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派对:滥交、毒品与歧视
作者: Holly
编辑: 小羊
2018-03-08
TAG: 硅谷 性派对 毒品
分享到:
性与毒品,似乎成为了金钱与权力傍身于侧的科技新贵们的隐秘爱好。

革新是真的,

 金钱是真的,

 人 性 也 是 真 的 

030801

Photo Illustration by Darrow

 

互联网彻底改造了世界,创业者也彻底改变了人生。他们或许曾经瘦弱,木讷,被冷落,但现在他们却站在食物链最顶端,金钱与权力傍身于侧。成功的同时,欲望似乎也随之爆发:性与毒品,成为了科技新贵的隐秘爱好。


硅谷的私人派对集结了所有元素。长久以来,硅谷流传着一个对大众而言颇为神秘,却在某一个特定的圈子里广为流传的派对:完全私密,门槛极高,极少数男性能被邀请,却玩得格外疯狂。


彭博科技频道的华裔记者Emily Chang发表了“起底硅谷神秘乱交的黑暗面”一文,试图揭露硅谷传闻中的疯狂派对。她表示:“这些行为可能远比你所想象的更为可怕。”


 1 

“和老婆一起参加捆绑派对的投资人”

030802

 

星期五傍晚六点,在科技公司任职的Jane Doe开始循着手机导航,加快脚步,赶往一个之前不曾去过的住所。

 

大约两周前,她下班后照例check邮箱,发现收到了一封在线邀请函,邀请她去参加一个“世界边缘的派对”,地点是一个圈内小有名气的投资人家中,要求参与者具备“冒险家的气质和狩猎情趣”,服饰自理。她无从得知自己如何“被选中”,不过,出于好奇和对那位“主办人”的信任,她决定赴宴。


到达目的地之后,她发现这是一场规模不小的“群趴”,门口的私人安保在一个个核对客人的信息,确认无误后方可进场。进入客厅后,Jane Doe环顾四周,发现到场的男女比大约是1:2,她稍稍疑惑了一下,但并未多想,与此同时,她的余光扫到了一些平日里有所耳闻的身影,这稍稍平复了一点她的紧张情绪。


待人到得差不多,大门缓缓关上,客厅里的众人也在闲谈中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兴奋,照例倒酒、上菜,坐得近的男人们的交谈话题不外乎围绕着投资进行,也间或有他们身边的女人插话,一切和Jane之前参加过的派对没有什么不同。


直到所有菜品上齐之后,一些五颜六色的糖果样片剂和粉状物质也被拿上了桌,与此同时,客厅里的光线开始由明转暗,音乐声渐响,人们开始扭动起来,似乎昭示着“好戏”才刚刚开始。那些被制成科技公司标志形状的药片,Jane扫了一眼便心知肚明:二亚甲基双氧苯丙胺,又名摇头丸,是功效最强、时间最持久的毒品,能让人一次嗨上3到4个小时……


为了使自己看起来合群一些,她用食指沾了些粉末,放进嘴里尝了尝,这个动作暴露了她“新人”的身份,而距她不远处,一双眼睛已经瞄上了她。这是一位科技公司的创始人,而他和与妻子的恩爱故事在圈中几乎无人不知。她感觉那一刻像是被欲望攫住了似的,无法抗拒他的亲吻和抚摸,但当对方准备有进一步的举动时,她稍稍恢复了一点理智:“您妻子同意吗?”他向不远处指了指,示意自己老婆也玩儿得正嗨……


但此时粉末的劲已慢慢过去,Jane的脑袋趋向清醒,身体也本能地挣脱开,她觉得得离他远点儿,不然当晚的结果几乎是可想而知的,幸好她还算灵巧,一钻一避,便让自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这间偌大的客厅,已经布满了人造皮和枕头,成了一个大型的“拥抱池”:有的人甚至等不及转移地点便“就地开工”了,一男一女已经是最普通的图景,两女一男的搭配也四处可见……她突然反应过来这场派对在男女比例设置上的别有用心,要知道,在普通的科技派对中,女人可是很少见的。


那个晚上她东躲西藏,那位创始人找了她挺久之后终于不见了,可能找到别的猎物之后放弃了吧。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她迈出大门的一霎那,感到一种解脱,等跳上车,便因神经紧绷和困倦很快睡着了。


 

“从市场专员,

到性服务者”

030803

 

Jane Doe所经历的派对,在硅谷里绝不是秘密,也绝不是偶然。


“每周末,这些派对都会在一个隐秘的地点准时召开,可能是旧金山最贵区的一幢豪宅,也可能北边纳帕山谷的一座酒庄,如果到了假期则可能是马里布海滩 (Malibu),甚至是位于地中海上的著名度假胜地伊比萨 (Ibiza)”,Emily Chang在书中援引了知情人士的消息表示,它的主办者和嘉宾,皆为科技圈最有权势和金钱的早期投资人、著名创业者、科技公司的高管——圈内的顶尖男性,尽管Elon Musk在事后表示Emily的故事是“一派胡言”,但他也曾经被爆出现在男性名单之上。


