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路个展《局现》:是什么构成了我们的存在?
2018-11-28
TAG: 郑路
分享到:
究竟什么构成了我们的存在?

正在沪申画廊举办的艺术家郑路个展“局现”,是艺术家自2013年的个展“以水济水”以来第二次于沪申画廊展出,而“局现”中将要呈现的是郑路完全不同于此前风格的全新作品。

 

2

 

“局现”的作品摒弃哲学和诗歌,旨在用新的观察方式去回答什么是实在,什么是实体(Substance)?究竟什么构成了我们的存在?作为发问者,艺术家并非先驱,千年来世世代代的学者意图借助哲学、科学的思辨和探索,发问并试图予以解答,而历史的结果总是在对前人的推翻和颠覆中反复,这一过程无疑让人意识到了其人自身的渺小,其感知之愚钝、其尺度之粗糙、其生命之短暂,而在科学高度发达的今天,则更有其人在受限的维度中所遭受的种种局限之揭露,展览“局现”即得名与此谐音“局限”,而其初衷其实亦延续着这一历史的传统,予以实在以回答——“洞见实在”。

 

本次展览的名称“局现”亦指“局部现象”,一方面它昭示着为了回答实存的问题,为了“洞见实在”,艺术家将要窥探局部,打开尺度并展开维度;另一方面“局部现象”亦暗示着我们所感知的周遭“物”的世界之表象性,而针对此现状,我们只有通过改变自己所身处的观察者的位置,维度,方才能够以一种深入表象,打破局限的方式理解世界。

 

640

 

《无相》有着鲜艳亮丽的视觉特征,作品以凸透镜为媒介,或展示微观层面内脏解剖的图像,或展示宏观层面的宇宙之样貌,他们在透镜的作用下被放大、扭曲为单纯而具有美学特征的纹理和光影,在这一过程中他们的原本属性被解构,随着尺度的放大而如同泡沫般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640

《管中窥物》

117336415

《下自成蹊》

 

《下自成蹊》和《管中窥物》则来自于更具现代特征,量子力学式的思考方式,是旨在改变观测者位置,转化维度并对世界予以重估的尝试:两件作品使用玻璃酒杯和管道这两样常见的物品构建为体积,以一定高度悬空的方式呈现,从而让观者不得不以仰视的方式观察这两个物体。

 

1

 

《1:2454》在类似的原则下呈现了一个转换了维度的黄浦江,郑路以靠江一侧的窗户为基点,将黄浦江以该基点为中心,取其平面轮廓线进行收缩,再将黄浦江的曲线上下延展为面——平面概念的河流被纵向延伸达到了3.5米,在空间中的物理存在变成了一面曲折的、扑面而来的墙;

 

《一根柱子》和《马飞之家》是本次展览最具雕塑性的作品,他们都共有“切割”这一属性,《一根柱子》呈现了沿纵面被分割的一根柱子,它的内部构成——一个个砖块赫然陈列于观者眼前,而《马飞之家》同样,作品中各种人类用品被切割组成一个扁圆柱形体积,电视机、发动机、风扇等等一切被切分,物的属性被分离,也许他们毫无疑问是可以被切割的,因为他们不是原子,不是构成世界的基础,但不论对作品的理解如何,艺术家在此势必让观者不得不去思考“切割”这一动作存不存在极限,而最终去思考构成世界的基本实质:即,什么是实体(Substance)?后者牢固地关联着“实在”。

 

“局现”始自尺度,而后展开的一系列对维度、空间,实体的探索,并没有最终给予其最深层次范畴“实在”(Existence& Reality)以一个确定的描述和回答, 而是就像郑路所说的那样,“落实对实在的洞见”,艺术家巧妙的切换、革新艺术语言中观察、思考方式的“洞见”。

 

640

 

路易威登与旅行的艺术
路易威登与旅行的艺术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