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彩礼就是卖女儿,你愿意出多少钱买?
2018-03-05
TAG: 彩礼 女儿 就是 钱买
分享到:
彩礼文化还需要继续存在吗?

彩礼文化还需要继续存在吗?


VCG41487707719

 

对于还没有进入结婚准备的年轻人来说,你很难想象“彩礼”这个频繁出现在古代电视剧里的词语,其实仍在大范围地成为适龄男女青年们想要结婚的第一个难题,而且这笔价钱,正在一路飙涨,成为埋伏在很多婚姻中的炸弹。

 

ELLEMEN Digital采访了三个混合着狗血和金钱的彩礼真实故事。

 

 小李 34岁 

 山东临沂 

1

 

我哥的事情家里人现在当着他面都极尽小心地回避着,怕一不留神就踩了雷区。

 

闪婚、闪离、打胎、赔钱、丢工作……这一系列在电视剧里够演几十集的桥段在他身上却只用了短短几个月,这已经不是损失多少彩礼钱的问题了,他被折腾得把“铁饭碗”都弄丢了,没法在家里再呆下去了。

 

他俩是通过相亲认识的,女方家里农村的,跟我哥同年,认识一个月的时候准备闪婚……我哥在谈恋爱这事儿上没什么经验,不懂得多方了解、循序渐进,他年龄大了,爸妈也确实着急。按理说,30岁之后,女人应该更着急才对,但人家就掐准了他这“火急火燎”的心态,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

 

我们家条件算是不错的,所以当我哥提出来要结婚的时候,爸妈基本都是顺着他的意思来,也没考虑那么多,觉得能讨个媳妇儿就挺好的,所以所有东西都是我们家里置办的:家具、家电、婚戒……她家就给了床毛毯和被子,嫁妆什么的都没有,就一个空人嫁过来,彩礼倒是要了10万,说是讨一个吉利,但这已经明显高于我们那儿的行情了,通常人家头彩也就给1万7到3万样子,她们家真是“狮子大开口”……

 

去年农历腊月二十六,他们办的婚礼,结婚证还是后补的,一切都匆匆忙忙,喜庆的气氛随着春节过去也就没了,之后的事一件比一件糟心。结婚没多久女方就查出来怀孕了,刚知道的时候我们全家人都挺照顾她的,她脾气很大,开始时我们以为是孕期带来的反应,后来才知道真是天真了。那段时间家里忙着给房子上房产证,女方就提出来要把自己名字加上,明明结婚一分钱没出,但态度却非常理直气壮,考虑到她有身孕,我们就又顺着她了。

 

谁知道名字加了没多久,她突然提出要离婚,说性格不合不想过下去了,嚷着要回娘家,当时不仅我哥傻了,我们全家都愣了,心想这是闹哪出啊?没哪一步对不住她啊,难不成脾气好也成过不下去的借口了?太荒诞了吧?

 

回去呆了几天说孩子不想要了,不仅要我哥陪着去打掉,还要补偿她精神损失费和身体损失费7万,否则就不同意撤下房产证上的名字……我们琢磨着既然要离婚,那我们家出钱买的房子没理由加上一个外姓人的名字啊,本着不因小失大的原则这笔钱分三次给了她。

 

本想着婚也离了、钱也赔了,就当吃了苍蝇以后应该没什么瓜葛了,谁料这家人几个星期之后突然带了一波亲戚去我哥单位门口拉着白色横幅蹲点闹事,后来人是给弄走了,但与此同时我哥也被单位领导找谈话说造成了恶劣影响,不适合再在那里干下去,“建议”自行辞职走人……

 

事情平息之后,我哥在家里已然变成了“定时炸弹”一样的存在,我爸妈心里有气,又不能当着他面发,毕竟他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可我妈不甘心啊,她后来偷偷托人查了那个女人的过往经历:因为家里口碑不好,之前被同村男人退过婚。

 

现在想想,她们狮子大开口要彩礼的时候,我们就该冷静思考一下,对方到底是真心想结婚,还是就冲着钱来的。

 

 静静 30岁 

 江苏镇江 

2

 

我表姐过完年30岁,离异一次。休整完这半年,她又该开始相亲了。

 

但真正对她造成伤害的倒不是那次短暂的婚姻,而是在此之前一段被扼杀在谈婚论嫁阶段的感情。

 

两年前她结婚前我问过她:“姐你那么着急嫁人么?”

 

“我是无所谓了,被他家拒绝以后,嫁谁不是嫁?我也不小了,不想再挑了。”表姐口中的这个他是她初恋男友,是她曾经哪怕倒贴都想嫁的人,然而在那段关系中,她却几乎赔上了所有自尊。

 

镇江这边的彩礼最少也得两三万,家里条件稍微好一点的,给的都高于这个数,但我表姐因为真心喜欢人家,不仅跟自己家里说象征性要个一万就行,还让我姑他们给买陪嫁的家具家电那些,而买这些东西的钱,早就超过了彩礼数,相当于倒贴。爸妈见她这么诚心,男方又是个挺上进的“潜力股”,也就从了女儿。

 

转折发生在男方父母那里。“他传话给我说他爸妈觉得一万贵了,他爸是重庆那边人,说没有给彩礼的习惯。我一开始以为就是习惯不同,钱的事应该可以商量,于是就想安排两家人坐下来聊一下。结果约好了时间我们全家都到齐了,他家人却迟迟不见踪影,过了二十多分钟就他自己来了,不知所措的样子……我当时基本就明白了,有些话不用撕破脸皮说,行动就能证明一切。”

 

