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式关系和乱搞到底有没有区别?| 问 30 个中国男人
2017-04-20
TAG: 开放式 男人
分享到:
伴侣和好朋友之间的区别在哪儿?

 

1

 

2

 

 

“问 30 个中国男人”系列:

 

原本想为直男审美正名,结果......

他们会不会在健身房想羞羞的事?

他们究竟想穿什么样的内裤?


 


1|开放式关系 vs “乱搞”

 

上面这句疑问,基本代表了大部分人对“开放式关系”最初也是最基础的不解,我们找到 30 位 22 岁至 32 岁之间的中国男士,详细聆听了他们眼中的“开放式关系”

 

3

受访者的感情状态比例⬆️


为了理清调查前提,我们直接把“‘开放式关系’和’乱搞’有什么区别?”抛给了受访者。从收到的回答看,大部分男士显然思考过这番界限,例如自由职业者 Leal 给出的回答:

 

“区别是,坦诚了,底线更容易遵守。比如注意安全,就像是地下黑市官方监管下市场经济的区别。”

 

这番类比将区别点落到“监管”二字,与性社会学家李银河口中的“性,既需要开放,也需要管理”似乎合到一处。


有 4 位男士直接表示“开放式关系”和他们眼中的“乱搞”没有太大差别。


 

质上没有不同,都是出于对原始欲望的冲动和满足,但形式可能与乱搞约炮相比更加温婉,带一点浪漫主义色彩,层次高一点罢了。

——Jack,24岁,财务

 

也有不少人在道出区别的同时伴随自我质疑。我们在这题的答复中收到了 4 次问号收尾的回答,以及 9 个不确定的语气词“吧”。“开放式关系”在男士们的词典里依然模糊。


别在于双方沟通好了能够接受…有一方不接受就是乱搞

——阿 bo,22岁,学生

,具体说不上来。

——Kim,22岁,自由职业


在现今较公认的定义中,开放式关系的达成,是双方协定的结果,而允许与其他人发展何种程度、何种内容、何种周期的浪漫/性关系,也是靠两人定下的契约进行规范。受访者在这点上的理解深浅,正体现在了他们的回答中。将开放式关系简单理解为性行为的开放,依然是不小比例受访者的认识。(部分引用自女王 C-cup《开放式关系离你有多远?》)


当然,也存在理念清晰、直接指出“开放式关系”与“乱搞”没有严格可比性的受访者,他们大多有过开放式关系的亲身经历。

 

 

实际上,开放式关系是“乱搞”的某种的下位行为类型的具体描述,乱搞不是一个学术用语,没有精准的描述某种行为,只是泛化的去谈说。

——但愿君,28岁,文艺美学博士

 

开放关系是一种双方基于共同认知所订立的契约,这种认知要求很高的精神成熟度。而“乱搞”是一种基于性行为的道德污名。没有可比性。

——N,24岁,自由职业



 

 

 

2|开放式关系,你接受吗?

 

 

 

4

 

30 位男士中,有 18 位直接表示“不接受开放式关系”余下 12 位,“经历过开放式关系”与“接受并愿意体验”各占一半。当然,这样的比例并不具备参考价值——为了了解开放式关系,我们有意识地找来了 6 位真实体验过的人。


在问及12位接受者开始开放式关系的契机时,我们从网络高频答案中筛选出了一连串选项,票数都非常接近:


 


 

5

 

伴侣提出,然后答应了。

——Geoffrey,26岁

 

发现有隐瞒,觉得不如就这块放权,有跟对方说,但没直接说以后就这样的关系,但是态度上是默认可以,相信对方也明白。

——Leal,28岁

 

因为异地的原因。默许双方都可以用交友软件,发展暧昧对象或性关系新关系。

——Z先生,24岁




另有一位的回答值得单独列出。他强调选择开放式关系的主体不是“我们”,而应该是“我”。


首先明确自己想要的人际关系,才可能产生真正的“开放式关系”。对于彼此都是一样的。所谓负责任,就是先自己做出选择,不要推到自己之外的任何人身上。没有具体的契机,这是一个从十几岁开始就不得不面对的问题,需要长期的自我探索和思考尝试。

