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在快手找到了时装周看不到的东西

作为一名时尚杂志的编辑,我必须说,现在时装周的很多瞬间,都已经让我感到越来越索然无味。相似的routine、相似的新款主题、相似的新闻通稿和相似的设计创意,一切都朝着谄媚大众的商业化道路狂奔,那些随着模特鱼贯而出的服装正变得越来越乏味。我没有想到,快手却让我再次兴奋起来,来自快手的野生时尚,在时尚同质化越来越严重的今天,像是湖底冒出的水怪,提供了一种出人意料的全新视角

image
ELLEMEN

你不相信快手有时尚,

直到你真的打开它


上个月某天的凌晨两点,我收到一条微信,来自一个在伦敦读服装设计的朋友,她问我:“朋友,你上过快手吗?”随即转发给我几个快手视频并评论:

绝了,野生坎普大师


我一一点开细细查阅,视频内容是一位来自四川的中年男性每天在线日更自己设计制作的手工服装,他的视频里,无论是墙体挂钩、花生、排烟管还是任何意想不到的材料都可以被用来制作服装,而在设计上,他的作品除了有着解构主义的意味,还有着贯彻一致的华丽、夸张和野心勃勃。

image
快手

我瞬间就理解了朋友的评价,在今年Met Gala还在浪费口舌向公众解释什么是坎普(Camp,来源于法语中的俚语“se camper”,意为“以夸张的方式展现”,风格豪华铺张,戏剧化甚至不太真实)时,这位主要舞台在快手的设计师,却早已在设计实践中领会了坎普的真义,甚至包括那些有些匪夷所思和过于夸张的部分。

image
ELLEMEN

Billy Poter @ Met Gala /// 快手主播 @乡村9点半形象设计

而在可持续时尚的风潮近几年才开始愈刮愈烈的当下,年轻的品牌纷纷还在概念与实践的鸿沟中开始尝试,大叔却已经试图可回收材料作为自己的标签,将与时尚看似完全无关的“垃圾”进行改造。

image
DeZeen

Craig Green 垃圾袋作为原材料的改造

这件以烟头为设计灵感的时装,试图向观众传达了环保的政治信息,对我而言,已经有了一些Political Fahsion的意味,也让我想到了在法国戛纳街头上那个著名的堆满了从海里捞起烟头的装置。

image
快手

image
nice-matin

这套街头风味的造型,面料其实来自于喷上油漆的黑塑料板,从配色到造型,是一套非常完整的Total Look。

image
快手

作为一名时尚杂志的编辑,我必须说,现在时装周的很多瞬间,都已经让我感到越来越索然无味。相似的routine、相似的新款主题、相似的新闻通稿和相似的设计创意,一切都朝着谄媚大众的商业化道路狂奔,那些随着模特鱼贯而出的服装正变得越来越乏味。

我没有想到,快手却让我再次兴奋起来,来自快手的野生时尚,在时尚同质化越来越严重的今天,像是湖底冒出的水怪,提供了一种出人意料的全新视角。

比如在当下,所有设计师都在蜂拥而上,以科技未来为主题,试图为我们构建一个神秘充满未知的异世界时,快手上的博主@素质宝儿 则恰恰相反,她没有刻意拉开距离,而是做每个女孩梦想中拥有的裙子,让你想起那些固执的高定礼服裙品牌,只是更轻盈,更精致,也更奇特——手工钉珠在这里换成了各种各样不同的植物。

image
快手

她的材料来自零散不规则的花花草草,却通过完全的剪裁拼凑修剪整合制成这样看似丰富却不凌乱的的“礼服”。以穿插的植物颜色突出层次,营造出了更加轻盈的效果,仔细看,下边的裙摆甚至还有些似灯笼的弧度,凸显了线条。

配合设计的发型是每场时装大秀的亮点,而对于主播@沈光炳造型化妆学院而言,他的每个发型设计,都已经可以被看作单独的艺术作品。

image
快手

沈老师的一些作品甚至让人联想到发型设计师Evanie Frausto的创作。

image
ELLEMEN

Evanie Frausto作品

可能正因为快手从一开始就拥抱所有人的态度,在快手上活跃的时尚主播们,似乎从来没有试图向某一个标准靠拢和屈服,而老铁们也格外愿意为这些真正做自己的主播捧场。这位来自北京通州的大叔,生活中最大的爱好就是做毛线织品设计,他自己设计,自己编织,自己上镜。

image
快手

他只有一个固定机位,视频内容也基本是穿上自己设计的女装毛衣,安安静静地打毛衣——但这个爱好已经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现在他在北京拥有两个库房,几十个工人。