      参加者还有数不清年轻貌美的女性。这些女性,有硅谷当地的科技从业者,如工程师、市场营销人士和公关,也有来自附近城市的地产经理、健康教练和其它职业从事者。

 

      但在这场派对上,她们不是工程师、市场营销人士、公关、地产经理、健康教练或任何职业身份。她们不再是一个职业女性,变成了其它男性的酒友、药友、玩耍的女伴和性服务者。这场派对,充斥着各种品牌的酒精,最新的致幻毒品,以及你所能想象到的任何姿势。


熟悉内情的人士介绍,只有派对的主人才可以发出邀请。邀请通常通过 Facebook 隐秘群组消息、Snapchat 阅后即焚消息,或者干脆通过口口相传的方式发送,只有亲自被主人邀请的男性才可以前往。这是一场属于科技界有钱和有名人士的派对,派对的真正主角是所有的男性,女性只是陪衬。资历和财富都不重要,因为派对对她们的要求是性感、热情和年轻。


在由极少数知名科技、投资人士组成的“圈子”里,这个充斥着毒品和性交的派对并不是什么禁忌,Jane Doe 那次参加派对的时候,Binary Capital 的合伙人 Justin Caldbeck 刚刚被爆出性骚扰多名女创业者。但这都没有影响这个派对的正常召开,而且这些派对,似乎仍在愈加疯狂。


曾在 Google 担任高管助理的 Ava 说,她在派对上亲眼见到自己的老板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享受同一个女人。另一位女受访者也表示:在派对上,一个 VC 给了我一个小袋子,里面是莫利,他告诉我这东西会让我放松,让我享受被抚摸的感觉。


 

 3 

“男孩狂欢俱乐部”

030804

 

某公司创始人M已婚,已晋级硅谷的一线名人行列,他不避讳自己曾参加过多次与“世界边缘的派对”性质相类似的活动,在圈内,这几乎已经不算是是秘密了。


他今年三十多,虽然看上去婚姻幸福、家庭和睦,但内心暗含着一股蠢蠢欲动的欲望,这种欲望自青春期时便埋下了伏笔:他十几岁时虽然有荷尔蒙分泌,但却并不招女孩子们的喜欢,成日打电脑游戏,宅在家里,虽然智力以超越常人的方式被开发,但却落了个不善交际的毛病,喜欢的女孩子对他表现冷漠,觉得这是个不解风情的榆木脑袋,直到20岁他都没有和女孩儿单独约会过。


与M有相似经历的科技圈中大佬不在少数,他们都有过一段孤独的、缺乏异性陪伴的青春期,当这群人有一天终于爬上了食物链的顶端,掌握着足够多的财力和资源去探索世界之后,这股过去压抑着的欲望便被释放了出来。除了参与混合着酒精和毒品的性派对,他们也在物色可以私下约会的对象,但通常,每当发展到需要走心的时候,他们便会主动掐掉这段关系,M之前有约过的女孩想和他确立正式的关系,但却被他以“还在补课”为由拒绝,他25岁才失贞,别的男孩15岁开始走的路,他晚了十年,而在他的思维方式里,他要用更长的时间、更多的人数和更多样的方式来弥补这种过去的缺位。


而当猎艳数量达到一定程度时,这种阅人无数带来的自我满足感又进一步强化着他们的动机:我年薪百万,在特定领域为社会创造着巨大的价值,我同时受到多个女孩的喜欢,为什么非得妥协?只和一个人从一而终?和M同样想法的人通常在姑娘面前也表现得十分“绅士”:很高兴跟你约会,但我同时也会约其他人。如果接受不了,你可以不和我玩儿。


有趣的是,在这个十分标榜性解放和自由选择的圈子里,从头到尾都只弥漫着直男的气息,不仅没有同志群体出现,连两男一女的3P都不太被接受,在那些派对中,“男人不会和另一个男人相处”


哪里有需求哪里就会有满足,在这股风气的带动下,一个被称作“创始人猎手(Founder Killers)”的群体也诞生了,专指那些企图傍上科技大亨的女人,她们不关心他们的长相如何普通、举止如何拙劣,只要钱势在握,便是她们狩猎的目标。与Jane Doe那样的女孩对毒品的厌恶恰恰相反,“创始人猎手”们会反过来想方设法给她们的猎物服用抑制剂溶解药物,使其乖乖变成自己的摇钱树。


当然,这样的女人是大亨们避之唯恐不及的,他们私下里会聚在一起讨论,若一两个人发现端倪便会集体远离;这也不是他们唯一分享的信息,所有参加过派对的女人,都是他们讨论的对象,对于这些曾经在高中因为瘦弱、不善社交甚至显得有点书呆子的男人来说,这就是他们的男孩俱乐部。

 

 

“去还是不去?”