——小翅狼学会害怕,32岁

 

对更多的、选择“不接受开放式关系”的受访者而言,他们的理由各不相同,但又很普遍:

 

 

 

6

 

因为我不能接受我女朋友跟我耍的时候和别人上床。

——Jim,23岁,恋爱中

 

因为我的情感模式决定了无法接受伴侣有除自己之外的性伴侣,大概就是所谓的占有欲吧。

——Vito,25岁,单身

 

疾病与自我设定。

——Goaquin,30岁,单身

 

双方都没有对性有那么大需求。

——Zane,24岁,恋爱中

 



 

为了站到更根本的角度观察两派男士的选择缘由,我们又抛出两个需要放到一起品味的问题。


在被问及“性生活满意度在理想关系中的地位”时,(可想而知)没有人直接表示它是第一位的。提及率最高的有几个关键词:价值观、共同话题、性格......

 

 

性生活的重要度排前三吧。但价值观一致、有共同话题更重要。

——Jupiter,25岁

 

其实好多都比它靠前啊,比如人品、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性格、气场合不合!性满足只是一时啊,毕竟床上的甜蜜时光是短暂的。如果想在一起长久过日子还是得看两个人打心底到底是不是合拍。

——Hao,23岁

 

性生活不是第一,我觉得精神很重要,就是那种可以你浓我浓觉得所有一切跟她一起,她给你动力、想象、梦,这是我觉得最理想的爱情。

——Jim,23岁

 

而当进展至下一个问题“假设伴侣中的一方无法满足另一方的性需求,你会怎么办?”,选择“分手”的占了 6 位


至于那些爱得深沉、又不愿进入开放式关系的受访者,他们的措施包括妥协(4 人)、努力改变自身状况(2 人)、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寻找性伴侣(2 人)、用工具(1 人)。


 

身体原因就努力改善身体吧,强身健体还是很可行的;心里接受方面的…加强沟通吧,总得有人妥协吧。

——小鑫,零售业

 

自主解决或在另一半不知情的情况下寻找短期性伴侣。

——X先生,25岁

 

很难接受这种假设……忍着呗,不然出去嫖?记得带套。

——Smith,27岁

 

想点子尽力满足啊,满足性需求不单单是靠你的器官,想想点子啊,该用工具的用工具,该换场景的换场景,但就是不能换人!

——Hao,23岁



 

 

 

3|开放要开到什么程度?

 

正如第一部分所说,一定比例的受访男士已经认识到,开放式关系中“开放”的内容、程度和界限都因人而异。

 

7

威尔·史密斯与太太,早在 2013 就承认处于开放式的婚姻关系


1) 如果处于开放式关系中,你认为是否可以对发生伴侣外关系的对象含带感情?


可能是受访者们回答得最直截了当,而答案又分歧得最明显的一个问题。13 人明确表示“可以”,9 人则直说“不可以”。

 

 

 

 

 

我觉得可以有感情,既然是开放式,感情侧重点可以不同,我比如想跟另外一个人看电影打球爬山旅游,但我不一定会跟她想干除了喜欢的其他事。

——Jim,23岁

 

可以,虽然这里包含很大的风险。

——Geoffrey,26岁

 

如果还有感情,和脚踏两条船又有什么区别。

——K先生,剪辑师

 

当然不会含带感情。只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作为备胎或者接盘侠。

——但愿君,28岁

 

30 人中余下的几位则更进一步,认为这并不是一个用“可以还是不可以”就能解决的问题。“小翅狼学会害怕”甩过来王小波的这段文字:“在我看来,春天里一棵小草生长,它没有什么目的。风起时一匹公马发情,它也没有什么目的。草长马发情,绝非表演给什么人看的,这就是存在本身。”


 

 

 

 

 

不是可不可以的问题。感情这种东西,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欣赏,喜欢,讨厌,甚至因为一个人的腿毛长得是我喜欢的发型而心生欢喜……这些都是感情。所以,这是一个关于“存在”的问题,而不是权利问题。

——小翅狼学会害怕,32岁

 

感情就要自己把握了,真有感情了,坦白说。这事就算在非开放关系中也是这样的情况。都有可能出现状况外,别隐瞒,就可以了。

——Leal,28岁

 

我觉得,并不是是或否的问题,而是发生了应该怎么处理的问题,但并没有想明白。

——Vito,25岁

 

2) 如果选择开放式关系,你会不会公开?