image
快手

来自贵州贵阳的美妆博主@聂小倩她老板 没有受过专业的美妆训练,也并不以“变美”作为他妆容的唯一主题,但加入自己文化背景和个人理解的美妆,显得格外有生命力。

image
快手
image
快手

这和近些年我们在时尚行业看到的趋势一致:T台上已经有更多的亚裔,非裔人种和那些看似小众,非主流的面孔出现。Rihanna去年发布Rihanna内衣系列的Savage X Fenty,就很能代表了时尚行业姿态的改变。

image
imbd.com

Savage X Fenty

在秀场,她与她的模特们不再是统一瘦削的标准身材,不同的肤色,态度,文化,个性,种族和身型都站在台上,代表着自己的群体。美应该更加多元化,更加包容,他们说。而这一切,我们看到,早已经在快手上发生。

image
imbd.comELLEMEN

大码模特Ashley Granham /// 来自云南昆明体重超过180斤的快手主播 @娜怀

image
ELLEMEN

出生于尼泊尔的藏族模特Tsunaina /// 在妆容中融入自己民族风格的快手主播@彝族化妆师西梅

image
People.comELLEMEN

患有白癜风曾为维秘走秀的模特Winnie Hallow /// 患有白化病现在做网店模特的快手主播 @白化病模特

归根到底,时尚本来就不应该只是少数人的游戏:外在形象是每个人自我认同的外延,也理应有着更多表达的方式。

GJfefe来自湖南,现在在美国读大学,在快手上分享美妆是她下课后的放松方式,虽然总有人挑剔她是不是眼睫毛太浓,美甲做得过于夸张,但喜欢她的人更多,她也喜欢自己这样,从不为这些烦心,每天上课下课,拍化妆过程和带着美国本地朋友去吃麻辣烫一样,是她生活的一部分。

image
快手

Connie住在四川宜宾,满头卷发,厚厚嘴唇的她可能也不符合传统审美,但好在她也不在乎,她化妆喜欢更加突出自己的厚嘴唇,用眼线把眼睛变得更锐利,她也被归类为欧美风博主,虽然妆容与GJfefe完全不同,但显然,她们一样的,是愿意做自己,享受做自己,分享做自己的这个过程。

image
快手

快手主播@时尚奶奶团 和 @乐退族+ 则是另外一群人,她们已经一头银发,却都是统一的身姿挺拔。

image
快手

年轻时没能实现的模特梦并不一定就要放弃,在快手上,她们开始实现自银发时开始的时尚人生。

image
快手

高小皓子住在辽宁锦州,虽然没有长出一个他的东北老乡常见的高个子,却非常享受走猫步,那为什么不可以呢?

image
快手
image
快手

在小小的衣帽间里,他坚持每天为自己搭配衣服,再走出高小皓子特有风格的猫步,快手就是他的T台,而视频观众就是那些坐在前排挑剔的眼睛们。

韩国女孩施炫想学中文,找到了快手,喜欢打扮自己的她开始在快手上分享韩式女孩的打扮心得,也因此从网友那里学到了课本上根本不可能有的中国知识。

image
快手

但快手令人印象最深刻的,还是让那些对时尚行业有梦想,有憧憬的人有真正的空间去梦想,去创造,然后用这份热情将这份梦想变成自己的生活方式。

萌大雨是个非传统美妆博主,她不瘦,算不上美,而最重要的是没有你最常见到的美妆博主专属的那层粉红色滤镜,甚至比大多数人更贴近生活。

image
快手

她最初拍的视频在一处光线极其昏暗的出租屋里,用着对美妆博主来说格外平价的化妆品。但她有的是真实,也是坚持,现在的萌大雨仍然做着美妆博主这份事业,最近刚刚和一路一起走来的男友结婚,生活显得更加从容。

image
快手

身高181,体重只有96斤的李悦宁从小梦想做模特,在快手上刚刚出现时,她用手机为自己在墙壁前拍摄简单的照片,虽然有着先天极其优越的条件,但没有人知道她到底能不能成功。

image
快手

她当然也不确信——但她显然从未放弃,李悦宁一直在快手上记录学校,模特培训等生活点滴,今年大一刚刚结束的她,已经开始出现在国内一些品牌的秀场上了。

image
ELLEMEN

服装设计师杨杨从事服装行业8年,一直希望做自己的品牌,也曾经为歌手设计过巡演服装,但直到在快手上更新自己以生活物品为灵感的服装后,她才真正发现自己的原创设计能得到的认同,开始筹备自己的服装工作室。

image
快手
image
快手

对于每个个体来说,时尚都是最重要也是最直接的表现自我意识的方式,但身处网络时代,总有无数个人试图指导你“什么才是好的,或者说什么才是时尚的”,而那些迫切想为自己带上“时尚”这个标签的年轻人迫于压力,连刘海的长度都开始趋于一致。

也正因如此,在快手,每个人都被鼓励做自己的自由显得如此可贵,他们认识自己,尊重自己,并且用自己的身份去创造,去改造——也许,这正是时尚最舒展的样子。

撰文:小羊,小欣鸡

编辑:小羊

排版设计:?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时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