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卧底黑帮,在当上老大那一刻说,其实我是FBI
2018-09-25
TAG: 黑帮 一刻 老大
分享到:
“史上最强卧底”

“史上最强卧底


你对于特工的想象,是来自港剧里正义帅气的阿sir,还是007系列电影中美女傍身的James Bond?不过,在现实生活中,如果你做的是这个行当里最特殊的工种:卧底的话,最好能像美国特工杰昆·加西亚(Joaquin Garcia)那样优秀——“一看就不像个警察”。

 

640

就是这位杰昆·加西亚

 

自打进入FBI(美国联邦调查局)以来,这位老哥主要就做卧底,混迹街头,执行过大大小小上百项卧底任务。

 

最厉害的一次,直接渗透到美国五大黑手党家族之一的甘比诺家族中,不仅从来没被怀疑过,还在帮派里混得风生水起,差点得到了黑手党的最高荣誉“made man”(FBI历史上他是第二个收到这个offer的,估计还没出现第三个人),如果再不收网,他很可能要被当成接班人培养了。这位177公斤的大哥,绝对能排进史上最强卧底之一。

 

当上FBI特工的古巴人


1952年,加西亚出生于古巴,父亲原是古巴财政部的高官,母亲则是歌剧演员,家境自然优渥,等到1959年卡斯特罗一上台,他父亲担心会成为被清理的对象,拖家带口逃到了美国。在美国环境里长大的加西亚,并没有按照父母的意愿成为会计师或者律师——他成绩实在太差了,最后靠着打橄榄球的特长上了大学。

 

640

年轻时还未超重的加西亚

 

这时候他有了进入FBI的念头,一来,听说橄榄球队里有两个哥们儿的父亲就是FBI探员,他有了个做这行的启发,二来,他迷上了当年一部电影《冲突》(Serpico),阿尔·帕西诺饰演的警察一头长发,办案利落,一下子让加西亚看到了自己的未来:FBI.

 

那就申请吧。等了一阵子,FBI没回复。一天他在家看西语频道,正好是FBI招募西班牙语探员的广告,“要的不就是我吗!符合条件的西语探员!为什么不录我!”他一气之下给FBI打了个电话。

 

答案很简单,他忘了一件事:他没入籍,还不是美国公民。

 

640

 

于是,完成了入籍程序、成为美国公民后,经过复杂的筛选程序,1980年2月,28岁的古巴裔美国人加西亚成为了FBI的探员。父母不太满意地送上了祝福,那态度大概是,这孩子没达到我们的期望,好歹他做了自己想做的事,还能说什么呢……

 

但儿子在FBI过得很烦恼,不是训练困难,而是体重。当时FBI强调探员要有探员的样子,外形良好,着装讲究,很有派头,训练小组的负责人直言加西亚太胖了,正常情况下像他这种身高一米九三的男人,一百公斤不能再多了,加西亚一想,这个体重估计还是他15岁的时候吧……花了两个月,减掉18kg后他才得以宣誓入职。

 

640

这位大哥确实一直处于超重状态

 

在FBI找到一个合适做卧底的人不容易,一个个看上去都太像警察了。直到上司们注意到加西亚,让他把西装领带牛津鞋换成了球鞋Polo衫,再上街去试了几次——那个时代还比较少见的一名卧底诞生了。

 

调去费城第一次做卧底的四年里,加西亚成了“莫罗”(Manolo),身份是毒品贩子和洗钱推手,他借着内线的帮助在街头做毒品交易,很快在小圈子里出了名,接触到更高层,但长时间饰演另一个人物总是精神紧绷,刚结婚的妻子见他整天不着家也常抱怨……他压力倍增,一焦虑就暴饮暴食,体重完全失控。

 

原本就不待见他的上司更看不惯他这副样子了,到底是缉毒更重要还是他的体重更重要?很可能是处女座的上司竟然选择了后一个,为此,这个上司千方百计从地下室给他找了体重秤,命令一个女护士每周记录一次他的体重。

 

640

强颜欢笑的加西亚:“减肥真的比缉毒还难”

 

