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敢为 | 礁石迷阵、雷暴怒吼,独木舟的勇敢与伟大
作者: 闪米特
编辑: 何叶、小瓶、羚羊
2017-07-20
TAG: 雷暴 独木舟
分享到:
当大海风平浪静时,你能感觉到它的心跳;而当它波翻浪涌时,独木舟被强推到浪尖,让你误以为自己可以触摸到大海的指尖,那是一种朝圣般的感觉。 无论在海面遭遇怎样的风雨,只要你仰望苍穹,就会相信,残酷的境遇终将结束,大海与你,最终会握手言和。

 

2017水上环中国 叁


用独木舟在海中划行,核心技术是如何规避风险。因为哪怕是用现代工艺制成,靠纯人力前行的独木舟,在浩瀚大海之中,依然摆脱不了它的原始属性。礁石迷阵、暴雨闪电之中,好担心被雷劈。

 

- 1 -

20180129_183307_193

 

那一天,天气闷热,云层的变化隐隐有变天之势。观察海况,岬角外面的海面上,有一大片暗礁和明礁地带。

隐隐约约露出水面的礁石,显出一副狰狞之态,排布之势,仿若一个礁石迷阵。


20180129_183307_202

▲远处不是海岸 是大海中的礁石迷阵

 

在这个大礁石区的最外侧,有一个红色的灯塔。其颜色和样式,跟我最初练习独木舟时,经常登陆的一个荒岛灯塔比较像。

那个荒岛名叫白排岛,我无数次划着独木舟,甚至游泳去到过。这个一模一样的灯塔,勾起了我不尽的回忆。

这个礁石地带,对船只非常危险。相对来说,我的独木舟会比较安全。毕竟它吃水浅,而且反应灵活,理论上应该能应付这个礁石地带。

 

20180129_183307_195

我自信地划进这个迷阵之中,逐渐发现暗礁的密度,远比想象中大。水底地形非常复杂,有的地方深不见底,有的水很浅。

海底凹凸的礁石上,长满了各种蚝和形形色色的贝壳类海洋生物,目测海底礁石离水面不到半米深。

水很清,低头看着海底礁石划行,心底竟生出一种害怕之感。

尽管独木舟的吃水深度只有20cm,但航行在上面,清晰可见的礁石,还是让人有随时可能触礁的担忧。就像你开一台车,不断通过高度很低的限高杆,总担心会撞上。

在大海茫茫之中,如果独木舟被暗礁撞毁,真是求救无门啊!

 

20180129_183307_196

▲大家很少见到这样的海面吧


这也是为什么,在岬角的山顶上,树立了一个高大的灯塔。在离山顶灯塔不到5百米远的地方,还要另外立一个灯塔在水面上。

在同一个地方,并列建两个灯塔来警示船只,这是我在过往10年的海洋探险中,从来没有见过的景象。

有经验的人,仅仅通过这两个灯塔,就能判断这个地方的海况非常不正常。

两个相隔非常近,互相遥望的灯塔,警示着这里是极其危险的地带,防止船只冒然进入。

有如此明显的警示,我想应该不会有船只自投罗网。然而,我在这个礁石迷阵中划行不久后,发现在迷阵深处,赫然孤零零地停着一条渔船。

而且岬角尽头有一个非常小的凹地,三面环山,其中一侧面向礁石迷阵的小坡上,居然有建筑物。

 

从我长期的海上探险经验判断,能够把一条渔船开进这个礁石迷阵中,技术非常不简单。

估计旁边这个孤零零,没有任何道路通向外面的小建筑物,也是这条船的主人所建。

 

20180129_183307_200

 

 

