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最佳影片《水形物语》:拥有爱的人才有性高潮的权利
2018-03-05
TAG: 奥斯卡 物语 高潮 权利 影片
分享到:
拥有爱的人,秘密使他们强大而幸福。

拥有爱的人,秘密使他们强大而幸福


1

 

奥斯卡提名哪家强?当然是手握13个提名一路领跑的《水形物语》: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女主角、最佳男女配角、最佳配乐、最佳摄影、最佳服装设计、最佳音效剪辑、最佳混音、最佳艺术指导,基本上能拿的提名都拿了个遍。刚刚暂获了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长得喜洋洋的吉尔莫·德尔·托罗颁奖季真是笑成了一朵花。

 

从威尼斯首映开始,《水形物语》就是一路顺风顺水,在北美影评人一边倒的厚爱和赞美中拿下威尼斯金狮大奖。随后登陆院线,票房大好。比起高票房,托罗本人更为得意的是低成本,墨西哥出身的电影人精打细算起来可真是谁也比不过。

 

0


《水形物语》大量的场景发生在水中,但是技巧扎实老派的托罗和他的艺术指导一滴水不沾就给拍了,唯有女主角和怪兽水中交合的震撼场面由于尺寸之精细才一咬牙把浴室整个往水缸里泡了。这部看上去昂贵的水中电影才花了不到两千万美元的成本,“事实上我们最后还退了二十万美元的支票回去,一共花了1930万。”

 

《水形物语》的故事设定在冷战时期,女主角伊莱莎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哑巴,尽管只做着清洁工的工作,却是个生活得毫不含糊的女人,每天早上给自己做早饭、洗澡、自慰,安排得井井有条。伊莱莎工作的地方是一个戒备森严的政府秘密实验室,迈克尔·珊农饰演的保卫科科长掌握大权,实行严苛官僚的军事化管理。伊莱莎在工作时无意中和实验室研究的对象——一只神秘的水怪产生了感情,两个人的交流从鸡蛋和音乐开始,甚至渐渐水怪学会了手语。

 

由于无法忍受实验室对水怪的残酷折磨,伊莱莎决定在同事和同性恋画家邻居的帮助下,将水怪救出实验室。古典美学包装之下的《水形物语》糅合了种族、同性、意识形态冲突、女性主义等元素。

2

 

3

 

作为主要角色的哑女伊莱莎,身份低微、生理残疾,是典型“残缺的人”;而她的朋友,一个是黑人清洁女工,一个是潦倒的同性恋老年画家,都属于弱势群体。他们所反抗的保卫科科长迈克尔·珊农,其身后庞大的黑暗阴影代表着国家公权力、上层阶级和男权暴力统治。伊莱莎想要帮助的对象,更是异类,一个拥有力量却无法保护自己的神秘水怪。

 

在这里导演展现出那种我们熟悉的童真:这个水怪无论是什么都不重要,爱吃水煮蛋爱听音乐就一定不会坏到哪里去——况且,帮助他就是为我自己的快乐、爱情和自由而抗争。于是这场边缘人的反抗完全由一股近乎天真的孤勇着支撑,托罗式的童话再次上演:拥有爱的人,秘密使他们强大而幸福,他们拥有友谊、爱情和性高潮;被权力和金钱污染的人,秘密使他们恐惧而绝望,在终点等着他们的,是狼狈的死亡。你无法拒绝导演向你展示了世界黑暗之后还展现出的纯真勇气,学院也无法拒绝给他提名。

 

4

 

5

 

《水形物语》像一个做了无数遍的梦,服装、化妆、布景无不精心打造,同时获得了本届奥斯卡最佳配乐的亚历山大·德斯普莱,是用韵律为本片添加一层音乐剧的的质感。电影镜头似乎并不是架在轨道上或者被某个人举在手中,而是随着亚历山大·德斯普莱的浪漫乐章漂浮在水中。电影院顶上簌簌落下的水滴,充满整个浴室的水流、海岸的潮汐起伏,都像是主人公情感洪流的具象表达。

 

6

 

托罗和德斯普莱更是把本片的复古落实到一切音乐文化符号上。片头伊莱莎和邻居一起看电视,播放的就是著名歌舞片《小上校》中的经典场景,秀兰·邓波儿跟着她的管家在楼梯上学踢踏舞。伊莱莎和水怪对坐而食,情人的一吸一呼都是歌,一颦一笑都是情,两个人的结界中,伊莱莎唱起了Vera Lynn的名曲《You’ll Never Know》。伊莱莎和水怪爱到浓时,简·伯金的绵绵情歌《La Javanaise》响起。《水形物语》,亦是对黄金六十年代的深情一瞥。

 

奥斯卡的游戏规则并不是由学院决定的,而是由学院里的人决定的。提名靠实力,拿奖靠公关、运气、政治风向,今年从好莱坞辐射至整个北美甚至全球的大事件无疑是“MeToo“运动,女性主义全面抬头,全行业乃至全世界抵制性骚扰,如果学院方面需要发表意见,将最佳影片的殊荣颁给《水形物语》或者《伯德小姐》这样的女性主义电影,作为一种行业性的集体发声,对当下世界进行回应,最合情合理不过。

 

但青春成长电影《伯德小姐》作为格蕾塔·葛韦格的处女作,无论是成色还是话题相关性上,都差了不是一点两点;此外,作为”墨西哥三友“之一,吉尔莫·德尔·托罗多年来的圈内人缘、口碑都没话讲,另外俩伙计都攒了三座小金人了,怎么也该轮到他了吧!

 

撰文:顾草草

除了《蓝色星球2》,你还能在腾讯视频看到哪些厉害的纪录片?
除了《蓝色星球2》,你还能在腾讯视频看到哪些厉害的纪录片?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