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朋友圈发性格测试,我就拉黑谁
2018-03-27
TAG: 性格测试 朋友
分享到:
年轻人,少在朋友圈做什么心理测试吧!


一场心理测试引发的数据门


“这是对信任的违背,我很抱歉。”在沉默了将近一周以后,Facebook 的创始人兼 CEO 马克·扎克伯格日前对 Facebook 的信息泄露事件亲自登报道歉。“我们有责任保护你们的信息。如果做不到,我们就不配提供服务。”

 

微信图片_20180327140432

■ 遭遇大型水逆的扎克伯格


一周之前,媒体爆出政治数据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通过 Facebook 非法获取并利用了超过 5000 万用户的个人信息,在 2016 年美国大选中帮助特朗普进行精准投放。“剑桥分析”还被指受雇于“脱欧阵营”,利用大数据影响了 2016 英国脱欧投票。

 

Facebook 和扎克伯格一下子被推到风口浪尖,后者还现身国会对数据外流作出解释。这起“数据门”事件在周末也愈演愈烈,#删除Facebook 的话题也上了 Twitter 热门,其中特斯拉 CEO 埃隆·马斯克就相应号召,删除了特斯拉和 SpaceX 的 Facebook 官方账号。

 

微信图片_20180327140442

■ 马斯克怼 Twitter 网友现场

 

昨天在中国发展论坛上,当百度董事长兼 CEO 李彦宏被问到数据和隐私的问题时,直接语出惊人地表示“中国用户愿用隐私换方便和效率”。国内社交媒体上的“中国用户”们对此也是满头问号。

 

而已经与云上贵州合作的苹果 CEO 蒂姆·库克,在论坛上加入了讨伐 Facebook 的大军,认为“数据门”这种情况“非常可怕”。库克又会不会删掉自己和苹果的 Facebook 页面?

微信图片_20180327140447

■ to 删 or not to 删

 

 

 

厉害了,我的性格测试


那么,数据到底是怎么被泄露的?事情还要追溯到 2014 年,当时“剑桥分析”的研究员开发了一款基于大五类人格(OCEAN)模式的性格测试 app,宣称可以帮助大家了解自己和他人的行为和决定机制,当年在社交媒体上也是非常流行。

 

微信图片_20180327140456

调查显示,共计有 27 万人下载了这个程序,而用户在参加测试前会例行收到一个对这个 app 允许获得其 Facebook 内容的授权同意书,并且只有授权后才能使用——是不是特别熟悉的操作?

 

然而,一次授权不仅共享了自己的个人信息数据,也允许研究者获得了好友列表。也就是说,等于将自己和朋友圈都暴露给了“剑桥分析”。于是大家就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总统选举、英国脱欧这类大事件中被精准投放了。

微信图片_20180327140501

■ 一个不容忽视的信息:“剑桥分析”创始人 Alexander Nix 生于东欧并拥有俄罗斯和美国双重国籍

 

Facebook 在 2015 年发现后就更改权限漏洞,禁止第三方 app 滥用数据,但却并未告知自己的用户,也没有对外公布。事到如今,Facebook 方面和扎克伯格自然需要负上一点监管不力和隐瞒情况的责任,这波千夫所指可以说是一点也不冤。

 

 

 

这些年,刷爆朋友圈的性格测试都凉了


“剑桥分析”一开始就选对了诱饵,知道当代年轻人对了解自己以及分享自己内心戏的情况,根本没有抵抗力。可以这么说,星座分析、心理测试、转发许愿,撑起了社交媒体玄学的半边天。

 

尤其是性格测试,曾是充斥书报亭的伪心理学秘籍,是每个门户网站的必备板块,到了社交媒体时代就周而复始地以各种题目出现在我们的朋友圈。

微信图片_20180327140506

 

无论是过气的 N 型人格,或是“你最应该生活的城市”,还是“测测你是《琅琊榜》里的谁”等 IP 捆绑型测试…… 这些五花八门的性格测试永远有市场,永远有点击量。

 

然而,这些年里那些“一言不合就刷爆朋友圈”的性格测试,其实都凉凉了。

 

还记得这张黑板报一样的图片疯狂出现在朋友圈吗?上面粗糙地写着发布者的各种关键词:工作狂、孩子气、完美主义、脑洞大…… 但等到第二波人扫描二维码关注的时候,却会收到“该公号涉嫌违规”的提示。

 

