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砸新欢、拿iPhone扔马桶比赛…...这是深夜食堂老板讲的故事
2018-05-14
TAG: 前妻 新欢 马桶 食堂 老板
分享到:
凌晨5点,我还没睡。

凌晨5点

我还没睡


深夜里,还亮着灯的餐厅和那些酒吧不太一样。在这里,食物唱主角,酒是配角。没有灯红酒绿劲歌热舞,没有什么太光鲜亮丽的社交,只有想要为自己的这一天画上圆满句号而寻求食物的、饥肠辘辘的城市人。

 

Ellemen Digital走访了3家在上海的深夜食堂,它们都是从傍晚开始营业,一直到凌晨过后。经营这些餐厅的老板是真正的夜猫子,个个都要熬到早上5点才算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在他们眼里,上海夜晚有何特别之处?

 

“努力让一人食看起来不那么凄惨”


1aa

■ 勇烧肉居酒屋

 

老板林小木本来就是媒体人,有一群时髦的朋友。当初从杂志社里出来,就想要开一家自己家附近能和朋友在晚上吃吃喝喝的餐厅。

 

他的店面很小,位于上海的巨鹿路上,这里环绕着不少上海颇有知名度的餐厅。另外一点,法租界巨鹿路嘛,总是漂亮精致一些。

 

林小木一开始做的是创意菜,餐厅名叫东家小馆。卖麻辣小龙虾味的披萨、西班牙香肠煲仔饭,海鲜炖锅等,生意还不错,“但创意菜就是做不出社区餐厅的感觉。”讲话带着粤语口音的广州人林老板说。所以他在一年前把这家店改装成了烧肉店,特色是“一人份”烧肉。

 

ab


“就是想针对那些晚上找不着人吃饭、找不着地方吃饭的人。”林小木表示,所以他店里也没什么正儿八经的菜谱,客人去了,店员就会告诉你今天店里有哪些肉,你要吃多少,他们会剪一块适合大小的肉烤好端上。


ac

也因此,林小木的店里有很多一个人吃饭的人。我们刚进店门,就看见老板正在“随意地”招呼客人:“哎哎哎,他这么胖,别把他领到角落去坐啊!”


“你谁啊,有这么说话的吗?”

 

“来,这里宽敞,这里坐。”

 

胖子坐定,和林小木击了一个掌。显然是相熟。

 

林小木说,他连店里的股东都是从常客里吸收进来的。

 

“烧肉店开后不久,我就注意到一个女生一个人来过好几次,坐在吧台边。每次来都是开着电脑在工作。也不看盘子里的食物,我们给她烤什么她就吃什么。有次我看到她又来了,还是一坐下就打开电脑开始噼里啪啦打字,我就一下子玩心起了,走到她跟前,’啪’一下就把她的电脑合上了,吓了她一跳。”

 

“其实我就是想打断她一下,认真吃点东西嘛。”

 

两人因此攀谈起来。“她就对我说,我是第一个强制她休息的居酒屋老板,哈哈哈。”

 

林小木就像一罐粘合剂一样,把他店里零零散散的客人都黏在一块儿。他的方法也挺多的,召集客人在厨房里做菜,一起打游戏,女孩们在“红唇之夜”和“条纹之夜”能享受打折......他还想办法撮合了一对“两个人看起来对彼此都有点意思但始终就是不愿意第一个说话的”一人食客人。

 

ad

■ 提前炒起世界杯观赛氛围的奖杯


“人类真的挺奇怪的。”林小木说:“那些进店的时候还斯斯文文的人,喝了两杯酒就像直接切换了一个人格一样,突然变得粗俗不堪。还有一点我也觉得很值得品味——一般吧,如果真有客人举着酒杯来找我,激动得不得了地说‘这家店真的是太棒了!我一定还会再来的!’,这种人基本上一次过后就不会再出现了。反而是那些不声不响地吃着烤肉,喝着小酒的,最后变成了老客人。”

 

“情怀和生意之间,

有很多很多怪人和怪朋友”


ae

■ 酒鬼食堂


西安人Kapa是名室内设计师,8年前独自一人来上海开公司。他说,最初的一年半,我的朋友都是酒,哦不,酒吧给的。

 

所以他和另外几个朋友也想要一间自己朋友之间可以聚聚喝酒的地方,一方面是兴趣,一方面也为了省钱。“我们有时候一个月喝酒喝掉好几万,那想想不如自己开吧。”

 

“我们一开始是想,啤酒吧嘛,特色食物还是炸大肠什么的,一定是男性顾客比较多。结果没想到直到现在,我们的70%都是女性客户。”正说着,4个女孩从我们身后走过,热烈地和他打招呼。“我等一会儿就来找你们抽支烟!” Kapa向她们喊道。

 

ag


“可能是因为店面的装修风格吧,我们不是真的按照酒吧的思路来做的。毕竟叫’食堂’了,就有点酒吧和餐厅混合的感觉。这可能给女孩子们一种安全感。”


也因为酒多,热门食物炸大肠和卤肉饭也无法阻止人们在这里把一瓶一瓶的啤酒往肚子里灌。店里的音乐不吵,桌子和桌子之间分得相当开,令氛围看起来轻松愉快。周四的晚上9点刚过,却已经有不少人满面通红了。

