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夜店男公关纪实
2018-06-20
TAG: 上海 纪实 公关
分享到:
夜店男公关似乎总是带着神秘色彩,渗透进日常生活的男色消费,仍然距离普通人极其遥远。ELLEMEN Digital采访了上海夜店里的男公关们,希望还原他们的工作,生活,困境和状态。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夜店男公关似乎总是带着神秘色彩,渗透进日常生活的男色消费,仍然距离普通人极其遥远。ELLEMEN Digital采访了上海夜店里的男公关们,希望还原他们的工作,生活,困境和状态。

 

阿文是我们采访的第一位。在他的职业生涯里,32万港币成为了一个跨不过的里程碑。那天场子非常热,客人随机指向了面前的蓝带,“只要你吹了,我马上转账。”在无数人起哄声和手机拍摄声中,阿文仰头一口气喝光了全部,所有视频里,阿文的脸几乎都是模糊的,只有酒瓶总是清清楚楚,当然,还有手机里刚刚提示已收入的转账。

 

工作到第二天凌晨4、5点结束,阿文在下班打车回家的路上拿起手机录上一个小视频发到朋友圈:

 

“天亮了。”

 

“发不了台,

你就去整容啊!”

 

微信图片_20180620164748

  

夜店男公关这个职业,入行的硬性门槛在很多招聘的海报上通常只是三条,“26岁以下,180cm以上,五官端正或是阳光帅气”分别指向年纪、身高和容貌。

 

身高最早都是180,现在一般175以上,有的矮一点170左右过来的也有。女孩子一般么都喜欢高的,不过矮一点的也有人喜欢。身材么,也不用都全身肌肉那种,全身腱子肉的那种,反而人家女孩子看了要怕的,基本上偏瘦一点、不要太胖的就可以。年纪现在我们也是各个年龄段都有,95或96的比较多一点,三十几岁在做的也有,也有客人比较喜欢成熟一点。”

 

“脸呢?”

 

“脸肯定要好看啊,丑的肯定不要啊!”做了十来年夜店生意的李总抬了抬手说,这是这一行最简单直观的规则。“要是卖相不灵,就直接不用过来了,这行也做不下去的。我们这里很多男孩子卖相都不比外面有些明星差的。”

 

李总翻了几张相册的照片给我们看,清一色白皮肤、高鼻子。领队指了一个最近很红的男模,剪了乖巧的刘海,在暖色的滤镜里虚化了轮廓,对着镜头眯着眼睛笑。

 

入驻夜店的男模们面试成功之后,会被安排到不同领队手下,完成订位、排单和服务。他们没有基本工资,全部收入都来自于小费和酒水提成。没有发台率就等于没有收入。

 

“天天发不了台,我就跟他们说出去整容啊!你来就是为了赚钱的,出来发不了台,就是在浪费时间!我们也有女客人过来说不要整过容的,但不好看的人家更加不要。而且男孩子一般不会弄很夸张,稍微鼻子和眼睛做一下,一下就很好看了。”

 

这一行的残酷竞争和恍然落差都入行的第一个夜晚就开始了,有人坐了一周冷板凳,最后带着失望离开;有人天天都被留台,泊在门口的车也从别克换到了超跑;有人单桌消费可以跳到三五十万,也有人要为了八百块小费跟宿醉的客人说尽好话。

 

“说不容易,每个外地来上海的异乡人都有自己的不容易。”带着金链子,穿了一身闪钻名牌T恤的飞飞现在是场子里的热门男模,天天都有找他的客人。但一开始从工厂里刚出来的他,最难的时候在路边的麦当劳住了两礼拜。

 

“我那时候浑身上下就只有一套西服,天做床地做被,洗头洗脸就在旁边厕所,每天都给自己定了目标,不赚到这个钱我就不睡觉。一直到后来慢慢有客人了,就一直做到现在。”

 

“超跑、名包、名表、金链:

没有行头,就没有生意”

 

微信图片_20180620164804

 

外形出众、眉眼立体的浩子,十几岁就在夜场里混,蹦迪、喝酒、玩骰子,在色彩转换的灯光和音乐节奏里触摸肾上素飙升的快感;但把夜场生活当做工作却又是另一回事,头一个月他频繁地断片喝醉,傍晚一觉醒来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恍惚。

 

不到一年,浩子就从普通男模升级成了带着十几个人队伍的队长。他更喜欢自己的新身份,对外的名片里他是“男模部经理”,每天带着群里的小朋友一起排班上班,完成业绩。

 

