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富豪入狱指南
2018-05-22
TAG: 富豪 指南
分享到:

在经过一个半月的公开庭审后,安邦集团原董事长、总经理吴小晖集资诈骗、职务侵占案在5月10日进行了一审公开审判:吴小晖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没收财产人民币105亿元。而105亿相当于2017胡润中国百富榜第349名富豪的财富数额。

 

2014年10月,安邦集团以19.5亿美元的价格从希尔顿手中收购了纽约标志性的华尔道夫酒店,瞬间吸引了世界的目光,而在之后的18个月里,安邦更是花了将近160亿美元在海外大笔扫货,成为了这几年最受海外市场关注的中国公司。

 

《纽约时报》这样描述吴小晖:“一位拥有华尔道夫-阿斯特里亚酒店的中国金融大亨,控制着价值高达2950亿美元的资产。”

 

但是一直以来,因为外界不清楚他在安邦的持股情况,吴小晖从未进入各大富豪排行榜,更多时候他是一位“隐形富豪”。不过公诉人的举证让这一切都水落石出:截止2014年12月,安邦集团注册资本619亿元,吴小晖控制的37家股东公司控股比例98.22%。如今安邦集团总资产约为19710亿人民币,看来全世界欠吴小晖一个首富的头衔,只可惜,他还没有入榜就要入狱。

 

不过吴先生大可不用担心。1999到2015年的17年间,共有3087位富豪登上过胡润中国百富榜,其中有35位富豪有过入狱经历或者仍在狱中。如果算上没有上过榜的商界大佬,那曾经坐过牢的人数就更多了,据不完全统计,近20年有超过50位商界大佬曾经或者正在坐牢,甚至被处以死刑,他们的名字大多耳熟能详:褚时健、牟其中、兰世立、顾雏军、周正毅、管金生、阚治东、胡志标、赵新先、袁宝璟、吴英……

 

坐牢是一本厚厚的字典,不过属于大佬的那本和普通人的还是有很大区别。当代生活中,如何在暴富的前路上规避风险,EMD为各位大佬准备了一份贴心指南。

 

首先,

还是尽量别落马吧?


从天堂跌入地狱,富豪落马的原因林林总总,但是有一条是不变的:对规则的漠视。经济犯罪是富豪入狱的最大原因,根据胡润研究院2015年的《中国富豪报告》,我们发现,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贪污贿赂和侵犯财产是富豪经济犯罪中出现频率最多的三大罪名。


640

 

查看富豪们的犯罪记录,就像翻阅《水浒传》,不仅能“文”,还能“武”。

 

说起梁耀辉这个名字,大多数人都比较陌生,但是说起东莞太子辉和东莞太子酒店,老司机们都会恍然大悟。曾以20亿元个人财富位列2008胡润百富榜第406位的梁耀辉,在2004年之后的十年间,为东莞这个城市增加了一个新的注脚,根据检方指控,仅2013年太子辉就组织卖淫10万次。2017年8月14日,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梁耀辉犯组织卖淫罪、串通投标罪、单位行贿罪等三罪,数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并处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大多数富豪发迹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不少人掘得的第一桶金,都和“黑”有关。不过说起富豪涉黑就一定不能不提刘汉和袁宝璟这对“死亡CP”,和一般涉黑的草莽富豪不一样,他们前者成长于教师家庭,后者更是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蛮interesting的。

 

1992年,辞去银行金饭碗的袁宝璟凭着优质“小黑麦”专利,赚取了第一桶金,之后他涉足金融。1995年轰动全国的“327国债期货事件”,让管金生锒铛入狱,也造就了另外四个赢家:28岁的魏东、29岁的袁宝璟、34岁的周正毅以及30岁的刘汉,他们一举完成资本原始积累,称霸一方,(后来他们四人中一人自杀,另外三人在本文“登场”)。这也是袁宝璟与刘汉人生的第一次交集。

 