实际上,这个礁石迷阵,远比看到的要复杂。

因为裸露出海面和暗藏于海底的礁石状况,并不是静态的,随着每天每月的潮汐变化,你看到的迷阵永远都不重样。

现在是早上9点,祖国最西端的海岸线,也是我身处的区域,正在涨潮。

再过2-3个小时后,现在能看见的很多大大小小的低矮明礁,会随着水位的上升,慢慢沉入海底,变成肉眼看不见的暗礁。

礁石地带的水底下,是弯弯曲曲动态变化的水道。

肉眼不可见,只是你的经验在你脑海里,绘制了一幅动态的水流图。

20180129_183307_198

▲不好意思 我先方便一下 再继续给大家讲


停在礁石迷阵中的这条渔船,船体长8-9米,吃水不算深,但加上发动机,也需要最少1.5米以上的水深才能通行。

不然,发动机碰撞到暗礁上就完蛋了。外面的船只,估计也不敢进入礁石迷阵中来救援。

除非是另一个对迷阵足够了解,经验丰富的老手才有可能施与援手吧。我不得不敬佩这位不知身在何处的船老大,真是艺高人胆大。

如果在以前的战争年代,被敌船追赶时,只要你有能力进入这个礁石区域并安全通行的话,敌船绝对不敢继续追赶你了。

如果对方不识趣,强行进入礁石地带,极有可能会被迷阵所吞噬。

 

20180129_183307_199

 

渔民们每次出行,必然要拜妈祖,无非就是祈求龙母保佑,渔船不要触礁和遇上风暴。

 

- 2 -


天气急转直下,我今天对海洋气候的计算,出现了严重失误。大暴雨兜头而下,雷鸣声惊天动地。放眼四周,海面没有任何船只。

5月1日到8月15日,是全国性的休渔期。这三个半月,所有渔船不得出海捕捞,让鱼类产卵生息,防止过度捕捞导致渔业资源枯竭。

估计是休渔期的原因,所以海面没有船只吧。

不过,就算平时,这样的雷暴雨天气,正常的渔民只要不是穷得揭不开锅,应该都不会下海。不然像我这样,等到暴雨来临,在大海上完全无处可躲。

 

20180129_183307_197

 

在暴雨中淋了一个多小时,雨水顺着我的身体,流到独木舟座舱。那天没带防浪裙,是我犯的错误之二。

座舱里的水,一点点漫过我的小腿。随着划桨的动作,独木舟里的水左右晃荡着,冲击着我的腿和屁股。我停下桨,用自制的水瓢开始瓢水出去。

 

20180129_183307_201

 

远处被暴雨敲打得发白的海面上,隐隐约约有个黑点,感觉像是一艘船。

暴雨阻挡了视线,巨大雨点密集地敲打着水面,使得整个海面泛起一层白雾。

能见度非常低,所以黑点虽然隐隐约约,但在这样的恶劣天气下能够看见,说明离我并不远。

赶紧用水瓢草草将船舱里的水排出个7、8成后,我向着黑点方向划去。想弄清楚黑点到底是渔船,还是迷雾海面上的幽灵。

不一会儿工夫,黑点就在我面前清晰起来,原来是一条非常小的渔船,没有顶盖,跟我的独木舟一样,完全是开放式的船体。

在暴雨中,露出了两个人的身影。

 

20180129_183307_202

 

继续靠近,发现船上有一男一女,看起来像是夫妻。

女的蹲在船头,戴着越南斗笠,身上披着简易的透明雨衣。男的站在船尾,一手扶着撸,不是城里人下班后,到烧烤店撸串的撸,而是用来驱动小木船的撸。

他同样戴着越南斗笠,身上没有雨衣,跟我一样傻,任由雨淋。

两个人脸上都蒙着黑布,黑布下垂到遮住了脖子。在暴雨中昏暗的空旷海面上,像香港恐怖片里的僵尸装扮,煞是恐怖。

女人手上抓着一根细细的透明线,垂在船舷边上。透明线顺着船舷边垂下水面,像是在钓鱼。

我印象中的香港恐怖片里的僵尸,都是站着一跳一跳地到处去吓人,并没有僵尸在海里钓鱼的场景。我这才胆大起来,继续划艇靠近。

 

20180129_183307_203 

船上还竖着三根手腕粗的树枝,在树枝的树杈上,晾满了衣服和内衣裤。我心里暗暗好笑,居然在暴雨中晾衣服,也真是奇葩。

但基于我的独木舟已经离木船很近了,没敢说出口,怕万一对方听到会不高兴。要是两个人合力把我从独木舟里揪出来,扔到海里,那就悲剧了。

雷暴雨之中,独木舟与小木船在大海中间,相隔几米远对峙着,彼此都没有说话。

我看着他们,他们也同样看着我。好像彼此都在心里暗暗说:“奇葩”。

 

对峙了几分钟后,最后还是我忍不住了。

老闪:请问你们是在钓什么鱼吗?

