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最喜欢喝什么威士忌?
2017-10-18
TAG: 威士忌 中国人
分享到:

调和威士忌 VS 单一麦芽威士忌

 

 

6月份,我和几个酒友结伴到苏格兰,盘桓十数天,参观了接近二十家酒厂。这是到苏格兰看酒厂的最佳季节,5月份的时候寒气未消,你还得随身带着羽绒服,行动不便、行李臃肿;7、8月份正值暑假,机票住宿贵不说,人也太多,很多酒厂都会约满——而似乎,国内的酒业同行们和我的想法是一样的,因此我们在当地多次偶遇了不同的酒商、威士忌酒吧老板和重度威士忌爱好者。

 

还没算上那些没有碰上、但却通过朋友圈确知他已经在这里的中国从业者们。这种情景,像极了十年前的波尔多、五年前的勃艮第,简直让人怀疑是当地的行业协会开了辆包机,把全中国跟进口酒有关系的人都接来了。

 

商人的嗅觉最灵敏,能最快地嗅到利润的气味,由此可见,威士忌在中国真的越来越热门了。根据最新出炉的中国进口酒海关数据,2017年上半年威士忌的总进口量为773万升,同比增长11.2%。

 

来自英国的威士忌是其中的绝对大头,占进口总量的85.5%,而在饮家圈子中声势浩大的日本威士忌,其进口量只有英国的一个零头。这给我们带来一个严肃的问题:中国人喜欢喝怎样的威士忌?而答案很显然——调和威士忌。

 

在威士忌饮家们一口一口小酌,比较着艾雷岛和斯贝塞有何异同,辩论着哪款雪茄更适合搭配泥煤味的单一麦芽威士忌时,夜店玩咖们则在慢摇吧里摇着骰子盅,就着冰块、冰水、甚至绿茶和脉动,整杯整杯地干着调和威士忌。诸如芝华士、尊尼获加、百龄坛这样的调和威士忌巨头在这样的市场里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并为了进入这些销售潜力巨大的夜店而付出不斐的进场费。

 

而根据海关数据,进口中国威士忌的平均价格仅为7.84美元,也印证了高性价比调和威士忌的强势表现。

 

 

但是单一麦芽的拥趸们没有必要悲观,看一眼隔壁的宝岛台湾吧,那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单一麦芽威士忌与调和威士忌销量持平的市场;由于有着相似的口味和审美,再加上台湾对内地的影响,国内单一麦芽威士忌的消费比重定会日渐升高。

 

更何况,“单一麦芽威士忌高人一等”这个命题,本身是不成立的。调和威士忌诞生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19世纪的单一麦芽威士忌风味比较粗糙,而且各家的产品差异较大,不利于酒商销售,所以酒商才把烈性而粗野的单一麦芽和平淡无味的谷物威士忌调和起来,取两者之长。

 

也正是这种调和威士忌诞生、并迅速被大众所接受以后,威士忌才开始了在世界市场的攻城略地,并慢慢蚕食原本属于白兰地的份额。随着酿造技术的进步,以及对酿酒的理解逐渐加深,各家酒厂的单一麦芽也能做得既稳定又有自己的特色风味了,但它与调和威士忌仍然是各擅胜场、互相补充的。

 

苏格兰的乡村旅店都一定会配备自己的酒吧,这也是我们这些酒厂参观者每晚吃完饭必小酌一杯的地方。在这里,你就能发现,即使是苏格兰人,也不会特意点单一麦芽。对他们来说,饭后要喝杯烈酒,那就选威士忌——至于是单麦还是调和,那要看心情。在Elgin镇(附近就有GlenMoray和Glen Elgin两家酒厂)的一家酒吧,我与一位喝着威士忌的大婶攀谈,她告诉我:自己最喜欢的威士忌是百龄坛17年以及威雀,如果想喝烟熏味重一点的酒,那就选择尊尼获加黑牌;至于单一麦芽威士忌,也就这样吧。

 

当我告诉她,很多中国人的第一杯单一麦芽威士忌通常来自艾雷岛时,她瞪大眼睛看着我:“这是为什么?天啊,我以为只有艾雷岛那些农民才会喜欢这么重的味道。”