男方家连商谈的机会都没给,用我表姐的话说:“那顿饭吃得心照不宣,他不停地扯东扯西,跟我爸妈寒暄,给我们夹菜,但就是对婚事避而不谈。我爸妈顾及我面子,也不便多问。但我真的是心越来越凉,菜是热的,下肚就变冷的了,吃不下去……”

 

表姐说她至今都忘不了那种凉透了的感觉,“结婚最初应该是两个人的事情,我这边努力跟家里沟通、跟他协商,但自始至终看不清他的态度,也看不到他努力过什么,快三十岁的大男人了,就那么听家里话么?根本就是不上心吧……”

 

这段黄了之后,我能感觉到她整个人都一蹶不振下去了。我姑他们着急,四处给她介绍相亲对象,指着能给她找个人分散下注意力,我姐倒也不拒绝,就那么机械地相了一个又一个,最后相中的姐夫却令我们大跌眼镜:矮个儿,170都不到,还有点微胖,工作换来换去没个定性,不过家里有路子给他兜底,整个人当时婚礼上看着没什么精气神,懒洋洋的,他爸妈倒是显得挺兴奋,满面春风地到处敬酒……彩礼可能给了不少吧,但显然我姐不在乎了。

 

他们婚后好景不长,本来我表姐对那男的也没什么感情,凑活过日子,但没过多久他就开始跟狐朋狗友出去喝酒,喝醉了回家我姐数落他两句转手就是一巴掌……

 

半年前离了,我跟她说先放空一阵想明白了再考虑重找的事儿,她当时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作为回应,但眼神是空洞的。

 

人家说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但我表姐的伤口可能就没愈合过。

 

 娟子 23岁 

 陕西陇县 

3

 

这次离开家的前一天,我给爹妈留了封长信:钱到手了,你们的任务我完成了,不要再逼我了。

 

以前听说过婚礼前新娘逃跑的故事,但那时候小,怎么也没想到这事儿有一天也会发生在自己头上,我没那个胆子逃婚礼,我当然知道婚后逃跑招致的骂名丝毫不会少于前者,然而被逼到这份上,我是真的走投无路。

 

现在想想逃跑的这股劲应该和这些年在外打工的经历不无关系吧。初中那会儿我是用功读书的,农村嘛,女孩子家,读书可能是唯一的出路,尤其我还有个弟弟,不努力点爹妈随时会赶我回家帮衬家里。但有时候可能就是命吧,中考那年,我的分数跟县城高中的录取分数线差了两分,落榜了,当时觉得完了,可能这辈子都出不了陕西这旮沓了,结果过了一个月,赶上了当时江苏那边的工厂来陇县招工,专挑我们这种落榜生,跟爹妈一阵好说歹说,他们禁不住软磨硬泡,加上当时弟弟上学也确实需要用钱,就答应了。

 

本想着,自己放弃了学业,出外打工,定期给家里寄点钱,爹妈就不会要求我更多了。

 

直到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

 

2011年,陕西陇县的彩礼均价是7万5,但从12年开始,这个数字便以每年2万的速度疯涨,到了2017年,已几近飙升到了20万……与此同时,我们那儿的人均GDP却还不足万元。这还不包括置办酒席、购买三金的花销,如果再加上翻修房子,没有25万,想把媳妇娶进门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在南方是有男朋友的,我俩以前一个厂,他是南方人,但我俩生活习惯上磨合得不错,所以感情一直挺好。分歧发生在我们萌生出结婚的念头之后,我当时跟爹妈说起这事儿,他们起初还挺惊喜的,但是谈到钱就变了张脸。我爹让我传话给他爸妈:既然想娶我们这儿媳妇儿就得按这儿的规矩来,彩礼给18万差不多。他妈听完铁青着脸,沉默良久来了句:“你们家是卖女儿吗?哪儿收这么多钱?不都说农村人朴素的吗?”

 

我不记得那顿饭怎么吃完的了,脑子里一直嗡嗡嗡,从他家出来的时候扶着楼梯一层一层往下挪,怕自己随时站不稳……

 

冷静下来之后,我大概知道爹妈心里打的什么算盘了:他们那是在替我弟考虑呢。在过去,像我家这种一儿一女的家庭结构在村里人面前是不太抬得起头的,哪有人家家里几个男娃娃吃得开?但现在,时代变了,面对形势越来越严峻的婚恋市场,我家这种年龄相差不大的姐弟组合,反而无形中成了村民们艳羡的对象。彩礼钱年年涨,爹妈一年才挣几个钱?就算我打工补贴家用,数目也是极为有限的,所以他们都指着我的彩礼给我弟娶媳妇儿呢!没想到吧,女孩儿有天也能变成“摇钱树”。

 

我跟男友的婚事黄了之后,家里亲戚一起出动忽悠我回去相亲,开始还好言好语劝着,劝不动就开始威逼利诱了。他们心里急得很,我这儿没有动静,我弟那边就动不了。我人还没回去呢,媒人那边就已经给十几家看过我的照片了,就那种小的一寸照,他们早就放了话:这事儿由不得我……

 

后来这个老实巴交的男孩相中了我,听说他被家里逼着看了三十多个女娃,其实不是他在看,是他娘在挑:看八字、属相,还有眉眼……他自己看上的那个他娘不答应,说长着一双狐狸眼,日子过不久。

 

成亲当晚,闹洞房的亲戚朋友渐渐散去,我斟了杯酒递给他,碰了一杯,我一饮而尽。我没敢告诉他我打算回去的事儿,张不开嘴,对他来说挺残忍的。

 

可能在这场婚事之中,只有钱才能全身而退吧:从一户流向下一户,一进一出,钱比人忙多了。 (受访对象皆为化名)

 


撰文:Holly

图片:白

编辑:羊

秃顶是爸爸给你最珍贵的礼物!
秃顶是爸爸给你最珍贵的礼物!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