好吧,减掉一点也是完成任务。试了减肥药,反弹以后更胖了,怎么能不受这种羞辱呢?加西亚跑遍了费城的商店,找到了最适合他的体重秤,他站立时只要稍稍倾斜,体重计就少了点儿数字。完美!就这样平安度过一两个月,然后有一天他倾斜得有点过,倒了……在警局外面,他是谈笑风生的毒品贩子,一进警局,他就成了战战兢兢量体重的FBI探员,“上体重秤比上街做卧底可怕多了”。

 

卧底结束时,一共提交了85份起诉书,其中62个人认了罪,一下子肃清了费城的毒品势力,第一次的成功让加西亚认定了卧底这份工——至少在这个危险的工作里,他所有的劣势反而成为了不法之徒信任他的资本——“一个带着古巴口音的死胖子,自己人没错。”


黑手党速成秘诀


2002年,加西亚接到滲入甘比诺(Gambino)家族的任务。这是纽约的五大黑帮家族之一,1910年起就长期盘踞在纽约东部,放高利贷、赌博、洗钱、开展色情业等等,对当地的治安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

 

640

甘比诺家族

 

1986年,他们的大佬John Gotti入狱后,仍然操纵着家族,让整个黑帮家族陷入了争斗,一直到2000年以后,都时不时爆发火拼。

 

640

John Gotti

 

为了渗入甘比诺家族(纽约黑手党五大家族之一),加西亚变成了“杰克·法尔科”(Jack Falcone)——他的人设是西西里机关的珠宝盗窃犯和毒贩。开豪车,戴劳力士手表,小指上钻戒亮瞎眼,拥有一个脱衣舞夜总会,最重要的是,永远全套西装,纯正的意大利范儿。

 

640

卧底时期的加西亚,纯西西里风味

 

为了尽快融入,加西亚整日开着跑车、戴着劳力士手表和大钻戒,脖子上挂着意大利黑帮的标配:十字架项链。“那两年,我每天身上都带着FBI发给我的现金,吃饭都是我结账。”二十多年的卧底经验,一切让黑帮们感到亲切的行动他都驾轻就熟,“像我这样的大块头,手里有的是钱,身边围着一圈圈的人,见人随口寒暄,乐呵呵的,谁不喜欢?”但在一堆意大利后裔里扮演意大利人,打入有组织犯罪的黑手党内部,这还是他生平第一次。

 

卧底身份的泄露还不是事儿,黑手党不会杀了一个FBI探员给自己惹麻烦,最怕的是被当做叛徒——出卖组织信息给警方的普通成员。有时候,这两者很难分开。而叛徒只有一个下场:横死。

 

游戏模式升级了,为了不出纰漏,加西亚还是特训了一下,从推敲新身份的每一处细节到熟悉贴面礼、日常的吃喝用词、点餐习惯……一处都不能放过。以往他的身份信息都是虚构的,但这一次,一切都要严丝合缝。

 

1、选择自己的名字和血统;

2、获得一个社会安全卡号;

3、获得新的驾照和信用卡;

4、提升自己的信用分数;

5、编排自己的人生故事;

(在法尔科的故事里,他是家中独子,父亲是意大利人,曾在古巴工作,母亲不是意大利人就是古巴人,一家人搬到美国后父母相继过世,他就混入了街头流氓的圈子……)

6、为新身份伪造几份曾经的犯罪记录;

7、但不能有收监记录;

(因为黑手党们蹲监狱平均二十年,各个监狱的都有人,很容易问出破绽。)

8、实地考察,包括编造的故事里埋葬父母的具体地点;

……


下一步来了,非常重要:不是谋划如何扩张地盘,要成为真正的黑手党,你必须培养起一定品味。

 

首先,要像黑手党一样吃喝,在什么餐馆该点什么菜,黑手党不用看菜单都清楚,如果你连一个餐厅最好的菜是哪款都不知道,你是不是假的黑手党?

 

注意,点菜的时候,每一个菜的正确发音都不能错。吃完饭,绝对不可以各算各的账或者AA,真正的黑手党一定要抢着买单,你推我搡中感受到慷慨热情的意大利风格。

 

然后,像法尔科这种对体重不在乎的黑手党,绝对要在细节上精致起来,哥们儿可以结队去做美甲和修脚,精心打理发型。第一次做完这种听起来娘炮的活动,壮汉法尔科受到了灵魂冲击:居然这么舒服!难怪女人们喜欢了!

