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何为
作者: 编辑:费文晶、景深、丁天|摄影:杨彦|撰文:马俊
2014-07-18
TAG: 大学 教育 香港
分享到:
问大学83教育个问题 以香港六所大学为样本 寻找大学的独立自由校长有多大权力?怎样为人师表?师生可以恋爱吗?读什么样的书?怎样成为一个好公民?学校社团和校方的关系?怎样处理学生的精神危机等等......

webwxgetmsgimg(2)

大学教育是个大问题,而内地大学教育则是一个更大的问题。因此,我们想对香港的大学教育问一些问题。

这个逻辑是不是荒诞?没错。

但是坦率说,对内地大学教育的发问已经过剩,它们也很容易导向两种庸俗的结果——你要么被判定在意识形态上不怀好意,要么只能得到“体制问题”这类空洞乏味的答案。

所以,我们决定在身侧放一面镜子。看看在英式和美式两者之间走出另一条路的香港的大学教育,何以就大张旗鼓夺走了那么多内地生源,何以就在亚洲地区的大学排名中屡屡占先。他们又为什么要推行“通识教育”?为什么一定要强调培养“公民”?他们的教育局为什么无法影响大学?他们的校长如何用权力之外的方式树立威望?就在这些问题的对面,我们可以更清晰地看到诸病缠身的自己——教育管理的官僚化、大学校长的政客化、学者教授的明星化、学术科研的空心化......

这并非一个崭新的话题,但在复旦投毒案被视作这根藤蔓上结出的最新版的恶之花之后,我们发现这依然是一个无解的话题。不管这样的小概率事件,是否具有作为群体性文本的价值,它都被许多人不由分说地视作内地大学教育的罪证。评论者认为,粗暴的行政命令和在有限资源的分配中施予一块蛋糕的诱惑,成为内地大学掌控学生的两大法宝。有人痛感大学生心灵何以扭曲至此,有人则哀叹人文教育的荒芜与大范围缺失。

但这些问题并非内地大学所独有。实用主义已经弥漫了全世界所有的大学,就连那些一等一的西方名校也正在批量生产“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那么,香港的大学呢?在香港这样一座高度功利主义的城市里,它们如何应对自己的问题?

 

当代李时珍 植物学教授周繇『寻花问柳』三十年
当代李时珍 植物学教授周繇『寻花问柳』三十年
愿风柔和 愿水甜美 愿鸟声婉转 13个中国人的环保命题
愿风柔和 愿水甜美 愿鸟声婉转 13个中国人的环保命题
江津江洪:历尽劫波兄弟在
名利场上,什么奇事都会发生
时髦的生活需要美而不贵的石英表
墙外鲜肉 · 第一辑
Alessandro Michele:史努比和少年,是组成Gucci的碎片
顶部

weibo 订阅
更多内容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