船男:石九吉、九吉仔,大九吉啊。

老闪:大九吉值不值钱?

船男:冇值钱,20-30块吧。

老闪:钓到多少了?能看看你们的鱼吗?

船女:仲未有。

船男:天气敢差,冇有鱼啰。

 

20180129_183307_204

 

话音未落,女的手往上提,一条半巴掌大的银色鱼,顺着透明线跳出水面。

按照船男所说的价钱,20-30一斤的话,这条鱼貌似不到2块钱,这么老半天的,还要烧柴油,感觉的确没什么赚头。

老闪:鱼好像不太好钓呀?

船男:现在不让打鱼嘛。

老闪:因为休渔期,所以才钓鱼?

船男:不准放网,不准放笼,不准下电拖网,得钓鱼......不准放网,不准放笼,不准下电拖网......不准放网,不准放笼,不准下电拖网,只能钓鱼......


一望无尽的茫茫大海中,孤零零的一条不足十米长的小木船上,船男反反复复说着这几句话。

逆风逆流中,与艰难钓鱼为生的两夫妻一样,我的独木舟行程也非常艰难。不能继续在这里逗留太久,我挥起桨,继续向大海深处划去。

 

20180129_183307_205

▲暴雨模糊了摄像机镜头


- 3 -


我眼前的世界,慢慢蜕化成一片水上荒野。

东北风让行程变得异常艰苦,独木舟在逆风逆流中,不进则退。划行速度堪比龟速。

雨慢慢变小,天上原本整片的黑云,变成一团团深灰色云团,天空宛如被浓烟熏过。

云朵像被一股魔力掌控,彼此间互相冲撞,向着不同的方向游走。左前方两块巨大云团,由南北两个方向碰撞在一起,混成一团。

随着云团的碰撞与融合,强烈的光柱由云端吐向海面,然后炸开一声巨响。

 

20180129_183307_206

 

隆隆雷鸣先通过空气震动我的耳膜和身体,然后再由独木舟到我的脚,一直往上传递。

大概一分钟后,又一道闪电,巨响声紧跟而至。我一边冷静地划船,一边计算闪电和雷声之间的时差。

脑海中填满数字,心算的结果显示,雷电离我大概4-5公里,在我左前方。

为了拉远与雷公的距离,避免引雷烧身,我把独木舟的方向,往右调整了15度。

在如此空旷的海面,没有任何高的物体可以引雷。左看右看,就我最高。谁说广东人最矮的,你们真是图样图森破。

直白点说,在海上打雷的时候,我就成了海面上的避雷针。但我想做的,其实是定海神针。

 

毕竟被雷劈后,我就不可能保持很酷的状态了。

 

20180129_183307_207

 

此处科普一下,所谓的避雷针,不是真的能避雷。避雷针的作用是把雷电引向它自己,以防止雷电劈打到其他建筑物或人身上。

所以你们也可以称此时的我为“引雷针”。

实际上我改变航向的努力,只是在安慰自己。依靠双手作为动力的独木舟,它的移动速度,跟雷电相比,几乎相当于静止。

不过雷电在我左前方4-5公里远,与我平行相反方向移动。只要雷电的移动方向不改变,应该就不会劈到我。而且我的人品一向非常好!

 

20180129_183307_208

▲不说了 先上张本人私藏的祈祷图片


但我的挣扎并没有起作用,雷电很快就改变了方向,不断向我靠近。不管我有多努力,也无法拖延雷电靠近我的速度。

嚯嚓......霹雳......隆......我连人带艇同时被闪电雷鸣震动得摇晃起来,一股寒意从我的心脏传到头顶。NND,大事不妙,闪电就在眼前,我没敢犹豫,一手抓住桨,侧身嚯地从独木舟上跳了下去。

 

20180129_183307_210

 

“你大爷的,就不能提前打声招呼么!”

