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飞驰,一路趣野

领克01的冬日新疆之行

image

从乌鲁木齐出发,不久我们便驶入一片白茫茫之中。道路两旁的雪地肆意地向远方延伸出去,又和白茫茫的山脉练成一片,树本应该是光秃秃的树,现在也被雪从头到脚地“浇”了个遍,房顶上也盖着厚厚的雪,白色的炊烟倒是热滚滚地从烟囱中冒出来,向着我们驱车的反方向飘散。我们驾驶着车平稳又快速地行驶在新疆的国道上,因为速度,雪花无法以堆积的方式降临。但如果要下车窗,微微伸出手,便有六角形的冰晶小片飘落到手套之中,拿进窗,看它在掌中变成一小摊水渍。

十分钟前,我们拎着大包小包从有暖气的酒店,冲到零下17度的乌鲁木齐室外,腾不出手来的我们用脚轻轻开启后备箱,把行李塞进去,一溜烟儿地往车里挤。我们远程开启空调功能将车厢烘得暖暖的,开上了路,这几乎成为冰天雪地唯一可以求生的暖房。

image

我乘坐的这辆车是白色领克01,这辆车在哥德堡造型中心设计完成,那里有200多名来自全球各地顶尖的汽车设计师,其中,高级副总裁彼德霍布里全权负责了领克的设计,他曾经在阿斯顿马丁、捷豹路虎、林肯等知名汽车品牌负责过豪华汽车的设计,这些品牌都以优雅得体又酷炫有力的造型著称。

领克01的设计灵感来源于伦敦、纽约、巴黎、上海、东京等全球超级都市和生活在这些超级都市里的年轻时髦人群,设计团队在旅行中见证了传统与现代结合、传承与创新交织的城市景观,在这些丰富又不断演变的城市生态中,年轻人在对立与矛盾中寻找自己的价值,并塑造着自己的定位。

车继续向前疾驰,似乎是这一路上稍有的激情、动态与温度,在窗外的冰天雪地里,最多的是一座座信号塔,在雪地里闪耀着银色的钢铁之光,偶尔掠过一些羊群,或有两头牛仍旧坚定地前行,构成了冰冷之中的温度。

image

乌鲁木齐不远的南山和天山天池是雪积得最厚的地方,原本以为是一层台阶的地方,踩上去,半条腿掉进了雪坑里。气温虽低,但阳光却很耀眼,人与车的影子长长地拉扯在雪地上。这两处,尤其是南山,有乌鲁木齐最好的天然滑雪场,坐雪道电轨上上到山顶,无论是用双板还是单板,从甚至称得上陡峭的雪坡上滑下,风呼啸着擦过你的身体,就像马上要冲破地心引力飞起来了,仿佛感到自己已成为阿尔卑斯山脉最潇洒的滑雪行家。

乌鲁木齐向东行驶200公里便到了吐鲁番,虽然冬天的吐鲁番不像夏天的瓜果丰收、纵情惬意,却也别具一番情致。我们来到了因《西游记》而名震天下的火焰山,这里是与夏日吐鲁番的富饶极端相反的另一种美,褐色的纵横沟壑被雪覆盖了浅浅一层,如同内里翻滚着的熔岩蛋糕撒上一层糖霜,绵延不绝的苍凉又雄浑的气势似乎可以压倒百万雄师,却压不倒驾驶者去探索壮观秘境的好奇心。

image

果然,车轮滚滚,带起黄沙漫漫,如同夺宝探险电影的英雄出场,自由天地任驰骋。车上装有INFINITY Hi-Fi级10喇叭音响,还包含了包括蜻蜓FM、新浪新闻、大众点评等十多个APP,我打开蜻蜓FM,我收藏的音乐——达明一派的《皇后大盗》再应景不过地传来——“共你凄风苦雨,共你披星戴月,共你苍苍千里度一生;共你荒土飞纵,共你风中放逐,沙滚滚愿彼此珍重过。”

image

离开吐鲁番,我们向西南行。用车轮征服着被皑皑白雪覆盖的山丘,冰与雪在车轮下被碾压成白色的碎末,再被车前行的动力带起,如同在半空中炸裂成一场冰晶雨。而我们的车却始终马力十足又稳稳地向前行驶。之后,我们行驶过道路狭窄的如黄沙捏就的当地村落,也在宽阔的国道上,看一座座风车被甩在身后,我们看过晚霞下的雪山,也登临冰雪覆盖的悬崖。

快离开的时候,我听见一阵“哞哞”的叫声,便用袖子擦了擦窗户,牛群围聚在车周围,似乎这温暖的源头也吸引了他们,真美好,我已经在畅想下一场开着领克01上路的历险。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