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里的男人们,够不够高级?
作者: ElvaZ
编辑: ElvaZ
2017-07-24
TAG: 不够 男人
分享到:
“年轻漂亮,浓稠的头发,西装外套下穿那种极薄的贴身长袖白衬衫,会接吻,有幽默感,一身西服十分名贵熨贴。”《我的前半生》中的主要男性角色,有没有达到“亦舒男士”的标准?

 

197221895340497148

 

亦舒的书粉可能做梦也想不到,小说里玲珑寡淡但品味出众的子君,有朝一日变成了电视里那个一会儿大红配大绿、一会儿粉红流苏配鹅黄的马女士。当然随着后面剧情展开,这剧基本和亦舒原著没什么大关系了。

 

亦舒的都市言情小说影响了无数少女的爱情观,人生观,和时尚观。多产的作者在过去几十年里,通过笔下形形色色的女主们输出了一种“港式高级”的集体形象。你一定听过亦舒式女郎的穿衣准则:

 

“宽大的白衬衫”、“三个骨裤子”、“凯斯咪外套”,职业装则是“白色丝衬衫”或灰色阿玛尼套装。

 

766253826873479000

1990年代的 Armani 广告

 

年轻女孩和成熟女性几乎都这样穿,不施粉黛也明艳动人,姿态好看。与之相对,艳丽的香奈儿套装穿在了恶妇身上,女主编的鲜红色外套也被当作“美式咄咄逼人”的代表——不过论浮夸,依然还是输给了电视上前期的“马子君”。 

 

而在威力如蘑菇云般的女主之下,我们很容易忽略一个问题: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中的主要男性角色,有没有达到“亦舒男士”的标准? 

 

亦舒在书里仔细描绘过出轨丈夫陈俊生原型“涓生”意气风发的形象:郎凡(Lanvin)凯斯咪西装与乳白色威也拉衬衫(Viyella,一种羊毛与棉混纺的衬衫面料,诞生于英国)。

 

860138612714581582

雷佳音在《我的前半生》饰演陈俊生

 

也正是这样一个 Lanvin 先生,才能与书中品位出众的家庭主妇子君相配,非常合乎逻辑。

 

靳东饰演的贺涵,大约可以看作原著里子君闺密的男友莫家谦与结婚对象翟有道的结合体,地道的总裁人设。

 

亦舒详细描述过莫家谦的穿着:西装半新不旧,腕表毫不夸耀,鞋子洁净光亮,领带半松,衬衫颜色配得恰恰好,系一条黑色鳄鱼皮带,浑身没有刺目的配件,随手拈来,益见大家风范。翟君则是一个更为冷淡的莫家谦。因此,很难想象“莫家谦”会变成一头穿紫色西装的“孔雀男”,要知道《大亨小传》里连粉色衬衫都是被嘲笑的“社会人士”。

 

417386649208113509

《我的前半生》剧照

 

亦舒的生活环境和社交圈,让她可以通过描写身边见闻写就一部部玛丽苏。这也是为什么,同样写“霸道总裁爱上我”,相比野生写手在出租房里想象出来的“高富帅”,亦舒书里的精英男要令人信服得多。她笔下的主要男性角色,有这样一些套路。

 

 

 

你以为谁都能当“家明”?

 

“家明”是在不同的故事里不停出现的名字,大多姓宋,他们的背景和面貌也都差不多,这才获得了一个统一的名称。通常是国外(最好是英国)名校毕业,家庭简单,温柔体贴,英俊多金,有生活情趣,懂得女主喜欢什么礼物,也知道要去哪里定制西装。

 

650794676913727468

鹤见辰吾在电影版《流金岁月》里演宋家明

 

女主第一眼就能从“皱麻的淡色西装,知道他环境不错”,可能后期还会因为 dress up 时的“法兰绒西装,同料裤子用一条细细黑色鳄鱼皮带,白色威也拉衬衫,灰色丝领带温莎结”而眼前一亮。“家明”代表了一种理想男友和完美女婿,能摆平势力的女主或女主家人。

 

888725326719933497

周润发在亦舒小说改编的《玫瑰的故事》里演傅家明

 

对于“家明”式温柔又不霸道的年轻男人,亦舒在《大君》里借女主母亲之口说出了他们衣橱的全部内容:“一打白衬衫,六件灰西装,他倒是简约。”

 

269765618979319413

《流金岁月》在卡司上可以说是高配了

 

看到这里懒惰如你是不是觉得当一个“家明”很容易?

