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男性靠脸吃饭的三个要诀
编辑: 何焜
2017-01-09
TAG:
分享到:
女性才是不应以美貌来衡量自身的,她们本有更伟大的功用,倒是男人,天生就应该靠脸吃饭。

1

2

 

                              

 

我曾有个学化学的朋友,他告诉我,用化学的眼光来看,这个世上其实只有一种气味,就是香。所谓臭,不过是太浓郁的香。“不论任何恶臭,只要你把它稀释掉,它就会恢复香味。麝香好闻吧?但刚摘下来的獐子蛋能臭死你。”

 

我是学文科的,我不知道他是不是骗我,但我觉得这个道理很好,可以引申到很多领域。比如人的美丑。人生下来,无论美丑,似乎也有一个稀释的过程。以前看过部老电影,父亲站在产房门口瞄新生的儿子:“啊,他像个剥了皮的兔子!”护士呵斥他:“刚生下来都这样。”是的,新生儿都不大好看,但慢慢长开来,就能显出自己的特色来。

 

这个稀释,也是东方男性美的要诀。东方的美都是冲淡的,稀释过的。我们的面貌没有西方人那么高耸突兀,在水墨画上常常就是几个点,照相拍个远景,光强一点五官就看不到。面部一点梯度也没有,但这可不是缺点。我们的骨相是白种人稀释而来,我们的肤色,则是黑种人稀释而来的。由此可见,我们东方男性乃是世界上最美的品种,再配上我们冲淡平和、羽化登仙的逍遥哲学,确实是人类共同进化的方向。

 

3

以“稀释”为特征的古典东方男性

 

我有一些女性朋友,到了男装店喜欢大呼小叫:“为什么总觉得男装比女装好看?”我嘴上支吾,心里雪亮,肯定是这样啊,这样才正常。这也是符合自然规律的。你看自然界,都是雄虫、雄鸟比较花枝招展。文明社会进化得没意思了,才会让男人去比拼权力和金钱。若回归原始状态,为求偶,男人们一定会比锦鸡还要五彩缤纷。


我常常觉得,女明星们不容易美出特色,前些年还好,这些年整容技术发达,个个看起来都差不多。只有男明星们还勉强维持着演艺界美貌的底线。让人惊心动魄的男明星还是层出不穷的。相形之下,女性就逊色多了——女性不要激动,现在这个社会秩序是颠倒了,这是要出事情的。因为女性才是不应以美貌来衡量自身的,她们本有更伟大的功用,倒是男人,天生就应该靠脸吃饭。

 

去东南亚旅行的国人,喜欢到泰国看人妖。边看边叹息:“好美。好变态。我喜欢。”真正的美,都是带点变态的。


4

“好美。好变态。我喜欢。”


我喜欢的男演员冯远征,杰瑞米·艾恩斯,约翰·马尔科维奇,都长着一张变态的脸。但是美。他们有着全世界最美的法令纹。最可惜的是陈道明,实在长得太正常了,但凡不要那么正气,也可以走上人生巅峰。


5

杰瑞米·艾恩斯,约翰·马尔科维奇都长着一张变态的脸,但是美


变态,也是我们东方美的优良传统。从小学起我热衷于古典小说,遍览四大名著,到了中学我自然就开始热衷于古典情色小说,三言二拍的相关段落都被我做了标记,竖版金瓶梅都快被我看得横过来,及至大学我已把明清禁毁小说的名录都差不多背下来了,当时觉得毕业就可以去版署工作,焚书坑儒不用打草稿。然而,这么密集而浓烈的色情打击并没有把我变成变态,而是让我深深体会到了啥叫色即是空,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日本那么多色情产业而年轻人普遍不乐意性交。

 

要知道,这些古典小说是非常过分的。第一章出现的美少男,不论性向如何,接下来一定会有龙阳情节,然后过三章就会变成异性恋,睡遍姑苏少女,无缝切换令人惊奇,到中间作者少不得安排个剑侠和他相遇,然后到最后告诉你他们其实是狐狸,这下就完蛋了,借着“反正大家都是畜生”的幌子,书生,剑侠,婢女,娈童,大家大搞群交,乱伦,野合,弄得天昏地暗之后,安排菩萨和官兵出来念两句诗,算是收场。期间的淫词艳曲不可胜数,三观之崩坏令人拍案叫绝。然而看多了,你就会明白《红楼梦》的伟大。一本讲情爱和风月的书,直接的性描写也就那么几小段,曹雪芹才是深得东方文化精髓之人。


6

《红楼梦》中寥寥可数的直接性描写,“初试云雨情”

 

这也是个客观规律,《权力的游戏》最精彩的地方是什么?就是它的低魔法设定。如果它变得各种火球术、冰霜术漫天飞,就会失去魅力。

 

所以东方男性美的最后一个要诀就是克制。美如未央生,酷如赛昆仑,最后也要清心寡欲,青灯古佛,终老孤峰。放到如今,这又便是做大叔的要义。提醒年轻人,畸情最美,毒药最甜,烟花易散,对月成影,相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7

老王子

唐朝打油诗人,乡土串烧作家

出版有短篇小说集《合唱》

 

 

编辑: 何焜

来源:ellemen.com

谁动了我们的荷尔蒙?
谁动了我们的荷尔蒙?
谁能离开懂得女人迷人之处的男人?
谁能离开懂得女人迷人之处的男人?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