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们的荷尔蒙?
作者: 女勃士
编辑: 韦尔斯
2016-12-26
TAG: 荷尔蒙
分享到:
青春期的爱情理应是相爱相杀的,而这,在整个20到30岁的过程当中足以缓慢地自我纠错,在我们当下的社会环境里,只怕是矫枉过正。

图片1啊


前段时间我看了人生中第一部泰剧,名字叫《荷尔蒙》,基本是英剧《皮囊》的翻拍,讲一群荷尔蒙泛滥、情窦初开、焦灼彷徨的青少年在中学里相爱相杀的故事,尺度虽然比不上《皮囊》,也着实让我十分赞赏(可笑的是泰国电视台把所有烟酒都打上了马赛克,却对身体接触没多大顾忌)。

 

这部剧于我而言的感人之处是至少有一处保守的亚洲文化终于能大方承认平平淡淡并不是真了。为了顾全大局而粉饰太平是挫败的成年人的日常,但对大部分青少年来说是天外之物的概念,他们敢爱敢恨,肆无忌惮,哭起来歇斯底里,笑起来没心没肺,打架一定是往死里打,爱上一个人则是作死且会死的节奏——总而言之,一天24个小时都在凭空制造戏剧性,哪怕伤透了心也是乐在其中,不可自拔。

 

不得不说,这样的生活方式,哪怕混乱,肯定是精彩的。我们成年以后很容易忘记自己小时候是多么天真愚蠢。如今我们的社会古怪得不行,男人在直播网站上给塑料美女买假奔驰,女人几乎想把自己套进Angelababy的面具里。我们的国民老公王思聪的网红女友们正常人基本上分不出来,而一众男女不遗余力投身于此类毫无戏剧性与独特性的刷脸刷卡套路当中。小时候的我们并不是这样,我们喜欢上一个人的理由稀奇古怪,一举手一投足,一个眼神就触了电。

 

这部泰剧里,一个浪荡狡猾的富二代坏男孩和一个最乖最保守的女班长莫名其妙爱上了对方,哪怕两人的意识形态南辕北辙,表面上对对方恨之入骨。另一个众人皆爱,经验丰富的美少女爱上了一个除了两只拳头和一身蛮力什么也没有的小混混,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却反而过不了小混混的少男直男癌关。

 

这些是真实的,未被规则侵蚀的原生态荷尔蒙情感,而原生态情感带有伤害性和戏剧性。青春期的错误是要通过亲历错误来纠错的。教条无法稀释荷尔蒙,最多能做到的是强制扼杀。我国社会精神怪诞的一大原因是没有经历过正常的青春期。该肆无忌惮的年龄,我们被灌输了太多条条框框,变得优柔寡断,充满恐惧,对荷尔蒙直觉天然不信任,以至于很快就成为了条条框框之不真诚的拥趸与变态的维护者。

 

最近来自我国年轻人的网络暴力业已到了变态的地步,最大的特征是组成庞大的团体为所有偶像爱豆去荷尔蒙化。此类奇特的精神洁癖,弗洛伊德归结为恋母情结,然而它已然演变成了一种饰母情结,以年轻女性为主的网络暴力粉丝团体几乎像母亲对待儿子一样意欲操控激素,就差包办婚姻抱孙子了—这大概是为什么亲子节目在我国深受欢迎。

 

活得兢兢业业可以,但从头开始就活得兢兢业业似乎并不可取。青春期的爱情理应是相爱相杀的,而这,在整个20到30岁的过程当中足以缓慢地自我纠错,在我们当下的社会环境里,只怕是矫枉过正。不听老人言,恐怕确实吃亏在眼前,然而眼前的吃亏,比起荷尔蒙带来的乐趣,又算的了什么?

 

 

撰文:女勃士

沪上资深媒体人,文艺圈性感偶像,头脑与身材一样有料。

 

编辑:韦尔斯

伟岸的失败者
伟岸的失败者
东方男性靠脸吃饭的三个要诀
东方男性靠脸吃饭的三个要诀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