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Krautrock学校离开后的 Damo Suzuki
2018-10-09
TAG: 学校
分享到:
经典迷幻摇滚年代里的人物总是被称之为“活化石”,不过Damo Suzuki 有一些不同。他以自己的方式获得了新生。

经典迷幻摇滚年代里的人物总是被称之为“活化石”,不过Damo Suzuki 有一些不同。他以自己的方式获得了新生。

 

1

 

Damo Suzuki 马上会有一个中国的巡演。

 

Damo Suzuki 是 Can 乐队的第二任主唱。Can 是一支经典的 Krautrock乐队。Krautrock是德国70年代一众迷幻摇滚乐队的风格统称。迷幻摇滚是……

 

信息一点都没错,但又会觉得哪哪都透着不对。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套入到风格模式的桎梏中,这应该是 Can 乐队或者 Damo Suzuki 最最反对的事情。

 

 

1

80 年代以降,Krautrock在后朋克、新迷幻摇滚、日本噪音、底特律techno、唱盘 Digger以及上述名词的混种、变种及衍生物中间展现了其无以伦比的影响力。许多传奇的名字甚至出现在了中国的舞台上,比如Ash Ra Tempel的Manuel Göttsching,Neu!的Michael Rother,以及最传奇的 Faust。而在这些乐队最为活跃的70年代,Krautrock更像是一个被虚构的概念,甚至是一种嘲弄。

 

传说中的一个版本是:德国的青年们也想做摇滚乐,但是他们僵硬的四四拍节奏实在距离美式的布鲁斯律动太过遥远,于是在媒体中诞生了Krautrock这个有点挖苦性质的名字(kraut是经典的德国食物:酸菜)。另一个版本是:英国的唱片公司出于猎奇,引进了很多德国乐队的专辑,并为他们灌上了这一名号——专辑卖的很棒,而在德国故土他们知音寥寥。以至于后世的大多数Kraut Digger 都来自英美与日本。

 

在一些唱片资料网站中,只要是德国的70年代乐队都被灌上了 Krautrock 的标签。不过经典的 Krautrock之声,大多是有着氛围感器乐演奏,合成器与电吉他的鸣响或冥想,动辄超过20分钟,占据黑胶一整面的太空之声。Ash Ra Tempel、Tangerine Dream、Klaus Schulze 是其中的代表,亦有乐迷称之为“柏林派(Berlin school)”

 

与之相对的是“杜塞尔多夫派(Düsseldorf School)”。比起酸麻的氛围音色,这些乐队更偏向于探讨极简又激进的节奏。Neu!,Kraftwerk,Cluster都在此列。Can 也被认为是此中代表,尽管他们的组建地是科隆。

 

 

2

Can 是一支非常奇妙的团体。组建者 Irmin Schmidt(钢琴,风琴)和 Holger Czukay(贝斯手) 是德国先锋音乐作曲家卡尔海因茨·施托克豪森的学生。受到纽约60年代地下音乐场景的感召,他们决定组建一个演奏“新音乐”的团体——不仅仅是先锋古典乐,还有爵士乐、摇滚乐等各种对当时的德国来说“新”的音乐元素。他们找来了鼓手 Jaki Liebezeit(他曾是德国自由爵士场景里的一员,而后厌倦,只想进行精准重复的演奏)以及吉他手 Michael Karoli。Michael 是 Holger的学生,组队时只有19岁;而乐队的另外三人当时已经年过30了。

 

乐队的第五位成员是美国黑人雕塑家 Malcolm Mooney,他的即兴演唱以及艺术化的表演风格(例如持续地演唱“上楼/下楼”几个小时)为乐队带来了一种原始的生猛力量。乐队名 Can 亦是 Malcolm的创造,这是一个很常见的发音,在不同的语言里有着不同的含义。

 

Malcolm 与乐队合作了两张专辑(其中一张直到1981年才出版)。因为精神问题疾病的困扰,最终他决定离队回美国。日本人Damo Suzuki 成了乐队的第二任主唱。

 

2

 

 

3

Kenji "Damo" Suzuki 原名铃木健二,1950年出生。十八岁的时候他跑到了欧洲。起先是在瑞典,那时候他住在一个嬉皮农场里,而后他流浪去了丹麦、法国、英国、爱尔兰,最后去了德国,一路上靠街头卖艺为生。Damo 不太会弹吉他,只会两三个和弦,他唱歌的方式是即兴填词。那时候的欧洲还很少有亚洲人,人们看到他感到很好奇。

 

在慕尼黑,Damo 参加入了音乐剧《头发》的演员招募——一下就入选了,因为他有一头长头发,很漂亮。表演里有很多的即兴成分,但总体来说日复一日没什么变化,演出两三个月后,Damo 实在烦不了,跑到大街上去表演,对着天空祈祷吟唱,弄出很大声音。路边一个人看到了这些,走上去问他

“你要不要加入我们乐队今晚的演出?”