同样是是非题,得到的结果却与上一题相反,许多人的答案并不那么直截了当。


 

 

 

 

 

 

那得看是怎么公开。

我是对我的恋人公开吗?当然会了,肯定要找允许开放式关系的恋人,如果它不同意,就不谈恋爱。

我是对我的家人公开吗?我又不和我的父母亲族谈恋爱,所以没有公开的必要,等人类的平均寿命能够延长到150岁左右了,乱伦不再是道德问题了,那个时候的我(等下辈子吧)就可以公开了。

我是对公众公开吗?如果在讨论某个问题的时候谈到了,我就会写出来,比如微博/朋友圈之类的,但如果没有谈到这个问题,我犯不着专门给自己贴个标签。

——但愿君,28岁

 

 

实在要比较的话,选择“不公开”的相对更多,并且大都理由坚定。


 

不会。因为教育他人,开化狭隘需要成本。

——N,24岁

 

当然不会。这是个人隐私,公开它并不是义务所在。除非事情发展到不公开已经弊大于利的程度,可能会策略性地选择公开。但这仅仅是基于利益的考量。而不是其他。何必主动把自己交给不相干的人审判?在中国这样的地方,只会徒增麻烦。这不是坦荡,也不是强大,而是蠢。

——小翅狼学会害怕,32岁



 

3) 你会不会接受开放式婚姻?

 

8

 

最后一道二选一,受访男士们达成了空前的一致,从四面八方、古今中外、父母孩子、各种制度找到理由,只为强调一点:开放式婚姻绝不是个好主意。


 

不会,因为社会舆论对于开放式婚姻的接受度不高,传统的婚姻不只是两个人的结合,还涉及到两个家庭的结合,开放式关系会产生很多连带的影响。

——X先生,25岁,已婚

 

开放式还结什么婚,不结。

——Jackson,24岁

 

不会,如果你想,你怎么不去非洲,那些一夫多妻还合理存在。

——Kevin,23岁

 

不会。白百何和陈绿凡大家都见到了,虽然我觉得没什么,但是难敌流言蜚语。

——Smith,27岁

 

不会。对孩子的成长或多或少造成影响吧。先不说恋爱观,父母的另外性伴侣或许会令孩子产生疑惑,甚至在学校被不接受这种关系的人的孩子欺负之类的。

——Leo,25岁

 

偏向不接受,但别人有我也不会另眼相看。毕竟我的恋爱观念还是趋于保守,喜欢封闭式的小家。但要注意的是,我们接受过的教育也好,媒体也好都是在给我们渲染一夫一妻制,这是一直流传下来的传统,但会不会有一天,当人类社会发展到了一定阶段,新的矛盾产生,也会需要开放式关系来维系社会平衡呢?

——Hao,23岁



 

 

 

4|说了半天,开放式关系到底是种怎样的体验?


在 30 位受访男士中,在读文艺美学博士“但愿君”传回的答案最为详细——总计超过 2000 字。经历过两段开放式关系、一度将性文化作为研究课题的他,字里行间无不显示出他多年的思考成果。


而我们在调查过程中也发现,即便没有上升到学术研究的层级,6 位经历过开放式关系的受访者,也没有停下过自我思考。


 

9

《人民的名义》中,高玉良和吴慧芬的表面婚姻,在网络上得到了截然不同的两派看法,有人羡慕,有人不齿,但讨论度持续走高

 

首先,一旦开始了开放式关系,总会超出预期的发展。几位首先向我们坦诚了他们在自己允诺实行的关系中,逐渐生出的几种困惑——止不住的嫉妒、患得患失、自我的道德亏欠、对伴侣关系的重新质疑。


 

 

 

 

 

 

