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翻拍犯了什么错?
2017-06-20
TAG: 艺术家
分享到:
观众这次不再买黄磊的帐。

 

《求婚大作战》《问题餐厅》《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这两年的口碑级日剧被纷纷翻拍成国产剧,然而并没有引发太广泛的关注,甚至不知道它们已经被翻拍的也大有人在。《深夜食堂》是个例外,从首播当晚便引发了决堤的口诛笔伐,截止到目前为止,七万多豆瓣网友近九成都给出了一颗星的最低分。

 

p2388976911

 

《深夜食堂》之所以在开播前引发广泛关注,除了原作雄厚的群众基础,更重要的原因是一众巨星的加盟演出,这导致了这次翻拍是一项昂贵的制作。面对观众对广告植入的尖锐质疑,导演蔡岳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把责任推给了广告商,声称他也反感并反对广告植入,然而牵涉的资本太多,是否植入的话语权早已不在他的手上。

 

观众这次不再买黄磊的帐,而且《深夜食堂》和《麻烦家族》所犯的错如出一辙,且更加变本加厉的是,它将本土化任务全都交给了广告植入。《深夜食堂》的广告植入频率简直嚣张,让人以为这是一部插播剧情的大杂烩广告集锦。 

 

从偶像剧盛行到谍战剧泛滥,从IP剧大行其道又到翻拍片层出不穷,我国影视圈的风潮总是一阵接一阵。而“翻拍”的创作方式之所以受业内待见,本质和IP的崛起一样,都是原创力青黄不接、创作者投机取巧的表现。 

 

比起IP剧的原著小说已经拥有了完整的世界观、人物关系、行动链相比,翻拍片更便捷地连分镜头方式、拍摄角度、人物的造型和服装都有了参考的范本,而当演员塑造人物有困难时,也可以直接向原版的演员借鉴取经。

 

有此做基础,主创团队的拿来主义变得无可厚非。在《深夜食堂》之前,由黄磊执导的《麻烦家族》已经遭遇了一次类似的质疑。《麻烦家族》翻拍自日本导演山田洋次的《家族之苦》,这部电影和早前翻拍自同名日剧的国产连续剧《求婚大作战》一样,主创最专业的地方,都用在了照搬原作上。 

 

p2457986320

 

在《麻烦家族》刚上映之时,黄磊透露了他之所以选择翻拍《家族之苦》的原因:“叙事结构上娓娓道来,平铺直叙,不去显示任何的电影手段或特技,努力将人物的性格和关系清晰地展现。”可以说,这个评价一语中的,这个评价同样适用于短小精悍的《深夜食堂》。但和早前翻拍了《嫌疑人X的献身》的苏有朋一样,黄磊在执导《麻烦家族》时作为艺术创作者的敏感度,仅仅在演员的甄选上得到了体现了,却未能体现在充分消化原作内核上。

 

首先,同样的“退休老年人离婚”的故事,在中国和日本的不同语境下会有重大差异。日本政府有规定,夫妻如果离婚的话要平分养老金,所以许多日本家庭主妇如果想离婚,会故意等到丈夫退休那年,这样便可领走丈夫一半养老金,因此作为故事核心的老年人离婚,放在日本确实如黄磊所说,这只是一桩家庭小事,并不构成十分激烈的矛盾或冲突,日本甚至有“定年离婚”、“熟年离婚”的说法来形容这一风气。 

 

但倘若放在中国,老年人离婚便是对固有观念的巨大挑战,倘若这种现象已经普遍到有一个类似“定年离婚”的词汇来加以解释,那已经足够当做素材写一本长篇小说。

 

p2457986323

 

因为要照搬原作《家族之苦》,所以《麻烦家族》在场景设置上一步步地做出妥协——为了让故事能发生在一个同住屋檐下的大家族里,他们必须住在一个大房子里,可是北京市中心房价那么高,主人公们的家境只算得上小康之家,所以大房子只能在北京的郊区,但住郊区又不利于孩子成长过程中的视野开阔,所以郊区别墅附近得有一所很不错的私立学校,父母为了让孩子接受良好教育才搬到郊区…… 

 

主创于创作之初借用了原作的完整骨架,在一次又一次的削足适履后,翻拍的成品成了一个畸形儿、四不像。而《深夜食堂》将这种扭曲变本加厉,因为它的每一次削足适履仅仅是为了广告植入而服务。

 

p2458735170

 

《麻烦家族》上映后口碑每况愈下,在风评、票房均遭遇了滑铁卢后,黄磊在微博上发了一条长文,讲述他拍摄该片的初始动机和心路历程。那条长微博上,黄磊屡次强调了原作的特点是平淡和真实,并强调了这样的风格,可能无法讨年轻人的欢心。只是从《麻烦家族》的成品中也能看到,电影并无遵照原作的平实风格,而是不断地做一些浮夸的加法。比如在台词里卖弄英语,这已经是上世纪末春节小品里过时的搞笑桥段,岳云鹏的“五环”梗则完全是在离间观众的情感,让观众混淆角色和演员的边界。 

 

片中确实有些演员挑选得不错,比如饰演爸爸的李立群、饰演懦弱女婿的王迅、饰演风情万种老板娘的闫妮,这种挑选演员的到位在于演员在片中发挥出了他们最擅长的一面,但他们擅长的一面,依旧未能与全片语境融为一个有机的整体。这样的尴尬同样出现在苏有朋的《嫌疑人X的献身》中。

 

p2453194870

 

评价自己片中两位男主角时,苏有朋说过:“唐川是帅,石泓是怪。”东野圭吾原作笔下的石神是个将所有的才华和热情都奉献给数学的数学天才,石神是理性的,但理性到了极致也是种疯狂,石神将他的爱情哲学和作案诡计都做成了一道等式,都是拿一个人的性命替换另一个人的性命。而张鲁一所表现出的社交恐惧、不修边幅的怪,让他更像是个怀才不遇的中年艺术家,而非一个理性、冷酷到极致的形而上学者。

 

我们的艺术家似乎并不明白翻拍和本土化的意义,以为本土化就是简单的等式替换,而作为一名资深的舞台剧观众,我发现这个现象早在大量翻拍片出现之前,就已经出现在无数的译制话剧中。比如把“伦敦郊区口音”在演出时替换成河南河北方言、把“伊顿公学”替换成“华师大附属二中”,这样简单粗暴的替换都是罔顾文化差异的偷懒,而这样的思维惯性,充斥着当今的整个影视戏剧创作圈,《深夜食堂》与《麻烦家族》中中国语境与日本内核所造成的逻辑断裂,不过是肤浅、病态的创作生态管中窥豹的一瞥而已。

 

作者:阿之

众神在美国
众神在美国
当张杨遇上朴树,朝圣路上没有终点
当张杨遇上朴树,朝圣路上没有终点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