 

ah


“上个月,”Kapa接着说:“有对年轻夫妻,酒喝得忘我了,男的摇摇晃晃走到厕所,不小心把自己刚买的iphone X掉马桶里了,还给冲走了。我看着他七荤八素地走回来,仿佛有些不相信刚刚发生的事情。于是他拿着他老婆的iphone X也去厕所了,往里一扔,一冲,发现竟然真的能冲走,于是俩人高高兴兴手挽着手回家了。”


“也是最近,遇到桩奇事。有两桌客人并排坐着。一桌三个男的,一桌三女一男。大概他们都喝得有一点了吧,突然就拿酒杯互相砸起来了。好不容易拉出去,我们一问,才知道一桌上的男生和另一桌上的一个女生以前是夫妻,离婚了,砸人的是前妻,她看见自己前夫在隔壁说带着新女朋友来吃饭可能受了刺激。就是这么巧。”

 

“有次我陪一个飞行员喝到早上5点,他还不放我走。但也有时候,我自己第二天早上醒过来,发现加了好几个我根本都不知道是谁的微信。”Kapa说:“在深夜食堂,人们也容易喝醉。你得习惯这些,要准备好徒手在水池里捞呕吐物,随时面对有女孩在厕所里上吐下泻到一半晕在当场的情况。”

 

“遇到这种情况要怎么办?”我问。

 

“还能怎么办?我们先用热水把她(和地板)冲得稍微干净点,拿了套干净厨师服先给她套上,然后再清理厕所呗。”

 

“深夜鱼市和无处可去的年轻人”


aj

■ 炭秘12时烤吧


下午4点半,阿关准时坐在了自己在上海政民路开设的炭烤吧里。

 

这家店不大,一楼是明厨和一条狭窄的楼梯,直通向二楼,大堂里差不多可以坐下约150人。眼下天气不冷不热,落地玻璃窗大开着,室内明亮,吧台被银色的镭射纸包裹着,墙上画着日漫风格的壁画,3台高清电视里里正播放着维多利亚秘密秀的视频。穿着黑色T恤衫系着红色围裙的年轻店员已经在楼梯口站成一排。5点,炭烤吧就要开张营业了。

 

别看政民路虽窄,街景可以说有些杂乱,人气却是很旺。这条路被一南一北的复旦大学和上海财经大学夹着,不远处就是“很有情调的”大学路,整片区域都是学生党们最爱出来消遣聚会的地方。

 

a e


阿关就是看准了这里的大学生人气。他和其他想要做社区餐厅的老板不一样,“我一个区只计划开一家店”,他说:“第一家在瞿溪路打浦桥,看中交通便利;第二家在番愚路,因为那时候幸福里正好要起来。第三家碰上政府要重新建设政民路,我们已经算是来的晚的。”


a r


所以阿关的3家炭烤吧从下午5点到凌晨三点,迎来的是来自江浙沪包邮区的形形色色的客人。


“苏州的、杭州的、嘉定南汇的,都有开车过来吃的。明星,他们必须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面,我们需要提前帮他们安排好位置。有钱的大学生,在楼下把他们的豪车停成一排。都有。我们经常承办派对,从15个人的到40个人的,有一次是一队公务员一样的客人,其中几个要去西藏支援建设了,在我们店里开践行会。“

 

“让我比较出乎意料的是,原本我以为开一家营业到深夜的串烤吧,主要的客人会是年轻人。没想到来的50、60岁的中年人也很多,他们基本上都是7、8点来,吃到9、10点。我们有次遇到4个中年男人吃掉了我们100多只生蚝,其实我挺担心他们吃坏肚子的,但,生蚝也挺补的嘛!”阿关笑笑。

 

at


不过夜晚对于这位皮肤黝黑的40岁上海男子来说,绝不是气定神闲地在自己的一家店里转转、陪客人喝几杯酒酒解决事情的。自从2014年夏天第一家店开张后,每天凌晨1点,他要出现在海鲜市场,根据店里沽清的情况来补充当天食材。


“以前我们在铜川路批发,现在换到江扬路的海鲜批发市场。晚上的鱼市热闹得不得了啊!你绝对想象不到。”阿关说:“自从开了餐厅,我就不喝酒了。每天应付每家店缺货、补货的工作,满上海跑来跑去。”

 

阿关的想法是,人们在晚上吃饭和白天吃饭的心情不一样。白天是为了工作而裹腹,到了晚上就不一样了,吃饭更加像是为了自己开心。

 

“我就是想给现在年轻人晚上玩的地方多一个选择。我们有些客人一个礼拜要来店里4、5次,我经常在想他们究竟是喜欢吃我们店的菜还是不想回家?”阿关说。

 

“但你说他们能去哪里?酒吧里,要穿得漂亮的,喝喝调酒、搭讪搭讪,跳跳舞,吃是吃不上什么的;要么KTV,吃爆米花、鸡翅膀,吼两嗓,结束。但是来我这里就很轻松啦,穿个体恤衫夹趾拖,来两瓶啤酒;就连穿得西装笔挺的,到了烧烤吧里没几分钟就开始解领带扣子了;女孩子也不要担心被搭讪,和朋友开开心心吃饱喝足,回家大睡觉。” 

 

采访、撰文 JC、Leslie /

编辑 JC

封面及勇烧肉居酒屋摄影 小小白

封面设计 白

其他图片由酒鬼食堂、

炭秘12时烤吧提供

这位104岁的科学家,正在直播自己安乐死的过程
这位104岁的科学家,正在直播自己安乐死的过程
中国男人为什么不性感?
中国男人为什么不性感?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