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在职场中不仅会被性骚扰,还会......
2017-08-22
TAG: 性骚扰 职场 男性
分享到:
做一个体面的男人,跟颜值和钱没有多大关系;摆脱屌丝心态,首先,请尊重身边的女性们。

 

你猜?

猜不出来,往下读

 

作为一个关注男性方方面面的平台,我们常常在收到类似这样的留言:

 

“前提是:看脸。”

“至少,你得是个拿年薪的。”

“你让我们这些野鸡大学的怎么办?”

 

这样的留言通常出现在我们所推送的男性穿搭法则、享乐指南,或者(伪)励志鸡汤的下方。很多情况下,我们都会回复一句“哈哈哈”。

 

但一个不断进行自我批评的编辑部不可能允许自己一笑而过,反思很必要,比如长期以来整个社会对“精英男性”的追捧和塑造是不是有问题?一个正面的男性形象必须要与“强势””成功“”优越性“相挂钩吗?

 

640[1]

Illustration by John Holcroft

 

这个世界大约太过于推崇所谓的“阿尔法男”了(“阿尔法男”是一个生物进化理论的概念,即社会性动物中占据最高地位的领头雄性,现泛指具有领袖气质的,易成为某领域和场合主导的男性),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种隐性的歧视。在讨论性别歧视,尤其是职场环境下的性别歧视时,我们常常会忽略两个问题:

 

其一,男性也同样面临着针对他们性别属性的歧视;

 

其二,在“阿尔法男性”统治话语权的前提下,被视为弱者的职场男性在成为受害者的同时,反而会倾向于视之为正常,甚至归咎为自身的错误。

 

这个社会已经开始慢慢重视起男性在职场上遭遇的困境了,职场性骚扰便是一例。早在 2013 年,世纪佳缘就在有关这一议题的调查中关注到了男性白领群体,数据显示,有49%的人承认遭受过不同程度的性骚扰。

 

而界限更模糊、更隐形的职场歧视,还少有人提。

 

640[1] (2)

Illustration by  Andrew Fairclough

 

 

男性为什么不能做前台?

 

岗位选择是男性遭遇职场歧视的第一个场景。

 

而这个场景比传统印象中的男护士或是男幼教范围要广得多:社会似乎对于工作的性别区分已经完成,大多数入门级别,或是对“硬性条件”要求较高的岗位,默认是不属于男性的。

 

就像面对工程师职位申请时,同等条件下的女性申请者需要更大竞争力一样;面对行政类工作,男性申请者的成功率似乎低得可怜。

 

Judy Rich,普特茅斯商业学院的教授此前曾经完成一次匿名测试,在报纸上随机选取入门型工作后,列出几乎条件一致的两份申请者简历,唯一区别在于其中一份的名字更为男性化。而后者的申请成功率比另一个几乎低了1/3。

 

中国面临同样的情况。2016 年上海社科院的调查显示:32.8% 的受调查者表示曾受到职场歧视,而其中男性占比 35.6%,显著高于女性的 29.5%;受歧视的原因也明显不同,男性员工更容易因为学历(19.30%)、年龄)12.2%)和背景(2.60%)受到歧视,而女性受歧视的原因则为性别(5.10%)和外貌(1.60%)等。

 

数据其实与Judy的实验得出的结论几乎趋于一致:正因为男性在职场上占据了主导,因此大环境对男性整体要求更高;而中低层的工作岗位,对男性的开放程度也就相应更低了。

 

640[1] (3)

Illustration by John Holcroft

 

 

35 岁当不了主管就是 loser 吗?

 

那么对于那些受过更好教育与职业训练的男性来说呢?他们的职场是否不再存在任何由性别而来的歧视了呢?

 

似乎也并没有。

 

就在今年年初,一家以狼性文化闻名的 IT 企业,刚刚辞退了一批 35 岁以上的程序员,几乎引发了了整个 IT 行业的大龄恐慌。在引发争议的同时,也有很多人背书,认为 35 岁以上的程序员还没做到“管理层”,是 Loser,辞退显得合情合理。

 

这些程序员当然以男性为主。抛开程序员行业男女基数比的问题,其中凸显了一个巨大问题:“你是男人,你应该成功——而且你没有任何借口。”

 

如果是同样的35岁女性全职工作者,在人生步入中年阶段时,你似乎有很好的理由将步伐缓下来——分一部分精力给家庭,这几乎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理由(当然这也是一种歧视)。而对于男性来说,你永远没有借口。

 

他们所给你的语境只能推出一个结论:你不能一辈子只做程序员,一个选择是往上走,另一个选择就是直接走人。

 

640[1] (4)

Illustration by John Holcroft

 

 

娘炮就没有领导力吗?

