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是亲密关系的杀手

十一长假,你和朋友的旅行还开心吗?合伙旅行,有时候能考验出一个人心有多大,特别是当你的旅行同伴是这样的人:一路疯狂挑剔,挑剔住处,服务态度、食物,把什么都怪罪给别人;把傲娇当个性,要求别人迁就自己;热衷当迟到大王,延误了车程钟点不止,还可能使得一整天的计划泡汤……

image
网络

旅行容易毁掉一段关系?

旅行,现在似乎成了最能毁人设的活动。

在旅行节目《各位旅客请注意》中,就因为某些过于真实的内容,引起了观众的不适。

在旅程中,陈学冬无数次听到阿姨们无数次的呼唤:“帅哥,来和我们自拍一张”,“帅哥,这个景点帮我们每个人拍一张”。

image
网络

你知道你避开了网红景点打卡人潮,却避不开的与你同行的自恋拍照狂人:每个景点都不放过,不同角度再来一张,理所当然地占用你享受风景的时间。当你耐着性子为他们服务,他们还不领情, 不停嫌弃你技术不行,把他们拍丑了。

image
网络

剑桥女博士小麻雀,无时无刻表达自己的意见,不顾旁人的感受,展示自己的知识优势,最重要的是情商跟不上节奏,硬生生把聊天变成拆台,惹得张雨绮频频翻白眼。

在平时,话多的人也许不会引起太多反感,但是在旅行中,这种缺点就会被无限放大,毕竟旅途很容易疲惫,更需要利用琐碎的时间让自己休息,如果还在这种喋喋不休里传达负面情绪,更是让同行的人抓狂。

image
网络

之前被吐槽“公主病”的许晴,也是因为在某个旅行节目中出了状况:导游帮大家买了巴士票,许晴因为行李太多再三提议要租车,建议被否定时,她立刻把不开心写在脸上。大家正在为了完成任务,计划怎么省钱,许晴却事不关己似的,在一旁悠闲地喝咖啡。

什么都不做,什么都等着别人安排计划,却对这个那个不满意,也是最差的旅行人设之一。

除了上述这些爱作的行为,一些突发事件,航班延误、住宿取消、丢了钱和护照、迷路,也非常考验亲密关系。

在另一个旅行节目里,蔡少芬提议各自分开去找酒店,结果走散了,张晋打听到酒店地址后,想要去找到蔡少芬,再去酒店,一旁体力不支的张晋妈妈开始有了微词,张晋开始左右为难,蔡少芬回来之后,避不开吃力不讨好,还要被责备的后果。这种场面中,只要有一个人情绪化严重,恐怕早就引发一场夫妻/婆媳大战了。

有人说,三观不合真的不适合一起旅行,但更悲惨的莫过于,在本该开心的旅行过程中,才发现彼此三观相差那么大,三观也包括情绪临界点、责任的较量,关系中的利益权衡等等。

旅行是新婚夫妇的试金石?

蜜月旅行可以说是新婚夫妇生活的第一道坎了,有时可能因为一些细小的矛盾就会引起双方闹崩。

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日本上世纪80年代曾经出现的流行语“成田离婚”。因为日本泡沫经济时代,很多男性在日本国内专注于工作加班,而女性经常前往海外旅游,积累了不少海外旅行经验。

image
网络

于是,这些在工作第一线展示出伟岸形象的男人们,在结婚后的第一场旅行中,就露出了短处。有不少情侣在生活和文化背景的不同的国外,偶尔遇到麻烦时,在国内挥斥方遒的男人们此时却突然排不上用场,很多女性幻想中的男人此时在自己心中的形象彻底崩塌。

有人认为,因为蜜月旅行中,女生期待的是最完美的丈夫,准备周到,事事靠的住,结果让自己对丈夫期待过高,依赖度爆棚,而男生则在蜜月旅行之前甚至旅行中都在工作,什么都没准备好,更无法满足妻子的各种期待和需求。

image
网络

即便没有出国,在国内旅游,夫妻间最爱吵的话题也有不少:因为飞机晚点也会吵架、行李丢了也要吵、旅行中不顺利责怪是对方的错、吃饭喝酒太多,结果误事引起吵架、或是两人单独相处时,对方本性暴露引起矛盾等等……

当时,这一现象还屡次被日本的周刊杂志报道,其中还包括很多非常夸张的事例。

新婚初夜因为不知道如何和新婚丈夫有肉体接触,情急之下打国际电话给母亲询问;还有男性处于同样情况,直接模仿成人电影,从行李中取出性用具试图在女方身上试用;不少新婚夫妇中,还存在一方在旅途中痴迷于购物,最后因为买太多,旅行直接成为购物之旅的情况……因为上述的情况引起的吵架太过于激烈,以至于刚刚参加过婚礼的双方父母一起来到旅游目的地来调解纠纷。