 

我自己的第一杯单一麦芽,也是来自艾雷岛的拉弗格,品尝的地点是在蔡昊老师的餐厅(当时还在大友轩,而不是现在的好酒好蔡工作室)。蔡昊是最早在国内科普单一麦芽威士忌的先行者之一,后来还因为推广有功而被选入执杯者协会。他在向来访者提供单一麦芽时总是会先选择泥煤味的酒作为第一杯,虽然这并不符合由淡到浓的品饮顺序,但是却达到了更好的效果,原因是:你可能会喜欢,可能会不喜欢,但是无论如何,在如此强烈的冲击下,你会记住它的味道,从而开始对单一麦芽留下强烈的印象。

 

 

 

泥煤威士忌酒厂

 

很多人都受到了这样的启发,包括我自己,在向完全不懂威士忌的人介绍单一麦芽时,大部分时候我会递给对方一杯重泥煤味的酒。因此我才可以自信地说:“很多中国人的第一杯单一麦芽就是泥煤味的。”

 

很多第一次接触泥煤的人不一定形容得出来它的味道,只知道那是股骚骚的怪味。而更多的人,尤其是威士忌老饕,会把它形容为——医院里的消毒药水味。每一款威士忌里的泥煤味又各有不同,有的泥煤味更像碘酒的味道,另外一些,则近似喇叭正露丸。

 

听起来很怪,喝起来却不赖,村上春树就是这样去形容他与艾雷岛泥煤威士忌的结缘:“第一口,这到底是什么?第二口,有点怪,但不坏。第三口,已经成为艾雷威士忌迷。”

 

于是很多人会去遍寻有泥煤味的威士忌来尝鲜,Lagavulin,Ardbeg,Laphroaig这艾雷岛重泥煤三杰,再试试Octomore那样的泥煤怪兽,还有岛屿区Talisker那混合了海盐风味的泥煤。但喝到一定程度,泥煤爱好者们就会疲态毕现——毕竟,如此浓郁厚重的味道,给舌头造成的负担是很大的,你会感到腻。

 

于是重新来到苏格兰威士忌真正的腹地,斯贝塞吧,毕竟,这里才是有着最多样性的威士忌风格的地方,同时,还有你永远不会感到腻味的风格,那就是清淡甜美的花果香气。

 

 

我这次在苏格兰的行程,大部分时间也在斯贝塞周围转悠,这里酒厂密集,可以一天逛三四家,品尝各种不同风格的酒。在这样密集的味蕾轰炸下,不仅能深刻领略到每款酒的特色,同时,还给我一个深刻的印象——随着各家酒厂做了越来越多的试验性产品并推出市场,苏格兰威士忌的产区区别正在趋于消失。

 

传统上,苏格兰每个产区都有自己的标志性特色:低地,极度清淡的风味;斯贝塞,花果香;高地,浓烈的风味;艾雷岛,泥煤。但就在我们造访的第一家斯贝塞酒厂Tomintoul,就喝到了他们家的10泥煤威士忌;酒厂经理Robert告诉我们,现在酒厂全年开工,其中大约有一个月的时间会生产泥煤味的原酒,以满足市场对于泥煤威士忌的需求。而在饮家群体中得享盛誉的Longmorn,我们则尝到了其拳头产品:三桶混酿的制酒师之选单一麦芽,因波本桶、猪头桶、雪莉桶的原酒各有特色,混合出非常复杂的风味,已经不太像传统斯贝塞的鲜果芳香。

 

苏格兰威士忌传统产区,来源于网络

 

原本风味非常清淡的Glen Moray,则开始在仓库中用Fino雪莉桶、波尔多苏玳甜白酒桶、法国红葡萄酒桶、苹果汽酒桶这些不常见的木桶做试验性陈酿,希望得到更丰富的产品线。

 

我还在Strathisla的仓库里看到几只价格极其昂贵的日本水梄木桶。这是为芝华士调和威士忌的一款特别版产品做过陈酿的木桶,能给这款酒带来细腻的热带水果以及檀木芳香,让这款苏格兰威士忌带有了日本风格。

