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贾跃亭这样的老赖,还是比你富有?
2018-08-02
TAG: 老赖 还是 贾跃亭
分享到:
“凭自己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

“凭自己本事借的钱,

为什么要还?!”

 

说这话的就是老赖,他们拥有偿还到期债务的能力,但是出于某种原因拒不偿还债务。

 

中国有多少老赖呢?根据最高法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10月至今年6月30日,全国法院累计发布失信被执行人(老赖的正式名称)名单1123万例。共限制1222万人次购买机票,限制458万人次购买动车、高铁票。限制失信被执行人担任企业法定代表人及高管28万人。

 

这1123万例,如果按照1000万人来估算,那相当于每139人里就有一位老赖,你公司稍微大一点儿,可能就有个人欠着债没还。

 

中国第一条失信记录始于1990年, 广西博白人陈一斌是中国官方记载的首位“失信被执行人”。当年30岁出头的他,从1984年至1986年3月先后以建造商店、进货做生意为名,多次向同乡王某借钱。直至1986年,双方结算后才确认,陈一斌尚有141万余元未还,1989年11月,当地法院判决陈一斌需偿还本金141万多元及利息52万多元(1989年的193万在今天相当于1亿元)。

 

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与人民网共同设立了“失信被执行人排行榜”,除了失信时间之最的陈一斌,在失信金额、失信次数和失信年龄上都有各自的榜首老赖:

 

失信金额最高的是广东省的闫占新,金额为3.86亿余元

(贾布斯:我不要面子的啊?!)

失信次数最多的是福建省的雷美琴,共79次

(骗我可以,请注意次数)

失信人年龄最大的是福建的黄仕煌,老人家已经95岁了。

 

“老赖物种图鉴”

 

2016年芝麻信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老赖)数据,公布了中国首份老赖大数据画像。基于近300万样本得出老赖画像的典型特征:东部地区,40到49岁,男性,具有大专或本科学历。

 

从老赖的性别比例来看,男性老赖约占老赖总人数的四分之三。从年龄分布看,40~49岁的中年人最容易陷入信用危机成为老赖,占35%。

 

数据显示,拥有大专学历的老赖占总数的37.24%,其次是本科生,占比33.36%,硕士及以上学历的老赖超过4%。尽管大数据描述了老赖的典型特征,不过现实中的老赖却有着各种不同的“门派”:

 

1.

富豪型老赖

微信图片_20180802145719

2018年6月和7月,证监会分别公布了第一、第二批共计77名资本市场老赖,他们中间有些是“不履行公开承诺主体”,绝大多数是不缴纳证监会行政处罚罚没款当事人,他们中57%的人来自上市公司,42%的人时任上市公司高管。

 

这里面有位老赖的身份很特殊,他就是证券节目主持人廖英强。2018年5月,证监会针对廖英强开出了一张高达1.29亿元的罚单,决定没收廖英强违法所得4310万元,并处8620万元罚款。证监会披露,廖英强操纵“佳士科技”等39只股票,他利用自己知名证券节目主持人的影响力,在其微博、博客上公开评价、推荐股票,在推荐前使用其控制的账户组买入相关股票,并在荐股后的下午或次日集中卖出。

 

微信图片_20180802145724 

廖英强

 

处罚出台后,廖英强发布了视频作为回应,一方面,廖英强认罚,表示感谢证监会。但另一方面,廖英强却说,这相当于打了一点多亿的广告,如今廖英强的名字几乎是家喻户晓。对于超过1亿的罚款数额,廖英强称自己善于炒股,在其他方面也有发展,并不缺少缴纳罚款的财产。

 

违规操作还借证监会的处罚炒作,最后还不交罚款,在这点上廖英强还真得和私募一哥徐翔学习,那称得上开国之最的110亿罚金,据说徐翔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交上了,堪称奋斗半生只为国库的楷模。

 