1996年时袁宝璟号称资产30多亿,成为了“北京李嘉诚”,而在这一年,他在四川广汉的高粱期货交易中损失了9000万元,而四川广汉的本地人刘汉获利2000万。之后袁宝璟安排杀手刺杀刘汉未遂,自己反倒被杀手不断勒索,不厌其烦的袁宝璟安排自己的兄长将曾是刑警中队长的杀手杀死。在经历了一审被判死刑,上诉失败,再被通知暂缓执行死刑,最后终审判决,这长达14个月的等待后,袁宝璟成了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个被判死刑的亿万富翁。

 

而被袁宝璟暗杀的刘汉,通过中央警卫局后勤部门的人找了四个退伍的武警做贴身保镖。刘汉是涉黑富豪中身价最高的,2013新财富中国富豪榜他以160亿排名第32。他有一支“地下武装”,2013年被专案公安追缴军用手榴弹3枚、各类枪支20支、子弹677发、钢珠弹2163发。曾是别人子弹目标的刘汉,也把子弹射向了更多的人。2014年,因涉嫌领导黑社会组织罪、故意杀人罪等,刘汉被判处死刑。

 

2018年1月26日,央视播出了一则新闻:周永康曾命黑老大照顾其子,暗助黑帮将对手“灭门”。黑老大说的是刘汉,被灭门的对手是袁宝璟,至此这对“死亡CP”的故事才画上了句号。

 

与罪名相对应的,是刑期。胡润研究院《中国富豪特别报告》显示,47岁是入狱富豪被判刑时的平均年龄,10年是平均被判期限。最长的是牟其中和周益明,无期;其次是张荣坤和周正毅,19年。

 

都这么富了,

豪华律师团是一定要有的

 

富贵险中求,风险可以规避,但完全避免就是荒谬了。一个豪华律师团可以说是现代富豪必备了。李嘉诚就曾经坦言:没有律师的意见,我不敢在合同上签字,离开了律师,我什么都做不了。

 

律师可以让富豪最大程度地规避法律风险,而面对牢狱之灾时,律师可以最大程度帮助富豪们减轻处罚,在一些情况下律师在刑责中的作用可以超过五成,毕竟法律技术有时比事实更重要。

 

2014年香港史上最高级官员的刑事审讯,被称为“香港世纪贪污案”的政务司前司长许仕仁、新鸿基地产联席主席郭炳江、郭炳联涉嫌贪污案中,郭氏兄弟的豪华律师团规格和收费超越了案件本身,成为茶余饭后关注的焦点。

 

郭炳江的律师团队的主帅是英国御用大律师克莱尔·蒙哥马利,另有香港刑事大律师“四大天王”之一骆应淦出庭,而幕后智囊团还有若干资深大状,加上其他人员,整个律师团多达30余人。郭炳联则由英国御用大律师约翰·凯尔·西弗莱做主辩,另有香港资深大律师麦高义,以及大律师关文渭。克莱尔·蒙哥马利曾在维基解密创办人阿桑奇引渡案中代表瑞典政府,而骆应淦曾代理亚洲女首富龚如心遗产案中华懋慈善基金一方。

 

豪华律师团的作用是非同一般的,从该案判决结果看,郭炳江3项罪状仅成立一项,法官称“以6年为量刑起点,因他品格良好给予1年减刑”,郭炳联干脆无罪。

 

当然豪华律师团的代价也是令人咋舌的,郭氏兄弟所花的大状律师费高达8亿港元,其中英国御用大律师克莱尔·蒙哥马利一个人就收了2亿港币,另外香港大状骆应淦“日薪”15万港币。

 

尽管法律体系不同,大陆也不时有豪华律师团见诸报端。2010年2月12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黄光裕涉嫌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单位行贿罪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在2008年案发后,黄光裕的家人收到了数百家律师事务所的“主动请缨”,最终国美掌门人聘请了“黄金律师团”为自己和妻子杜鹃辩护:

 

黄光裕代理律师是田文昌和杨照东,前者是“中国刑事辩护第一人”,后者曾为浙江东阳非法集资女富豪吴英辩护;而杜鹃的辩护律师许昔龙,曾是轰动全国的“上海社保案”中福禧公司的代理律师。据称黄金律师团的律师费高达七位数。

 

“黄金律师团”试图为黄光裕抹掉非法经营罪,并试图将内幕交易定性为单位犯罪以减轻罪责,他们判断黄光裕的刑期不超过8年。不过一审判决出乎意料:黄光裕三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6亿元,没收财产2亿元。

 

难以接受结果的黄光裕在一审之后更换了律师团,换来的仍然是二审维持原判,不过妻子杜鹃被改判缓刑,并当庭释放,命运最后还是给黄光裕留了一个门缝。

 

如果实在不行,

那如何享受狱中生活?


