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博:我是灵魂歌手,可没那么愤怒
编辑: 陈晞
2017-07-05
TAG: 灵魂 歌手 梁博
分享到:
五年前,他在《中国好声音》夺冠,五年后,他唱着自己单纯的理想主义,唱进了人们的心。

1

2

黑色短款皮夹克和格纹衬衫

均为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拍摄梁博这天北京天气不错,天气就是这个城市心情的测量表,再烦心的事,遇到个好天,就像听了一场禅师开示,心境澄明起来。梁博给了我们充分的拍摄时间,他只有26岁,这是他第二次为时尚杂志拍摄,从摄影师到编辑,没有理由为下午的工作焦虑。现场放着歌,阳光透过影棚的天窗洒进来,一片轻松。

 

开拍半个小时后,影棚里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我喜欢这张,这张特别好。”梁博指着显示器说。摄影师蹙着眉,梁博的喜好显然和他想要的效果很不一样。没关系,刚刚开始拍,摄影师和拍摄对象之间的信任感是逐渐建立起来的。

 

在之后的一个小时中,梁博拒绝了衣架上的八件外套、四条裤子和五双鞋,这些衣服还是服装编辑按“梁博的接受度”挑选的。梁博还拒绝用风衣衣领遮住嘴、拒绝用手将西服撑过头顶,不喜欢照片中自己的眼神不对着镜头。他喜欢黑色和白色,喜欢白色T恤和牛仔裤的搭配,穿上后兴奋地说:“这身太舒服了。”

 

3

水洗色牛仔夹克、T恤和牛仔裤

均为Sandro Homme


挑好了几张照片,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不要把图偷偷换掉哦。”后来我们才发现,除了在电视上,之前各家平面媒体拍梁博,均用黑白呈现,并不是一场巧合。

 

就算在电视上,他也总是黑白T恤配西服,从不变换花样。就算他发迹之前,以吉林某艺大学生身份,和各路高手争夺《中国好声音》舞台的时候,录制节目的三个月间,编导无数次要求他换下身上一成不变的黑西装和白衬衫,比如戴个链子、加个Logo,他都是拒绝的。

 

很明显,他在控制个人的形象、树立个性化的品牌,就像崔健终年不摘的五角星棒球帽,和汪峰每天要吹几十分钟造型的飞机头。问题是,换位思考一下,当你21岁,从中国一座二线城市来到全国舞台,面对很可能是一生中唯一一次成名的机会,经验丰富的编导告诉了你“游戏规则”,有多少人还能保持自我呢?

 

4

圆领T恤

Giorgio Armani


梁博有远越同龄人的控制力,他会试探对方的底线,在对方容忍度的临界点上进行一些妥协,让事情能够继续下去,同时告诉对方自己为什么这样做。他的理由往往深思熟虑:

 

我认为时尚摄影不是拍一个塑料模特,不是在展示这一季最新的衣服——当然这是其中的一个元素,而是对面这个人,不然为什么要请不同的人过来拍。人跟衣服搭到一起,让喜欢这个人和喜欢这些衣服的读者都满意。我想,既然请梁博,我要能保证杂志上是我自己,任何人看到,都知道这是梁博。

 

对摄影师来说,他说的是最基本的道理,况且从时尚摄影的角度,未必全对。但面对这种真诚的解释和理由,人情使然,谁也不便再坚持什么。不知道当年梁博拒绝编导建议的时候是否有今天的策略,即使是他近几年习得的,进步也足够神速了。

 

真诚是定义梁博的另一个关键词。从《中国好声音》到《歌手》,五年后,梁博又火了,这次他把和自己一样的人叫“灵魂歌手”。在这个娱乐至死,负面新闻能捧红明星的时代,这四个字像完成了一次从上世纪80年代到2017年的穿越。

 

他曾经面对其他媒体采访时说:“这不是一首没有自信的人可以唱好的歌,哪怕你对自己有一点点怀疑,你都没法唱。”从他在舞台上的眼神中,你可以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深信自己是“灵魂歌手”,难度不在于要对音乐有一种纯粹的态度,而是要让自己的灵魂无懈可击。无懈可击不等于毫无瑕疵,唯一的办法是敞敞亮亮拿出来给你看。

 

5

黑色羊毛廓形剪裁长大衣

Burberry


夺得《中国好声音》第一名后,拒绝商业巡演,去美国进行音乐上的深造,本是在“理想”之名下,梁博身上绝佳的宣传素材。但他毫不讳言,在美国的前几个月完全处于等待乐队到来的焦虑中,“我早就说让他们办工作签证,他们非得办旅游签证,被拒签好几次”,而他自己哪也没去,就在屋子里待着。

 

《日落大道》背后也没有藏着一个灵感迸发的故事,日落大道是他每天去录音棚的必经之路,那首歌也是回国后第二年写的,“现在媒体都说我在日落大道怎样,我是把在美国的经历总结为‘日落大道’,就像说中国的代表是北京一样。”

 

有人猜梁博选汪峰早期的歌来唱,是因为认同汪峰在“鲍家街43号”时期的创作,但他说他更认同现在的汪峰,只因为年纪太小唱不出《春天里》的沧桑感。

 

有人猜他唱《灵魂歌手》是在讽刺当下,他说他没有老一辈摇滚人的愤怒,时代不同了,他不知道该对谁愤怒,只能唱单纯的理想主义。有人说他像年轻时的窦唯,他就笑笑,说真的挺像的。

 