当然名单里最有名的还得是贾跃亭,加上这一次贾跃亭已经是第七次列入老赖名单了,去年12月,贾跃亭在5天之内连续两次被列入“老赖”名单,原因就是因为他对平安证券的4.79亿元以及华福证券的3.05亿元均未履行支付,那一次贾跃亭还登上了纽约时报。2017年12月13日,纽约时报以《中国毁誉参半的科技巨头上了"老赖" 黑名单》为题,讲述了贾跃亭从事业风光到债务缠身的情况,文章中还介绍了中国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巅峰时期的贾跃亭贵为创业板首富,而如今在中国的老赖排行榜上,他依旧是那么耀眼和醒目。

 

从百亿身家到债务缠身,首富最终沦为老赖,这趟旅途,老贾并不是一个人。

 

微信图片_20180802145729 

李兆会

 

李兆会曾是山西首富,22岁继承山西海鑫百亿家产,因为民生银行的成功投资和原有的钢铁资产,2007年的身家就有100亿元,年仅26岁的他成为山西的第一个百亿富豪,也是最年轻山西首富,连续多年跻身胡润中国百富榜。钢铁行业的不景气和投资的失败,让李兆会在2015年体验了从山西最年轻首富到海鑫破产这过山车般的经历,这还不是最差的,2017年底,李兆会因涉及总计2.16亿元,美景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和上海海博鑫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追偿权纠纷一案,被列为失信人,限制出境。

 

2.

经典款老赖

微信图片_20180802145734

没有遇到过老赖的人生是不完整的。经过上千年的发展史,老赖已经变异出新的类别,但是有类老赖就像是Louis Vuitton的图案,永远都是最经典的,这样C2C式老赖的背后代表了中国式关系和中国式人情。有时他们像随机杀人一样让人猝不及防,几年不联系会突然在微信问好,有时他们又是“连环杀手”,可以借遍身边所有的熟人,连亲人也不放过。借钱时信誓旦旦,还钱时推三阻四,他们支撑了我们对老赖的直观感受,也诠释着演员的修养。

 

2018年6月8日下午,北京海淀法院的执行法官和民警来到北京南站,在一辆即将发车的高铁列车中找到了一位姓惠的小姐。2007年之后的三年间,惠小姐的父亲分17次向王先生借款159万,王先生与惠小姐及其父母签署了还款协议,可是协议签订后惠家迟迟不履约,而借款时作为担保的一份房产证,经鉴定是假证,无奈之下王先生在2011年申请了法院强执。

 

这不是故事的结局,惠小姐和她一家的表演才刚刚开始,时年24岁的惠小姐自称是“全国政协委员”,拒绝前往法院说明情况,并且和自己的父母开始了长达七年的“隐居”生活。七年时间,惠家一直没有还款,他们似乎人间蒸发了,这159万也从能够在北京三环内付首付变成了只够五环外的首付款。

 

重新浮出水面的惠小姐,并没有因为躲藏而选择卑微地活着,全身奢侈品的她似乎在告诉别人“这些年我过得很好”,在列车厕所里被发现的她,一见到法官便称自己在天津还有个1.5亿的生意,只要放她走,还钱就没问题。不知道是被突如其来的正义吓到,还是绝望之中想来段独角戏,刚刚还和法官正常对话的惠小姐,突然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久久不愿起身,最后不得不由两名男民警像架着死尸一样将她拖走,星爷说,这才是表演的最高境界。

 

3.