微信图片_20180620164815

 

在这一行里拥有一辆超跑是一件令人羡慕的事。“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一个开超跑的梦吧。”浩子比较喜欢保时捷,他有时候坐在出租车副驾驶上也会想象自己拥有了一辆跑车的样子,会开心吧,那应该是肯定的。

 

除此之外,浩子的小费或许也会因此有个提升。

 

在夜场男模圈子里,跑车不仅是身份的象征,还是一样提升身价的好行头。“一般平常人,几千万身家买两三百万的车;几亿的身家,买上千万的车。但在我们圈子里不一样,你有两百万,就买两百万的车。算是一种象征吧,代表你在我们这行算是混得蛮好的,身价上去了,一般客人看到了也不好意思少给。”

 

所以我们这里的男孩子很多都希望先买辆好的车。这样有时候出去接接客人喝茶、吃饭啊,也好看点,我们女客人多嘛,你出去接他们开辆玛莎拉蒂肯定跟开辆别克不一样的啰。”所以拥有跑车并不代表着功成退圈,恰恰相反,倒像是在这个圈子里继续攀援的一笔投资。

 

微信图片_20180620164826

 

男模们赚钱之后第一笔消费通常都是给自己“置办行头”,从衣服发型、文身刺青再到包和首饰,都是对自己形象包装的一部分。“有些东西,你做一段时间就会知道了,客人他们也会看的。你要是一身看起来就是淘宝货,除了特别喜欢你的,普通客人给的小费肯定都不多;但要是看见你手腕上带着两三万的表,然后穿得也比较好,客人也就知道你的档次是不一样的。”

 

“维系客户功夫在场下”是一条男模们都清楚的规则,因此除去每天出台上班和睡觉,其他时间几乎都被同客户的交流占据。睁开眼就会习惯性地确认下有没有客人的消息,问问他们下午或者傍晚有没有空出来聚聚,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晚上有没有机会带朋友一起过来玩。

 

在一个“男模进阶:客户互动技巧”的帖子里,作者仔细指点了怎么实践这番“在场外的功夫”:

 

“私下交流是最好的方式,可以增进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有其他人在客人也不太可能和你说什么悄悄话。所谓的私下交流,不是指在床上交流,而是你在平时和客人的沟通方面,比如加了微信的话,可以根据客人的朋友圈,来找话题和客人聊天,看不了朋友圈的,偶尔算算时间发个消息问她在干嘛,来猜测她的兴趣爱好。也能引出话题,话说的多了,就慢慢的熟悉了,有一些话题聊之后,就可以约客人出来逛街吃饭或者去哪玩耍,至少也能变成一般的朋友,不说什么她以后来玩或者和来订台,就很可能来找你。

 

和人沟通,刚开始碰壁是很正常的,被人骂sb滚蛋的也有,但是这些都没关系,有的客人刚开始很讨厌你,后来又会来找你了。

 

关于约客人要怎么约呢,就是反复约,如果客人这次说没空,那你就下次约,约的内容基本上是吃饭逛街吃宵夜这样比较轻松的好,等过段时间知道客人在哪或者住哪,就说我专程来过来了一趟,那客人通常都会出来了。”

 

这位作者同时提醒大家要经受的住拒绝,“社会工作,被拒绝是很正常的”,但一旦打开一个豁口,前途说不定就能豁然开朗。”

 

从普通朋友到更亲密的关系,一步步都需要主动和努力,这些客人日后才能成为你工作上的支持,才有更多后续消费。

 

在这篇帖子里,作者还用惋惜的口吻,劝诫这行的男生必须要多花时间在个人素质修炼上:

 

“我们这行的核心其实就是服务,有时候跟你长多帅没有太大关系的,来这里的都不差,你服务做到位,给客人留下的印象才深刻,和人打交道有很多细节是需要修炼和领悟的,最终的目标也就是什么样的女人都能搞定,场子里大部分人都是有一天过一天的。有些形象长的还不错的,总觉得自己也能上台,就等哪天被有钱客人包了,今天下班了就立马开始自己的娱乐了,玩爽了一觉就睡到第2天上班时间,有时候要了留了一些客人的联系方式,也只是在没有钱的时候打打,平时也不注意维护客情,从来没有想过多个人素质方面的修炼,看看金融,经济,衣食住行,哪怕你每天用半小时来看看报纸也好吧,自己在外面泡了那么多的小姑娘,从来没有想过把这些本事用在客人上面。”

 

“谁不想转行呢?”

