋新片《影》的拍摄地,探班的媒体这样描述邓超。“他和别人都不一样,出场就是很阳光的一个大男孩的感觉,穿着古装服,哼着歌,步伐轻盈地从小路经过,主动跟一旁的同志打招呼,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z4

■灰色双排扣西服套装和圆领棉T恤均为Giorgio Armani

黑色牛仔靴 Givenchy

 

有时候,邓超的轻喜剧像走路般自然。据说,他在中戏读书时,学校每次汇演,邓超往往夹在奥尼尔、萨特、贝克特这类戏剧间,但即是如此,他依旧会选择喜剧。

 

《美人鱼》中邓超再度成了焦点,媒体频频制造话题采访他,采访周星驰。其中一家媒体标题这样写道:“周星驰赞邓超:你是新一代的‘喜剧之王’”,当媒体拿着这个标题问邓超,邓超却谦虚地回答,“周星驰是一只战斗鸡,而我只是蛋黄。”谦和之下,是他对自己目标明确坚毅而稳定的脚步。如今已近不惑之年的他,对自己演艺触角更加的笃定从容,唯一不变的是对自我的“不设限” 。

 

网上有记载,邓超第一次见徐克时,徐克说,“其实每个人身体里都有一只猴子,它可能是猕猴,也可能是狒狒,还可能是金刚。当这个猴子蹦出来的时候,看你能不能驾驭它。”后来,邓超对此论深以为然。

 

z5

 

z6

 

z7

 

z8

■浅棕色皮风衣 Bottega Veneta

黑色背心款式长褂 Dior Homme

印花衬衫和长裤 均为Givenchy

 

有一段时间,据说娱乐圈有三个邓超。“一个是带来欢乐的邓超,如同绝大多数喜剧演员一样,这个邓超演技出色,幽默诙谐段子频出。第二个是演技内敛而深沉的邓超,在这里你能完全看出邓超演技爆发的时刻,比如《烈日灼心》《乘风破浪》《心理罪之城市之光》,不断地颠覆挑战自己的极限。第三个是跨界转换自如的邓超,他已不满足于追求凌厉的演技,而是自演员的身份抽离,将自己投入更广阔、需要纵观全局把控的角色里。”

 

“作为一名演员,我希望每天推进一扇不同的门,进入有留给《烈日灼心》的房间,留给《乘风破浪》的房间,或是《心理罪之城市之光》等不同类型的房间。”无论是做剧场、演影视,还是做导演,邓超还是那个在赣州一座老祠堂里被一只狗追着的凌厉少年。他说,“我得在自己的态度里活。很多问题,咱们能拉长时间再回头来看。”

 

“努力去做那块篝火里的木炭”。四十不惑,邓超把人生的成熟感融合在了少年的叛逆风格之中,荣格说,性格即命运,也许在邓超这里,性格即喜剧。你过往得越是众多,生命的喜剧感越强。作为这块篝火里的木炭,他说,“我希望呈现出来的东西和结果是温暖的。”

 

z9

■灰色西服双排扣套装和V领白色衬衫均为Cerruti 1881


ELLEMEN:从以前的叛逆少年,到如今的这个邓超,你是否觉得成长是一个奇迹?

邓超:太是奇迹了!就是我这样的人也可以被大家喜欢,就是奇迹。那个时候就好像你自己是一个世界,然后外面是另一个世界。我经历过少年时期的那段叛逆期,我当时想,自己应该就是这样了,我肯定没有想象过今天,没有觉得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包括《少年天子》第一次去试镜也是陪别人去。很像电影电视里能看到的那种。包括去考中戏、北电也是误打误撞。很多阴差阳错的事情,有很多命运使然,我也不知道,就这样也走了狗屎运。我现在去幼儿园或者去别处,看到那么多陌生孩子那么喜欢你,这个属于做真人秀的一个意义。这都是我想不到的。

 

ELLEMEN:那段众所周知的叛逆期,对你性格有影响吗?

邓超:我觉得性格肯定都在,但是体现的方式不一样。就像梵高一样,他的世界是那样的,他的色彩当时没有人能懂。现在人们去看,会觉得有一种共享的美。但你想,如果他小时候就被要求一定得按照既定的常理规定来,可能就不会有梵高了。

 

ELLEMEN:你的喜剧里有很多超现实或卡通化的形象,色彩也很浓烈,为什么偏爱这种风格?