 

虽然不能再以产区风格去归纳威士忌的特色,在写文章以及做消费者教育时,会少了一些便利,但是,当单一麦芽变得越来越丰富,越来越能满足多样化的需求时,这不仅是饮家们的幸福,同时也可能是它得以超越调和威士忌的契机。

 

什么样的人喝什么样的酒

凉炘,作家

响21年调和型威士忌

700ml/价格视供应情况变化

 

有人说,就像要协调不同的独奏乐器一样,酿制出一款调和型威士忌是某种更高的艺术,响21年就是这样一种“艺术产物”,使用十几种麦芽与谷物原酒融合而成,具有成熟水果、焦糖以及蜂蜜的丰富风味,同时回香悠长,在今年的国际烈酒挑战赛中再次收获大奖。回忆一下当年山崎获奖后的供不应求,想下手,必须得趁早了。

 

David Hong,调酒师

苏格登格兰欧德41年时光窖藏限量版

700ml/21200元

 

作为该品牌迄今为止年份最高的单一麦芽威士忌,苏格登41年使用了酒厂现存最古老的一批原酒,除了在雪莉桶中陈年之外,还在北美橡木桶中按黄金比例进行陈年,此外,来自酒厂附近天然湖泊的水源,和酒厂对自发麦芽并烘干这一古老工艺的坚持,都使这款酒变得醇厚又清新。什么?2万块的标价有点吓人?要知道,它在全球仅有600瓶。

 

Jasin,模特

帝摩25年苏格兰单一麦芽威士忌

700ml/9999元

 

这款酒的熟成方式非常独树一帜,先是在美国波本威士忌橡木桶中陈年,之后分别转入有二十五年历史的雪莉桶,以及1980年的波本威士忌橡木桶中继续陈年,最后再用来自葡萄牙的波特酒桶做最后的熟成,这几乎是一股味觉旋风,你可以在酒中感受到橙皮、松露巧克力、甘草、西洋李子和葡萄干等各种风味。

 

Sadyr Diouf,DJ、音乐制作人

雅沐特单一麦芽威士忌

700ml/800元

 

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印度也出产威士忌,就算知道,大概也会对印度威士忌的水源产生疑虑。这款印度威士忌会改写你对印度威士忌的刻板印象。采用来自喜马拉雅山雪水流域下的河水灌溉的大麦进行酿造,小批量蒸馏,非冷凝过滤,颜色是非常自然的金黄,扑鼻而来的胡椒香气和干爽浓郁的麦芽、蜜糖风味也会在入口的一瞬间征服你。

 

冷川南,自由职业者

格兰威特25年单一麦芽威士忌

700ml/4588元

 

格兰威特一直带有斯佩塞地区出品的威士忌所具有的独特风味:馥郁的花香和果香,这款25年单一麦芽威士忌也是如此,浓郁的葡萄干味和水果味是非常显性的特征,酒的原液是上世纪80年代酿制的威士忌,在雪莉桶陈年后染上了坚果的香味,同时,瓶塞的蜡封和瓶身上出品批次的编号都是包装上的亮点。

 

陈潇潇,摄影师

克莱嘉赫31年窖藏

750ml/价格视供应情况变化

这款酒因为在2017年度的WWA全球威士忌大奖上斩获了世界最佳单一麦芽威士忌的称号而备受瞩目,各个渠道的价格都被炒得很高。它使用燃油火窖炉烤干麦芽,因而在酒中注入了一定的硫磺味,酒体油润、饱满,口味强劲。想要买到它?就看你的路子够不够野了。

 

 

撰文、摄影 黄山/编辑 汪可乐、何焜

摄影 FOTO FACTORY/妆发 戴戴

插画 Pencil Bryan/助理 何国锋

第一次约女生吃饭,究竟该吃什么?
第一次约女生吃饭,究竟该吃什么?
为什么在中国很难吃到正确的食物?
为什么在中国很难吃到正确的食物?
顶部

weibo 订阅