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上笔帽 “咔嗒”一声

我们奔赴米兰,感受一支连接过去和现在生活方式的笔所承担的理想主义。

image
ELLEMEN

去往米兰的转机过程中,行李丢了。坐在机场等着,和另一对同样丢行李的美国老夫妇聊起了天,他们来意大利旅行,我来参加万宝龙(Montblanc)在米兰发布一款新笔的活动。听到万宝龙的新笔,老先生从座位上腾地站起来,说自己是多么喜欢万宝龙的钢笔,尤其是传统的灌墨水式,“在我还是年轻人的时代,西装胸袋上插一支万宝龙笔是非常有感觉的一件事,就算有时候衣服上会沾了蓝墨水。”他问我新的万宝龙笔会是什么样,我说,“我也很好奇。”接着我们就换上适当程度的“期待”表情,说起了现在的人们几乎不用笔写字了,但即便用的机会越来越少,包里还是会携带一只钢笔——我的包里就揣了一支万宝龙1992年出的作家系列银蛇阿加莎纪念钢笔——自己体会那种老派但踏实的心情。

对于这个时代钢笔使用的式微,和我曾用钢笔给一位远行的朋友写的明信片上的一句话是一样道理——“通讯太发达,好友变网友”。感叹发达科技改变人们生活方式这件事本身都成为过时,好在老派生活方式依然有人在遵循,进而成为一个特别的个人风格而存在,他们认为工艺和传统值得珍视,在此基础上添加创新设计,功能得以延续和发展,又能促成一桩新鲜潮流。万宝龙的新笔是不是如此?那时候我除了知道这个书写工具系列 Montblanc M 是与当代最具影响力的产品设计师马克·纽森 (Marc Newson) 合作设计制作,对其他细节一无所知,但万宝龙力图把传统工艺与设计师的艺术品位、摩登设计理念结合,尝试创造出一款极具现代主义设计感的书写工具的努力,还是能够提前感受的。更何况,万宝龙精心地选择了米兰这个设计之都来发布新作(而不在品牌的发源地德国),使我毫不怀疑,设计,正是这款书写工具的核心概念。

image
ELLEMEN
image
ELLEMEN

1963年德国总理阿登纳把自己的万宝龙 Meisterstück 大班笔递给肯尼迪总统,为他解了围。

初夏的米兰黄昏,一轮紫红的落日挂在风格多样的建筑物之间,晚霞也似乎呈现出鳞次栉比的节奏感。这是站在市中心的钻石大厦高层的落地玻璃前能欣赏到的景色,转过身,室内空间里也高挂起勃朗峰的白星尖儿。在展示柜里,我终于看到了 Montblanc M 系列书写工具的样子,它包括钢笔、签字笔、圆珠笔、用于电子屏幕的触屏笔和专用于绘图设计的幼细笔等不同笔款。

"Montblanc M" Writing Instruments : Launch Cocktail Party
Jacopo RauleELLEMEN

万宝龙经典的黑白色调与马克•纽森设计的装饰用品完美契合,营造出极富现代艺术美学的展示空间。

为了让宾客置身于传统与现代交织的场景想象,万宝龙对发布餐会的布置花了很多心思。展示 Montblanc M 系列的区域带有互动性,有声控多媒体装置扩大笔帽的磁性“咔哒”闭合声,这代表了它的现代属性;一张写字桌上,法国书法家 Nicolas Ouchenir 正埋头为排队等待的宾客执笔书写个性签名和留言。传统的各式字体在他手中的 Montblanc M 笔尖下像蚕丝一般坚韧优美地吐出,这代表着万宝龙在书写传统上从过去到现今的一贯坚持。

"Montblanc M" Writing Instruments : Launch Cocktail Party
Jacopo RauleELLEMEN

法国书法家 Nicolas Ouchenir 正埋头为排队等待的宾客执笔书写个性签名和留言。

我没有挤进那个排队的队伍,不过之后的晚宴桌上,万宝龙专有字体的书法菜单令我十分痴迷,我拿起来仔细端详,突然灵光一闪站起来跑去那个已经空下来的书桌前,让书法家在菜单的反面写了点什么,他觉得这是一个很妙的主意。

后来我才知道,发布会晚宴现场的桌椅、餐具和水晶杯也都是由马克·纽森设计的。兴趣广泛的马克·纽森设计过椅子、邮票、自行车、汽车、飞机、腕表、手机、炊具……几乎渗透入生活的方方面面,共通性是简洁、功能至上、现代。我个人想为他的设计语言加入一个视觉上的形容词,就是线条轻盈的科技感。他擅长将不同的材质运用在多领域产品上,寻找更多可能。这一次,他面对的是传统底蕴的一件物品,以及一根根树脂条。

image
ELLEMEN
image
ELLEMEN
image
ELLEMEN
image
ELLEMEN
image
ELLEMEN
image
ELLEMEN

