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园赏人指南
2018-04-01
TAG: 樱花园 指南
分享到:
生为一朵樱花,要见过多少种人才不算白白盛开?

生为一朵樱花,

要见过多少种人才不算白白盛开?

1

 

又到一年赏樱季节,你一定已经从朋友圈的古诗词、摆拍照和各种樱花科普文里感受到了。不过你知道吗?赏花的人比花更有趣:


 

 

 情侣科 

XX大学、《情侣必去网红赏樱地》里所有

2

 


比较具有攻击性和破坏性的一科,攻击行为通常来自男性。


由于“赏花”这一概念对人类情侣而言,是一种标志性的约会活动,男性通常会显示出积极、表现欲旺盛的一面,从而获取女伴好感。方法可能是亲密肢体接触、互相帮助对方进食(???)、以及最具破坏性的“辣手摧花”招式。

 

据载,2018 年 3 月,武汉大学校区的樱花树群,就遭受了一名男子的袭击。为了人为制造“樱花雨”,给身边女性带来浪漫效果,该男子奋力摇动樱花树干,并得到其他人类的叫好。需警惕此类人群的出没。

 

3

 

 

人类的祖先是一种善于攀爬的哺乳动物。即使进化(懒)到发明了无数种代步机器,偶尔一次亲近自然还是可能激发他们的动物本能。这种现象被植物界认为是人类的一种返祖现象。

 

通常,爬树行为发生在与朋友或恋人一同出行的群体中。其中一名人类爬上树,另一名负责拍照。这会让被拍摄的对象看起来被鲜花簇拥,取景独树一帜,但同时也会让他们显得接近自己的祖先。

 

 大妈科 

无处不在

 

4

 

 

最可怕的一批人类。

 

赏花 = 拍照,不是把樱花从高枝扒到胸前,就是俯身倚靠,陶醉闻香,不管你什么品种都得俯首称臣。要是实在够不着,她还会举起披着丝巾的手,温柔指向枝头。


但记住,一个大妈不足以掀风浪,成群出现,才会把本色发挥得淋漓尽致。

 

5

 

 

危险预警!与第二种大妈接触,需要做好牺牲的准备。她有着家庭主妇的行动力、一分钟编出花环的匠人魂,更有着为了发出麻将群点赞最高的朋友圈,不顾一切的艺术人格。

 

遇到她,前一秒的枝头花魁,后一秒就将成为一个花环、一朵头饰、一支孙女手里的魔棒,并在众星捧月 10 分钟后,迅速遭到舍弃。


 

6

 


 

和前两种不一样,“园艺大妈”是地点限定的分支种类。对于出生在路边,或小区绿化带的樱花树而言,浓妆艳抹的踏春大妈少见,上街买菜的过路人才是日常。


但别以为买菜路上就难起波澜!偷偷摸摸折一枝,悄无声息拿回家,也是常有的事。“哦哟,我就想种种看呀!”

 

 群居科 

带草坪的公园、带小桥流水的古寺

7

 

 

格纹野餐布之上,江湖暗涌。至于藤编野餐篮里带了什么,倒不重要了。你秀新买的日本代购粉色女童外出服,她说最近入手了一个“拍小孩子肤感不要太好噢~”的相机,另一边那位一定会云淡风轻地来一句:“老公最近硬是给我换了个新休旅车,待会送大家回去啊!”

 

什么?赏花?那是“野餐母子”里的低龄人类做的事,原因不明,一种猜测是人类儿童还没发育出最重要的器官——手机,不然为什么任凭孩子怎么玩,母亲们却总在刷手机?


8

 

 

对二次元 coser 大大来说,赏樱季是仅次于 CJ 的年度盛会了。尽管照片后期肯定要柔光调到背景色也看不清,但虚化的樱花也是樱花,对这一人类分支有着独特的精神吸引力。


在众多赏樱(取景)地里,诸如南京鸡鸣寺是他们最频繁出没的,有桥有水有寺庙,桥上可以打伞回眸,水边可以佯装泛舟,树下可以葬花,断桥可以离别。


无论几次元的人类都讲究一个词“性价比”,来一次就要拍足,因此他们根本没时间顾及同类的白眼,成为了四月里最刻苦的地才。

 

 

 技术科 

植物园、近郊花田

9

 

 

名为“主播”的人类族群,女性占绝大多数。尽管数量上没有前两年那么多,但识别度依然很强——整个园子里双眼不盯着花的,就是主播了。这类人基本无害,除了行动不看路,撞到树上是常有的事。

 

