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对恐龙见怪不怪了,《侏罗纪世界2》还有什么可看的?
2018-06-27
TAG: 恐龙 侏罗纪世界
分享到:
2018年6月中旬,《侏罗纪世界2》在全球陆续上映。登录北美票房后三天内收获了1.5亿美金,10天后,票房已超7亿美元。经历了令人心碎的《复仇者联盟3》,“星爵”Chris Prat再一次带来一部“爆款”,他的对手也从灭霸变成了一只变异后的超级迅猛龙。

2018年6月中旬,《侏罗纪世界2》在全球陆续上映。登录北美票房后三天内收获了1.5亿美金,10天后,票房已超7亿美元。经历了令人心碎的《复仇者联盟3》,“星爵”Chris Prat再一次带来一部“爆款”,他的对手也从灭霸变成了一只变异后的超级迅猛龙。  

25年前,14岁的Chris Prat和一个父母介绍认识的女孩去看《侏罗纪公园》。两家人异常尴尬地一起坐在电影院里,但这种气氛很快就被一只接一只出现的恐龙给破解了。“当时完全忘了身边还有谁,眼里全是那些恐龙。”Prat在上海接受媒体采访时笑着说。

 

彼时,斯皮尔伯格执导的第一部《侏罗纪公园》首次在银幕上制造出了活生生的恐龙。这不仅是电影特效和观影体验的一次历史性飞跃,斯皮尔伯格同时为人们带来很多超前的思考:人类被自己的造物杀害,他们是否有能力面对这种失控?越来越发达科技会如何改变人类和自然之间的关系?   这些问题一直贯穿着侏罗纪系列的始终,一直延续至了《侏罗纪世界》。加上好莱坞导演们擅长的惊险逃生桥段及层出不穷的新式恐龙,都让“恐龙IP”在20多年后仍然拥有号召数十亿票房的魅力。

VCG111156060707

 

来自西班牙的43岁导演Juan Antonio Bayona擅长灾难与怪物故事。2016年,他曾凭借一部颇具文艺片气息的《当怪物来敲门》获得了西班牙戈雅奖的最佳导演奖。这部《侏罗纪世界2》同样呈现了导演对怪物的浪漫想象。当残暴而具有惊人智慧的升级版迅猛龙在从城堡屋顶慢慢爬至小女孩房间,一连串令人屏息的场景犹如逼真地还原了一个炉火边的哥特童话,让即使已经长大成人的你在第二天醒来后还能对那只轻巧拨开门栓的巨大利爪记忆犹新。

p2525028785

 

p2525028789

 

正如第一部《侏罗纪世界》中,投资人对科学家和公园运营者克莱尔不断强调的那样:人们已经习惯于这个世界上有恐龙的存在了,所以必须要有更强、更大、更凶残的恐龙,才能重新激起人们的惊叹和好奇。电影院的观众们也同样如此期待着。尤其是在电影特效已经无所不能的今天,上至宇宙下至地核,已经没有什么怪物人们没有在荧幕上看见过了。创作团队会用什么方法再次“吊起”越来越刁的观众胃口?      


“我认为前四部侏罗纪系列讨论的是那个岛,是恐龙这种新型怪兽。但第五部不一样了,电影的主题回归到了人类本身,回归到了Empathy(共情)概念之上。”Bayona对《ELLEMEN》说,他交出的答卷——侏罗纪公园已经不再是一部关于新式怪兽的电影,而希望探讨人类与其他物种共同生存的可能性。  


为此,那座象征了孕育并隔离了怪物的纳布拉尔岛,在电影的上半部分就被火山摧毁了。故事更主要的部分聚焦于,主角如何将被运送至人类社会的恐龙从拍卖场中救下来,并最后让其逃入了无人看管的茫茫森林。

VCG111140184041

 

p2512718006

 

令人觉得玩味的一幕是,电影最后,按下那个将野兽放回丛林的大门按钮的,并不是与迅猛龙布鲁建立起深厚感情的退伍军人欧文,也不是成立了恐龙保护组织的女主克莱尔,而是洛克伍德家的克隆人小女孩梅茜——从另一方面来说,她和恐龙们一样,同样是基因技术下的“产物”。她既是人类,也可以说是恐龙们的“同类”。  


在人工智能和基因编辑技术突飞猛进的今天,将一部怪物电影的内核延展至物种之间的共存问题让《侏罗纪世界2》更有着符合当下时代语境的意义。人类总是一边渴望自己的造物能够拥有和自己一样的智慧和情感沟通方式,一方面又为此深感恐惧。即使是总是叨念着Empathy的男主角欧文,最后也不敢按下那个释放恐龙的按钮。他知道,一旦“放虎归山”,人类随时都有可能被这股力量反噬。

p2519799753


Bayona的这部侏罗纪电影无疑为恐龙们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未来,为接下来的续集做好了足够的铺垫。现在,观众们足以有理由期待下一部中的人类、动物世界将如何面对一个重新拥有了恐龙的大自然。但影片在主要情节上的逻辑上禁不起推敲的缺点也同样明显。


作为整个故事的基础架构——拯救因火山爆发而即将灭绝的恐龙,这个设定本身就不够令人信服:既然恐龙本就是基因技术下的产物,这些“人造动物”又怎么会轻易再次灭绝?已经拥有了核弹、无人驾驶飞行器等极其先进武器的人类,为什么还要去争相竞拍一只还不能完全、精准受控于自己的凶猛动物?并且这只动物已经在电影里被证明了不能在黑暗中捕获自己的猎物......  


而和恐龙们一起幸运地逃离了火山喷发、又有惊无险地在反派雇佣兵眼皮底下从霸王龙身上抽走一大袋血的男女主角们也把自己身上的“主角光环”开到了极致......在完全没能逃离好莱坞套路剧情的情况下,用“有惊无险”来形容这部《侏罗纪世界2》似乎还算恰当。毕竟,25年前,当第一只霸王龙瞪着眼睛伸着小短腿发出可怕嘶吼出现在世人面前时,那种令人寒毛直竖同时又梦想成真的快感,于今天的我们来说,显然已经太复古而奢侈了。    


采访、撰文:Jiachen

《假面舞会》:贵族生活只是一场幻觉
《假面舞会》:贵族生活只是一场幻觉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