马克·纽森设计的椅子、自行车、腕表、汽车

马克·纽森说,他一直试图实现产品功能品质上的简约和使用体验之间的平衡,比如抛光的树脂表面和笔头的触感、笔帽由于磁性被吸到笔杆上的声音。在设计理念上,引发他思考的是“希望有更多年轻人重新回归手写习惯,这是一种符合天性、非常自然的生活方式……虽然现在高科技无处不在,但还是有人在买日记本写日记……万宝龙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品牌,我想或许应该创造一些更有现代感的款式,同时又不能失去原有的经典。”而万宝龙的市场执行副总裁 Jens Henning Koch 在说到为什么会选择马克·纽森来合作时,也同样呼应了“设计为传统添新”的想法——“我们给出的要求就是希望能够足够开放……希望能够找到一位已经具有一定影响力的设计师,这个人要有非常强大的观点立场,拓宽了边界,是他自己所处的领域的现代拓荒人,在我看来,就设计而言,马克·纽森影响了整整一代人,对于所从事的领域具有高水平的理解力,因此,他对各种领域是充满尊敬的,不会提出奇怪的想法,反而会提出一些满足人们的需求及其功能性的创意,以一种全新的视角来诠释它们。”

第二天万宝龙笔匠 Frank Derlin 领着我观看了制作 Montblanc M 的工艺流程,在一个摆放着各种材质和工具的“临时工作台”前。他小心翼翼地端出了这个系列的全部笔款——真的,隔着展柜玻璃和亲手触摸并使用一支笔给你的感受完全是两码事,就像书写的乐趣和敲键盘的乐趣也同样是两码事。

image
ELLEMEN

1.Montblanc M书写工具系列中,衔接笔帽和笔身的磁铁装置的嵌入。

image
ELLEMEN

2.树脂一点一点打磨成光滑柔细的笔杆,以及六角白星的打磨和嵌入。

image
ELLEMEN

3.双色笔咀的镀金和镀钌

黑色树脂经由金刚石抛光打磨变成圆滑的笔身,白色树脂幻化成的六角白星图案镶嵌在笔帽的顶部——这几乎是万宝龙笔的一个传统身子骨。不过,Montblanc M 系列并不是如此,黑色树脂笔身被打磨成一种半面造型,笔身光润地“凹”了进去,既轻盈得显出现代意味,又使得有人觉得“更像古代的鹅毛笔”……不管这种造型给人的感受多么两极分化,但必然的是,这种笔身设计导致笔帽的设计也得改变,不能和以前一样套在笔杆上了,为了让人们在书写时“依然能伴随着六角白星的移动”,除了笔帽顶端,凹进去的笔杆上部又增加了一个六角白星。笔帽上嵌着的镀铂金的笔夹线条简单前卫,为了达到某种书写时的重量平衡,笔身前端做了镀铑处理。其中的一款 AU585 配有黄金笔咀,第一次镀上了铑和钌两种物质,那种细腻而特别的金属光泽只有埋头书写的人自己能感受到。

如果想增加传统书写的乐趣性,仅有外观的现代设计还不够,那这一回设计师可算是下了苦功,他们还在笔帽闭合处玩了一个花样——用磁铁的磁性来衔接笔帽和笔身,不光缓和了闭合笔帽的过程,也提升了稳定性和闭合度。闭上眼体会一下,合上笔帽,听见“咔嗒”一声,无论你当时是在哪个角度合上笔帽的,它会自己滑动一下,笔夹正面最终都会朝向笔杆上的六角白星,“被勃朗峰山尖儿吸引住,永远望向它……这个意象多美啊,你觉得呢?”看我一次次地听那咔嗒声、一次次感觉笔帽滑向勃朗峰方向的那种强迫症得到满足的表情,笔匠 Frank Derlin 似乎也感到很满足。

从那天开始到现在,我抢先使用这一支 Montblanc M 墨水笔已经两个多月了,我每天带着它,插在皮包内的一个夹层上。我用它写明信片,在银行账单上签字,做会议记录,填写表格,或者在某些等待的时刻无意识地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淹没在信息时代的我,其实使用它的机会只有这么多,但至少,在这些以秒和分钟串联的短暂书写时刻,世界以某种神奇的方式安静下来,使我以为我走进了一个隐秘的花园。我很想把这种感受告诉机场邂逅的那位老先生。不知道他后来去科莫湖畔,有没有写了些什么有趣的句子。

image
ELLEMEN

本文来自公众微信号:衣来伸手

ID:ellemenfashion

image
ELLEMEN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时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