违规总是要承担后果的,一旦要承担法律后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大佬也是要蹲监狱的,不如积极一点来想,如何将这段时间更高效地利用起来呢?这还真不是吹嘘,不用操心外界生活的独处时间,用好了可能真能做点事情。高晓松说:“坐牢那半年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时光!”台湾作家柏杨在九年的牢狱生活中完成了80万字的《中国人史纲》。

 

郎咸平的“好朋友”顾雏军是这样描述自己的监狱生活:“第一天是最恐怖的,我所在的监区一共有28个人,其中18个人是杀人犯。但在里面待了一年后也就不再感到恐惧了。”为了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顾雏军每月会花150块钱买三条烟,分别送给三个刑罚最重的杀人犯。他笑称,在外面他从不贿赂任何官员,但在里面却不敢不“贿赂”那三个杀人犯。

 

“床由监狱专门为他打造,宽度为1.5米左右、铺着席梦思床垫;

不用穿囚衣,家人可以随时给他送来四季所需要的便装;

可以留长发,有理发需要可以召监狱外面正规发廊的人上门服务;

房间里有24小时的热水,而且设有自由控制的电源开关,他并不受狱方规定的作息时间限制。

而其他狱友最羡慕的,是一间锅碗瓢盆一应俱全的独立厨房。”


这不是描述美剧里的监狱大佬,这是2014年《博客天下》关于健力宝原总裁张海的报道。因挪用资金、职务侵占等罪名,张海获刑10年,2008年开始在广东省韶关市武江监狱服刑,在监狱里张海有一间专门为他准备大约40平方米的房间,里面摆放着一台30英寸左右、可以收看30个频道以上的液晶彩电,另外也少不了一部手机。

 

当然不是每个富豪都会甘心在监狱里做寓公,很多事业心强的大佬会把监狱变成办公室。

 

2004年6月,周正毅从上海市看守所转移至提篮桥监狱关押,在这个中国最著名的南桥北秦(上海提篮桥监狱与北京秦城监狱)的“南桥”度过剩余35个月刑期。到提篮桥后不久,周正毅给提篮桥监狱每个牢房里装了空调。一份举报周正毅在狱中享受特殊待遇的资料中显示:周正毅关押初期还参加一些劳动,但没有几天他就厌烦了。开始整天呆在监狱干部的办公室,看电视,打电话。之后,他就被安排当图书管理员。提篮桥的监室面积很小,要睡两三个人。但周一个人就独享一间囚室。一般犯人一个月只有一次与亲人“限时”会见的机会,一般都安排在监狱的“会见大厅”,但周正毅“会见”却有时高达每周八九次,且不在“会见大厅”进行,甚至 “可以在提篮桥监狱开董事会”。

 

周正毅出狱三个月后,专职看守他的监狱干部俞金宝被双规,而周又于2007年11月再度获刑17年。

 

曾经的首富黄光裕演绎了如何狱中办公的正确方式: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考虑到国美公司的实际经营情况,允许了黄光裕行使监狱办公的权力申请,但是黄光裕签署文件有着严格的监督机制,比如对签署全程录像。黄光裕虽蛰伏监狱,但依然极大程度上操纵着国美帝国的战略方向和正常运转。

 

6401

 

老一代商界大佬的监狱生活还是有属于自己的时代烙印。褚时健被判无期徒刑的时候已经71岁了,他却坦然接受了在狱中的生活,每天依然按部就班地积极地递交汇报材料、打扫清洁卫生。