有过困惑。其实觉得自己有点难适应这种关系。感觉大部分人在感情中都是自私的人。往往自已容许自已可以有暧昧对象可是却很难心平气和地面对对方和暧昧对象的关系。会嫉妒。会觉得自己缺失了什么。他也因为看过我聊天记录而生气但最后还是妥协。而且我有点害怕自己真的喜欢上另一个人了怎么办。

——Z先生,24岁,刚刚结束一段开放式关系

 

困惑基本就是在最初几次和别人发生开放式关系时,道德的自我亏欠,而后看过《欧洲同性恋史》,看过李银河的《女性主义》这些书之后,也包括读博士看了一些哲学书(如萨特和波伏娃的观点),我就觉得只要是自愿成年且没有给他人带来伤害的行为,都不用自我道德约束。

——但愿君,28岁,经历过两段开放式关系

 

起先困惑于在开放关系中如何界定爱情,后来发现这是个伪问题。因为爱情本身就是一种非常狭隘的事物。

——N,24岁

 

如果可以和伴侣展开一段开放的关系,那么伴侣和好朋友之间的区别在哪儿?

——Geoffrey,26岁

 

在没有智能手机和微博的时代,当我发现我无法做到“专一”或者说保持“专一”时让我感到不快,尽管在价值观方面我对此没有意见,但涉及到自我评价时,我感受到自己的躲闪,不坦然。我认为自己天性如此是很倒霉的,就好像狗吃屎不是因为它愿意,而是上天安排它成了一条不得不热爱吃屎的狗。而我就是这样的一条狗。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对此感到沮丧。虽然我并不认为自己有错。

——小翅狼学会害怕,32岁

 

但当被问及“是否后悔开始开放式关系”,6个体验过开放式关系的人中 5 人都坚定地表示“并不后悔。”他们均是经过深思熟路才选择开始开放式关系,也因此将事后的反悔可能减到了最小。

 

 

 

 

 

 

 

 

从未后悔过开放式关系,在这个关系中,于我的生理需要和精神进步,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但愿君,28岁

 

在我来看,除了让别人不快,后悔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正面实用价值的情绪之一。没有什么选择是绝对完美的。如果你是一个会后悔的人,相信我,不管选择什么你都会后悔。你能选择的,是成为一个怎样的人。选择了,那就承担。选错了,就改变。绝不后悔。

——小翅狼学会害怕,32岁

 

有后悔。可能我本身就是一个不能完全把爱和性完全分开来的人。还不能完全适应这种关系。所以这段关系最后还是终止了。

——Z先生,24岁

 

最后一个问题,我们向他们询问了“在开放式关系中获得了什么”,从这些语气、用词就已然不同的回答里,“开放式关系会将人引向何处?”这个终极问题,既有了 6 份答案,又似乎依然没有答案。

 

 

对一个关系的更多可能性,有了更多了解,多了不同的样本嘛。

——Leo,28岁

 

获得了一种新型的体验与认知方式。

——N,24岁

 

应该是获得了大量和性文化相关联的知识学习,从柏拉图的《性爱论》到佛洛依德的《禁忌的图腾》再到福柯的《性经验史》恩格斯的《家庭制的起源》,因为想要了解这些行为背后的动机和理论,我就会去大量阅读相关的著作,而为了了解这些著作的思想,又看了一些别的理论,如边沁、利维坦、维特根斯坦对社会、语言和行为的解读——毕竟是读哲学类的博士,兴趣又是最好的老师,而性趣,则是更好的老师。

——但愿君,28岁

 

可能更了解自己了。

——Z先生,24岁

 

首先要明确跟伴侣之间最重要的部分是什么,这段关系的目的是什么,而这些东西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可替代的,在明确认知到这些之后,开放关系才不会成为应对关系中所出现问题的消极规避策略或者身体欲望的单纯满足。

——Geoffrey,26岁

 

没获得什么吧。所有的“获得”都是应得的。所有的“损失”都是咎由自取。

——小翅狼学会害怕,32岁




 

 

采访:仓鼠、DaJuan、Siri

图片设计:YEMH 插画:Marylou Faure

编辑:唐卓人

花朵是植物的生殖器,也是艺术家的
花朵是植物的生殖器,也是艺术家的
去你的“空巢青年”!
去你的“空巢青年”!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