据完全统计,10 个主播里,有 2 个用 OP*O、4 个穿低胸、9 个在 ID 里带“樱花女神”。哪个平台?不重要的,有人傻钱多的粉丝就行,毕竟愿意通过前置摄像头赏花的,基本也不是来赏花,只是来打赏的。

 

 

10

 

 

而如果用后置摄像头一顿狂按,又不是在拍照,那只剩一种可能:在拿 App 识别花种。这类人自认走在进化链的前端,热爱标榜自己“接受新事物”,但一心只读圣贤 App,完全不管对与错。他十有八九还会科普给身边人,后者十有八九只是假装点头,实则完全没有听进去。

 

对了,今年还出现了新的习性——他可能在录抖音。

 

11

 

 

人类自古是一种擅常用道具伪装自己的生物。第一眼是摄影老炮,观察 2 分钟就会知道他只是嘴炮而已。身上一定挂个炮筒,再把替换镜头放进老法师马甲胸前左边口袋,口中最高频的词汇是“长焦”、“压缩感”、“微距”,实际唯一的小妙招是把 18mm 的徕卡镜转接过来使用,“轻巧、富贵且有 b 格”。


立三脚架 10 分钟,找角度 20 分钟,测光 20 分钟,最后在同行大妈的催促下,接过手机为她拍了起来。

 

 

 “我不管我就要来赏花”科 

以上所有

12

 

 

一种携带过敏疾病的人类,人数正在逐年增长中。每到春季,因吸入花粉而导致呼吸道过敏,主要表现形式为鼻炎、经常打喷嚏,应避免在鲜花盛开的大自然中走动。

 

但他们依然是赏花人群中必然出现的。帽子和口罩是标配,只露出两只眼睛,也依然希望观赏到樱花盛开的风景,并与其合影——尽管没人认得出照片里是谁。这种冒着生命危险也坚持与大自然接近的精神,是令人植物界感动的,人类始终是植物的好朋友。

 

13

 

 

独自前去赏花的年轻女性,通常穿素色,条纹衫和帆布包是常见打扮。她们不会出现在人潮最汹涌的地方,通常在大多数游客忽略的某个角落现身。她们没有攻击性,也不会发出任何噪音。若遇到这类人群,只需配合她们,一起显示出“我们的灵魂都散发着香气”。

 

不像其他赏花客,这类人群的拍照要求只有一条——镜头中不能出现人。因此,她们的拍摄重点通常会专注于花朵的细节,她们的镜头也因此经常以 45 度角仰望天空。

 

[注]文艺女青年中还有另一个分支,她们会携带毛绒玩具或贴身饰品(对她们有着只有自己才懂的特殊意义)进行摆拍,同样不具有任何破坏性,无需特别注意。

 

 东洋嫁接科 

目黑川们、清水寺们、上野公园们

 

14

 


“穿着和服站在樱花树下”是每个精日女孩的初阶情结。好不容易事先约好热门景点旁的人气和服出租店,又好不容易花了整整 30 分钟才穿上身——当然是要在景点怒拍 100 张才行!


人类对性价比的执着又一次体现了,理论上来说,每张照片都分担着借和服的成本,而朋友圈收获的每一次点赞都是受益。留给小姐姐们的时间不多了,毕竟五点前都要赶去店里还和服的,过时罚款。


 

15

 

 

经常与公园保安同时出没,并有着看不透的食物链上下级关系。习性是在禁入区域里悠闲地按下快门,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常用说辞有“我看不懂日语……”然而门口牌子上用日英中文写着“禁止入内”。


每当争辩陷入僵局,拍照者涨红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接着便会充分显示出人类语言体系的多样性,“不都是为了拍樱花吗?”、“中国人就是喜欢亲近自然呀”、“你们歧视!”,引得众人(树)哄笑,园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16

 

 

最后一种人类,也是道具最多变的。“樱花季限定”几个醒目的大字限制了她们的行动力,实际上任何“限定”都能让她们嗷嗷叫着买。樱花的味道约等于没有,但粉红色素的加入让原本朴实的烧物和果子散发出网红气息。


吃之前当然是拿起来对着樱花树拍上几张,食物是实的,樱花是虚的,或者反过来,虚实间收获很多赞。拍完就丢给男朋友吃了。



对了,

生为一朵桃李杏海棠花,

也能观赏到以上全部。


 

策划、撰文 ELLEMEN Digital

编辑 DaJuan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及网络

曼谷欲望生态调查:你鉴赏、你选择、你抛弃
曼谷欲望生态调查:你鉴赏、你选择、你抛弃
一个女生参加了捆绑派对,但她还是好女孩
一个女生参加了捆绑派对,但她还是好女孩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