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跟拍了Show Girl三天,也记录下宅男的猥琐
2018-08-08
TAG: show girl 宅男
分享到:
Show girl 终究还是 girl 啊

有美女的地方就有男人的目光。而如果扎堆的美女都穿着抹胸裙、猫娘装、水手服......那这里就是宅男梦想成真的殿堂。这些让幻想照进现实的姑娘叫做 show girl。

 

她们的一天,既需要面对赤裸裸的目光,又需要提防时刻伸来的咸猪手。我们来到每年夏天最热火朝天的游戏博览会,和两位 show girl 相处了几天。

 

 

640

 

第一眼见到 Beth 的时候,她正和三个女孩一起,坐在临时隔间背后的过道里。

 

“坐在展区怕被拍到,怪不好看的,就被要求来这里休息了。”她一边摘下手上的猫爪,一边滑开手机。隔壁姑娘则一个脱下高跟鞋,一个打开前置摄像头自拍起来。

 

“我不脱了,反正过会又要去站岗了。”这么说着的 Beth 今年 20 岁,大二,来 ChinaJoy 做 show girl 还是第一次。

 

640

■ Beth 在舞台上表演。这样的“走秀+跳舞”,一天要重复三轮

 

在此之前,她演过龙套、cosplay、做过内衣模特、发模......“最早是高中毕业,我给一个公司做圣诞活动,穿小红帽的衣服,在公司里跟人家合影。”

 

640

■ 午饭时间,show girl 们也只能坐在地上吃盒饭。基本所有人都会剩一半以上,不是为了保持身材,而是“真的不好吃”

 

展会四天,Beth 每天六点起床,自己搞定化妆,六点四十换衣服出门。因为家住得比较远,她与另两个女生选择拼车。每天早晨,她要先坐一站地铁,出站后三人会合再一起打车。

 

到了现场,迎接她的是换制服、补妆、见缝插针地吃早饭或睡一觉。“九点整个展会刚开场,就开始在台边给别人拍照,九点三十走秀、跳舞,休息十分钟,去游戏体验区站岗,站半小时休息半小时再站半小时。吃完饭又重复上午的流程,直到最后一轮走秀结束。”

 

640

■ 一旦能休息,姑娘们就会脱下高跟鞋,服装上的猫尾成了垫子

 

640

■ 只要经纪人一招呼,她们立刻打起精神,穿戴好猫爪、猫耳朵,向舞台走去

 

“最开始其实什么都不懂,我就到去网上搜通告信息。”直到加了一些群,她才逐渐接触到这个行业。

 

也是在通告群里,女孩们互相熟识、交换工作和客户信息。Beth 在这里认识了经历相似的女孩佳佳。

 

640

 

佳佳比 Beth 大两岁,她所在的展台位于大公司林立的 N 展馆。作为某视频 app 的签约艺人,她在担当 show girl 的同时也参与组织招募、面试。

 

“我这些年的体会就是,公司之间真的风格差别很大。”她说的既是招募,也是自己应聘的经验。“有的喜欢小清新,有的喜欢性感,有的要会跳舞,有的就想要胸大——那种展台的服装多半是车模装,一字肩、漏多一点。”

 

640

■ 抽奖箱上的公司名似乎和服装不谋而合

 

八月的展会,最早的面试从四月就开始了。“有的大展台一定要质量很好的 show girl,怕来晚了就被签掉了。”

 

佳佳记得所在展台的招募要求是:身高 165 以上,长相清纯可爱,最好会跳舞、唱歌,有抖音粉丝。“因为展台需要流量嘛,不算硬性要求,有的话更好。”

 

“面试压力还是挺大的,来的人很多。”她回忆。“有的大展台要找 30 多个 show girl,光面试就面了 9 个小时,最后只给四五百一天。”而她的报酬,加上组织招募得来的经纪费,比这要可观不少。

 