这一趋势发展到最后,还出现了一件当时震惊国际的事件,堪称平成年代的“消失的爱人”。

1992年,大阪25岁女子A和丈夫B在当年11月婚礼后,参加了旅行社为其定制的蜜月旅行从成田机场前往澳大利亚度蜜月,当时正值海湾战争发生之际,澳大利亚是日本人当时海外出行的第一选择。

然而就在蜜月还不到一周后,A和丈夫在悉尼一家免税店内购物,约定各自购物后1小时后在约定地点碰头,结果A从此消失不见。

丈夫在焦急等待后,回到酒店后认为妻子可能被人绑架,晚上就将此事报警并告知了当地领事馆,还联系了岳父岳母。

当晚11点,A打电话到酒店称自己被人带到陌生地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还好有澳洲人帮助了自己,并称希望家人不要找自己,不用担心,自己会回来的。

据丈夫称,当时妻子的语气比较平稳,甚至还有点小兴奋,但这段30秒的通话让他和警察更困惑了。

image
网络

之后,丈夫留在澳大利亚继续配合警方寻找,警方最初认为A被绑架的可能性极低,后来又改变判断认为A可能被诱拐,这件事后来越闹越大,女子A的照片被刊登在日本和澳大利亚的报纸上,警方也始终没有找到A的行踪。

几天后,澳大利亚警方在一家汽车旅馆内找到了A,当时A拒不承认自己的身份,还将护照和机票从窗户扔出,激烈反抗警方。当晚,A和丈夫B在酒店召开发布会,向公众道歉,称自己在结婚前就有焦虑,在旅行中发现丈夫和婚姻生活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完美,于是想计划回国后在成田机场离婚

女子还在发布会上向丈夫低头认错,但丈夫B却用手按住她的头推开,场面非常尴尬,引起台下记者哄笑。

两人在回国后,丈夫B曾想继续两人婚姻关系,但看到国内媒体对此事的报道后,最终决定和A离婚。此事当时成为澳大利亚的全国性新闻,澳洲当局认为必须要查清此事否则将重创本国旅游业,而日本媒体则突破底线,实名报道当事人,男方因媒体报道不堪其扰,与女子离婚后从原公司辞职,从此不知音讯,而该女子之后另嫁他人后,过上了幸福的日子。

在当时的日本,还出现过很多类似的事件,一家日本媒体还调查让男性选出在“旅行中让自己感到幻灭的女朋友行为”,从第五到第一位的分别是:

第五:旅途中看手机

第四:整理东西太慢、偷拿酒店日用品、素颜和化妆差太多

第三:买东西不付钱

第二:经常装傻

第一:对酒店和餐厅服务员态度蛮横

情感问题专家认为,第一到第五背后隐藏的是亲密关系中的沟通不足问题,很多问题双方都认为不用解释对方都可以明白,但实际上无论是对服务员态度蛮狠还是总看手机,其实一句“不好意思”和“对不起”就让对方对自己的看法大为改观。

旅行就是一次完美的人生假设?

所以说,旅行就是一场被压缩的模拟人生。

image
网络

爱丽丝·门罗的小说《漂流到日本》里,女人带着女儿去见情人,中途又在火车上邂逅了一段露水情缘,和火车上的年轻人缱绻之后,女人公发现自己差点把女儿弄丢了,自责的情绪纠缠着她,使她开始反省这一趟赴约的意义。然而当情人突然出现在火车站台,女人刚才保护孩子的决心又发生了动摇。

旅行其实藏着强迫性十足的目标,就是抓紧时间,享受美好,但偏偏旅行存在着各种悖逆的因素:没有过多思考和调整的时间,目的性强,时刻有变动,这个过程中出现一点不舒服,都会像显眼的污渍,一旦破坏了目标,情绪也容易集中爆发出来。

相比那些临时组团的陌生人,亲密关系面临着更多的考验,患难见真性情的真理升级,一旦有所懈怠,之前的体面就显得那么不真实,那些成熟有安全感的伴侣,则更容易获得对方的肯定。

image
网络

旅行充满偶然的因素,急于对伴侣的行为下定义,也许也不太明智。

罗兰·米勒《亲密关系》一书中就写道,幸福的配偶对彼此的积极行为都通常给以内部的、稳定的、普遍的归因。他们也倾向于淡化彼此的过失,认为他们是偶然的、特殊的和局部的。因而,消极的行为都通过外部的、易变的、特定的归因而得到谅解。

因此旅行并非就一定是关系魔咒,旅行中大家想避开的那些事故,也有可能成为关系的转机,关键在于是要不要将注意力放在对方身上,顾及对方的感受,还是过多放在自我身上,过多地强调自我——不是我在单独旅行,而是“我们”在旅行。

想要对亲密关系保持观望而不失望,最保险的做法也许是,不要把对人生,对伴侣的完美假设,一次性掷在匆匆的旅行里。

撰文:shumao、Sebastian

编辑:Sebastian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