 

因为患有糖尿病,顾雏军在狱被安排做了图书管理员,负责图书的修补和借阅管理。在可以容纳四五十人的监狱图书馆里,顾雏军可以安静地看书,“我几乎看完了监狱里所有的数学书,还写了篇数学论文。”刚出狱时,顾雏军曾对媒体表示想把他写的数学论文翻译成英文,拿到国外去发表。

 

资本玩家张海曾经像个迷弟一样,对前来探视他的律师说:“和我关在一起的顾雏军才是真正的资本运作大师,我张海只能算第二。”

 

窃·格瓦拉曾经说过:监狱里面各个都是人才。看来不是没有道理。

 

出狱之后,

又是一条好汉


大佬的牢狱生活与普通人不同,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对出狱的渴望,提前出狱是茫茫黑暗中的一丝曙光。减刑、保外就医和假释是提前出狱的三种方式。法律规定判决正式生效后满一年,就可申请减刑;实际执行刑期不能少于原判决刑期的一半,理论上,服刑期过半就可以申请假释。

 

服刑已经九年半的黄光裕,在狱中热衷书法,曾经为监狱举办的艺术节创作了“梅兰竹菊”美术条屏,并且为此专门书写了序:“在艺术创作过程中,我们要将对美的领悟落实到改造实际中,努力净化心灵,修炼品格,争取早日转变成为遵纪守法的新人。”被评为“改造标兵”的黄光裕在狱中一共获得了两次减刑,共计21个月。

 

不过说起减刑,就不能不提到张海。一审被判15年的张海,分别通过检举狱友协助警察破案、在监狱报纸发表文章、创造“汽车前后双视镜”发明专利等手段获得了两次共四年一个月零二十八天的减刑,而早在二审时,张海就因为“立功者”的身份,刑期从15年减至10年。

 

2011年张海获假释出狱。2013年广东省纪委等部门着手对张海违规减刑案件中监狱系统涉案人员进行查处,截至2014年1月,涉及张海系列案共有24人被查办,原来张海的这些立功表现都是行贿买来的。而此时的张海早已逃亡海外。

 

三十年时间,曾经自诩气功大师的张海,“魔幻”的手段日渐臻熟,由资本市场玩到了监狱里。不过他的故事还没结束,对于他的追捕引渡程序已经启动。

 

2001年,73岁的褚时健因为严重的糖尿病获批保外就医,回到家中居住养病,并且活动限制在老家一带。不过并不是每个上了年纪的大佬都可以保外就医。顾雏军说,他所在的监狱里230多个有病的犯人,从严重程度来看他可以排在第一位,除糖尿病外,他还有高血压、心脏病。“那些排在我后面的犯人很多都申请保外就医了,唯独我的申请一直无法通过。”

 

有人没有机会提早出狱,会想方设法创造机会,有人有机会提早出狱,却不愿意出狱。“刑期之王”牟其中在入狱的最初几年,便曾有机会获准保外就医,可他拒绝了。他坚称自己无罪,要清清白白地走出去,后来为了家人的生活,执拗的牟其中还是提交了假释申请。2016年9月27日,牟其中乘车离开了服刑16年的监狱。

 

无论服刑时间长短,最后可以走出监狱,就意味着无限的可能,意味着一切还可以重新再来。2015年12月3日,即将刑满出狱的大连实德创始人徐明突发心肌梗塞,死在武汉狱中。他的家人和追随者还在翘首以盼,等待着他的回归,谁知等来的却是一盒骨灰。

 

因此,尽管这篇稿子的口吻如此戏谑,事实上监狱不是肖申克,这里没有救赎。真正的救赎,应该是远离监狱,这才是我们写这篇稿子的真正初衷。

 

我们鸡汤起来,

自己都怕

 

撰文宣玮 / 编辑 羊2

图片设计 白 / 正文图片来自网络

钢铁侠的真爱其实是美队…你们都没发现
钢铁侠的真爱其实是美队…你们都没发现
一位前志愿者眼中的同妻同夫问题
一位前志愿者眼中的同妻同夫问题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