640

■ 休息室没有桌椅,她和其他 show girl 只能席地而坐,枕着自带的抱枕睡觉。地上堆满了每个人的包、拖鞋、吃到一半的零食包装等等

 

在佳佳眼里,最累的就是堆出笑容。“面对这么多人,那个氛围下很难真心笑出来。四天下来整个脸都僵硬了,甚至抽筋。”

 

因为穿高跟鞋,她的前脚掌时刻保持充血状态,站和走都让她痛苦不已。“站一天腿会很肿,睡觉要穿瘦腿袜来消肿。早上起来也一定要喝咖啡,不然脸肿得眼睛都睁不开。”

 

640

■ 一场走秀结束,女孩们拿了水和小零食,小跑回休息室

 

640

■ 此时休息室里的女孩早已熟睡,完全没有被脚步声吵醒

 

640

■ 门外,另一家展台的 show girl 已经集合,为的是即将开始的联合走秀。踩着细高跟的脚上,很多都贴了创可贴

 

佳佳的展台统一提供了银色高跟凉鞋,穿起来并不合脚,休息时她会换上拖鞋,套上 oversized T 恤去买吃的,Beth 为了跳舞舒服一些,自带了黑色高跟鞋。“但每天晚上还是要贴足贴。”

 

除了咖啡、垫子、化妆品,Beth 一定会带的还有养乐多和面包、薯片。“因为盒饭不好吃啊。我不会刻意节食,都这么累了。”

 

640

■ 舞台以外,show girl 的一大重要工作,就是和(男)观众合照

 

每轮表演结束,Beth 和其他姑娘都会被要求留在舞台边,与观众合影——“观众”自然 99% 都是男性。

 

她合照的原则是“不要碰我”。“那天有个男的说‘我可以搂你拍吗?’我就跟他说‘不可以’。他只好凑在旁边拍了一张。”

 

而佳佳所在的展台,观众就没有这么小心翼翼了。“因为舞台很矮,就有人把手机举到地面,偷拍 show girl 的裙底。”所幸立刻被经纪人发现,“要求他删除了。”

 

640

 

观众抱着“让双眼吃冰淇淋”的心态买票观展,show girl 应展商的要求穿衣打扮、展现风情,似乎是很多人心里早已认同的一套逻辑。

 

佳佳在展台负责的是舞台上的礼仪。互动环节的一个游戏是,要求观众蒙上眼罩,原地转圈,然后寻找 show girl 的位置。“有个男的明显作弊啊,故意把头抬起来,好让自己看得见,径直冲过去就把 show girl 扑倒了。太过分了!”

 

Beth 很不理解对面展台的游戏设计。“他们要 show girl 坐在男观众身上,男生做俯卧撑。那些 show girl 也不敢真的坐,基本就是蹲坐着,很累哎。”同一天,对面展台还因为服装暴露,遭到主办方罚款。

 

640

■ Beth 展台的 show girl,和观众互动的方式是游戏对战

 

然而 Beth 也并没有逃开“咸猪手”的骚扰。“我去别的馆玩,突然感到有人用力揪我的尾巴。那是个男的,他也不说话,就直接揪住不放。他可能对尾巴有某种迷恋吧,我也不懂,那个尾巴很脏的啊,一直拖在地上。”

 

她们还见过偷偷从摄影师那里盗图,把 show girl 照片挂到外围网站的居心叵测之人。“可能大家对 show girl 有误会,就是因为这些人!”