030805

 

对于女性而言,这些派对显得有些残酷。在同科技圈大佬打交道的女人中,除了主动贴上去而有所图的“创始人猎手”,还有另外一个群体:女企业家,和前者不同的是,即使她们原本真的只是想谈生意,也会让那些男性产生“非分之想”。


女企业家Crawford便是其中一员,经营着不止一家公司的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当她想为她的第二家公司筹集资金而去找一位天使投资人谈合作时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在旧金山市的一间餐馆里,她和投资人约了共进晚餐,席间生意的事进展顺利,结束时投资人直接递给她一张2万美元的支票,当她正为此感到兴奋时,越界的事却发生了:这位投资人顺势想要亲吻她,Crawford虽然当场拒绝,对方也没勉强,但先前谈合作的兴致却一扫而光,她开始不确定那张支票究竟是对她公司水准的认可,抑或只是一份想要泡她的见面礼。

 

并且,这种事情的发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一次重来都会带来一阵无力感,仿佛要时时提醒她作为女企业家的身份。和Jane Doe那种初入虎穴的小白兔不一样,Crawford很熟悉性派对的文化,甚至她本人在圈中也一直给人开放的印象,她不忌讳公开谈论自己的性试验,也对于自己四年来一直保持的非一夫一妻制生活不作隐瞒。也许正是出于这一原因,她总被人当作潜在的上床对象,但对性事开放不代表饥不择食,作为一个将工作和私生活分开的人,在硅谷这样充斥着性冒险文化的地方,她常常苦闷:女性探索性边界的道路明显更加艰难。

 

和Crawford有同样苦恼的女企业家大有人在,“很难与一位男性投资者建立个人关系,如果你成功了,他们会被吸引到你身边。”而一旦被认为是对方圈子的一部分,便要连带着接受他们的狂欢派对,男性在派对上谈生意再正常不过,然而,一旦有女性加入,即便你们只是纯粹的生意上的关系,在那种环境的催化下,也很难什么都不做,似乎一种潜在的共识已经形成:参加性派对变得司空见惯,但你若想打破这个“惯例”,反倒会被认为不正常。


然而加入进去之后,即使是生意上也很难得到满意的回报,在男人们眼中,那是一片欢场也不仅仅是一片欢场,他们谈生意、做决策都是自然而然,但跟女人就不一样了,如若发生了点什么的话,一来你将再也无法抽身,二来会无端丧失男人们在生意场上的信任,但不发生点什么的话,又会被当作是个思想保守的孩子妈。


总之,作为女性,无论你在这场游戏中如何选择,似乎命运都是固定的,是往里推下门看一眼再被挤出来,还是直接被拒之门外,本身可能已经不算是个问题了。当然,你还可以当第三类人,就是直接选择离开硅谷。


已经有人开始批评诸如此类的硅谷文化实在“太虚伪,嘴上喊着多元化,背后里干了这些破烂事。”


Blogger 创始人、Twitter 联合创始人、Medium 创始人兼 CEO Ev Williams 对记者表示,自己单身的时候不出名,出名的时候没有钱,有钱的时候已经结婚,所以从来没参加过这种派对。但他记得的确有同事参加过,“硅谷本来就是个奇怪的地方,也当然会吸引一些奇怪的人。”

 

他对这种派对以及背后的 alpha male 文化同时有两种看法。一方面,他认为人们居然什么东西都敢尝试,可以做出这种羞耻的事,难道这些人不觉得丢脸吗?但另一方面他又觉得,如果思维和其他人一样平庸的人,是无法发明未来的。

 

一位不具名的公司创始人这样告诉Emily,这场派对其实是他们勇敢表达自己的生活方式,“这个派对,恰是我们推动科技行业向前发展的进取心和开放态度,让我们充满创意和颠覆性思想的最好证明。”

 

也有一些人矢口否认Emily口中性派对的存在。Elon Musk就曾在事发后专门撰文称Emily将洛杉矶私人性俱乐部发生的活动与硅谷派对混为一谈,这让她的文章成为“完全无意义的胡说”,也有包括Paul Biggar在内的一大批创业者认为,这些所谓派对都是“圈子外的人举行的,并强行贴上了硅谷的外壳”。

 

这些匪夷所思的故事是否可信仍然难以被证明。但科技行业对于性别问题的尊重似乎的确跟不上他们产品迭代的速度,性骚扰,性别歧视等丑闻屡屡爆出,再聪明的大脑,可能也要学会尊重吧。






祝所有女性

和尊重女性的男性们,

节日快乐!



 

撰文:Holly 资料收集:Sari

资料来源:

Inside Silicon Valley's Secretive, 

Orgiastic Dark Side,Vanity Fair,

Brotopia,Emily Chang,Penguin Publishing Group

 

 

我混得差,都怪爸妈贫贱
我混得差,都怪爸妈贫贱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