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14岁那年,爸妈就给我买好了墓地
2018-04-05
TAG: 墓地
分享到:
这可能是,当代人焦虑的最终极投射了。


清明时节雨纷纷,

一问墓价欲断魂。


小李是我们一位编辑的朋友,她初二的时候就买了自己的墓地。

 

2000年前后,当时奶奶因病过世,料理完丧事后,没过几天,她就被爸爸告知自己也是个有墓的人了,那语气只是通知她一下,不容置喙。后来她才知道,他们全家的墓都定好了,在同一个园子里面,价格没超过3万/平。

 

一眨眼十几年过去,同样墓园里同种类型的墓价已经涨过了15万/平,涨幅超过300%。不过,因为只是买来“自用”,家里人并没有那种大赚一笔的快感,不过在小李看来,是心怀感激的,“感谢爸妈给我安置好了墓地,省了我以后一大半钱。”

 

对于你们这些欢呼清明节去哪踏青的年轻人来说,考虑墓价的问题似乎为时尚早,但对那些商业嗅觉灵敏的人而言,墓地早就变成了一门好生意。

 

清明节前,ELLEMEN Digital联系了上海一家殡葬服务有限公司的销售客服,目前行情大概是这样的:想要带墓碑又能存放骨灰盒的墓位,市面上的价格不会低于10万,这还不包括刻字等附加的费用。而墓地的价格每年都会上涨两次,分别是冬至和清明两个节气的时候,涨幅一般在15%-30%。

 

9EJE55GA00AP0001

 

上海最贵的青浦福寿园因为安葬了诸多名人,墓价是38万起步,用对方的话说:“你想和有地位的人葬在一起,当然得多掏钞票对伐?”承受不了高价的客户他们会首推嘉定和崇明的墓园,毕竟崇明那边300万能买到的墓,放到福寿园要卖到800万以上……与北京高居全国房价榜首不同的是,在阴宅价格的排名上,上海位居第一。

 

所以真的不是在吓唬你,在哭丧着买不起房子的同时,你可能没想到,未来你很可能连墓地都买不起。

  

 

 墓地是什么时候变成

一门生意的?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在大多数人都还不了解殡葬行业的时候,成立于1994年的广东某公司已经是国内第一个“吃螃蟹的人”。1995年时,他们第一个将骨灰塔位“美化”成“小房产”,加以售卖,并在深圳、广州、珠海、惠州等多个城市设立了销售网点,并做成类似传销的销售模式,在广东省内形成一股风潮。1996年,每个墓地的价格已经炒到了1-5万元,夸张点的时候,后一天的价格能比前一天高出一万多,第一批感到新鲜的客户便纷纷“下海”,投身这片蓝海。

 

“炒楼不如炒墓地”、“投资16000买一块3平米的墓位,第二年就可收回28000元”等口号在坊间变得深入人心。殡葬业虽然算是个冷门行业,但确实一本万利的买卖,现在的一些大型陵园,办公场所都直接冠名为“选位大厅”,里面陈列着陵园的微缩模型及各式各样的墓型介绍,明码标价的清晰度堪比楼市的售楼处那样一目了然。

 

这门“生意”曾经也经受过打击。1997年12月,国家民政部发出通知:禁止利用骨灰存放设施进行不正当营销活动,但这并未从根本上遏止“炒墓”行为,相反的,销售们学会了打擦边球、钻空子,甚至,中介公司还收起了过户费:“如果你要转让,必须通过我们公司。”

 

时间走到2018年,我们已经在招聘网站上看到了无数冠名以“陵园销售代表”的广告:

 

640-2

 

显然,虽然大多数人仍然不熟悉,但炒墓显然已经变成了一门司空见惯的商业行为。

 

 

 全球华人都热爱炒墓人?