 

接下来,需要精修生活美学,关注衣服的裁剪、鞋子的好坏,以及试问哪个黑手党不懂点儿珠宝?……

 

“你们再不收网抓人,我就快当上老大啦”


在自己的脱衣服夜总会,法尔科迅速结识了一批黑手党成员,以维护夜总会为理由,他主动交钱给甘比诺家族寻求庇护。黑手党不一定一天出去打斗三五回,但肯定会为了吃饭跑个三五次,这也是法尔科的爱好,吃吃喝喝的社交中,他不断扩大朋友圈。

 

640

左上角为大佬狄波玛

 

这时候,一位重要人物出狱了,他也改变了法尔科的卧底任务——七十多岁甘比诺家族的一个头目狄波玛(DePalma)。为了得到他的信任,法尔科“进贡”很殷勤,“我开始给他送珠宝。然后带了一台电视,后来还有iPod……各种声称是我偷来的东西。表现得就像一只会下金蛋的鹅,而人性的贪婪让我迅速被接纳入组织。”当然,狄波玛最后会知道,所有这些物品都是由FBI提供的。

 

进入狄波玛的组织后,法尔科表现得像一只真正的猎物,慢慢让狄波玛松懈对他这个“新人”的警惕,看着法尔科日渐沉重的身躯,狄波玛终于提出要给他“买保险”。

 

买保险不是黑话,在职业风险极高的黑手党里,买一份性价比高的医疗保险,无论是对个人还是家庭都是件大事。狄波玛主动提起这个,可见法尔科在他心里的位置。

 

“怎么买啊,您有门路?”法尔科随意地问了一句。

 

“包在我身上了!”狄波玛亲切地安抚他。借着买保险,狄波玛查了一下法尔科的社会安全卡号。当然,那串数字毫无破绽。

 

640

甘比诺家族的头目们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法尔科不仅自己胸前绑着窃听工具,还在狄波玛的手机里装上了窃听装置,两人亲如父子,共同参与黑手党的违法活动:勒索企业、制假售假、收建筑商的保护费,整个纽约大概有2%的建筑费用会流入黑手党的口袋里。

 

法尔科名单上的人越来越多,证据越来越多,当黑帮越来越顺手,直到有一天,上级在窃听录音里听到,狄波玛吃饭时,风轻云淡提了一句,法尔科可以成为made man了,接不接受?

 

在卧底事业的巅峰时刻,他的体重也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级别:200公斤。再不控制,他可能就死在法尔科这个身份上了。

 

而深入虎穴总是要付出代价:作为警察,即使是做卧底也不可以杀人。加西亚很早就计划,计划如果哪天接到要求,“法尔科,老大让我们去好好照顾一下某个家伙”,他就准备演出一次心脏病发作。但转折来得很突然,2005年2月,一个下属三番五次推辞交钱,惹得狄波玛非常生气,法尔科跟着老大去质问对方时,本来心里想着“这么不上道的黑帮就是欠揍吧”,等手下人打人的狠劲却出乎他意料,看着头破血流的人躺在他面前,警察加西亚最终选择拉开缠斗在一起的同伙们,制止了暴行:“毕竟我是个警察,没办法真的眼睁睁地看着有人死在我面前。”


加西亚说,在那次事件发生后,他认为身边有些黑手党看他的眼光有点不一样了。

 

是胖死?或是被黑手党当做内鬼杀死?还是铤而走险成为made man获取更多的情报?这一次法尔科没得选,FBI终止了调查,抓了包括狄波玛在内的32个黑手党高级成员。证据面前,其他人都认罪了,只有狄波玛要求开庭审判,于是在法庭上,他从未怀疑过的那个杰克·法尔科,就在他眼前,变成了FBI卧底杰昆·加西亚。

 

在此之后,加西亚开始认真地考虑退休,当一个FBI探员风险很大,当一个卧底风险很大,当一个成功卧底捣碎了巨大黑帮的FBI探员则基本已经到顶了。现在的他成立了一个动物保护组织,利用自己的特长和这么多年的专业训练,保护小动物免于被人类虐待。

 

“真·铁汉柔情


撰文:kylin

编辑:小羊

深夜朋友圈观察报告
深夜朋友圈观察报告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