 

亦舒老师早就尖锐地指出了,“人家的灰色卡其裤沉实美观,人家较为老土的白衬衫配合身份,石奇这时候看上去像个电视明星,随时上台接过麦克风就可以张口唱歌。一个人的时间用在什么地方是看得见的。” 这也是亦舒的小说很难成功转化为影视作品的原因。

 

亦舒的爱情小说里有不少是以男性角色为第一人称展开的,事实上她的第一部长篇《真男人不哭泣》的主角就是男性,还有之后的《香雪海》、《小玩意》、《连环》等。但这些男人的形象,就和李碧华《胭脂扣》里的永定那样,绝不可能是直男。

 

 

 

含着金钥匙出生,

不如穿极薄丝衬衫出生

 

亦舒对梦想中完美男性的标准在《承欢记》里清楚无误地写了出来:年轻漂亮,浓稠的头发,西装外套下穿那种极薄的贴身长袖白衬衫,会接吻,有幽默感,一身西服十分名贵熨贴。

 

《故园》里长发及肩的二少爷元声,就是这样的贵公子。

 

《不羁的风》里的余求深,至少外形气度上也是完全满足的:除了高鼻子和会笑的大眼睛,黝黑肤色,穿极薄白色长袖衬衫以及礼服裤,外套拎在手中。《胭脂》里则这样写:他是个英俊的男人,左颊有一深深酒窝,带来三分脂粉气,身上配件齐全而考究,是有家底出来玩的那种人。

 

111146720558270323

影版《胭脂》里的男主是年轻时的陈俊生

 

总之,亦舒笔下的贵公子不仅长得漂亮头发浓密,你感觉他们是不是从生下来就开始穿“极薄白色丝衬衫”了。

 

 

 

然而真总裁根本没在 care 穿什么

 

比如《喜宝》中的勖存姿、《圆舞》的傅于琛、《大君》里的“大君”、和《印度墨》里的洪钜坤,都属于这类男人。他们身家显赫,可以通过一己之力让女主角脱离苦海或万劫不复。

 

但和贵公子甚至家明相比,这些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们,穿着却是那么朴素不讲究。勖存姿的出场就质朴得不行:短袖衬衫、普通西装裤,这才让女主觉得不过是个气宇轩昂的路人大叔而敞开心扉,成功引起了总裁的注意。《大君》里大 boss 的出场更加“寒酸”,女主发现他的西装居然是不合身的。

 

作者的意图很明显了,真正来到顶端的富豪们是根本不会 care 穿什么这件事,女主再势力也说不出刻薄话。

 

心疼《绝对是个梦》里的孙毓川部长,第一次出场就因为过于明显的金表和“站起来握手没有将外套钮扣先扣上”而被当记者的女主在报纸上正面怼——好在第二次出场,熨贴的名贵西装让女主“忍不住想喝一声彩”。

 

122720651695161356

《我的前半生》里谭凯饰演的亚当还是挺亦舒男士

 

其实亦舒对男人的要求是真的高,海归的孙部长之所以能“成功引起女主的注意”,是他能够用《西厢记》里的梗来揶揄她。相貌俊美、穿对衣服、中英文俱佳都不算什么,“一口美国英语说得流利是应该的”,偶尔露出国文底子才及格。

 

 

 

从冷淡系瘦削美男到肌肉型猛男

 

亦舒早期小说里男主都有典雅又不失霸气的名字,光听一听就能脑补出一个穿名贵西装配薄身白金表和丝质领带的总裁形象。即便平凡如“家明”至少也是个身家清白的中产家庭男孩。

但这几年坚持创作的亦舒对男性的口味发生了巨大变化,爱上了体毛浓密充满男性荷尔蒙的猛男——尤其是手臂上的汗毛,经常得到作者的特别眷顾,“长得几乎可以梳理,驯服地贴在肌肤上”的手毛才是上等手毛。

 

25842267317992096

演《朝花夕拾》电影版男主的方中信到是很可以演一演亦舒后期书里胡子拉碴的男主

 

这些胡子拉碴的“大牛”只要“穿一件工人裤,光上身”就可以吸引到女主,或者“双肩在户外工作晒起一片雀斑,手臂二头肌鼓鼓”就能让女主/作者感叹“非常好看”了。

 

就连喜欢的男人类型也能发生如此惊天动地的转变,也就没必要执着于谁才是亦舒笔下的样子。到了 2017 年,穿紫西装带大表的孔雀男,可能就是群众们眼中当代总裁的形象。

 

 

 

 

撰文/编辑 ElvaZ

 

穿 Gucci 的男人和女人,有什么共通之处? | 独家专访 Alessandro Michele
穿 Gucci 的男人和女人,有什么共通之处? | 独家专访 Alessandro Michele
据说,男人背包要记住这两大准则
据说,男人背包要记住这两大准则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