邓超:其实就是随心所向。在拍《分手大师》时,就想做一个喜剧的电影,然后在里面还能放进一些社会话题,包括叶小春,包括大师,假大师等等。那就得色彩浓厚美丽。而后来拍《恶棍天使》时也是如此,也是因为我很喜欢热内的电影,就像他的《天使爱美丽》,就是他首先希望它是一个很绚烂的场景。

 

z10

■黑色头像影像夹克、黑色衬衫和长裤均为Dior Homme

黑色牛仔靴 Givenchy

 

ELLEMEN:《分手大师》成为外界对你评价的分水岭。对这些褒贬不一的评价你怎么看?

邓超:不会影响到我。首先我是特别没心没肺,哈哈。然后我特别爱我做的事情和尊重我做的事情,就是跟着心的方向去走了。下一次比这次再好一点点。我也不会去诟病那个曾经的自己,甚至是年少轻狂的自己。我不是说,我是今天的邓超,就对那个时候做的东西嗤之以鼻。无论好坏那也是我的一部分。骨子里还有另一个信念,就是坚持。


ELLEMEN:我们知道,喜剧其实很难拍,你怎样理解喜剧的?

邓超:难,非常难。这个已经决定做了,所以了解过。就像卓别林,像星爷周星驰,都经历过这些。喜剧没有什么奖项。那个奖项就是住在所有人心中的那个最开心的奖项。

 

ELLEMEN:周星驰有他的风格,你会如何描述你自己的风格?

邓超:我现在聊风格还有点早。我们起码做半辈子才能聊风格,演员可能因为某几个角色被大家记住了,那也是非常伟大跟幸运的事情。光是喜剧,其实我们聊上一天都不够。

 

ELLEMEN:演而优则导,对你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邓超:做导演,你从幕前走到幕后,你从一个球星变成了一个后卫,你从一个绝对的得分手,变成一个传球手,或者是一个教练,或者是一个后卫,把球传给自己的队友,然后整个队伍获胜。就是你开始退到幕后,你看见了更多的事情。

 

你想表达,而且你可以找到一个表达的路径,就是喜剧也好,悲剧也好,正剧也好,它都是一种表达。

 

z11

■棕色西装夹克、灰色衬衫和长裤 均为Berluti

棕色牛仔靴 Givenchy

 

ELLEMEN:关于张艺谋导演的新片《影》,能描述一下你在里面的角色,或者表演体验吗?

邓超:其实有意思的就是在里面饰演两个人。我要跟我自己演戏,就像我们这样面对面,当然对面是没有我的。这是这部电影最有意思的地方。我太太在这戏里也演我的太太和我的情人,因为她和戏中的两个我都产生情感关系,她也很分裂。我觉得最难的是她的角色。她其实要同时面对两个这样的男人,两个都是我,两个不同的我。

 

ELLEMEN:据说拍摄后期开始快速瘦身,最后几乎锐减40斤。这个过程虐吗?

邓超:何止虐,你未来看了就知道了。体重或体型上的变化是表面的,因为一个角色是病入膏肓的瘦削武士,一个角色是精壮的白衣侠士。我从开拍前几个月就开始做身体训练,进组的时候先拍最结实的样子,把这个人物拍完之后再拍另一个角色,所以对生理跟心理都是挺具挑战性,其他演员也是一样,很多戏要演两遍。最刺激的就是自己和自己演。

 

ELLEMEN:你与孙俪因戏结缘,这次的新片里,与你们之前的合作会有什么不同吗?

邓超:我觉得专业的对照是一样的。就是在片场,我不会放过她,她也不会放过我。很多东西不用言语,就是非常职业化。这部戏里,还要学习各种乐器,箫、古琴、古筝等等。俪俪学的是瑟,我们要琴瑟和鸣,所以就一块练琴,她在这方面比我更有天赋,而且也特别刻苦。这部戏她是特别不容易的。

 

ELLEMEN:有了孩子之后,自己的很多想法是不是发生了很大变化?

邓超:肯定是吧,不管是从哪方面的改变。但和我预想的差不多。比如说我喜欢雨,我不爱打伞。等等也很喜欢。我就是带他去淋雨或者踩水,然后我俩会在下水沟拿着两辆小汽车,会在那玩。一个破纸箱,我们也可以玩一天。因为我小时候也是那样,而且我觉得很幸福,没有那么多禁忌。

 

摄影 梅远贵 

策划、造型 小威 / 采访、撰文 Lynn

责任编辑 Fufu / 时装编辑 高雅 

妆发 金永明(OnTime)

服装助理 钱祎、林雪深、步高兴

摄影助理 Ark Studio/ 场地提供 上海养云安缦

井柏然:如果重头来过,很多事情会更没遗憾
井柏然:如果重头来过,很多事情会更没遗憾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