头顶”嚯嚓“”一声巨响。电闪雷鸣、天空昏暗,墨黑色的大海,让人感觉危机四伏。

要不是长期浸淫在大海,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估计早就糊了,那里还能如此迅速地跳到海里。就算刚好被吓翻船了,此时估计也得尿裤子。

很多人会认为,坐在艇里肯定比跳下海安全。大海深不见底,脚底的冰凉总会让人怀疑,水底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会拉扯自己。

 

如果不能克服对大海的恐惧,不能在极端环境中保持冷静并快速做出决断,坐在艇上的人,无疑会成为真正的海面引雷针。

20180129_183307_209

 

- 4 -


虽然跳到海里,我露出水面的头,依然突出水面20cm。别怀疑这个数据,我以前量过自己的头长。而且据说这个长度的头,是最有智慧的。

 

虽然这20cm还是有一定的引雷性,但相对于坐在艇上,离海面一米高相比,招引雷劈的概率要低得多。

雷电并不频繁,大概将近一分钟才响起一次,相对于2014年珠江漂流的时候,遇到一分钟10多20次高密度雷电袭击,这次要安全得多。

但珠江那次,我是躲在一个1.5米高的堤坝底下。而我现在泡在大海里,成为了海中的最高点。看来还是大江大河靠谱,好歹有个岸。

正当我勇敢面对雷电时,救生衣左边的口袋在震动,有电话!什么鬼这个时候打电话。拉开口袋拉链,把手机从浸泡在海水里的救生衣中掏出来,是老婆羚羊。

 

20180129_183307_211

▲正在给我打电话的羚羊

 

羚羊:下好大的雨,还打雷,你要不赶紧下撤上岸,海里好危险。

我犹豫了下,自己已经跳到海里躲雷了,而且我离岸边有4-5公里远,顶风逆浪的,要划到岸边,最少也要一个小时,雷电可不会等我一个小时再劈,哪里能下撤。

老闪:你放心,我在海里很安全,不用下撤,你到终点等我就好。

羚羊:你要小心,万一危险就赶紧下撤。

老闪:嗯,我会注意的,太危险我就下撤。

 

20180129_183307_212


挂断电话,把手机塞回泡在海水中的救生衣里。其实在大海中,已经遇到危险的时候,往往是没有机会下撤的。

不太密集的雷电,继续在我头顶和周围轰炸着。

我一手抓住船桨,一手抓住我的独木舟,一旦我的桨或者独木舟被漂走的话,我基本上就没有生存概率了。就算不被雷劈中,我也不可能游回岸边。

现在吹的是离岸风,洋流比人游泳速度快,穿着救生衣更不可能游到4-5公里开外的海岸。就算你能轻松游泳横渡琼州海峡,在这里,你也不可能游到岸边。


- 5 -


东北风不断把我吹向深海,我在朝着越南的方向漂,我居然想起以前看过的毛片里,就有一部叫做“胡志明市”。

呸呸呸,我这都想的什么鬼。我已经离目的地越来越远了。

 

20180129_183307_213

 

大半个小时后,我已经对雷声慢慢麻木,轰鸣声开始渐渐远去。我赶紧从海里爬回独木舟,继续划行。

雨并没有随着雷声的远去而变小,风也依然强劲。海面上,白头浪滚滚。但能够回到独木舟上,继续划桨前行,突然感觉到特别的踏实。

 

20180129_183307_214

 

 

再次平视海面,想起李叔同的一句话:

“世界是个回音谷,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你大声喊唱,山谷雷鸣,音传千里,一叠一叠,一浪一浪,彼岸世界都收到了。凡事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因它在传递你心间的声音,绵绵不绝,遂相印于心。”

 

 

 

有人在家煲汤,有人用独木舟丈量中国海岸线
有人在家煲汤,有人用独木舟丈量中国海岸线
我买了一万七的 LV 智能腕表,并不是跟风
我买了一万七的 LV 智能腕表,并不是跟风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