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完成了一次勒芒80小时耐力赛
2017-05-22
TAG: 耐力赛 勒芒
分享到:
“如果把2016年勒芒冠军开过的384圈展开,会是一段怎样的旅程?”


看过《Top Gear》的人大概都知道,英国人的脑洞到底有多大。保时捷英国公司也有这么一群脑洞大开的人,平时一大爱好就是“搞事情”,比如去年让Mark Webber开着919赛车在伦敦市中心绕了一圈,前几天用Cayenne拖A380客机创造吉尼斯世界纪录,都是出自保时捷英国。

 

1

640

 

“如果把2016年勒芒冠军开过的384圈展开,会是一段怎样的旅程?”当这个想法出现在保时捷英国PR团队的脑子里后,注定会有一次史诗般的穿越之旅。从北极圈内的挪威小镇博多,到欧洲大陆的最南端西班牙塔里法,这就是勒芒la Sarthe赛道的384圈展开后的距离5233公里。


ELLEMEN受邀跟全世界另外11位记者一起,驾驶着包括918 Spyder在内的保时捷全系7台车型,用3天半的时间穿越了8个国家,完成了这段“Le Mans Unravelled(展开的勒芒)”之旅。

 

1

2

 

美丽的北欧小镇博多正值极昼,24小时的持续阳光预示着我们此次旅程并不会很轻松惬意地完成。5月10日早上7点,博多港口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忙碌,我们的车队也正式踏上旅程。


虽然已经5月中旬,但北极圈内的气温依然在5℃以下,道路两边还有没化完的积雪,即便这样,车队里驾驶718 Boxster的两个英国人仍然坚持把软顶打开,这个“宁愿冻死也得开篷”的传统一直延续了整个行程。

 

1

2

 

我们的车队由9辆保时捷车型组成,除去先导车Macan GTS和摄影车Cayenne Diesel,剩余的7辆媒体车都与勒芒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


918 Spyder和Cayenne S e-hybrid跟勒芒赛车919一样都采用了混合动力,718 Cayman和Boxster的名字来源于1961年在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中获得组别冠军的718RS,Macan GTS的后缀GTS同样源于1964年勒芒24小时耐力赛的组别冠军904 GTS,911 Turbo S则运用了来自勒芒赛场的可变几何涡轮VTG。


看起来跟勒芒关系最小的可能是Panamera 4S,不过好几位勒芒冠军都开这辆车,也算吧。总而言之保时捷是一个跟勒芒很有渊源的品牌,一共84届比赛他们拿过18次冠军。

 

1

2

 

我参加过很多品牌的拉力活动,最长的一次从北京开到了意大利,但这次保时捷Le Mans Unravelled跟以前的都不一样。从博多到塔里法的5000多公里我们要在3天半的时间内完成,平均每天的里程接近1500公里!


听起来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过保时捷团队们想出了一个最高效的办法,就是白天的路程由我们12位记者完成,到了晚上我们休息的时候,车辆并不休息,换由另外的车手继续赶路。

 

1

2

 

虽然这个马不停蹄的方案能达到效率最大化,但这样的结果就是我们不可能睡酒店了,因为早上起来车队已经在几百公里以外。保时捷团队给我们找来了两台卧铺大巴,每天结束了行程之后就在大巴上睡觉,早上再跟车队汇合继续行程。


听起来挺轻松不过其实真的很苦,我们每天早上6点准时起床,经过一天的驾驶后要晚上11点才能上大巴,卧铺的空间大概之后火车卧铺的1/2,想在铺位上坐起来都不太可能,而且比起火车,大巴的稳定性差太远,不过一天劳累驾驶1000公里后也就顾不上这么多细节了,连续3天我都是工作了一半睡昏死过去。不过这正好体验了车手们在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中的艰辛。

 

640

1

2

 


穿越了挪威和瑞典,在短暂的丹麦行程后车队乘着轮渡到了德国,这是整个旅程中最爽也是最无聊的一段。说它爽当然是因为不限速的Autobahn,这里是唯一能把保时捷的速度极限发挥出来的地方。


整个车队在德国大部分路段都保持在平均时速200公里/小时以上,但正准备离开德国的时候,暴雨造成的交通事故引起了大堵车,30十几公里的拥堵严重影响了我们的行程,到达比利时的时间延后了2小时。说德国无聊是因为相比北欧的壮美,德国的景色实在是没有什么特别,除了把油门踩到底一路超车,实在是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好做。

 

3

4

5

6

 


行程的第三天是最值得期待的一天,伴随着日出我们的车队抵达了勒芒小镇,在交通还没有忙碌起来时,我们开上了la Sarthe赛道的开放道路部分,车队中有一位采访过15届勒芒24小时耐力赛的资深法国记者,他清楚每一个弯角和当年发生过的故事。


在完成了开放道路的拍摄我们在ACO安全车的带领下进入了la Sarthe的永久赛道部分也就是Bugatti赛道。由于不能影响周围居民的休息,我们只能在赛道上象征性地“游行”了一圈,不过能在勒芒赛道上开上一圈,已经了了我一个心愿。

 

7

8

9

10

 

傍晚我们抵达了西班牙阿拉贡,保时捷WEC车队正在这里完成勒芒前最后一次测试。跟车手聊天之前是有些担心的,因为前两站保时捷的成绩不是特别好,但车手和车队负责人都信心十足,前两站的落后是因为保时捷车队使用了低下压力套件,全力为勒芒做准备。

11

12

 

最后一天的行程是从阿拉贡到塔里法,我们的车队已经完成了从北极圈到沙漠的穿越,从零下5度到零上27度。最终里程表停止在5406.9公里,我们用接近80个小时的时间完成了2016年勒芒冠军的完赛里程,不对,比他们还多一些。我把我的几个“第一次”给了这次旅程,比如第一次睡卧铺大巴、第一次开车上勒芒赛道、第一次开神车918……

 

13

14

15

 

文/图:加文刘


 

 

39岁成为奔驰全球设计总监的他,定义了新豪华主义
39岁成为奔驰全球设计总监的他,定义了新豪华主义
你以为路虎造了 69 年越野车就只会越过山丘?
你以为路虎造了 69 年越野车就只会越过山丘?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