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去往天堂,凡人醉在温柔乡
作者: 董江威
2017-03-01
TAG: 凡人
分享到:
城市确实会让生活更美好吗?

图片1

踩着年末的尾巴,2016 年底我出差去了趟黑龙江省黑河市逊克县。这是我涉足过中国最北边的地方,隔着一条黑龙江,对岸就是俄罗斯。逊克县城不大,五脏俱全。一条通江路贯穿南北,机关单位、公安、消防、学校、银行左右林立,与其交叉的道路将小地方的维度张开,餐馆、酒吧和住宅区蔓延其间。我们的酒店天鹅宾馆便在靠近黑龙江那端的发展路上, 125 元一晚的标间,住得非常舒服。从做早餐的阿姨到打扫房间的阿姨,都像对待自家人一样接待我们,缺了什么需要补什么,说句话便能帮忙拿过来。怎么说呢,非常北方的爽朗。

某日,采访完吃工作餐,我们和当地县委宣传部的同行门聊起来。他们说别看这地方小,但如果有份每月挣四千左右的工作,生活基本上就相当幸福了,算上孩子,也没任何问题,和大城市的生活水准没多大差别。早晨八九点上班,十二点午休回家吃饭,顺便打个盹儿;下午两点上班,忙着忙着到了五点就下班了。通常都是约朋友们一起吃晚饭,吃得开心,结束后就找地方继续喝酒撸串儿,兴头起来了,接着就去唱歌按脚,完了如果觉得饿,就找地方吃些甜点。嘿!他们说这话时,顺口成章,一溜烟儿就把你的思绪带入整个过程。身未动,心已远。这小日子过得啊……让人贼羡慕,是不?

4df7d5b8d642491563cf4ee83f8c5a51

相比之下,在大城市里打拼的大学生们,过得都是怎样的生活?拿本刊编辑部来举例。几年前有位来自西宁的同事,姑娘漂亮端庄,性格也好,实习结束后幸运得到了生活方式编辑的全职工作。但没过半年,她就离职了。我纳闷,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就轻易放弃了呢?一问才知道,上海的房租与生活成本太高,她的收入根本就无法让自己过上期望的生活(就是活得开心)。父母劝她回西宁,家里有房有工作,啥都不缺,还有亲人的温暖呵护,何必在外地受苦呢?一说到西宁,我就想到了那儿的羊肉啊,真是香!

还有一位刚刚离开我们编辑部的实习生,大学在重庆,家在南昌。为了做这份实习工作,她蜗居在 16 人一间的群租房里,与其他人共用一个卫生间。嘿,她可是每天在 K11 上班和奢侈品打交道的人啊,这样的苦能受得了吗?这样的生活环境安全健康吗?但这位明年即将毕业的大四女生,将这份薪酬微薄的实习工作坚持了下来,我只能感叹:年轻人,真不输我们当年。当然,这样的情况并不只限于媒体业。好友的下属最近也无奈离职换了工作,理由很简单,工资太低了,没法活下去,更何况她还是上海当地人,和父母住,不需要租房。

2016 年上海市最低工资标准为2190 元,高校毕业生的平均工资是3900 多元。假设一位一本毕业的大学生,每个月拿 4000 元的税前工资,还不是本地人,他 / 她如何在北京或上海生活?当然,或许,没准,先苦后甜。可是,只有这种选择吗?回想 2003 年我刚参加工作,税前三千元工资,给父母一千,每天从家往返公司三个小时。那时候的日子过得紧巴巴,但该吃的该玩的,也没落下多少。把辛苦挣来的钱,精打细算地花,也是很开心的。

96ede90f2f390cbf12bfbcf578e760c4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这句 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标语,我到后来才慢慢领会其精要。换个思路去理解,也就是说,大城市并不能容纳下每个人,如果活得太辛苦,不如回家吧。家有良田,几垧或几十亩,做个有机农场,改造成客栈民宿。清晨随鸡鸣而起,漫步山涧阡陌;午间避开烈日骄阳,找棵大树打盹乘凉;衬着夕阳西下,翻过山头找友人喝酒推心。这样惬意的生活,不就是大城市给“逼”出来的吗?

所以说,城市确实会让生活更美好吗?是吧? 2016 年,一些在我认知世界中的“大神”们相继离世。安伯托·艾柯、菲德尔·卡斯特罗、莱昂纳德·科恩……人们都说他们驾鹤西去飞往天堂,但那里是否有他们的温柔乡?有没有足够的酒,让他们卸下过往一生的包袱?“凌晨 4 点, 12月已接近尾声。写这封信给你,只想问候你过得好或不好?”……伴着莱昂纳德·科恩这首《 Famous BlueRaincoat 》的歌声,曾经有多少个清晨,我在家楼下的便利店,买袋装的纸杯小蛋糕和热乎乎的雀巢二加一罐装咖啡,拖着行李,去往机场。

回到逊克县城,彼得洛夫(董得升)和安德列(李宝全)带着家人和我们吃晚饭,这两位俄罗斯族同胞的孩子们完全不怕生。“爸爸,我吃好了,先回去做作业了,你和叔叔们继续喝。”说完,这位上三年级的小丫头牵着她妈妈的手就走了,留下餐桌上的男人们继续碰杯,海阔天空。

谁能离开懂得女人迷人之处的男人?
谁能离开懂得女人迷人之处的男人?
花朵是植物的生殖器,也是艺术家的
花朵是植物的生殖器,也是艺术家的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