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源》丹·布朗的天问之旅
2018-07-02
TAG: 鲁滨逊 都市
分享到:
54岁的丹·布朗至今仍保持着每天凌晨四点起床的自律。“如果四点不能准时来到书桌旁,我会觉得自己错失了最佳创作时段。"

54岁的丹·布朗至今仍保持着每天凌晨四点起床的自律。“如果四点不能准时来到书桌旁,我会觉得自己错失了最佳创作时段。

 

”每逢写作失去灵感,他就换上自己的“秘密装备”重力靴,像只蝙蝠一般倒悬天花板上,“ 我一直希望克服重力,当你倒挂在那里,会有一个完全不同的视角,我觉得这对思考很有帮助。”

 

或许,反常思维和全新视角能让丹·布朗体察到人所忽视的隐秘世界。

 

自1996年起,丹 · 布朗正式开启写作生涯,先后出版《数字城堡》、《骗局》、《天使与魔鬼》及《达 · 芬奇密码》4部小说,让他真正成为“ 那个丹 · 布朗 ”的《达 · 芬奇密码》,一经问世就高踞各大畅销书排行榜榜首,创下书市奇迹。

 

从《达 · 芬奇密码》中令人叹为观止的真相揭露,到《失落的秘符》中叫人诚惶诚恐的政府阴谋,再至《地狱》中迫在眉睫的“人口爆炸”危机,丹·布朗的小说圈粉无数。迄今为止,他的作品已被译成56种语言,所有书作全球销量超过两亿册,惊人的记录已让他刀枪不入了。

 

“记得《数字城堡》刚出版时无人问津,我第一次开签售会,等了足足三小时却没一个人来,但《地狱》签售会,人们排队排了三公里......别人问我,你怎能忍受签名签5小时?我说,因为我记得当初一个人都没来的时候。”

 

近作《地狱》中,丹 · 布朗将但丁的《神曲》解读为“一个充满密码符号及秘密通道的国度”,读来略显艰涩,去年,他则推出了一部轻松活泼的《本源》,将神创论与科学对立起来,与当年《达 · 芬奇密码》一样引起了广泛争议。

 

丹·布朗的作品虽有高屋建瓴的哲思,但奶酪般香醇的幽默也是他深受欢迎的重要因素。新作《本源》中,主人公在他的特斯拉车牌上标注——“极客将称霸世界”,或许,这也是丹式的一种幽默宣告。

 

他用车牌表达个人信条可谓家族传统,在上海的演讲中,他甚至千里迢迢带来了父母亲当年的车牌,母亲车牌上的“KYRIE”意为希腊文的“上帝”,父亲车牌上的“Metric”则是米制度量衡单位。

 

“我母亲是虔诚的基督徒,父亲是狂热的数学家。小时候,餐前母亲会做长段祷告,父亲就将盘里的小胡萝卜切开,教我们圆锥曲线,可见我的成长是多么分裂,现在又成了个问题作家。”丹·布朗自嘲。

 

昔日祷词和数学奖杯都已尘封,父母亲的时代落下帷幕,但观念的种籽却在后辈身上发芽,深受濡染的还有哥哥格里高利 · 布朗,他创作了一首《达尔文弥撒》,以教堂圣乐为旋律,但歌词却是进化论,科学和宗教交合呈现出奇异的狂热,注入到《本源》的灵感中。

 

book template副本

 

新作《本源》中,他不仅深挖千年宗教核心,还端上了最热门的人工智能这道大菜 。“ 现在 ,人们对于人工智能的发展形成两个意见阵营:一派持悲观态度,认为人工智能将毁灭人类;另一派认为它可以帮助我们解决饥饿、污染和人口激增问题,我属于后者。”

 

书里引入了罗伯特 · 兰登的新同事和新敌人。未来学家埃德蒙 · 基尔希是“蜚声内外”的兰登教授的学生。在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兰登惊恐地看着基尔希被一颗从3D打印手枪里飞出来的子弹当场击毙。在一部操着纯正英国口音、足以让图灵测试崩溃的人工智能的协助下,兰登身穿燕尾服,携手西班牙未来的女王(一个大美人),乘坐特斯拉无人驾驶电动越野车亡命天涯......丹·布朗将最具时代感的元素融入《本源》中,顺带领着读者游览了西班牙的名胜建筑。

 

随着故事推进,兰登个性的四个方面也悉数亮相:幽闭恐惧、过目不忘、内心不休的追问及那块不可或缺的米老鼠手表。我本以为那块手表早已被压箱底,换成天梭还差不多,但兰登的米老鼠手表还是再一次出现在了小说中。

 

前几部小说中,我们看到兰登一次次破解古代和文艺复兴时期杰作的秘密。但在《本源》中 ,丹 · 布朗调转方向,更加关注现代技术、科学和艺术。在天才建筑师高迪恢宏的遗作圣家族大教堂中,丹·布朗开启了他的天问之旅,这是小说意在思考严肃话题时富于灵性的启示场景。

 

“当我走进圣家堂,那些巨大的柱子让我感觉仿佛置身森林中,抬头看上面的天顶设计,那些结构有点像菌体,你好像在看显微镜下的东西,充满了生命力,我崇拜那些富有生机的结构,因为太多建筑流露出人造痕迹。”

 

徜徉于尚未完工的圣家堂,在诡异的尖塔及随处可见的动植物雕刻中,上帝与科学鬼使神差地实现了共存《本源》结尾,丹·布朗将47个字符的密码设为威廉·布莱克的一句预言诗:“黑暗宗教就要离场,甜美科学即将为王”,他借兰登之口回答自己与神摔跤半个世纪的探寻,“布莱克是个很有精神追求的人,他认为宗教分两类:一种是打压创造性思维的黑暗而又教条的宗教,另一种是鼓励内省和创造力、充满光明而又坦荡的宗教......布莱克的最后一行诗,可以简单解释为:甜美的科学将会摒弃黑暗的宗教......这样进步的宗教就能蓬勃发展起来。”

 

兰登说,“科学和宗教根本不存在什么竞争,他们只是用两种不同语言讲述同一个故事”,丹 · 布朗无疑是认可的。 

早就对恐龙见怪不怪了,《侏罗纪世界2》还有什么可看的?
早就对恐龙见怪不怪了,《侏罗纪世界2》还有什么可看的?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