信用卡型老赖 

微信图片_20180802145739

经济学家刘易斯·曼德尔说:“人们觉得信用卡就好像神话中瓶子里的那个能让你要什么有什么的妖怪。”从中国银行1985年发现了第一张信用卡开始,这个“瓶子里的怪物”就在逐渐改变着中国人卯吃寅粮的习惯。

 

到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信用卡人均持有数量达到了历史最高值——平均每人0.44张,与之相对应的是另外一个数字:2018年第一季度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达到711.48亿元,信用卡坏账率达到1.23%,与2014年的357.64亿元相比,信用卡逾期金额已经翻番,与2010年相比,更是增长超过8倍。

 

这711.48亿逾期半年未偿信贷的背后是超过一亿的卡奴,这些卡奴每人身上至少拥有三至五张信用卡,每个人背付着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的卡债,他们负担不出缴款金额或是以卡养卡、以债养帐等方式,一直在偿还利息利息,而这一亿多的卡奴中又有很多人最后成了这个社会的“结构性”老赖。

 

2014年6月上海市虹口区一户三口之家烧炭自杀,年过花甲夫妇和25岁的儿子无一幸免,死因为信用卡透支无力偿还,这家人手上有十余张信用卡,总透支额度达50多万,透支金额或被用于炒期货亏损。当年11月份,银监会对涉事的7家商业银行开出240万元罚单。

 

1913年袁世凯搞善后大借款,六国银行请辜鸿铭任翻译。辜鸿铭临去时说了一句名言:“所谓的银行家,就是晴天千方百计把伞借给你,雨天又凶霸霸地把伞收回去的那种人!”这句话被当成英国谚语收入了英国的《大不列颠辞典》。

 

近十年疯狂发展的网贷市场,不仅催生出几十G的裸贷照片和视频,也滋生出很多新的结构性老赖。2017年底知乎上有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提问:欠了两三万网贷还不起怎么办。提问下面有个匿名回答得到了几千个赞,以及上千条评论,他声称自己从50多个平台贷到了接近19万,在当地买房付了首付,而且坚持欠钱不还,还贴出了平时网贷的近百家平台APP截图,并且下了款就卸载APP 。

 

“在55家网贷共计187000元,撸出在本地首付买了房,现在和家人亲戚坦白,都支持不还,已经逾期600多天了,亲戚朋友没有笑话我的,都咨询怎么贷的,现在天天帮亲戚朋友和村里人撸小贷,指导她们怎么不还款,我收取额度的两个点做酬劳,村里现在逾期小贷的人有500多人。看着在我的帮助下村里一栋栋小洋楼拔地而起我真的蛮自豪的!现在我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不过没事那么多口子总会下那么几个,下款了就好像发工资一样美滋滋的,凭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

 

一方面是如此恬不知耻对个人诚信的漠视,另外一方面是网贷平台对借贷条件一再放宽和风控的缺少,几乎是2017年的同一时间,网贷平台趣店创始人及CEO罗敏说:“凡是过期不还的,我们这里就是坏账,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就这样。”

 

2016年底,一家名为“网贷信用黑名单”的网站在线公布了网贷老赖黑名单,仅仅不到三个月时间,人数从1.8万激增到上百万人。

 

相对于类似C2C的经典款老赖,直接与金融机构打交道的老赖更像是C2B式的,他们似乎更值得人理解和同情,但是害人不浅的到底是信用卡、银行家和网贷平台,还是无法被控制的欲望呢?

 

4.

任性型老赖 

微信图片_20180802145743

有的人成为老赖不是钱的问题,就是咽不下一口气,比如屡败屡战的周鸿祎:2010年12月,360恶评百度软件,诱导用户卸载,被判赔38.5万元; 2011年4月,360恶意诋毁腾讯软件,被判赔40万元;2011年5月,360抹黑金山,诱导用户强行卸载金山网盾,被判赔35万元; 2013年4月,360 挑起3Q大战,被判赔500万元;2013年4月25日,360强行篡改百度搜索结果页面,被判45万等。从2010年至今已累计败诉十六场,应赔偿金额高达784万元。360公司曾多次拒绝履行法律判决结果,而遭到法院的强制执行。

 

周鸿祎办公室墙上挂着切·格瓦拉,而周鸿祎和他的偶像一样,像一门红色的大炮,始终与四周的敌人在战斗。2010年5月25日至27日,周鸿祎分别在新浪微博、搜狐微博及网易微博,连续发布“揭开金山公司画皮”的系列言论,称北京金山公司在“微点冤狱案”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随后,金山公司将周鸿祎告上法庭,诉其名誉侵权。2013年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认定发表涉案七条微博的行为损害了金山公司的名誉,判定周鸿祎须删除相关微博文章,在其微博首页发表致歉声明,并赔偿5万元损失。