 

问的人是 Holger Czukay,当晚Can 在慕尼黑有一场演出,票已经售罄。Holger对身边的Jaki 说:“这就是我们的新主唱。”

 

Holger 告诉 Damo,我们不需要排练,到时候你直接上台就行。“演出开始前他就像一个冥想的日本武士,演出开始后他立刻成为决斗的武士,”Irmin回忆说。

 

3

 

那是一次“成功”的演出。Irmin 把砖头压在琴键上慢慢的移动,Michael把吉他绑在音箱上。所有的音量都被开到了最大疯狂的回授。Holger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一块蛋糕,Damo 把奶油涂到了Holger身上…… 那天的演出据说卖了1500张票,但到结束时只有30个人留下来。工作人员很生气,但是乐队很高兴。

 

Can 改变了 Damo 的生命轨迹。而那个1970年的慕尼黑春夜,某种意义上奠定 Damo 未来几十年音乐方式的基调。

 

4

 

从 1970 年的入伙至 1973 年的离队,三年的时间里,Damo 和 Can 完成了三张半的专辑。1970年的专辑 Soundtracks 中的两首由 Malcolm Mooney 演唱,这是一张精彩的迷幻摇滚歌曲集;之后分别是 Tago Mago (1971), Ege Bamyasi (1972), Future Days (1973)。这一系列专辑融合了前卫的音乐理念,永不停止的跳舞律动节拍,一些让人惊悚不安的瞬间片刻,以及对于氛围音乐/世界音乐的探索。它们是 Can 艺术成就的至高点。

 

4

 

用短短几段文字来评述 Can 无疑是一件愚蠢的事,因此在这里不再进行展开。毫无疑问,Damo Suzuki(以及前任主唱 Malcolm Mooney)对于乐队来说有如催化剂的作用,不过需要特别指出的是,Can 是一支彻底平等的乐队,乐队成员之间并不存在所谓的“领袖”或“主脑”。这种工作理念或许也为日后的 Damo Suzuki Network 留下了伏笔。

 

5

 

Damo的离队原因有很多。他结婚了。他成为耶和华见证人的追随者。不过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他不想成为一个摇滚明星——『Spoon』成为电视剧的主题曲及电台 Top 10以后,Can 乐队的照片甚至出现在了青少年杂志的封面上。Damo 对这些生活没有兴趣,“我那时候才23岁,还有更多的未来在等待我。”

 

 

5

 

Damo 从音乐场景中消失了10年。他做着平凡的工作,过着平凡的生活。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神秘越发近似一种传奇。同样怪诞的后朋克乐队The Fall 有一首歌名为『I'm Damo Suzuki』,这是一首像Can致敬的歌曲,器乐部分是 Can 的几首不同歌曲的混搭。

 

6

 

1983 年,在经历了一次癌症手术后,Damo Suzuki 重新回到了音乐圈中。他先是和科隆的乐队 Dunkelziffer 合作了两张专辑,而后组建了自己的乐队 Damo Suzuki Band,成员包括 Dunkelziffer 的两位成员吉他手 Dominik Von Senger 和键盘手 Matthias Keul,此外还有Can 的节奏中心,鼓手 Jaki Liebezeit。这期间里 Damo 逐渐发展出了自己的音乐方式(而非音乐风格):

 

·不进录音室,只做现场演出和现场录音。

·即兴演出,不演奏固定的曲目。

 

1997年以后,他将这种理念拓展至一种新的形式 Damo Suzuki Network。上述方式之外,又加上了一些新的“准则”:

·每次和不同的当地乐手即兴。

·演出前不预先规划,让音乐自然发生。

 

7. Damo Suzuki's Network 演出海报

Damo Suzuki’s Network 演出海报

 

 

6

 

Damo Suzuki 就这样开始了他一个人的世界巡演。很难说他的音乐到底是怎样的,因为每一次的合作乐手都不同。他将这些音乐合作者称之为sound carrier。在他的网站 damosuzuki.com 上列有 sound carrier 名录,600多个乐队和音乐人,来自36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不乏业界明星如Mogwai,Tortoise,Sonic Boom,以及别的你知道名字但不会记起来的地下大牌,比如早年间多次造访中国的游牧朋克二人组 Vialka。

 

8

 

经典迷幻摇滚年代里的人物总是被称之为“活化石”,不过Damo Suzuki 有一些不同,他以自己的方式获得了新生。

 

2009 年 3 月,沈静(前“挂在盒子上”的鼓手,White的成员)曾担任过一次伦敦演出的 sound carrier。她后来这样回忆那晚的演出:

 

9

 

“Damo 的人声一出似乎一切都已成了定局……无论你有没有心里准备,都要被他的感染力吞没。以前我一直奇怪他的sound carrier, 要是遇到不合适的乐手该怎么应对?后来明白了,Damo 一旦站到台上,其它一切声音都会被他瞬间改变,而之前所有准备好的想法似乎也会一下被他的声音马上融合,他令人惊恐,但又会马上忘掉自己,被他带着一起释放。”(那晚更多的故事可以移步掘火:http://digforfire.net/?p=248)。

 

 

7

 

2018 年 10月将是Damo Suzuki 的第一次中国行。促成此次演出的是吉他手李星,他是自由即兴/噪音摇滚乐队红领巾的成员,同时也为海青担纲吉他手及主要的编曲工作。我们问李星是怎么牵上线的,他写了这么一段:

 

“我在德国时候知道Damo 在巴黎有演出,专程去 ESPACE B 找到他,在现场买了五张唱片找他签名。聊天时候我说喜欢Can 好多年了,去年在科隆 Nunk 唱片店买了一些 Can 的唱片。他说那里是他朋友开的。又聊了科隆的先锋自由即兴场地 Loft,说那里很棒。”

 

“他说CAN已经过去了,他一直在做新的东西,Networks 在全球已经跟几百支乐队合作。我又说他是我的英雄,如果能来中国演出跟我的乐队红领巾一起,他说很感兴趣从来没有来过中国。”

 

10

 

“演出时有歌迷一直反复问我是不是Damo 的儿子,说长得像,又请我喝啤酒。之后回德国邮件沟通过几次闲聊,后来约在杜塞见面,但他身体抱恙要去医院就没有见成。”

 

11 红领巾乐队吉他手:李星

红领巾乐队吉他手:李星

 

其实Damo 如今已不似前些年那样频繁演出了。2014年,他经历了第二次癌症手术,尽管再次康复,但身体很虚弱,不能提重物。不过他依然不愿错过演出的机会。“我还可以再演40年,”他总是这么说。

 

12

 

当然,我们都希望这会是真的。那不如就现场见吧。

Damo Suzuki首次中国巡演

 

13.海报

 

2018 年10 月将是Damo Suzuki 的第一次中国行。红领巾的成员李星(吉他)、老丹(管乐)、邓博宇(鼓)以及贝斯手杜光晨将担纲此次的sound carriers,大福唱片对此次巡演进行全程支持,海青将担任巡演的嘉宾。

 

自90年代以来,Damo Suzuki 又发行了几十张唱片——全部为现场录音,他自称已经“从录音室中退休了”。本次巡演也将进行全程现场录音,这张全然未知的黑胶唱片已经列入大福的发行计划了。

 

14. Sound Carriers 红领巾乐队

Sound Carriers: 红领巾乐队

 

红领巾由邓博宇(鼓手),李星(吉他),老丹(管乐)组成。狂野丶粗砺的噪音美学与宽广,黑暗的调式漩涡平衡出的立体听感,是红领巾乐队三人对声音、时间、空间和结构的共同理解,在不断的建立、摧毁、重组、解构中形成音乐饱满的张力,同时在音乐美学和社会现实两个维度,不断提出尖锐的问题,也不断开玩笑。

 

15. 嘉宾乐队:海青

嘉宾乐队:海青

 

海青,蒙古族,生于阿巴嘎旗。自幼学习古典吉他,15岁因意外事故导致左手中指和无名指受伤,不弹吉他4年后,在1997年真正意义上接触摇滚乐,并被吸引,开始练习贝斯。后来深入了解蒙古民族音乐,收集民谣并学习呼麦。从民族再回到摇滚乐,一路缓慢地行走,使他有了自己的艺术语言。2015年海青开始独立创作,2016年中旬录制个人首张专辑《肉蛋蛋》,风格准确定位前卫艺术摇滚。2017年2月28日专辑正式由大福唱片发行。获华语金曲奖2017年2月十佳专辑。虾米评选2007年至2017年100张最佳专辑。



场次信息

10月17日   秦皇岛阿那亚

10月19日   北京疆进酒  22:00

10月20日   上海育音堂音乐公园  22:00

10月21日   义乌隔壁  20:00

北京及上海票价:

180元(预售)/ 240元(现场)

秦皇岛阿纳亚及义乌隔壁单独售票

购票地址:https://www.showstart.com/event/list?type=1&tag=21325

 

秀动

16. 秀动二维码

扫描上方二维码购票

友付:https://yoopay.cn/event/99150788

 

无标d题

扫描上方二维码购票

City Flanker:市井幻音
City Flanker:市井幻音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