微信图片_20180327140511

事实上,疯狂的刷屏仅仅维持了一上午,据说迅速实现几百万涨粉,但在中午 12 点左右这款聊天交友 app 的公众号就被封了。腾讯方面给出的解释是:破坏朋友圈体验。

 

因为同一个原因,几年前火爆一时的求签微信基本也都没有逃过封号命运。

 

前段时间你可能还刷到过那个天使、妖精、魔鬼等内在人格成分分析的测试,听起来就特别不靠谱。新一代的性格测试直接走起了视听 + 玄幻结合的多元路线,但也是同一个“已停止访问该网页”结局。

 

微信图片_20180327140525

 

“想多了解一下自己 / 别人,有什么不可以?”很多人大概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滑开了心理测试的按钮。

 

去年年末一套测左右脑年龄的 H5 页面也成功刷爆,只可惜,程序员研究后台代码后发现:这组测试的年龄数字全部是随机产生的

 

微信图片_20180327140532

发现没有,这些“心理测试”都按照了同一个“扫描—关注—授权—测试”套路。但数字可能是假的,你给出去的用户信息可是实打实的。

 

微信图片_20180327140536

■ 阿信真的很严格

 

 

 

我们为什么对心理测试如此痴迷?

 

娱乐性性格测试的历史需要追溯到上世纪 20 年代的心理学分类,瑞士心理学家卡尔·荣格(Carl Jung)所写的《心理类别》(Psychological Types)奠定了如今所流行的“Isabella Myers-Briggs”性格测试,将心理功能分为感觉、思维、知觉和直觉四类。

 

2014 年的时候,Google 曾报道 Myers-Briggs 性格测试每个月被查看 135000 次,“性格测试”每个月的搜索量也达到至少三十万次。

 

微信图片_20180327140541

 

这样的性格分类测试,和古代哲学家们对人类的简单分类也没什么两样,柏拉图就把人分为哲学家,监护人,工匠和科学家等几个类别。

 

没想到的是,“性格测试”在当代却发展成了一种宗教式崇拜,成为了同占星术以及解梦一样的产业。除了社交媒体上“你是哪种迪士尼公主”,入职前 HR 可能也要求你接受测试确保你符合企业核心价值观。

 

微信图片_20180327140545

微信图片_20180327140552

 

《性格测试的崇拜》一书的作者 Annie Murphy Paul 就认为,性格测试展现的性格分类不一定能正确表现接受测试者的性格,却暴露了测试设计者自己对人类理解的局限。“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真正的心理学思想几乎被完全压制且消除,取而代之的是量化思想,具体到今天就是「测验狂热」(testomania)的产生。”

 

这份狂热的根源或许在于:无论是否准确是否有意义,但人们喜欢被分类,喜欢有意无意被贴上标签。

 

另一方面,对当代年轻人来说,性格测试就像是“心理自拍”,在社交媒体上分享测试结果,和分享一张自拍的驱动力也差不多。对性格测试的痴迷,归根到底还是对自我的痴迷。

 

但不比自拍,Facebook 和“剑桥分析”为我们上了生动一课:你在心理测试里随意“同意授权”,将这些无意义的小测试当作是饭后娱乐,却向互联网公司提供了大量的个人信息。

 

 

 

删掉 Facebook 就能一劳永逸?


“删除 Facebook”更像是一种用脚投票的姿态,并不能一劳永逸。国际隐私机构(Privacy International)的发言人就在 BBC 的报道中说到:“个人数据其实一直在被利用,Facebook 并不是唯一的罪魁祸首。”

 

李彦宏都明确地告诉大家了:“网上能搜到的数据只占数据总量的 20%,还有 80% 在企业手中。”只要你处在网络世界里,处在大数据蓝图里,你的个人数据就永恒地在风险之中。现实情况是,无论你愿不愿意用隐私交换便捷性,你可能都被迫交换了。

 

微信图片_20180327140559

■ 拒绝保平安

 

不过,一次无聊的性格测试的授权同意,除了可能被广告营销利用,被加入骚扰电话大礼包,你也很可能出卖了自己的联系人信息,甚至影响国际大事。所以,千言万语还是一句话:


年轻人,少在朋友圈做什么心理测试吧


部分撰文 Dan / 内容编辑 Narita

图片设计 白 / 图片来自网络

 

如果女大学生裸贷变成了一门生意......
如果女大学生裸贷变成了一门生意......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