 

微信图片_20180802145749 

周鸿祎

 

不过之后的大半年时间,周鸿祎都没有执行判决,因此上了最高法的老赖黑名单,并被媒体爆出,对此周鸿祎在微博中回应:“金山提供假证据造成微点冤案,我发微博揭露此事被法院判我微博言语不当,我可以向金山道歉,也希望金山能向微点冤案的受害者道歉。我的律师拿着5万元多次到朝阳法院,都找不到执行法官。没想到有人把我放到最高院“老赖”名单里,然后推动媒体大肆宣扬。大家猜猜,是谁在这么黑我?”

 

红与黑,周鸿祎终究只愿意承载一种颜色,被媒体曝光列入黑名单五天后,周鸿祎在个人微博中向金山公司赔礼道歉,随即,周鸿祎从“老赖”黑名单上消失。

 

“不还钱指南”

微信图片_20180802145754

 

中国老赖们拥有自己的生存法则。首先,他们很可能会拥有两张或以上身份证。

 

按照居民身份证法,公民身份号码是每个公民唯一的、终身不变的身份代码,但是现实中有些人通过各种操作弄到了多个身份号,这一方面会让他们放心大胆地成为老赖,践踏法律,另外一方面也为他们成为老赖后的藏匿创造了条件。一个身份用于行骗和赖账,一个身份用于逃脱法律制裁,毕竟有两个身份证号码的人,他的目的不会是打算交两份社保。

 

经典款老赖的那位惠小姐,从高铁站被带到了法院后,她随身携带的一张身份证引起了法官的注意,身份证上的照片是惠小姐的母亲李某,但姓名、身份证号、住址等都与李某的信息不符,而身份证上的有效日期,是在执行案件立案之后。惠小姐承认这是母亲的身份证,称因老家拆迁,才办理了新的身份证。

 

法官表示,惠小姐母亲这样做的原因,可能是想接着骗别人,或者是为了躲人,不仅法院找不到,而且她的债主也找不到。之所以一直找不到李某的原因,是因为录入的信息都是对应李某之前身份号。

 

藏匿和转移资产也是必备手段。有的老赖把钱藏在马桶的水箱里,有的把金银细软埋在盆栽下面的泥土里,还有的老赖为了躲债而离婚,每个月把钱打给前妻,面对法官对如此花招的感叹,老赖回答:“我平时比较爱看兵法……”

 

武侠小说里有的江湖中人常常通过易容来躲避仇家,在古龙《武林外史》中,王怜花便是制作人皮面具的高手。在现实生活中有老赖因此得到灵感,通过整容来躲避还款。

 

2018年3月,武汉的朱女士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债主申请强制执行,涉及的执行标的多达2500余万元。可武汉中院想尽一切办法,一直未找到朱女士的下落。原来这位朱女士不仅隐匿财产,而且已经整容换面,已经年近60的她把自己整容成了少女的样子,并且使用别人身份证在深圳生活。

 

不过在深圳被抓捕时,朱女士精致的脸上就再也没有少女的光彩了。当然,她的人生是很精彩的,仅一张与微信绑定的银行卡上,2016年的资金支出就高达388万元。

 

诚信一直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美德,2001年高考全国卷语文作文题就是关于诚信,那篇名噪一时的《赤兔之死》便是当年的满分作文。不过很显然,十七年后面对诚信而写就的人生作文,很多人是不及格的。

 

“我凭自己本事借的钱,凭什么还?”

 

当然是凭本事还啊!

 

 

撰文:宣玮

编辑:小羊

图片来自网络

 

他开车冲向人群,只因厌恶女性......
他开车冲向人群,只因厌恶女性......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