 

640

■ 下一场走秀前,女孩们围坐在后台的台阶上候场

 

但凡有些资历的 show girl,一定都做过车展的车模。佳佳最近一次做车模是今年五月。“那里就基本上全都是紧身了,各种低胸、包臀。我穿过最尴尬的衣服,就像内衣内裤多了一点布料,上面是挂脖,胸口开到很低,腹部几乎没有。”

 

“但车展比较不强调互动,观众基本无法和你靠近。”但以“互动”为口号的游戏展,几乎个展台的 show girl 都承担着直接面对观众、介绍产品、做互动游戏的职责。“有人对着我的胸就拍过来了,我只好直接转过身。”

 

640

■ 其他女孩被围住拍照,Beth 就自己自拍起来

 

640

■ 一位 show girl 利用补妆的时间打开直播

 

无论是大公司动辄 30 个 show girl 的大型展台,还是三五个姑娘轮流上阵的小展台,长期签约的 show girl 都只占不到一成。这个行业里最源源不断的,就是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

 

事后回想起来,Beth 记得某游戏展台的招募要求是“白天工作,晚上也要工作,一天 5000 元”。“价格那么高,基本就能想到是怎么回事了。”她笑了笑,“我直接把这人删了。”

 

她现在还是大二升大三的学生,“家里人知道这是正常的工作,但也知道社会上对你有偏见,会觉得你‘很便宜’。”每年,关于车展、漫展 show girl “明码标价”的消息总是层出不穷。

 

640

■ Beth(左二)有舞蹈功底,展商要求的舞步对她来说很容易上手

 

“我妈妈还比较支持我,从小学习舞蹈、做少儿模特都是妈妈带着去的。爸爸就没那么支持了,他觉得这是个花瓶职业,他不喜欢。”Beth 记得爸爸的原话是:“你有更好的能力,你没有必要做这个。”

 

但说归说,他依然会准时来接 Beth 收工。展会四天,佳佳的家人也会每天为她在微博上的“最美 show girl 评选”拉票。

 

至于另一半,佳佳的男友向公司请了假,到展会现场支持她。Beth 相信,“有能力的男生,是不会担心女朋友因为这样的小事被抢走的。我是一个很独立的个体。”

 

640

■ 台上专业摄影师在拍照,台下业余的观众们也毫不示弱

 

对 show girl 而言,除了报酬,曝光也是最直接的受益考量。佳佳是所在展台的主推,和普通 show girl 相比,休息时间灵活,有直播或采访也都会被优先安排出镜。

 

待遇悬殊之下,自然有人眼红。“我们展台有个姑娘,拍照老是要抢别人的 C 位,如果她不在 C 位,就要拉扯别人,走秀时也会故意去挤人家。”最终她遭到联合举报,也被其他姑娘们拉入了黑名单。

 

640

■ 展会最后一天下午,原定 1 点收工的 show girl 们被告知,还需要进行两轮表演——Beth 就是其中之一

 

640

■ 佳佳所在的展台则按时结束了工作。一名 show girl 盘坐在休息室外,打开直播,对手机念叨着“观众到 X 百人,我就可以截图回家啦”

 

640

■ 佳佳背着鼓鼓的双肩包,手上提着两个相当于身体两倍宽的袋子,里面装满了自己展台和其他 show girl 朋友们给的周边

 

“有的是要送人的,有的是自己留作纪念的。”她盘算着。

 

当晚,她把所有周边摊在床上,拍了一张大合照发到朋友圈——两个月前,她发的是自己的大学毕业照。

 

“我现在还很迷茫,没想好是不是继续做这个,这个决定很难。普通职业比较稳定,一直做这个的话不稳定,但回报高。”

 

另一个现实是,今年与她同展台一起工作的,就已经有 2001 年出生的姑娘了。“有公司还收到了六年级小女孩的模卡,说想做 show girl。”

 

640

 

Beth 的展台也结束了工作,她套上宽松 T 恤,脸上的妆还是和舞台上一样。

 

问她这几天印象最深的人是谁,她想了想,“第一天有个骨折了、被人用轮椅推来的男观众。他们让我跟他合照,说‘第二天肯定上头条’,但是…...这种新闻图片都不修图啊,那怎么行!我最后还是没去。”

 

采访、编辑 DaJuan

摄影 贾睿

黑社会和风俗店,东京边缘人实录
黑社会和风俗店,东京边缘人实录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