 

而当我们把视角转移到更为细微的工作场景中去,这份“退无可退”几乎贯穿了男人的整个职业生涯:

 

你内向?你又不是小姑娘,男人就该高谈阔论;你不能喝酒?你又不是女孩儿,男人就该让客户喝得开心喝得满意;你委屈?你又不是弱女子,我凭什么要照顾你的情绪。

 

我们主流的职场环境勾勒出了一种理想的男性员工画像:阳刚、圆熟、强势、能抗事儿,整瓶茅台说干就干。

 

在这样的评价体系里,所谓的“娘炮”甚至会比女性员工遭受更多的恶意,因为在职场上,他们的性别所带来的外界期待与本性之间的落差更为巨大。

 

今年四月,来自英国的 Fabio Fasoli 博士做过实验,40 个异性恋男性实验者,在观看聆听了一组男女照片和声音后,被询问这些人应聘一个中层执行职位的成功率和薪水。形象和声音更为“女性化”的男性和“男性化”的女性,获得的成功率和薪水,都显著低于同组成员。

 

更糟糕的是,遭遇到这种恶意的人往往无法为自己辩护;相反,很多人会默认这是自己的问题——内向也好、斯文也好、敏感细腻也好,都是我自己的错,既然我是一个男人,我就没有权利把自己看作受害者。

 

而“娘炮”在这一层面上所遭遇的恶意,本质上是职场文化对女性的贬低。

 

不仅如此,我们在前文中所提到的一切针对职场男性的有色眼镜,站在两性视角上,其实都是基于对女性的歧视——“一个男人,为什么要做前台”和“一个女人,干嘛做程序员”无甚高低之别;“35岁的男人怎么还当不上高管”所暗示的,就是“35岁的女性也没必要当高管”;而“娘炮”的弱势地位更是对女性价值的全盘否定。

 

640[2]

Illustration by John Holcroft

 

 

歧视“男屌丝”的同时,

你也在歧视女性

 

这里将男性放进受害者身份是一件新鲜事——因为女性受到的歧视从未减少。在中国,女性身份带来的职场困惑则更多。带有歧视色彩的提问成为了普遍体验:有没有男朋友,打算什么时候结婚生小孩?结婚后会不会放弃工作?

 

男女性别之间的工资差距在整个世界都是普遍存在的 ,并且似乎并不以女性学历增长而有所改善。

 

比如科技行业。孵化了新时代几乎全部财富的硅谷以其“极端的性别歧视”闻名:2015年,硅谷合资企业协会(Joint Venture Silicon Valley)曾透露,在硅谷男性的薪酬要比女性高出 61%。

 

在中国,情况似乎也并不乐观。华尔街日报 8 月 17 日发文称:中国的创业公司们不仅在发展速度上媲美硅谷,同时也“拷贝”了其性别方面的不公平对待,且这些赤裸裸的事实甚至都没有加上“糖衣”的意愿。“不考虑女性”高频率地出现在科技公司的招聘广告中,其中不乏国内科技巨头。

 

女性在中国的高科技行业遭到忽视有许多原因。其中和全世界许多国家一样,中国女性自从孩童时代就被告知,她们不擅长理科,因此很少有女生学理科。根据一个2015年发布的行业调查显示,中国女程序员的比例只有不到20%,而在大多数初创公司在大多数新创业公司,这个比例仅有不到10%。

 

而与此同时,法律能提供的帮助似乎又极其匮乏。直到2015年,我国才有了就业性别歧视第一例判决,浙江女大学生状告用人单位“限招男性”获得胜诉。在此之前,职场歧视一直是房间里的大象,大众承认它的存在,却从未真正去正视它,也从未质询它的存在到底是否合理。

 

归根结底,职场文化对部分男性的恶意是同时面向男性和女性两个群体的。我们基于对“阿尔法男性”的推崇,去打造一个职场摹本,并要求每个人,无论男女,无论本性,都削足适履往里钻,这歧视的不仅仅是“娘炮”,也不仅仅是“娘”,而是作为个体的人。

 

因此,当我们讨论男性所遭遇的职场歧视时,也是在为女性发声。

 

当你保持着真正意义上的平权心态和同理心时,所谓的“精英”于男士而言,也并不见得是一种惹人反感的优越感。你大可不必按照模版去工作、生活,也不必对“精英样板”抱有敌意。

 

做一个体面的男人,

跟颜值和钱没有多大关系。

 

摆脱屌丝心态,

首先,请尊重身边的女性们。

 

 

 

 

编辑:杨馨、梁珂

封面插画作者 John Holcroft

男生用乳贴好变态啊……但是我喜欢
男生用乳贴好变态啊……但是我喜欢
就算拿个保温杯,你也没资格中年危机
就算拿个保温杯,你也没资格中年危机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