 

“夜场是个比较靠人脉但人流量比较大的行业,很多你认识的人,今年在这里,明年可能就离开了,一般没个好几年的沉淀,你认识不了什么人也没有什么渠道好的平台。”

 

但是在李总看来,和客人交朋友,本来就是积累人脉的过程。“不一样档次的客人意味着不一样的平台和人脉,谁不想有这样的机会,所以好的男孩子就应该到好的平台,去认识Background更好的客人。”

 

夜场里什么人都有,只有在蒙上了一层彩色灯雾的包房里,才可能相邻而坐。因此,遇上了“贵人相助”而退圈也是圈子里时常发生的传说。

 

“我们这边做几年转行出去的当然非常多,年龄上去了,不可能一直做下去。我们转行出去的都是做老板的!”李总提起这一点颇为自豪,“怎么说,平台放在这里,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目标、也有自己的机遇。有的人就是攒够自己回老家开店做生意的钱,这种回老家的都属于很平凡的。留在上海的都超有钱!”李总忍不住在后几个字上加了重音。

 

他们如果不做这行,可能根本想象不到自己可以跟这样的人接触。我们场子来的客人很多都是自己企业做的很好的,有些客人聊天的时候可能会跟你讲什么行业现在比较好,是赚钱的。你听得多了,眼界肯定不一样了。赚钱这件事,大家都想做,但很多都做不到,为什么呢?一来你手上没有启动资金,没有钥匙,二来你有了钥匙,也摸不到门在哪里。好的人脉就是给你指路,引你进门。其实现在很多行业都很赚钱的,就是没人引路了。”

 

微信图片_20180620164851

  

还有一些,比方说你有技术,缺一点启动资金,有些后来慢慢变成朋友的客人可能会给你一笔资金,带着你转行。这些生意不管大小,你都算踏进了另一扇们,客人再把他的人脉带进你的生意里来。你的生意起步也就跟别人不一样了,你的未来、家庭和你下半辈子都完全不同了。”

 

当然还有很多跟女客人谈恋爱的,但最后结婚的不多。有些人一段时间不出来了,那肯定是谈恋爱去了,有了稳定关系。走到结婚那步的肯定算是好的,就算没有走到结婚那步,很多人给你的帮助是我们不一定能看得到的。”

 

很多男模在谈话中都提到了“离开”,甚至连已经吃了14年夜店饭的李总,也在计划着自己未来的“退休”。

 

“我对以后的想法?基本上赚钱赚得差不多,靠积蓄理财,我每个月可以拿五六万左右,我就可以了。这行也辛苦啊,赚够钱了,谁还会一直做呢?我想过了,我以后退休了,穿着打扮都要简单,这些年该吃的该玩的,也都吃过了玩过了。我也不会很频繁地下馆子了,就自己在家做做饭。钱主要花在身体上,出去旅旅游。”

 

“赚够钱就走”也是很多人的共同想法,只不过“什么算是个够”,或许是几百万、或许是几千万;或许是够回家开个店的钱,或许是够在上海买房的钱,或许是够实现全面自由的钱。

 

每个人的想法不一,谁也说不清这个数目究竟是多少,以及自己离这个目标还有多远。

 

浩子会在朋友圈里写下“很累,无路可退。”转天又在朋友圈继续记录,“只有赚到足够令自己安心的钱,才能让自己活得更有底气”

 

飞飞也会有结束工作疲倦得不想说话的时候,其实他的爸爸在江西有一个不错的农场,完全衣食无忧,他选择离开,来到这座“一个稍微不努力就可以回家喂猪的城市”,是因为他相信作为一个男人,得自己出去闯,而“一个男人再苦再累都是应该的,因为咱不是娘们儿。”他们几乎每天都见得到凌晨四五点的上海,看着这个城市慢慢晨昏转换,他们下班离场换上另一批人扭上发条继续努力。这个城市或许会馈赠他们的勤勉,也或许不会。

 

5:16分,阿文坐在副驾驶上慢慢驶离夜店,发了一段小视频,

 

配文:“天又亮了。”

 

策划:ELLEMEN Digital

撰文:咕咕  摄影:小小白

编辑:yang

感谢采访对象,文中均为化名

当代富豪避税指南
当代富豪避税指南
快手抖音当红男子图鉴
快手抖音当红男子图鉴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