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你的“空巢青年”!
2017-05-11
TAG: 空巢 青年
分享到:
也没有谁该为离群索居感到悲情

 

1

 

 

 

一个调查:如果你是一个在大城市独居的年轻人,在听到“空巢青年”这个概念时,你的瞬时反应是什么?

 

你对“空巢青年”怎么看?(多选)

  •  
  •  

 

 

我想选择的是“被冒犯”。

 

“空巢青年”不算是个新词,我们从去年年中开始在各种新旧媒体的标题上看到它;最近重新提起,是因为在不久前的五四青年节,阿里巴巴在内的多家机构都以“空巢青年”为名大作了一番文章,他们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当下有超过 5000 万“空巢青年”。

 

但“空巢青年”也绝不算是个旧词。事实上,如若精确溯源,直到 2016 年 3 月中旬之前,这个“戳中”无数年轻人小情绪的说法根本不存在。

 

这可能是我们做过的最意外的一次“词源考证”——“空巢青年”一词的发明者 99% 可能是一部国产恐怖片的宣发团队。

 

这部电影是由彭发导演的《妄想症》,讲述一位独居青年的意外死亡,于 2016 年 5 月上映。

 

2

 


上映前两个月的某一天,大量标题类似于“《妄想症》为空巢青年发声”的宣传通稿一涌而出;几乎与此同时,有人在知乎发布了“如何看待空巢青年?”这一问题,而当天提交的多条长回复中都提及了电影《妄想症》。

 

也就是说,在最初被命名的时刻,“空巢青年”只是一个策划之下的营销事件,但当它真正“火”起来之后,却与策划者没有了半点关系——时至今日,《妄想症》在豆瓣只有 608 人标记“看过”。

 

但令我感到“被冒犯”的显然不是这次跑偏的营销事件。脱离了初始语境后,“空巢青年”的内涵在传播的过程中一点一点变得丰满起来,在大城市独居的年轻人们欣然接受了这个全新的命名,媒体也争相为这一群体描眉画眼。

 

 

“空巢青年”指的是什么?

 

3

在那些主动被命名的年轻人眼中,“空巢青年”重点在“空巢”二字,要的就是像“空巢老人”一样独坐窗前看夕阳的凄苦和悲情。他们怜惜自己“只有siri陪聊天”,感慨自己“无人问我粥可温”,用各种生动而敏感的细节开着比惨大会。

 

在那些乐于为“空巢青年”画像的媒体眼中,他们是“北漂”“南漂”“蚁族”的后裔,“单身狗”的近亲,住着 18 平米的房子,养着视若亲属的猫狗,每天为凑满外卖起送费而发愁。他们是消费大军,也是社会溃疡。

 

经由一轮轮的描述、阐释和分类,我们对所谓的“空巢青年”大致形成了这样的共识:在大城市独居,远离家乡的亲属关系,以及熟人社会。

 

 

独居就意味着孤独吗?

 

4

 

 

“空巢青年”这个词本身当然与孤独无关,它所指代的群体也与“北漂族”没有太大区别。这两代“青年图谱”最大的区别在于,相较于“北漂族”,“空巢青年”们是以主动的姿态去拥抱这个定义的。而他们在自我标榜为“空巢青年”时,几乎是在以一种阅读诊断书的心态,逐条印证自己生活中的“孤独小事”。

 

网络上最不缺的就是那些由网友们书写的“孤独小事”,它们是当下最流行的碎片读物。我们乐于享受那些细节和观察带来的“戳中感”,但这种孤独感是由何而来的?

 

“空巢青年”们真的缺乏社交吗?事实上,从媒体给这一群体绘制的画像来看,“空巢青年”们显然不缺朋友。根据网易的调查报告,55% 的“空巢青年”每周至少会和朋友聚一次会。

 

也就是说,空巢青年们虽然在地理距离上远离熟人社群,但由于通讯和交通发达,他们绝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孤独患者”。

 

而我们在社交媒体读到的那些“文艺化”的“孤独小事”,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缺乏社交所带来的孤绝感,而是一些日常而短暂的瞬时孤独,一戳就破。

 

“下雨天晒被子,都没人帮忙收一下的时候。”这位大概是缺乏生活常识。

 

“长时间在手机和电脑间无缝切换,常年布满迷乱的红血丝。”这位大概是不爱运动,也不爱读书。

 

“疾病卧床没人帮端杯热水。”这位大概只是在撒娇吧。

 

这种被放大的孤独感,或者说“空巢感”背后,不是我们常常以为的“矫情”,而是焦虑,缺乏归属和认同的焦虑。年轻人大多需要从他者的认同中找寻自我,而“空巢”这一概念所带来的便是一种即刻而具体的群体认同感,这和他们自己主动选择的独居生活方式没有太直接的关系。

 

 

独居是一个社会问题吗?

 

5

 

 

当青年们主动给自己加上“空巢”的定语时,他们是自怜的。而当外界用“空巢”来渲染这个群体的悲情时,摆出的则是怜惜的姿态。

 

这种怜惜的姿态不仅仅针对独居的年轻人,也针对那些没有稳定关系的单身青年。很难想象,在 2017 年的今天,我们的大众舆论仍然在污名化一个个体主动选择的独立状态,仍然在竖立着所谓的“社交耻辱柱”,而年轻人竟然也抱着一种“日式小确幸”的文艺心态坦然接受了这样的污名化。

 

但问题在于,青年走向独居,难道不是一个社会发展的自然状态吗?我们暂且不谈西方社会“一人户”的传统有多普遍,仅看当下的中国,当个人可以不再依附于家庭生活,年轻人在走出校园后,经历一段时间的独居,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尽管独居不等同于单身,但从居住状态来看,这两者有着一定的共通之处。纽约大学社会学教授艾里克·克里南伯格就这个现象写过一本《单身社会》。他认为,独居现象越来越普遍,绝非是一时的潮流走向。

 

“事实上,它代表着重大的社会变革——我们正在学习单身,并由此带来了全新的生活方式。独居生活的迅速崛起也为人们的个人、爱情以及社交生活带来全新的机遇。

 

从前文提到的“空巢青年”聚会比例来看,独居生活反倒为社交生活带来了新的可能,既能保有一定程度的私人领地,同时又能有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去进行更有质量的社交。

 

对任何一个有着基本的自我管理能力的人来说,独自居住从来都不是一件需要打上悲情色彩的事情,除非你连“雨天不要晒被子”这样的生活常识,和“生病了请寻求专业人员救助”这样的生存技能都不具备。

 

我们并不是鼓励一个人离群索居,但同时,也没有谁该为离群索居感到悲情。人是自由的,年轻人更该是被允许离巢的,至于那个新的“巢”空不空,只不过是一个偏好。

 

 

编辑:失猫者

插画:Haelee You

开放式关系和乱搞到底有没有区别?| 问 30 个中国男人
开放式关系和乱搞到底有没有区别?| 问 30 个中国男人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