他还跟别的媒体说喜欢滨崎步,进KTV最爱点成龙的歌,并认为凤凰传奇是有价值的。和他谈话,对外人是一场祛魅的过程,但对他来说,根本无魅可祛,因为他并不觉得,搞音乐玩摇滚的,和一般人有什么不同。

 

6

黑色双排扣西装及针织衫

均为Ermenegildo Zegna


在一个传播理论被商业包装玩弄于鼓掌之中、明星造神运动从未如此花样叠出的时代,他就像一个异类,一个时代的错位者。他可以用错位获得领先于时代的最终胜利,也可能因错位痛失良机,成为璀璨星光中的一瞬。梁博付出了代价,在节目《歌手》中,他获得了专业同行的一致赞美和肯定,却输在了观众投票环节。这本应是他最看重的,因为他认为一首歌好听就是好听,不能说“这歌没听懂?我给你讲一遍”。

 

梁博并没有因这次出局对自己产生丝毫怀疑。他把胳膊撑在转椅扶手上,身体向前倾着,直视你的双眼,认真听着每一个问题,回答毫无保留。但这一切并不意味着你能看透他,那个疑问依然存在:他是怎么做到的?


7

棕色连帽皮夹克 Berluti


Q:一路上会有很多人给你各种意见,甚至是非常资深的人,你怎么能做到坚持自我?


A:事业上我对自己的判断基本准确,不能说100%,也有80%吧。作为从业者,我没理由对自己做的事情没有预见性,那是不可能的事。但生活中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比如说爱情,这段感情失败了,下一段就能总结经验?那全是废话,根本不可能。


Q:你的预见性让你认为,坚持自己一定能出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是这样吗?


A:我觉得是。世界上所有的事一定是互相成就的,比如说今天我请了个腕儿,他把我的演出成就了,那这个腕儿也会因为你的平台成就他自己一次。《日落大道》那首歌写完了以后,了解我的人觉得好听,但还有很多人说你这个歌绝对火不了,包括那首《男孩》,能火的话天理不容。

 

这时候你没必要跟他争执,因为人就是喜欢先入为主,这时候你需要一个平台。但更重要的是你自己心里得有数,这歌是不是真的不行,如果是真的不行,上了更大的平台你也火不了。


Q:确实,每个成功的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坚持,在有机会见过那英、汪峰这样的前辈后,是不是让你更确信这一点了?


A:我认识的人不多,就是崔健、汪峰这些,最终你会发现,站在圈子最顶端的人,思维是开阔的,他们有自己的坚持,但那种坚持是经过洗礼的,就像我们买东西不是盯着一个牌子去,而是把每一家都看完了,觉得我仍然喜欢这个。不是大家想的那样钻牛角尖,摇滚就得晦涩,我觉得越顶尖的人才越不那样。

 

他们给我的全是鼓励,我身上的一些东西,他们之所以认为是对的,是因为我跟他们不一样。他们觉得你有意思,才愿意跟你聊天。


Q:作为一名在音乐上有很高要求的创作型歌手,你会不会希望人们忘了曾经的那个“选秀冠军”?


A:我从来没否认过自己曾经的成绩和给别人的印象,在《中国好声音》上我就是翻唱,风格就是摇滚。五年以后在另一个平台上,我唱着自己的歌曲,有的摇滚、有的流行,不同的歌有不同的感觉。

 

别人说你终于可以把选秀冠军的帽子摘下来了,你为什么要摘掉选秀冠军的帽子?你本来就是,而且最重要的不是你是什么出身,而是你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做得好不好。我不想摘掉那些没有用的东西,只要你是所有选秀冠军中大家最愿意听的那个,这些就无所谓了。


Q:在《歌手》中,同行对你的评价非常高,但是在观众投票环节把你选下去了。你一直认为自己的歌是贴地气的,这个结果让你意外吗?


A:我不意外,和其他前辈比,我是新人,而且有一首歌直接在舞台上发表,加上我屏蔽掉了很多观众的需求点,这个结局我可以接受。我从决定上节目那天起就在想,《歌手》结束后,我需要的是大家对一些歌曲的怀念。

 

就像运动会,当比赛开始的时候,你似乎能记住每一个运动员的名字,但是当运动会结束了,你只能记住给你印象最深刻的那个。在一个热烈的氛围里,每样东西都会被放大,这不是我想要的。


Q:你曾说外界把你神话了,梁博也需要钱,和很多所谓的理想主义者不一样,你并不排斥商业。


A:比如说有两个作品,都非常好,有一个作品火了,赚到钱了,就会有人说你不纯粹;另外一首歌跟它是一样好听的,只是因为它没有商业化,没有挣到钱,有人就觉得有亲切感。这两种心理都是有问题的,跟作品没关系。

 

你吃饭的时候,不也是选优质的粮食吃吗?开车的时候,不也会选奔驰、宝马吗?让你开个500块钱的车你敢开吗?哪来的那么多偏见呢?


Q:你是否怀疑过?比如怀疑歌好不好听,怀疑自己坚持的路对不对,因为毕竟年纪在这,怀疑很正常。


A:在我不清楚的领域里和我没有发言权的事情中,我不仅仅怀疑,甚至会反复地想。但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的事儿我一定不怀疑。

 

摄影 Ko / 造型 高雅 / 

采访、撰文 Sean / 编辑 陈晞

妆发 鹿鹿(EBI发妆店) / 助理 李佳 /

影棚 K-Studio

春夏:记住自己什么都没有时的感觉
春夏:记住自己什么都没有时的感觉
冯绍峰:四十年以来,想太多
冯绍峰:四十年以来,想太多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