和开头小李的事情有异曲同工之妙的,还有冯小刚的那部《非诚勿扰》,葛优饰演的秦奋和一位推销墓地的女孩儿相亲,虽然“正事儿”没谈成,却收获了俩未来翻了10倍的墓。“现在只要3万,过几年至少30万……咱们按照做房地产的理念做墓地,不求最好,但求最贵。”现实恰好就中了这姑娘的预言,对于中国人来说,墓地和房地产,只剩下阴宅与阳宅的区别,本质没有什么不同:都是投资。


力证就是在这股浩荡的炒墓浪潮中,海外华人们也绝没闲着:《澳洲金融报》2015年时就有报道,随着资产丰厚而又有迷信思想的亚洲人涌入澳洲,他们本国的墓地市场也开始火爆起来,维州的墓园供应已经开始变得紧张,这意味着那些想要在死后得到安葬的民众需提前预订墓地,否则将有可能面临“无处可葬”的一天。墨尔本市更是出现了澳洲唯一一座以“风水”为招牌的公墓:音译名为松鹤园,是一座佛教公墓,里面风水最好的家族墓位于山顶,可以安葬6-12人,价格要将近30万澳元(约合144万人民币)。而墨尔本公墓(Melbourne General Cemetery)最贵的墓地价值也已接近110万。

 

640-3

■ 墨尔本松鹤园

 

位于北美的加拿大情况也并不乐观,温哥华作为移民热门城市,当地人已经上街游行抗议房价的疯涨,示威者称:温哥华的墓地价格甚至已经超过房地产,成为最火热的市场。山景墓园(Mountain View Cemetery)在过去的30年间价格疯涨了200倍,一块人体大小的地价达到了$25,000(约合12万人民币)。涨价的并非只有墓穴,墓园里的一切都在不断“升值”,连骨灰盒都已涨到$4,000(约合1.9万人民币)一个。在温哥华,人们买墓地不是因为他们快死了,而是因为他们知道价格还会一路涨下去。

 

眼光看回亚洲,据《南洋商报》2014年的报道,四年前马来西亚一个墓地的售价就动辄数万至数十万令吉不等,除了土地成本增加、人工费用上涨等不可抗因素外,投资家们纷纷炒墓也是主要原因之一。在中华山庄的职员看来,这会带来很坏的影响:墓地价格太高,会减少行善者们“施舍墓地”的举动,造成无依无靠的往生者最后“死无葬身之地”……

 

台湾的墓园市场上同样不乏投资客,他们将其称为“灵骨塔投资客”,只要在互联网上搜索“纳骨塔位”,就能找到众多掌握优质塔位的人,似乎跟内地也并没有什么不同:个人塔价格在12-16万元之间,每个塔位还需另付约20年的管理费。

  

 

 这可能是,

当代人焦虑的最终极投射了


墓地市场崛起的背后,首当其冲折射出的,当然是国人殡葬观念的保守,中国传统讲究落叶归根、入土为安,仿佛只有厚葬逝者,才能维系好家族的血缘关系,光宗耀组并使后代从中受到恩泽,骨灰撒大海等行为往往是不被接受的,在传统观念看来它缺少了一个可以安放、缅怀的确定地点,而一个高价墓地,似乎在某种意义上代替了传统的厚葬。

 

但这份需求显然已经逐渐变成了所有人的折磨,包括炒墓人本身。并不是所有持有墓地的人都赚得盆满钵满,有一些盲目的跟风买家,不仅没能从中获益,反而手上闷了八九个墓地出不出去,炒墓把自己炒成了“墓奴”。以广州增城正果万安园为例,2000-2002年间,墓地市场正火,很多广州人都跟风屯了它家的墓,“说买墓地可以投资,比炒房收益还好”,抱有和章小姐一样想法的人并不在少数,据统计,2003年以前,该墓园售出的墓地中仅有1/3是供个人使用的,剩下2/3的大头都是投资性质。

 

Arlington-National-Cemetery-45149

 

这些“墓奴们”也曾想尽各种办法出售墓地:将转让信息挂在不同网站上、委托万安园代卖……奈何都是效果欠佳,购墓十年,这些人已经不再考虑赚不赚钱的问题,只求能够尽快将墓保本卖掉:“政府现在对买家资质管得越来越紧了,我是只想出给真正有安葬需求的人,不想再倒来倒去了。”

 

这或许就是炒墓这件事的吊诡之处了:一边是真正的需求者面对不断攀升的墓价“望墓兴叹”,另一边则是手握墓地资源的私人投资者找不到买家。


而在庞大的墓地市场背后,埋葬着更多的可能是城市新中产们的“无处安放的焦虑”。活着时,我们攒首付、背贷款、出租倒卖,力图住上目击范围内最好的房子——死了当然也一样,为什么不呢?

 

 

只是这样的人生,

真的好累啊!

 

 

撰文:Holly

编辑:羊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及网络

 

中国富豪们都娶了什么样的女人?
中国富豪们都娶了什么样的女人?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